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45章 清晨的情思

第645章 清晨的情思

清晨醒来,天阴沉着。窗外风一阵一阵的吹着窗叶哗哗响。陆景温柔的摸了摸陈笑熟睡中潮红的小脸。又是一响贪欢。

陈笑慵懒的睁开眼睛,含糊不清的道:“坏蛋,让我再睡一会。昨天晚上被你折腾死了。”

陆景嘴角微扬。能让心爱的女人慵懒的讨饶,作为男人足可自豪。笑着在陈笑脸蛋上亲了一口,才起床去了浴室。

陈笑的浴室里以米色为主格调,精致时尚的气息透着温暖的家居气息。浴室里搁置的小物什和浴室用品有着明显的女性风格。

看着浴室里蓝色脸盘里装着一条红色的蕾丝内裤,陆景禁不住一笑,拉开窗帘,放了热水,躺到浴缸里看着窗外庭院的景色。

“啊?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吴璇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后想起昨晚卫生间里还有点手尾没有处理,刚进来,就看到陆景正从浴缸里起来。

“刚起来没多久。” 陆景微笑自若的围着浴巾。看美女走光是一种乐趣,但是被美女看光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要泡澡?要不我再陪你泡一回?”

吴璇俏笑着道:“胡说八道。我衣服都穿整齐了哪里想泡澡的样子。你想我还不想呢。”

“那你进来看我的?”陆景笑着擦身上的水珠。吴璇穿着昨天的烟灰色的宽袖羊绒衫,深棕色的牛仔式紧身长裤,俏丽迷-人。确实不是进来泡澡的。

吴璇娇嗔着瞪了陆景一眼,娇媚的笑道:“我要看你不会早点进来吗?你在浴缸里我多么好欺负你啊。”

她哪里好意思给陆景说她进来干什么的。装着脸色自然的将穿着内裤的脸盆拿了出去。听到身后陆景坏坏的笑声,回头瞪了他一眼,想起昨晚旖-旎的梦,俏脸发烫的快步而逃。

吃过早饭。陈笑还没起来。陆景开车送吴璇去景和大厦。

“你还笑?”庭院里,车子还没发动,坐到副驾驶座位上的吴璇看到陆景嘴角的坏笑,娇嗔着伸手要去抹平他嘴角的笑意。

让吴璇捧着自己的脸,陆景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俏丽容颜,笑道:“许你想,不许我笑啊?”

感受着陆景的鼻息,吴璇眨眨眼。娇笑道:“你得意什么,你又不是我的梦中情人。难道你们男人可以想女人,就不许女人想男人吗?”

景华公寓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但是明知道陆景和陈笑在隔壁尽情的云-雨,她哪里还控制的住脑子里的想法。

“被你打击了。你那个好了?”陆景看着她秀丽的眼眸,里面有着难以述说的忧伤与甜蜜混合的情意,温和的笑道。

从襄水回来他自然和几位红颜都单独的吃过饭。吴璇这几天大姨妈来了。

吴璇轻轻的摇头。抚摸着陆景的脸颊,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

有时候爱情是甜蜜的。也是忧伤的。就算母亲失败的婚姻让她畏惧结婚,但是碰到心动的男子,也还会忍不住的想独自拥有。

如果看到陆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不生气,要么是内心里根本就不在乎他,要么是爱他爱到极致。她两种都不是。哪有不吃醋的女人呢。

陆景握着吴璇的洁白的手腕,轻轻的将她拉了过来少许,温柔的吻着她的红唇。从她的眼睛里能看到她的挣扎、犹豫和藏着的绵绵情意。

“昨天晚上梦到的真不是我?”

吴璇嫣然一笑。陆景看起来挺大气的一个人,却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结。心情突然的好起来。随即心里又叹口气,自己算是没救了。娇嗔道:“是你。是你。我被你变着花样欺负。这下满意了吧?”

想着梦里给他欺负的事,又羞又恼的掐了陆景一记。

其实,在景华公寓经历那次谈心后,她和陆景能明白彼此的心思。她也实在想象不出她和陆景会有足够的时间玩年轻恋人相互试探着接触的游戏。或许稍一错过。就要永远错过了。

陆景呲牙咧嘴的笑起来。吴璇这一下可没手下留情。

见陆景那副模样,吴璇掩嘴娇笑起来。

笑了一会,陆景托着吴璇的下巴,凝视了她的美眸一会。看着她清澈温柔的眼神,柔情蜜意的吻了下去。吴璇轻轻的吐出香舌,回应着。

两人在车内甜蜜的接吻。叫陆景早上刚刮过的下巴胡茬蹭在脸上,微微刺痛的感觉直觉这一刻时光真美好,吴璇就想这一刻能静止下来。

吴璇香腮脂滑如玉,有着淡淡的脂暖幽香,陆景的手没处落,就在按着她高高耸起的乳-峰上。

车内打着暖气,吴璇上车后就脱了外套。隔着柔软的羊绒衫和内衣,陆景双手意犹未足的感受着吴璇坚-挺饱-满双-峰的弹性。

“要不去安都公寓?”陆景见吴璇腮染如霞,眼眸迷离妩-媚,微微喘息,将绒线衣高高撑起的胸脯在剧烈的起伏,咬着她的耳根子,亲热的问道。

吴璇羞涩的横了陆景一眼,正不知道该同意还是该拒绝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先接电话。”

陆景看看号码,是陌生的手机号码,疑惑的接了起来,里面传来陈若晓娇脆的声音,“陆景,昨天晚上谢谢你安排我们住宿。”

“不客气。你们回学校了吧?”陆景微笑着说道。他知道陈若晓其实是感谢昨天晚上在王朝俱乐部的事情。

和陈若晓寒暄了几句,陆景便挂了电话。

看的出来,才十九岁的陈若晓和陈若夕平常挺爱玩的。他倒是有心劝他们以后不要去酒吧玩。真要碰到社会上的人物,她们那些女生自保的小手段根本就不管用。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相信经过昨天晚上那一幕。两人也会意识到危险。

给陈若晓的电话打断,两人也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兴致。吴璇摩挲着陆景的下巴,笑着问道:“这次是哪位?”

“陈跃信的女儿,昨天晚上…”陆景简单的把王朝俱乐部的事情说了一遍,拿手指点了点头。说道:“我过两天要去襄水,你陪我去?”

吴璇笑着摇头,说道:“我妈现在不管丽都酒店集团的事。我一时半会真走不开。下次吧。下次我们去云春泡温泉。”

陆景笑着捏捏吴璇俏丽的脸蛋,“说好了可不许反悔啊。”说着,发动汽车往景和大厦而去。

襄水的调查结果很快就传到江州。襄水市德信科技公司和张问晓的经济问题查出一大堆。襄水市内几名副厅局级干部很快就落马。

接着,张问晓在襄水飙车撞死、撞残5人的恶性案件浮出水面。襄水市里风声鹤唳。张惜明在襄水市经营多年,这一下肯定是要连根拔起。谁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卷进去。

党同伐异有时候自是需要一个发动的契机。孙市长要扩大在襄水的影响力,现在是绝佳的干部调整机会。

午后的阳光从树缝里照射过来。落在黄远酒店咖啡厅的玻璃窗上,使得打着空调的咖啡厅里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景少,谢谢!”宁方则重重的和陆景握了握手。他上午被陆景从看守的酒店接过来。洗了澡,吃过饭,休息了会,这会精神已经恢复大半。

现在襄水张惜明倒台已经是定局。那明山歌舞厅贩-毒的帽子基本可以摘掉。当然,停顿整业也是必然。

他二伯仕途终结已经是定局。但是。他却没什么大的损伤。经新联商公司其他的关联资产全部打了水漂,只剩下九眉山风景区的资产。以及和立丰地产合作的襄江风情商业小镇。

能有这样的结果,陆景在后面出了大力的。

陆景笑着拍了拍宁方则的手背。一切尽在不言中。喝了口咖啡,问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宁方则苦笑着摇摇头,“我打算离开襄水。去外地碰碰运气。但是又担心不顺利。真要打算问问景少的意见。”

他在经商上并没有什么能力,能有现在的家业完全是他二伯的功劳。而没了他二伯的照拂,日后的日子肯定难过,倒不如去江州跟着陆景混。

陆景笑着点点头,“其实,孙市长对你。对经新联商还是了解的。当然,一切要向前看。”

宁方则一愣,旋即眼睛亮起来。陆景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孙雄志以后会对他照拂一二。能不离开襄水,他当然不愿意离开。襄水目前正在大发展,他熟门熟路,机会还是很多的。

“我明白怎么做!”向前看,当然是按照孙雄志的规矩吧。若是踩线了肯定保不住。但是。没踩线自然也没人能欺负他。

陆景微微一笑,转而和宁方则聊起合海区的湿地保护区的美景。都是明白人,话不用点得太透。

“老方,你觉得怎么样?”江州,省委常委院的3号别墅,汤书记背着手,笑着问方明学。

随着张惜明的儿子张问晓的大量犯罪行为被爆出,襄水的局势逐渐明朗起来。是时候酝酿周贺军退下去的局势了。

根据赵浩天那边的意思,云春要交给谢泽华。江州的周平要兼任副书记。另外省内还有几个位置需要协调。他需要周非放担任省委常委。省委和省政府里面有几个位置需要赵浩天的支持。

方明学抿了口茶,胸有成竹的笑道:“书记,我不赞同周非放调任省委统战部部长。”

省里现在初步酝酿的意见是原省委统战部部长接任周贺军的省总政协主席。周贺军担任省人大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由周非放担任省委统战部部长。

ps:

修改个bug,我这几天会将前面的十五大修改为二十大。十六大改为二十一大。请诸位书友知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