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2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第652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陆景四周,不少进入食堂吃饭的大学生好笑的看了陆景几眼。

公共管理学院的唐雨瑶是南大当之无愧的校花之一。脸蛋清艳若明月,身材丰韵娉婷,一朵娇艳又带刺的玫瑰。

这三年来,南大不知道多少男生追求她都没成功。这青年估计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又没吃过唐雨瑶苦头的追求者。

看着唐雨瑶的背影,陆景歉意的对叶妍笑了笑,略一犹豫,追进了食堂。他不愿意就这么和唐雨瑶错身而过。

诚然,他知道如果历史不出现大的变动,唐雨瑶的生活轨迹也不会偏离原来的轨道。他依旧可以在茫茫人海中准确的找到她。

两人终究会在某个雨后的下午在黄海一家酒店的大厅里偶遇,唐雨瑶会用手中的黑色运通卡帮他解围,安排他入住酒店的总统套房。

那时的唐雨瑶就如同经历过风雨洗礼的女人,气质优雅而艳丽,颦笑之间有着温婉地风情。

但是,没有那个男人会愿意让自己喜欢的女人经受残酷的生活洗礼。他宁愿唐雨瑶不蜕变成为那个明艳夺目、有着“遗世而独立”风姿的女人。

江南大学第九食堂里面各个卖饭菜的窗口挤满了学生,熙熙攘攘。陆景让过迎面拿着可乐的圆脸胖女生,走向正在面食窗口排队的唐雨瑶。

唐雨瑶不屑的微微撇嘴,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口里面金黄的锅贴饺。

“诶,你这人怎么这么牛皮糖呐。雨瑶不愿意理你呢。”唐雨瑶身后的一个俏丽清瘦的女生对走过来的陆景说道。

身后同来的两个女孩叽叽喳喳的附和道:“是啊。是啊。看你穿的人模人样,整整齐齐。怎么这么那个…”

终究是在校的女生,不愿意恶语伤人。没有直接说出“猥琐”这个词。

陆景向几个女生微微点头,从容的微笑道:“衣冠楚楚的未必是绅士。也可能是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就像骑白马的未必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我只是想和唐雨瑶认识一下。”

唐僧?听着陆景的鬼扯,几个女孩掩嘴娇笑起来。

刚才在食堂外回头看陆景扎着马尾辫、长相秀美的女孩又好奇的打量了陆景几眼,笑道:“喂,你还蛮幽默的哦。”

这个青年算不上英俊小生。但是容貌棱角分明,身上有种很特别的气质。

唐雨瑶讥讽的扫了陆景一眼,又看着金黄的锅贴饺。以幽默的话语和她搭讪的人多了去。

“咦,陆景!你怎么在这儿?”陆景刚微笑着点头向马尾辫女孩致意,身后突然有人喊他。

陆景转身看去。顿时无语。这运气!

江南大学第九食堂除了正门外,侧面还有小门供学生出入。此时,分别穿着卡其色、咖啡色休闲长款棉衣,包裹得严严实实仍不失娇俏之感的卫婉仪、卫婉莹从侧门走进来。说话的是卫婉莹。

只看场面,卫婉莹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不满的瞪着陆景。好你个陆景,居然敢跑到江南大学来当着我姐的面勾搭女生。真是混蛋透顶。

陆景冲卫婉仪点点头,道:“我下午到的杭城。稍等一会,我和人说一句话。”

卫婉仪神情淡然。不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又看向唐雨瑶一行,轻声打了个招呼,“唐雨瑶、陈思、薛雅洁、依依你们晚饭又吃面啊?”

经济学院和公关管理学院的学生平时互动得比较频繁。她认识晚她一届的唐雨瑶她们。

马尾辫女孩笑道:“要减肥咯。我们可不能和你比。天生丽质,吃什么都长不胖。”

唐雨瑶指指陆景,微笑着问:“卫婉仪。他是你朋友?”

卫婉仪看了陆景一眼,轻声道:“不是。”

很明显。陆景是在纠缠唐雨瑶。就算她和陆景是政治婚姻,陆景跑到江南大学里纠缠别的女生。这算什么?她这会甚至都想说不认识陆景。

唐雨瑶就点了点头,厌恶的斜了陆景一眼。卫婉仪显然认识陆景,但是却说不是她的朋友,可见此人不受欢迎的程度。

陆景心里有些苦涩,旋即,洒然的笑了笑,对唐雨瑶道:“卫婉仪是我的未婚妻。唐雨瑶,我和你说一句话就走。”

这句话就像是春雷,震得几个女生目瞪口呆。面食窗口排着队伍的学生们,隔壁窗口排队的学生,瞬间都安静下来。

这...,简直是大新闻,太劲爆了。经济学院有名的美女卫婉仪是别人的未婚妻!

唐雨瑶吃惊的看着陆景,没有拒绝他的话。

陆景凝视着唐雨瑶清艳的容颜,微叹口气,没想到竟然要靠卫婉仪的面子才能在唐雨瑶面前争取到一个说话的机会。

陆景带着追忆,轻声道:“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说完,深深的看了唐雨瑶一眼,陆景决然的转身,对卫婉仪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请你喝杯奶茶。”说着,指指食堂斜对面的奶茶店,当先一步离开食堂。

卫婉仪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往食堂外走去。

“姐!”卫婉莹跺脚喊道。和陆景这混蛋有什么好谈的。他显然是要给她姐解释唐雨瑶的事情。

“同学,吃什么?”在窗口大妈的催促声中,刚才似乎凝固的食堂里的气氛迅速的“活”了过来。不少人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情。

唐雨瑶迷惑不解的看着陆景消失在人群的背影,这人怎么对她说出这番莫名其妙的话。

叫依依的女孩问俏丽清瘦的女孩,“陈思,他这段话是摘自哪里的?”她才不信有人可以随口说出有感染力的话。

见室友们都看过来,陈思捋了下额前的头发,说道:“这是普希金的小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他背漏了一部分呢。噢,我觉得关键问题是,普希金的这首诗不是用来作爱情表白的。”

马尾辫女孩笑道:“不会是在卫婉仪的压力下不敢对我们家雨瑶表白了吧?未婚妻呢。啧啧。”

陈思不赞同的摇摇头,“雅洁,你看他和卫婉仪的关系,像不敢表白的样子吗?我们进来的时候,他身边可是有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说着,对唐雨瑶笑道:“雨瑶,我怎么觉得你们好像有故事啊。他下午到杭城,风尘仆仆的赶过来就是为了给你说这么一段真诚劝慰的话。快点老实交代哦--。”

唐雨瑶笑着捏陈思的脸蛋,“交代你个鬼啊。读书得了癔症的小才女。”

陈思嗷嗷叫着,努力摆脱唐雨瑶的“魔爪”。

薛雅洁笑道:“哪有?他明明是说想和雨瑶认识一下,后来看雨瑶不理他才改口的。”

唐雨瑶嫣然笑道:“就是。不理他。神经病呢!”说笑着,打了面条,坐下来吃饭。

言笑晏晏声中。不知怎么的,那略带磁性,又特有着京韵的普通话似乎还在耳边响起,抑扬顿挫,“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唐雨瑶抬头遥望了一眼食堂外的奶茶店。那里会发生什么?旋即,心里笑了笑,想道: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