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1章 十二瓶威士忌

第641章 十二瓶威士忌

重金属的音乐声仿佛敲在心头般,令人不要自觉的有舞动的感觉。翡翠厅里极为嘈杂。陆景微笑着冲几个女孩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坐了下来。

正好一曲完毕,dj换了一曲更为劲爆的摇滚。陆景略微有些不适。拿着薄边矮脚大肚杯,轻轻的抿着兑了可乐的人头马。

不得不承认这光怪陆离的色彩,尽情舞动的男女们很有感染力,让人很想融入其中,疯狂的扭动,发泄生活、工作中的压力。

何路遥选的这处东南角的卡座位置较高,视线很好。可以看到整个翡翠厅的情况。特别是可以很轻松的看到中央舞台上的情况。

陆景扭头看了看,整个翡翠厅看起来有四处这样的地方。看来,何路遥在王朝俱乐部玩得很转。

说了几句生日快乐之类的话,陆景和何路遥,尤小宝坐着卡座的沙发上喝着酒闲聊。

一曲结束,陈若夕坐下来,拿了一瓶没有开的易拉罐啤酒拉开喝了一口,微笑着问陆景,“嗨,你怎么也来了?”

她对那天张问晓身边那个唇红齿白,高大英俊的男子印象很深刻。而陆景一句“你没资格和我说规矩”噎得那帅哥说不出话,相当霸气。

是以,她对陆景印象也很深刻。

陆景微笑着举杯示意,说道:“小宝生日,我过来坐一会。你的舞跳得挺好的。”

陈若夕略有些得意的笑道:“那是。我可是学艺术体操的。很容易把握住音乐的节奏。”

杨青青笑着凑趣,说道:“景少,你要有兴趣可以让陈若夕教你。陈若夕是舞蹈高手。”

何路遥有意撮合陆景和陈家姐妹。这会她自然要“见机行事”。

陈若夕略一犹豫。说道:“你要是愿意学,待会看着我做什么动作。你跟着学就可以。”

陆景笑着摇摇头,他没兴趣在这里放松。婉言拒绝道:“不用了。我这人天生没有音乐细胞。”

何路遥的心思,他大致也能猜得出来。美女在眼前晃实在赏心悦目。但是他对这对美丽的双胞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哦,行啊。那我们自己玩。”陈若夕笑着说道。心里稍稍松口气,就算是让陆景模仿她的动作,但是她得给陆景盯着看。她可不愿意给人这么近距离的盯着看。

舞曲又响。几个女孩兴奋的跟着节奏跳起来。

看着分别穿着白色毛衣,宝蓝色牛仔裤和黑色毛衣,水洗白牛仔裤,身材曲线同样窈窕修-长的陈若晓、陈若夕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舞动着,陆景突然的想起丁灵来。

那年在金果酒吧的包厢里。她以她自己的节奏和着劲爆的音乐,也是那么的充满青春活力,转眼间已经是四年的时间过去了。

看着陆景嘴角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何路遥微微一笑。男人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嘴上怎么说的并不重要。

咂了口啤酒,说道:“景少,白明俊的事情,我已经给我爸说过了。呵,你说我爸会外放到哪儿去?”

陆景就笑。“这要看哪里有空缺啊。”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过段时间宾州的市委书记就会因为涉嫌一起数额巨大的外贸公司集-资诈骗案调离宾州。何晨有很大的概率去宾州担任市委书记。

何路遥嘿嘿一笑,和陆景碰了一杯。

突然,几个跳着舞步的年青人挪过来。凑近对陈若晓说道:“哟,美女,你这舞跳得味道不对啊。腰再低一点。屁-股再抬高一点。”

周围几个卡座注目着这边的人都会意的嘿嘿笑起来。

东南角这里的卡座视线很好。同样的,别的地方也很容易注意到这儿。以陈若晓、陈若夕美丽的容貌。曼妙充满韵律的舞姿,自然而然的吸引到很多人的关注。

陈若晓峨眉一扬。退了两步。要是只有这青年一个人,她早就一耳光甩过去,但是对方三四人一起,她当然不会动手让自己吃亏。

陆景微微摇头。美女,不管在那里都是祸水。更别提在这儿类似于酒吧——男性荷尔蒙分泌过度的地方。

“陈市长和我的关系不错。我出去打个电话。”陆景拍了拍何路遥的肩膀,站起来走了出去。英雄救美,那也要看美女是谁。

“我会处理好。”何路遥笑着点头,将手里的烟用力的在烟灰缸碾了几圈。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何公子现在已经是怒火中烧,处在爆发的边缘。

见陆景走出来,为首的青年挑衅的看过去。怎么样,哥就是挑逗你们带来的妞,不服,咱们练练。

陆景笑了笑,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径直往翡翠厅门外走去。和小青年打架这种事,他已经很久没干过了。

在王朝俱乐部的贵宾休息室里,看着窗外闪耀的星空,陆景拨了丁灵的电话。这小妮子还在图书馆里自习。她选修了第二专业,再加上本身在瑞丰公司实习,比一般的学生要忙得多。

聊了半个多小时,聊解相思之苦,陆景答应过段时间从建业转飞香港去看她才挂了电话。

建业自杨修武调任黔州省常务副省长之后,官场上的一些关系,他还没有去梳理。这些事情,姬红俊也没办法代替他完成。和建业高层次的政治人物对话,必须要他亲自去谈。

本来说马上就去建业,结果襄水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赵省长迅速展开反击,抗衡宋书记,双方目前正在襄水博弈。

虽说大致的局面不会出现变化,但是陆景还是希望等到有确切的结果再离开江州。毕竟,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反复无常的。

翡翠厅里喧闹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四处乱晃的五颜六色的灯光也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壁灯。照得翡翠厅里明亮异常。

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看向翡翠厅的东南角。那里依然围了一圈人,里面的动静却是不得而知。

陆景微微皱眉。平静的走了过去。

东南角的卡座里,桌面上整齐的摆了十二支200毫升小瓶装的威士忌。

正中的沙发上坐着一名英俊的男子,温和的笑道:“何少,我也没什么要求,你们几个把这十二支威士忌喝完,给小江道个歉就行。当然,陈若晓小姐要多喝一点,刚才她可是削了小江的面子。”

说着,指指身边捂着脸颊的江明远。他刚刚被陈若晓甩了一耳光。脸上五指的印记还没消。

虽说男子笑得很温和。但他光洁白皙的脸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认真的。

何路遥勉强笑了一下,“李少,这不和规矩吧?江明远骚扰我带来的人,怎么着是我的不对?”

对京城来的李少,他是有些畏惧的。隐约听到过风声,他是京城李家的嫡系血脉。

江明远不屑的瞪这何路遥,“何路遥,你别特么瞎几把乱说。你在我搞的聚会上打架,我过来调解下。这小妞抽我一耳光,你还有礼了?”

叫李少的男子嘴角微扬,微微颔首,摆摆手。轻笑道:“都不说了,好吧?我的话就是规矩。”

云淡风轻的话语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陈若晓气愤的说道:“你,你们。明明是这混蛋要摸我的屁-股,我才打他的。”

李少身后的一名男子吊儿郎当的讥笑道:“何路遥。管好你的女人。这儿没她说话的份。”

何路遥看了陈若晓一眼。

早就知道陈家姐妹性子很烈,打江明远一耳光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他不怕江明远。相信陆景也摆得平。但是这么不知道进退的插话就有些没眼色了。

陈若晓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再说话。握住妹妹的手,心里却是气得想哭,这些人太不讲道理了。难道非得配合着给他们占便宜才是规矩吗?

何路遥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尤小宝。尤小宝黯然的摇了摇头。陆景的电话打不通,一直处在通话中。

何路遥心一横,咬咬牙说道,“好。李少,发话了。我照办。但是这酒我喝,陈若晓、陈若夕不喝。”

开玩笑,他肯定不能让陈若晓、陈若夕喝酒,否则没法给陆景交差。不然两面都没法讨好。

喝挂了最多进医院。但是让陆景心里觉得他这个人不值得托付事情,前面交好的功夫就白费了。

“你喝不完。”李少淡淡的说道。说着,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双胞胎美人,美人醉酒的样子应该别有一番风味。

尤小宝走上前两步,腿肚子有点抽,硬着头皮说道:“何哥,我喝6瓶。”

江明远指着尤小宝喝道:“尤小宝,你特么算哪根葱,滚一边呆着去。”他当然明白李少的心思,否则哪会巴巴的过来找何路遥的麻烦。他又没精虫上脑。

李少摆摆手,微笑道:“诶。小伙子挺将义气的,我很欣赏。行,你可以喝三瓶。”

他完全是一副猫戏老鼠的心态。

人群里看热闹的人都是心里一叹,这小胖子要挂了。3瓶就是600毫升。一斤多威士忌,喝下去就算不挂掉也差不多了。

“李三公子,你这个做派我也很欣赏,不如这十二瓶酒,你都给喝了?”陆景冷声说道,迈步往东南角的卡座里走去。

齐刷刷的视线落在陆景身上。围着东南角卡座看热闹的人群自动的分开。这是个猛人。居然敢这样落李少的面子。他是谁?

陆景气定神闲的缓步走进来。

看到陆景,何路遥顿时大喜,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