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39章 谋全局者

第639章 谋全局者

何晨、谢泽华?放下电话,汤开复琢磨了一会,给方明学打电话汇报情况。

推荐谢泽华倒是好理解。陆江的前秘书,绝对的嫡系心腹。已经是正厅-级的云春市市长,参加中-央党校的中青班,在应景的时候官升一级,水到渠成。

但是推荐何晨就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虽说何晨已经倒向陆江的圈子,并且听说何晨的儿子何路遥和陆景走得很近。但是何晨不是陆江一手提起来的干部,也不是政治理念和陆江相近的干部,推荐他上中-青班是什么意思?

楚北省委大楼政策研究室的办公室里,方明学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翻阅着各大党报,了解着全国各地的信息。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起来。方明学皱眉,他在阅读时最反感有人打扰。这样会打乱他的思路。

拿出手机看了看,见是汤开复的电话,眉头又舒展开,微笑着接了电话,说道:“小复,陆景怎么说?”

汤开复把陆景的话说了一遍,嘀咕道:“方叔,这很没道理啊!”

方明学微微一笑,说道:“呵呵,怎么没道理,道理大了。你没听懂陆景的潜台词。他的意思是,谢泽华担任云春市委书记或者何晨外放。”

汤开复一愣,他根本就没想过陆景话里还有这层意思。稍稍一琢磨,有些回过味来。

楚北省政府班子目前已经有三名省委常委。赵省长,常务副省长张炎直,常委副省长柳春阳。

一般省府班子都是配备一名常委副省长!

而以云春在楚北的政治地位。其市委书记不可能由省委常委兼任。

所以,周非放想要上省委常委肯定是要调离云春。也不可能进入省府班子,最大的可能是担任省委组成部门的职务。

不管怎么样。周非放调离云春是肯定的,那么就为谢泽华顺序接班创造了条件。

“方叔,何晨…,他不是陆江圈子中的中坚干部啊。”

方明学笑道:“你认为陆江最属意的江州市长接-班人会是谁?”

汤开复有些迷惑,说道:“周平或者陈史益吧。但是,最近没听说胡联营要调走的风声啊。”

方明学就轻叹一口气。汤书记没让这个儿子从政实在是正确的。他的政治眼光不怎么行。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陆江怎么可能还继续呆在江州市长的位置上?他已经在江州市长的位置上呆了快4年。差不多就是满满的一届任期。明年换届之前,他必然会谋取江州市委书记的职位。

市长和市委书记在党内政治地位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况且江州市委书记惯例是要担任楚北省省委常委。

听到电话里微微的叹息声。汤开复沮丧的抿了抿嘴唇,显然,他又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方明学略停顿了一会,解释道:“陆江在江州推行诸多改革,里面有很多风险。他嘱意的市长人选应该是周平。因为周平一直是他施政的主要助手。何晨外放,他空缺出来的那个副书记职位是给周平准备的。”

周平从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升任市长那是顺利成章。要是没有挂副书记的衔,想要直接升市长可是很有难度。特别是江州目前的市长级别是副省-级。

至于,胡联营能否把陆江压住。他根本就不做这种考虑。很明显,胡联营现在不是陆江的对手。政治功力明显要差一线。

“哦。”汤开复苦笑,这里面的弯弯绕还真多。他只是转述了陆景两句话,那里想到里面包含了如此丰富的信息。

自己这个青年才俊和陆景一比,真是名不符实了。

省委宋书记在书记办公会上吃瘪的消息不知道通过那个渠道传了出来。很快。楚北省够份量的人物都是知道了。

宋海俊在楚北省干部心中的威望不可避免的下跌。

周五,和郁扬在白玉山上的白山茶韵茶馆喝了一上午茶,陆景坐车返回新丰公寓。

江州下了两天的秋雨。到今天也停了下来。蓝天白云,微风从车窗里吹进来令人心旷神怡。陆景驾车特意从高新区的主干道绕回新丰公寓。

景华科技园樱花园内的马路宽敞又干净。树枝遮掩中三三两两各具特色的房子耸立在马路两边。房子周围绿荫草地成片。放眼看出去。心情格外开朗。

不过,樱花园最快要到明年年中才能投入使用。

手机的短信声响起。陆景放缓车速,右手拿起来看了看。随即笑着放下。是占伟涛的短信。

省里去襄水的调查组半个小时前从江州出发。由省纪委副书记胡朝非带队。随行的还有楚北省干部口中的黑面判官谭昌盛。省里给襄水市的信号很明显,这是要动真格的。

中午吃过饭,陆景亲自开车送关宁到景和大厦楼下。积远教育基金去云春的团队在这儿集合,然后坐班车去云春。

和关宁同行去云春的还有她大学时的室友,苏芸。在科技园一家公司上班的苏芸请了半天的假,这周末陪关宁去云春。

“好久不见你了,陆景。最近在忙什么?”苏芸微笑着和陆景打招呼。

陆景笑道:“我总不是瞎忙。这段时间在处理襄水那边的事情。”

来送苏芸的白明俊眼神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襄水最近可是多事之秋。陆景在襄水的话,对襄水发生的事情内幕应该很清楚。

在景和大厦一楼里坐着闲聊着最近的情况,没一会时间就到了。关宁和苏远跟着积远教育基金坐班车前往云春。

目送班车开走,白明俊笑说道:“坐我的车走?我正好对襄水的事感兴趣。找你问问。”

陆景就笑,“行呐。你不会也对张问晓的花边新闻感兴趣吧。国家干部要注意影响啊。”

白明俊目前是省委秘书二处的秘书。

白明俊笑道:“拉倒吧。我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公-务员离国家干部还差得远了。”

秘书也是分等级的。像他这种并非领导的专职秘书,说白了也就是个俗称的股级干部。想要像领导秘书那样威风八面那是不可能的。

说笑着。陆景给宋雨绮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帮忙处理下车子的事情。坐到白明俊开来的一辆黑色的别克车里。白明俊打火起步,驾车往南阳街而去。

白明俊问道:“襄水那边情况怎么样?你估计那边会不会发生‘大地震’?”

陆景微微点头。只要省委下定决心查,张惜明幸免的可能性不大。递了一支烟给白明俊,说道:“你想去襄水?”

白明俊笑了笑,也不否认,说道:“有合适的机会我当然想去。在省委秘书二处呆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出去锻炼锻炼了。”

襄水市如果发生政坛地震,他过去应该会有不少机会。

陆景笑道:“苏芸那边呢?你小子当时可是哭着喊着要回江州的!”

白明俊笑说道:“那个时候情况不一样。现在我和苏芸的感情稳定。自然要谋划将来的前途。我觉得襄水接下来几年应该发展的很快。”

陆景稍稍沉吟了一会,说道:“襄水发展的快并不意味着你有机会。你要真想下去,我可以给你推荐个好去处。但是,去不去你自己决定。”

说起来,他和白明俊认识很久了,算得上是朋友。目前确实有个机会,他可以推荐白明俊。

白明俊脸上露出喜色。陆景说好去处,那自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去处。否则,和陆景的身份是不匹配的。

这就好比一名社会名流给人介绍工作。月薪低于一万怎么好意思介绍人去。掉份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情,白明俊说道:“能不能具体的说说?”

陆景微笑着吸了口烟,“最近中-央党校中青班名额的事情。你在省委大院里面应该听过吧?”

白明俊略微有些疑惑的点点头。不明白这件事怎么和他扯上关系。

陆景说道:“江州市委副书记何晨会拿下这个名额。参加完中-央党校三个月的学习之后,何书记会外放。我晚上要请何路遥吃饭。你跟我一起去。”

白明俊讶然的哦了一声,他没想到省委大院里还在热议的名额实际上定了下来。陆景接触消息的层次果然够高端。

稍稍想了想。有点明白陆景的意思,“好。我跟你一起去。”

入夜,省委常委大院1号别墅里。宋海俊轻声问道:“查清楚了?”

罗位忠恩了一声,看着书房里明亮灯光下大舅疲倦的神色,心里叹了口气,恭敬的道:“是的。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的发迹很有问题。材料有八成的概率是真的。”

宋海俊微微点头,疲倦的挥挥手,示意外甥罗位忠出去。

罗位忠心里有些愤懑。如果张惜明被打掉,大舅在楚北省的威望将会被消弱到极点。

张惜明是第一个靠近大舅的实权派干部。这都保不住,下面的干部会怎么想?大舅在楚北省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有些人做事实在太过分了。

书房里,宋海俊沉思良久,给李学平打了一个电话,“学平同志,周一通知胡联营同志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那边,李学平微愣,旋即答应下来,“好的,宋书记。我会通知胡联营同志。”

挂了电话,李学平眼睛微微一眯。

襄水的事情他听高逸说过。张问晓、曾江确实有不少问题。特别是张问晓,以前在襄水很是搞出了几次车祸。如果赵省长下定决心要打宋书记的脸,张惜明恐怕难以幸免了。

无论什么政治博弈,最终都是以利益的再分配作为结局的。显然,如果张惜明出事,楚北省随后这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宋书记是没什么发言权的。

甚至包括他运作的周副书记提前退二线的事情上,他都没什么发言权。

但是,宋书记要见胡联营是什么意思?他想对陆江直接下手?亦或是敲山震虎换取筹码?

想到这儿李学平心里凛然,继而又稍稍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