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4章 走光

第644章 走光

陈若晓和陈若夕商量了几句,决定跟着陆景去新丰公寓。

深夜里南阳街面上餐厅、饭馆都已经打烊。唯有酒吧生意火爆。陆景一行四人顺着南阳街主干道往师南路而去。

浓荫的梧桐树将路灯光遮闭得幽暗寂静。街边的小吃店、精品店里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到师南路上还能看到小吃店面里有些通宵上网来买宵夜的学生。

进了新丰公寓,深夜里稍显热闹的氛围立刻变得冷清。都能听到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听着风声似乎就能感觉得夜里的寒冷。

“姐…”看着陆景按着楼道的密码锁开门,陈若夕迟疑的看向陈若晓。她内心里有点担忧。

陈若晓微微摇头,给了妹妹一个放心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她的直觉告诉她陆景可以信任。或许是她从陆景的眼睛里并没有看到那种危险的占有目光。

坐电梯到13楼。陆景按了宋雨绮房间的门铃。

片刻后,宋雨绮穿着一袭嫩绿色羊绒套裙打开门,见门外陆景身边站着一对双胞胎美女,忍不住一愣,心里暗啐了陆景一口,微笑邀请几人进屋。

宋雨绮的屋子是三居室。将这对身材修-长、清纯秀美、如花似玉的双胞胎安顿在其中一间客房后,宋雨绮返回客厅。

看着到阳台处吸烟的陆景,宋雨绮走到阳台门边,娇嗔道:“你半夜里从哪儿找来的一对双胞胎啊?今晚你不是和陈总,吴总一起吃饭吗?”

陆景笑着灭了烟,说道:“本来是在和笑笑、吴璇一起吃饭的。何路遥打电话给我…”

把王朝俱乐部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后,陆景指指客房说道:“陈若晓、陈若夕是襄水陈跃信市长的女儿。我也不好大半夜的把人丢在街上。”

“就没别的原因?”宋雨绮娇俏的笑着白了陆景一眼。“快点进来吧,晚上外面挺冷的。”

陆景拉开门。走进客厅,伸手将宋雨绮抱到怀里,闻着她身上馥郁的香气,笑道:“能有什么原因?大晚上你穿得这么整齐干什么?屋子里空调打这么大,你不热吗?”

宋雨绮把下巴磕在陆景身上,抬头笑道:“我倒是想穿着睡衣给你开门的。问题是我知道你身边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啊。”

“没打扰到你们吧?”浴室的门忽而打开,明雪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不透光的长款t恤走出来,促狭的笑道。

t恤将她窈窕身材都遮住。只露出膝盖下光滑玉嫩的修-长小腿。湿漉漉的长偏头挽在手里。更显她肤如白雪、唇若樱桃。脂玉般嫩-腻的脸颊有着刚出浴的红晕。较平时的冷艳多了些娇媚。

陆景放开耳朵根子都红透的宋雨绮,心说。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摸摸鼻子,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明雪笑着走到客厅里拿吹风机,“我今天来找雨绮姐报道啊。下午刚到。晚上先住在雨绮姐这儿了。”

“哦,这样。”陆景恍然。前几天明雪是给他打过电话,说了要来景华学习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和宋雨绮的关系这么好了。

见明雪已经洗完澡,宋雨绮和她聊了几句,脸上的燥热之意稍稍消退,往浴室里走,准备收拾下。让陈家姐妹洗浴。见明雪一边吹着头发,一边嘴角还残留着笑意,娇嗔着要掐她的腰,“你还笑。还笑。”

她和明雪的关系处得很融洽,要不然也不会留明雪在家里住。晚上的时候,她和明雪聊天聊得痛快。要不是陆景打电话来。她们还在聊。

明雪咯咯娇笑的扭动着腰肢,“别。雨绮姐,我怕痒。痒啊。”

看着那曼妙若风中杨柳般舞动着的小蛮腰。纤细娇柔,陆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宋雨绮和明雪低声说了几句,就去浴室。

明雪挽着头发,侧着头吹头发,笑道:“景少,你够风流的啊。大晚上带一对双胞胎来雨绮姐这儿。”

陆景笑着摇头,说道,“不带到这儿来,难道带到楼上去啊?”关宁去了云春,楼上可是空无一人。他自然不会把陈若晓、陈若夕带到那儿去。

明雪灿然一笑,面对陆景她还是有些压力,不太敢笑话他。转了一个话题,问道:“云春现在都在谣传周非放要离开云春,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景道:“八-九不离十。”说着,笑道:“你什么时候关心政治了?”

明雪吹好头发,将吹风机放到客厅的壁柜里,笑着反问,“谁规定我不可以关心政治?”对周非放要高升离开云春,她姑姑是很高兴的。似乎,姑姑心里还有点解脱的意味。

陆景笑了笑,没和明雪斗嘴。坐到沙发上,拿宋雨绮的水杯喝水,准备等宋雨绮送浴室里出来就离开。

突然,茶几上的米色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看着在茶几边缘震动的打旋的直板手机,上面显示着姑姑两个字,陆景道:“明雪,方总的电话。”

“哦,我来了。”明雪轻盈的快步走过来。

“啪”的一声,手机震到了茶几下面。明雪下意识的弯腰去拾手机,陆景从她荡开的领口看见一片莹白粉嫩的耀眼玉-体。玉女-乳-峰圆-润雪-嫩坚挺而饱-满。

陆景心里微微抽紧,看的眼睛都直了——明雪t恤衫里竟然没有戴乳-罩。

“呃,怎没挂掉了。”明雪将手机拿起来,那边电话确实挂掉了。抬头看见陆景直勾勾的眼神,意识到刚才蹲下来时走了光。

她的乳-尖细细的,穿不透光的t恤也不会露什么痕迹。哪里想到会这样给陆景看光。

明雪脸上涌起一阵羞涩的潮红,就算是在云春久经风月场所,被陆景看光胸前的峰峦,心里也有着本能的羞涩。

况且,她云春有她五爷的庇护,只是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并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去。

“你还看?”明雪微撅着嘴说道,不甘心的将手机拿起来做势要砸陆景。

陆景稍稍后仰,尴尬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你洗澡怎么没带那个?”

他从来就不是正人君子。有“美景”不看那真是堪比柳下惠。当然,被美女发现了还是蛮尴尬的。当然,看了他也不会胡扯说没看到。

“洗完澡要睡觉的,谁还带那东西。”明雪咬着樱唇,瞪着陆景,说道:“你不是故意的吧?”

陆景双手合十道:“我哪有那么阴险。是你的手机自己震下去的。”

见陆景一副委屈得辩解的模样,明雪心情稍好,轻笑着横了陆景一眼,说道,“今天给你白看了。我亏死了。你不许和别人说啊。”

说着,看着又响起来的手机就往卧室里走。走了两步,回头笑着道,“雨绮姐说你色的很,还真是不假呢。我以后得提防着你一点。”

陆景不由得挠挠头。等宋雨绮出来后,和她说了一声,陆景就告辞离开,下楼驾车前往景华公寓。

景华公寓17号楼的卧室里,陆景轻-抚着陈笑若瓷器般精致细腻的肌-肤。刚刚在浴室里和**各要了她一回。

“想什么?”陈笑娇软的靠在陆景的怀里,抬头问道。

陆景笑着握住她尖翘的玉-乳,“晚上刚和李心寒达成京城快递股份转让的协议,能套现3个亿。我在想这笔钱怎么花?”

陈笑嘤-咛了一声,胸口被刺激的异样感让她有些难受,声音有些凌乱的说道:“你不是在襄水花了不少钱吗,把这笔资金补给景华不就得了。或者,你给吴璇,让她把丽都酒店开设到襄水市去。你每次去住黄远酒店那就住自己的酒店舒服。我听宋雨绮说,高家的那个大少老是和你抢黄远酒店的总统套房。”

陆景笑着摇摇头,将陈笑抱到怀里,看着她精致的面容,轻柔的吻着她嫣红的嘴唇,笑道:“我准备投入到云春的酒厂里面去。景华的音乐手机出来之后,资金很快就能回笼。丽都酒店集团那儿目前还不是我们的商业发展的主线。”

陈笑轻笑道:“吴璇听得这话不得郁闷死。她可是老盼望着你给她投入资金让她大肆扩展威风一把。”

陆景抚-摸着她挺翘的小臀,臀肉腻滑如玉,笑道:“这会你老提吴璇干吗?”

感觉陆景的手正在揉捏着自己的臀肉,手指头还很灵巧的摩擦着羞人之处,身体里又汹涌起来的感觉,陈笑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吴璇这会就睡在隔壁呢。你不是眼馋她很久了吗?”

陆景和吴璇两人的事情她一清二楚。也没有其他的情绪,就是想怎么这么久吴璇那妮子还没被陆景吃掉。

“不说她。今天晚上我好好的陪你。”陆景笑着翻身将陈笑压在身下,那挺翘的俏臀抵在小腹上,触感十分要命。

叫陆景坚硬的物什抵在臀股之间,甚是舒服,陈笑心里也是火烧火燎的发烫发软,浑身酥麻。正想着要不要提醒陆景时,感觉有根东西缓缓的挤了进来,心里也突然的放开,不去想陆景和吴璇的事情,尽情的享受起男女间极致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