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0章 江州何少

第640章 江州何少

客厅的“咔嚓”一声被打开,正在客厅沙发上看晚间新闻的何晨瞥了一眼走进来的何路遥,皱眉说道:“又从哪儿鬼混回来的?”

他这个儿子也不是那么让人省心。大学毕业快2年,还在江州到处瞎玩,不肯正儿八经的上班。

最近襄水张惜明因为儿子的事情仕途受挫。并且据说,张惜明有可能出事。这让他心里悚然而惊。是时候管管自家这小子了。

何路遥嬉笑着坐到何晨斜对面的沙发上,说道:“爸,我可没有鬼混,今天陆景晚上请我吃饭。”

何晨诧异的看了一眼何路遥。平常见了他像表现的战战兢兢的儿子居然大摇大摆的坐到他对面,这倒是第一次。

何晨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缓缓的说道:“怎么回事,你和陆景关系处理得不错?”

何路遥笑呵呵的道:“也就一般。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是他去襄水之前说好的。爸,陆景说你要去中-央党校学习。事情定下来了?”

何晨点了点头,又训斥道:“不该打听的别乱打听。”

何路遥挠挠头,又笑了笑。从小被他爸训到大,倒也习惯了。这会听到他爸要去中-央党校的确切消息又忍不住笑颜逐开。

他爸被楚北省委推荐到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就算不一定会高升至副省部,在党校里结实的人脉对仕途也很有帮助。

“说吧,有什么事?擦屁-股的烂事就不要开口了。”何晨对他这个儿子知之甚深。估计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何路遥顿了顿,说道:“爸。今天晚上陆景带了原来省政府副秘书长白家思的儿子来和我吃饭。好像。他有事情要麻烦到你。”

何晨哦了一声,眼光上下打量着何路遥。好似要重新认识自己这个儿子,半响。看得何路遥浑身上下不舒服后,才问道:“白家思的儿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

何路遥说道:“白明俊,在省委秘书二处工作,是一名文字秘书。”

“秘书?”何晨嘴里轻声自语了一句,明白了陆景的意思。他参加中-央党校的培训班回来,肯定会调离江州。

以陆江一贯的行事风格,要他让出这个副书记的职位,肯定是会运作他出任省内某地的党政主官。太-子党手上的资源比一般的干部丰富嘛!更别说陆江跟赵省长关系密切。

这次宋书记在襄水的事情上摔了一个大跟头,省内随后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宋书记估计很难施加影响力。

如果离开江州,届时,总要带几个信得过的人赴任。陆景通过儿子何路遥推荐也给他留了余地。否则,陆景的电话直接打过来,他还真的很难拒绝。看来,这个白明俊要见一见。

何晨嘉许道:“这次做的不错。你说事情我知道了。你注意和陆景搞好关系。这个人很不简单。”就算离开江州去外地任职,他并没有打算疏远和陆江的关系。

陆景对陆江的决策有一定的影响力。反倒是陆江的夫人胡莹根本不会理会江州政坛的风风雨雨。他这也算是通过儿子走迂回路线。

如果张惜明这次被拿下,曾经在楚北风光无二,以华省长为首的本土派将会烟消云散。他想要高升。自然也要找“组织”。

官场之上,没有组织的提拔,想要凭才干走上高位无异于天方夜谭。有这种心思的干部,属于小学生水平还没毕业。

得了父亲一句夸奖。何路遥浑身舒泰,点点头,说道:“爸。你放心。我会的。”

能够在父亲面前得彩头的事情,他当然会继续做下去。

十月、十一月之交的江州正是秋冬交替时节。气温温和。大街小巷的花树色彩绚丽。

下午的阳光落在1804酒吧的玻璃上,带起五色的光彩。陆景笑着问陈笑、吴璇。“下午在这儿喝一杯酒的感觉还不错吧?”

昨天晚上请白明俊和何路遥吃了顿饭。想来,何晨应该已经知道自己的意思。白明俊能不能入何晨的眼,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表现了。

楚北省政坛现在的视线焦点都聚集在襄水,等待着襄水的结果。襄水的变动将会引起一连串的人事变动。这牵动着不少干部的心。

对于楚北省即将面临的人事调整从大哥推荐何晨去中-央党校学习时,陆景就心里有数。

是以,他现在倒是空闲起来。上午处理了景华公司和和华公司的邮件之后,下午约了陈笑、吴璇出来闲坐。

陈笑微抿着红酒,纯正的波尔多口味,笑道:“恩,挺好的。问题是你这里一个月的亏损至少是五万块。我都难以相信你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会干这种事。”

说话间,粉腻的耳垂上两枚精致的鱼尾吊坠轻轻的晃动着,有着精致迷-人的少-妇韵味。

吴璇轻笑道:“他啊看似亏本,实际上精明着。指不定人家小姑娘什么时候从欧洲旅游回来,看到他把酒吧照顾的这么好就感动得以身相许了。瞧瞧,多划算的事。”

吴璇进酒吧之后就将洋红色的外套脱了放在陆景这边。烟灰色的宽袖羊绒衫衬得她乳-峰挺立,饱-满坚实,成-熟丰-盈的曲线诱-人的展露在陆景眼睛里。深棕色的牛仔式紧身长裤,将修-长美-腿展示淋漓尽致。

轻笑间,妩媚的成-熟女人味不经意间散发出来,成-熟明艳。

酒吧里偶尔有进来的学生,目眩神迷的看了过来。

就算是南阳街经常有美女出没,这明显脱离了学生气息,有着独特气质。宛如鲜花绽放般展示女性魅力的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实在少见。

陆景笑道:“你当现实是小说啊,哪有那么多以身相许?我和董晚瑶之间可是比小葱拌豆腐还清白。”

陈笑和吴璇对视一眼。掩嘴轻笑起来。信你才怪呢。不相干的人你肯让她住在新丰公寓里面?

陆景没理会她们两个的笑意,手法娴熟的摇晃着高脚玻璃杯。说道:“我觉得亏损不亏损无所谓。有一家让我们可以在下午坐着闲聊的酒吧不是很好吗?”

陈笑和吴璇都微微点头。不管怎么说1804酒吧的氛围确实很好,闲下来约几个朋友来这里放松是极好的。

说说笑笑,在南阳街一家餐厅里吃了晚饭,陆景接到何路遥的电话,“景少,我们在王朝俱乐部搞聚会,小宝今天生日。要不要过来喝一杯?”

陆景略微一琢磨,笑道:“行。把房间号告诉我,我一会过去。”何路遥的小弟过生日。邀请他过去喝杯酒,他自然要给这个面子。

陈笑和吴璇今天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打算去汉宁区逛逛街,然后回景华公寓。

陆景和她们俩说了一声,在两女娇嗔着“看我们逛街就逃跑”的不满声中,坐车离开。

王朝俱乐部一楼大堂里,何路遥和大堂里的美女经理勾搭着。这美女经理一米七几的个子,标准0l职业装,胸凸臀翘、粉嫩脸蛋、纤纤玉手的样子。能满足大部分人的审美需求。

“哈哈,何少,你这是在等谁?上面应该开始了吧。”一名微凸着肚子的青年随手将一辆玛莎拉蒂的车钥匙丢给泊车的小弟,在几人的簇拥下。推开旋转门走进来笑道。

“哈,江少,好久不见。最近在哪里发财?”何路遥笑着和江少握手。打个哈哈却是没有回答江少的问题。

江少略带点矜持的说道:“我那是小本生意。瞎折腾。最近在京城跟着李少玩了一两单。收获不错。待会要不要我介绍李少给你认识?”

何路遥就笑,“改天吧。”

江少点点头。带着跟班进了王朝俱乐部。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何路遥在等得人是谁。

别看何路遥劳资的职位在江州不算高。何路遥在江州却是很能玩得转。能让他等的人来头恐怕不小。至少是省部-级干部的公子,否则绝对当不起他倒大厅里来等候。

陆景刚进王朝俱乐部就看到何路遥在大厅里等着,笑着递了一支烟给他,“这里变化挺大的。”

王朝俱乐部易手之后,改为高档私人会-所。陆景还是王朝俱乐部易手之后第一次来这儿。

“李少毕竟是京城来的,和我们楚北的眼界不一样。”何路遥笑着说道。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看来,李落元在江州混的蛮开的啊。何路遥话里很有点佩服的意思。

推开1号翡翠厅带着明显哥特式风格的房门,劲爆的音乐猛得涌出来。原来是包厢式的翡翠厅改成了一个小酒吧式的场地。中央的舞台之上,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踩着音乐节奏做着各种狂放的动作。

陆景微微皱眉。

何路遥解释道:“江明远刚从京城回来,今天晚上在这里搞聚会。我和小宝借这个地方聚聚。气氛蛮热闹的。不和他们一块玩。江明远是楚北电力董事长江楚的儿子。”

陆景点了点头。他不是对台上那位和跳钢管-舞差不了多少的女子不满。他是不喜欢在喧闹的环境里面说话,太费劲。

往里面走着,一路上不少人都热情的与何路遥打着招呼。“何少”,“何少”的招呼不绝于耳。看得出来,何路遥在这里很吃得开。

何路遥一一回应着,关系比较好的还说两句客气话。

“景少,你好。”东南角的卡座里,见陆景和何路遥走过来,尤小宝忙放下啤酒瓶,拘谨的和陆景打着招呼。

陆景微笑着和他握手,眼睛一扫,却是有些诧异。卡座里只有四五个人。杨青青,陈若晓,陈若夕,外加一个外貌清纯的女孩。

四个女孩正在卡座里随着音乐声轻轻的摆动着身体,神情兴奋,显然玩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