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3章 从未了解

第653章 从未了解

明亮清爽的奶茶店里,陆景要了一杯茉香绿茶,一杯冰的卡布基诺咖啡,将茉香绿茶放到卫婉仪面前,道:“记得上次你是喝的这个。”

卫婉仪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没想到他居然记得那么久的事情,默然不语的双手捧着桌面上滚烫的奶茶。

陆景轻轻的吸了一口冰的卡布基诺,道:“我向你道歉。我刚才情绪有点不对,未经你的许可,在你们学校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当卫婉仪对唐雨瑶说他不是她的朋友时,他心里因为她的疏远感到苦涩。因而,对唐雨瑶说出了两人的关系。而这显然会对卫婉仪在学校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困扰。

卫婉仪平静的道:“我确实是你的未婚妻。唐雨瑶问我,你是不是我的朋友时,我本来是想说:我不认识你。”

陆景表情微涩,一贯温婉可人的卫婉仪说出情绪这么激烈的话,可知她心中是何等的不满,点了点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

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未婚夫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勾搭,就算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也不行。

卫婉仪又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轻轻的吸着茉香绿茶。

陆景看着恬静娇俏的卫婉仪,说道:“我下午刚从香港飞来的杭城。准备明天和你见面。”

想了想,又说道:“今天,唐雨瑶的事情,是我在追求她。”他并不打算在卫婉仪面前辩解。男人,有些事情。做了便是做了。

卫婉仪漆黑的美眸认真的看着陆景,轻声道:“普希金的那首诗不是用来表达爱慕之情的。”

刚才。她以为陆景会对唐雨瑶说一番表明心意的话,至少应该说些期待继续交往的话。没想到他会吟诵普希金的诗句。

陆景要表达的显然不是与爱情相关的情感。这也是她愿意过来和陆景喝杯奶茶,听他解释的原因。

陆景伤感的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普希金的这首诗不是爱情诗。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是唐雨瑶经历风雨的磨砺之后最喜欢的一首小诗。相处时,兴之所至,偶尔会吟诵几句。

因而,今天见到唐雨瑶,心情激荡之下,给她吟诵了这么一段,带着追忆、关心、鼓励、真诚的话语。

见陆景神情有些忧郁的沉默着,卫婉仪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说着。低头快速的吸着茉香绿茶,准备离开。

她只是有些好奇陆景和唐雨瑶之间的故事。不过,也并非一定要弄明白。陆景不想解释,她也不会追问。

虽然明白陆景肯定对唐雨瑶有着某种企图,但只要不是当着她的面“勾搭”就行。她没兴趣管陆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到底,她和陆景并没什么感情。

陆景苦笑着摇摇头,道:“不是不愿意说,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你要是不怪我做无稽之谈,我说给你听。”

他心里其实很在意和卫婉仪的关系。两人结婚的事情是板上钉钉。不可能更改的。他可不想结婚之后天天在家里和卫婉仪冷战。

那种生活,想想,就不寒而栗。

倒不是奢望卫婉仪会对他有好感,只要保持融洽的朋友关系就行。他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绝对可以是一个合格的朋友。

既然卫婉仪要听他的解释,他今天要是不说,大概以后都不用说了。唐雨瑶的事情将会成为两人心中的一根刺。

然而。那些刻骨铭心,让人惆怅、悲伤的前尘往事。用做梦来解释是不行的。卫婉仪不是方琴,会毫无保留的相信他的话。

是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啊?”卫婉仪放下奶茶杯,好奇的看着陆景,等着他的“无稽之谈”。

陆景抿了抿嘴唇,微叹口气,说道:“现在,我认识唐雨瑶。唐雨瑶不认识我。假设我说我认识三十二岁时的唐雨瑶,你会不会相信?”

卫婉仪没说话,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目光仿佛空迷的朝雾般。她当然不信。

陆景顿了顿,继续说道:“唐雨瑶大学毕业之后,会跟着她的一位师兄到一家药品销售公司里工作。几年时间,她习惯了社会上以钱铺路解决问题的方法,甚至肆无忌惮的使用这个方法。因为业绩突出,她升为分公司的销售副总。她的师兄则是分公司的销售总经理。这几年里,她和她师兄的关系极为亲密,两人一度谈婚论嫁。但两人事业小成之后,她师兄移情别恋,和别的女子结了婚。后来,她那位师兄被猎头挖到对手公司里担任销售总监。唐雨瑶也升任其公司的销售副总。在两家公司同时竞争一个项目时,深知唐雨瑶行事方法的那位师兄举-报唐雨瑶行-贿,致使唐雨瑶败北,而后入狱。出狱后,唐雨瑶通过代理销售豪华汽车,东山再起。我在黄海偶遇了她。她那时三十二岁。”

卫婉仪沉默的喝着茉香绿茶,手指轻轻的按着凹下去的奶茶杯。

陆景感触的叹道:“普希金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将会是她最喜欢的小诗。”

卫婉仪将眼角的一缕柔软发丝捋到如玉柔腻地耳廊之后,点了点头,“很精彩的故事。我明白了。”

她当然是不信的。但是陆景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编出这么个充满了爱与恨、信任与背叛、失败与成功的故事,殊为不易。

陆景无奈的摊开手,嘴唇动了动,没说话。虽然是将会真实发生的故事,但是自己想着也没什么说服力,又颓然的放下手。

看他气馁的样子,卫婉仪轻轻的笑了笑,很浅的笑容。

就像是小荷微微绽放的清浅;

像晨露滴在月季花瓣上那一瞬间的轻颤;

像金秋桂子黄昏时暗香漂浮的清幽。

看着卫婉仪突然流露出的生动神态。陆景不禁恍惚。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仔细的打量过她。

她留着比丁灵稍长的短发。再长一点就可以扎成一揪很短的马尾辫。耳廊如玉。明眸善睐,瓜子脸儿。不是那种尖尖的下颚,微微有些圆润,健康的清瘦感。优美粉润的嘴唇,鼻梁秀直精致。构成一副美丽,娇俏清秀的容颜。

不同于丁灵甜美的清秀可人,她是俏丽的清秀温婉。在夜色中,奶茶店明亮的灯光之下,宛如一株粉色的月季花,恬静而坐。

卫婉仪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她不习惯陆景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站了起来,道:“我走了。你这次来杭城我们算是见过面了。再见。”

陆景点了点头,“再见。”

出了奶茶店,夜幕澄澈。藏在茂盛地梧桐树叶里的路灯,灯火明亮,在路面上留下许多斑驳地影子。似乎,感觉也相当不错。

陆景拿出电话打给叶妍。在江南大学校外的一家高档餐厅里和她见面。叶妍已经点好菜,等着他过来吃饭。

“就这么把你未婚妻给糊弄过去了啊?”吩咐服务生通知厨房可以上菜后。叶妍给陆景倒着红酒,笑盈盈的说道。陆景刚给她讲了和卫婉仪谈话的详情。

陆景苦笑着摇摇头。也不算是糊弄吧。其实,他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卫婉仪。她心里怎么想的,他根本就不清楚。

叶妍嫣然一笑。安慰的握住陆景的手。

吃过饭,陆景和叶妍坐出租车回了酒店。因为他想要享受和叶妍独处的时光,曾红英在香港时就和两人分开行动。回了江州。

奢华的酒店套房里,银色的月光毫不吝啬的地倾泻。铸铁搪瓷的长方形独立浴缸里。陆景抱着叶妍嬉水。

动情的热吻之后,叶妍靠在陆景的怀里。仰头看着陆景,摩挲着他的下巴,心里充满了甜蜜感。

看着他,心里就总会有种满足感。二十九年的生命过去,这是父母之外,深深铭刻到她灵魂印记的人。永远无法磨灭。

陆景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成熟、温和以及偶尔不自觉流露出的伤感似的怜惜,最能打动女人的心。即使做不成恋人,跟他在一起,也是一个让人感到非常舒服的朋友。

她当然不会像小女孩那样纠缠在恋人的情感里出不来,与陆景之间,享受爱人间的快乐或许是最重要的。

感受着嫩滑绵软的俏臀贴在小腹上,那份腻滑的触感十分舒爽,看着眼前叶妍波光流媚的眼眸里藏着对他多情的温柔,陆景有些神魂颠倒,在叶妍耳边说道:“你扶着浴缸壁。”

叶妍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脸蛋微热,又期待的扶住浴缸壁。

看着那露出水面,雪-白而丰-盈的俏-臀,两截雪藕般的笔直而修-长的性-感美-腿在水光中若隐若现,陆景呼吸都重了几分。

突然,叶妍回头,娇媚的道:“前几天在香港的时候,小灵给我说你每次换花样都哄她说:小灵乖,我也要你哄我。”

“好啊。”陆景心里发烫,面对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全身血液沸腾,哪还有心思哄她,扶腰而进,和她融为一体…

黄海,新华酒店的豪华套房里,杨修武和刘勇志相对小酌。窗外小雨微冷。

刘勇志拿着二钱的白瓷小酒杯和杨修武碰了碰。杨修武来黄海招商引资,作为黄海市委书记,公务之外,他自然还要私下里招待。

“楚北的事,你听说了。宋书记…”刘勇志摇摇头,叹口气道:“陆江的运气真不错。”

杨修武微微笑了笑。运气?岭南省经贸委副主任劳雪梅和一家跨过公司ceo吃饭被胡乱报道的事情绝不是运气。

刘勇志就笑了起来。早听说杨修武这个人很沉稳,果然如此。据说宋海俊跟某位中-央领导通电话时,抱怨楚北的工作不好干,有些同志手伸得太长。

中央最近有意派巡视组到楚北去。陆江应该也在目标范围内。八卦杂志的事件影响在楚北还没消,要是那个干部在谈话时给巡视组说说也很正常。

风评啊,官场中人,必须要研究的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