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2章 李三公子

第642章 李三公子

“陆景,你这话什么意思?”看着走过来的陆景,李三公子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不满的说道。

因为李菲菲以前和陆景订了娃娃亲的关系,他很久以前见过陆景。在家里面,他是坚决反对李菲菲嫁给陆景。那时的陆景,和废物无异。

不过,最近几年陆景似乎混得风生水起。不仅京城里的圈子里偶尔能听到他的消息,甚至在一些来往的干部口中都能听到他的名字。

最近几年陆氏兄弟一直窝在江州,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回京城。这几年他根本就没和陆景照过面。

陡然见到陆景他还有些恍惚。但是片刻后,那张肖似陆委员的脸还是叫他认出这是谁来。

实话说,这时候看到陆景,李三公子心里很腻歪,他正在“玩儿”,陆景这小子出来搅局,他怎么能痛快?

“没别的意思,你照字面意思理解就可以。”陆景坐到卡座中李三公子对面的沙发上,淡淡的说道。

陆景的声音不算大,但是里面强硬的意思表露无遗。围观的人群中立即引起一阵惊讶的吸气声,继而又慢慢的消失。

此刻在翡翠厅里玩的人都知听说过陆景这个名字。江州干部子弟圈子里混得人,就没有人不知道陆景的大名。

显然,陆景并不打算给李三公子面子。有人就感觉空气里的气温突然的变得有点高,仿佛要爆炸之前的前兆。

对面射过来几道要吃人的目光,陆景没有理会。而是微笑着对何路遥几人点点头,打了个手势。示意几人坐下。

京城地面,年轻一辈中有好几位“大哥”。好事者评出来的什么四公子。八名媛在这几位“大哥”面前就是渣一般的存在。

李三公子李新寒就是京城年轻一辈一位的“大哥”。

陆景和李新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前世里,陆家没落,他和李菲菲的联系都少,更别说不相干的李新寒。

李新寒是李菲菲嫡亲的堂哥,国-务委员李言冰的小儿子。记忆中,随着他叔叔——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成为李家的扛鼎人物,李三哥在京城地界玩得风车斗转,字号极响。

但是,现在。陆景足以和李新寒分庭相抗。

李新寒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被人这么直白的呛过了,看着陆景,眼睛里火星四溅,说道:“好!陆景你有种。在我的场子里面敢管我的事情。手伸得够长。长这么大,我还没经历过有种事情。”

陆景眯着眼睛冷笑,说道:“李新寒,没人告诉你我是和何路遥一起来的吗?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

一听这话,李新寒鼻子里哼了一声,神情极为不悦的看了江明远一眼。

江明远急忙辩解道:“李少。我,我不知道陆景是和何路遥一起来的。”

他是真不知道何路遥在大厅里等的人是陆景。当然,就算是知道了,他还是会把李新寒给引过来。因为。李新寒看那对长的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时,眼睛里充满了兴趣。

何路遥讥笑了一声,“那你现在知道了。”他今天算是和江明远完全撕破了脸皮。这个时候自然要拿话的刺刺他。

其实,他很明白今天搞事的起因是李新寒。李新寒看向陈若晓、陈若夕的眼神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陈若晓。陈若夕虽然不是那种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人,但是也只是稍逊半筹。算的上是等闲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更何况她们是双胞胎。

和这样的双胞胎美女在床-上**、尽情的欢-爱将是何等极致的享受。这对男人有着极大的诱-惑。

江明远脸色变得难看,没有说话。眼睛里冷光闪闪。

虽然陆景在江州名气很大,但是他相信李新寒肯定能吃住陆景。要知道李新寒可是李xx的孙子。

然而,现在,似乎情况不是他预料的那样,陆景完全是平等的和李新寒对话。江明远心里磕碜了一下。形势对他而言有点不妙。

李新寒拿出烟,点上抽了两口。谈论陆景是否与何路遥一起来的,不过是幌子。核心问题是那对双胞胎的归属。

既然是何路遥想把那对双胞胎送给陆景,从纨绔圈子里面的规矩来说,他今天挖墙脚的行为确实理亏。

当然,世界上的事情要是都能按规矩办,那早就天下大同。只是因为今天坐在他面前的是陆景,他才会按规矩办。

陆景有足够的份量让他需要遵守纨绔圈子的规矩。

李新寒吐出一口烟,看了江明远一眼,缓缓对陆景说道:“小江不知道你是和何路遥一起来的,搞出这么个事情也是情有可原。你说吧,怎么解决?”

到底是“大哥”级的人物。决定讲规矩自然不会拖泥带水。当然,话里面先说清楚了,小江是不知情的,不知者无罪嘛。你陆景不要太过分了。

陆景不置可否,转头问何路遥,“怎么回事?你来说说。”

何路遥三言两语说了经过。几个小青年过来挑逗陈若晓,自然是被何路遥找人弄的头破血流。随即,江明远作为主人过来调解。

但是,江明远想要摸陈若晓的屁-股,被陈若晓抽了一耳光。随后,两帮人对持,乱作一团。而后,李新寒带人过来处理问题。

李新寒在王朝俱乐部拥有40%多的股份,是王朝俱乐部的第一大股东。有人在俱乐部里闹事,他出面也就顺理成章。

陆景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李落元是王朝俱乐部最大的股东,没想到是李新寒。略微沉吟了一会,陆景问道:“喝酒的主意是谁提的?”

陈若晓再也忍不住,说道:“是那个江明远提的。”她这会自然看的出来陆景占了上风。这是要清算。

陆景点了点头,指着江明远。对李新寒说道:“我的意见是这十二瓶威士忌小江一个人喝下去。”

江明远吓了一跳,忙求援的看向李新寒。“李少,我酒量不行。”

陆景嘴角浮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别着急,小江。我的话还没说完。上帝说,有人打了你的右脸,你应该把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我今天晚上比较想看到这一幕。若晓,你有没有兴趣?”

最后一句,陆景是对陈若晓说的。倒不是他故意占小姑娘便宜,而是他现在和陈若晓表现的越亲密。越能站住道理。

陈若晓心里正一股气没地方发泄,听陆景这么说,当即彪悍的说道:“我有兴趣。”

江明远有种想哭的冲动。尼玛,还上帝说!问题是劳资不是耶和华的信徒。但是这话他不敢说,只能再次眼巴巴的看向李新寒。

李新寒皱眉,说道:“陆景,你过了。酒,小江可以喝。赔礼道歉喝点酒是应该的,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再被女人打一耳光,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

江明远要是当着他的面挨一耳光,这一耳光就不只是打在江明远的脸上,同样也是打在他脸上。

陆景微笑着掂出一根烟。刚放到嘴里,尤小宝凑上来点了火。他心里痛快之极,刚才江明远狗日的可是吼他来着。现在就是现世报。

陆景拍了拍小宝的手背,对李新寒说道:“做错了事情。当然要付出代价。

说着,对江明远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楚北电力董事长江楚是你爸对吧?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保证你爸的安生日子马上到头。”

你大爷的,不带你这么玩的。祸不及家人是规矩。你懂不懂啊?江明远心里怒骂。想了片刻,咬咬牙,认命看向李新寒,请示道:“李少…”

李新寒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看了陆景一眼。陆景的小姑陆苏是华北电力的副总。陆景确实有能力让江楚不得安生。

李新寒意识到陆景与他的不同。这小子在他家长辈那里里印象好着呢。虽然李家比陆家要强大,但是陆景可动用的政治资源不是他能比的。

“啪!”东南角卡座里一声脆响。陈若晓毫不犹豫的抽了江明远一耳光。这一耳光也让围观的人意识到陆景的能量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江明远脸上火辣辣的,也不多说话,拿起卡座茶几上的威士忌狂灌。

看着灌了五瓶威士忌就瘫软在地的江明远,陆景笑道:“李少,你来江州我都没和你喝过酒,找个地方喝几杯?我请客!”

李新寒脸色不好看,正要离开,听到陆景的话,犹豫了一下,微笑道:“好啊。”

他要是这么走了,拒绝陆景示好的举动,痛快倒是痛快了,但是脸肯定是丢到姥姥家去了。想了想,还是同意了陆景的邀请。

一行人专用电梯上了九楼。早有人找服务生拿了房卡,赶紧上前几步,打开了1001号房间。

陆景示意陈若晓跟着他一起进去。送陆景来王朝俱乐部的曾红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这时,自然而然的跟着陆景进了1001房间。

1001号房间显然是按照总统套房的配置来装修的。金碧辉煌。珠帘一样垂下的水晶灯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照得家私富丽堂皇。

浅蓝色的羊绒地毯落脚无声,落座之后,跟着李新寒进来的一名男子去客厅的小酒吧里拿了两支小瓶的百加得过来。

李新寒打量了曾红英一眼,自顾的开了酒,笑了笑,说道:“喝得习惯吧?”语气里带着不满。

陆景知道李新寒现在心里指不定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拿起酒瓶和李新寒碰了碰,笑道:“京城快递,李少应该听过吧?我手上有个项目缺点资金打算转让一点京城快递的股份,李少有没有兴趣?”

李新寒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疑惑的看向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