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8章 离开的人

第658章 离开的人

赵浩天神情微滞,心里略有些不快,慢慢的把陆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这家八卦杂志因为胡乱报道假新闻,已经被岭南的机关查封。”

周力钧看了赵浩天一眼,不动声色的喝着茶,说道:“赵省长,你说的情况我了解了。当然,为了消除影响,米凌同志那里的调查还是有必要进行下去,你觉得呢?”

米凌同志就是调查组里负责调查陆江绯闻事件的干部。

赵浩天有些明白了,点了点头,站起来和周力钧握手告辞。

送了赵浩天离开,看着窗外江州迷-人的夜色,周力钧微微笑了笑。今天晚上的谈话,赵浩天对楚北省已经出现的问题反而一句话都没说。

看样子他是想尽全力保护陆江。但是,可能吗?

京城的西月区方山湖一带属于京城里的旧城区。民居四合院沿着方山路密如织网的散布开,形成了不规则的网状胡同。

这些胡同依势而建,自然天成。无时不刻不体现着蕴含在这座城市深处的深厚历史底蕴。还有,可以让人追忆的优哉游哉市民生活。

小姑陆苏的家就在胡同里,方山路507号。

郁扬和唐彤的订婚礼,小姑没有大办。在家里一共摆了四桌酒,亲戚朋友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

下午时分,郁扬的父亲郁行知打算返回江州。唐悦开车送郁行知去京城机场,陆景也被叫到了车上。

郁行知接过陆景递来的烟,微笑道:“很早就听说过你了。今天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陆景笑着点头。道:“一直没有去拜访郁叔叔,是我失礼了。”上次大哥和郁行知在江州就郁扬和唐彤的事情见面。他并没有去。

郁行知笑呵呵的摆摆手,“坦率的讲。我也没想到郁扬会和唐彤结婚。”

他是师书记一手提拔的干部,在师书记离开楚北之前,他一直是师书记最坚定的“自己人”。 和赵省长、陆江的关系并不好。就算郁扬和唐彤在恋爱,他的政治立场并没有改变。

这样的背景下,想来陆景也是不会特意来拜访他的。直到师书记离开楚北后,他才转投到赵系的阵营中。

陆景就笑了起来。这个确实谁也没想到。

郁行知问道:“陆老的身体最近怎么样?”今天的订婚礼陆江没有来。因为楚北最近的形势有些紧张。

说起老头子的身体,陆景脸上浮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道:“和往常一样。这个情况挺好的。”

郁行知就点了点头,沉吟了下。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调出楚北来京城工作。”

陆景怔了下,随即笑起来,“郁叔叔,我会向我爸转述你的意思。不过,应该不用。”

中-央巡视组在楚北查出了不少问题。赵省长身上的压力很大。而大哥的绯闻事件又被巡视组“冷饭热炒”。局面很被动。

任何政治斗争都是以利益再分配为目的的。

郁行知提出让出楚北省委副书记、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职位,实际上是对宋海俊等人做出妥协,换取巡视组在楚北“手下留情”。

但是。楚北那里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出现转机。

郁行知奇怪的哦了一声,略一沉吟,轻轻的点了点头。看来,楚北的事情。陆江另有想法。否则,陆景不会这样笃定。

其实,他愿意来京城工作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在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何其贤调任岭南省省长之后。陆家缺少一个在京城里居中协调各种关系的人选。

而一旦郁扬和唐彤成亲。他则是够份量成为这个人。这对他个人的仕途,对陆家政治力量的发展。都有极大的益处。

郁行知从京城回来的第三天,省委书记宋海俊召开例行的书记办公会。研究讨论中央下发的《着力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和防治不正之风通知》。

开完会,赵省长拿出厚厚的一叠材料,说道:“关于不正之风的事情,我这里有点材料请大家看看。”

这是议程上没有的议题。几名书记都是一愣。有工作人员在赵省长的示意下,挨个的给几位书记发材料。

宋海俊脸沉了下来,翻起文笺。

汤书记慢悠悠的翻看着手中的材料。里面是关于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的妻子贺梅在江州出入高档场所的举报材料。其中有几分材料还有几名江州市的老干部签名。

赵省长敲了敲桌子,声音严厉的说道:“防治不正之风,我们不能停留在嘴巴上,不能停在开会上,要拿出切实的行动出来。我建议彻查。”

汤书记低头喝茶,眼睛余光轻轻的扫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宋海俊。宋海俊前几天得意的心情,这会怕是荡然无存。这段时间,赵省长很艰难。没想到现在在胡联营身上取得了突破口。

据说,赵省长前些天和巡视组的周书记谈了谈,好像效果不理想。赵省长这是要“发飙”了。就他所知,胡联营好像和周书记有点渊源。

郁行知这时算是明白那天陆景说的是什么意思,放下材料,说道:“我认为应该查查。不管是真是假,都要查清楚。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太坏。”

汤书记喝了喝茶,道:“我同意。”

郁行知这个人工作能力很强,该表态的时候是绝不含糊。算是大将之才。师书记当时能压住赵省长,郁行知功不可没。

听说,郁行知的儿子和陆江的表妹要结婚。赵省长现在有他帮助,真是如虎添翼。

董卫国猛吸了两口烟,道:“我赞成省纪委介入。”

查胡联营。省纪委当然没权限,但是查胡联营的妻子。省纪委是有权限的。

宋海俊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材料,深深叹口气。不知道是为胡联营叹息。还是为他自己叹息。

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的妻子贺梅经常出入江州王朝俱乐部的事情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

据省纪委的调查组查出的情况:贺梅在王朝俱乐部消费多次,主要是美容和吃饭,累计金额达到四十万元。

而以她的家庭收入情况,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据贺梅交待,是正创咨询公司的董事长罗位忠为她提供的资金。经查明,并不存在权钱交易。

鉴于其主动交待问题,由其所在单位分管领导对其进行勉戒谈话。

夜深人静,江州市委常委院1号别墅的书房里。灯光清冷。

胡联营默默的和刘伟立喝着酒,气氛很压抑。

胡联营给杯子里倒酒,叹了口气,“贺梅糊涂啊!你说,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要那么漂亮干什么,还做美容?”

刘伟立苦涩的笑道:“书记,这也不能全怪贺姐。”

胡联营又不甘心的笑了笑,和刘伟立碰了一杯。宋书记已经和他谈过话。下周。他就需要前往中央党校报道,参加省部班的学习。

他心里有预感:这一去,恐怕就再也回不到江州了。

刘伟立心里有些堵,“书记。能不能和巡视组的周书记谈谈?”他知道胡书记和周书记有些渊源。

胡联营摇摇头,“不用了。”

刘伟立默认,心里很不是滋味。显然。胡书记现在是打算退一步。

正常人的逻辑都不会认为罗位忠会白给四十万让贺姐消费。省纪委的调查报告肯定是上面授意的。省纪委手里恐怕还有另外一些东西。

其实,四十万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在往日根本不会影响到胡书记。他都能把事情给抹平。偏偏现在是诸多目光聚集在楚北。放大镜下。一点点小问题都会被放大。

或许,如果不退让。恐怕胡书记就不是去党校这么个结果了。

同一时间,梅园宾馆3011房间,周力钧缓缓的点着烟,一支一支的抽着。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周力钧开了门,一名阔脸浓眉,长相仪表堂堂的中年干部拿着文件,站在门口。

周力钧打个手势,请中年干部进来,道:“米凌,随便坐吧。”

米凌端正的坐下来,道:“周书记,我来汇报关于江州市长陆江同志的绯闻调查情况。”

目前,江州市委书记胡联营出了问题,这让他有些气馁。他这件事再查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陆江捕风捉影的绯闻的影响和领导干部妻子公然在高档场所消费四十万的影响,那件事更大一些呢?这不难得出结论。

听了一会汇报,周力钧摆了摆手,沉声道:“这件事情就这样吧。如实的写在报告中。”

米凌微愣,忙答应了下来。周书记的工作作风还是那般强硬。显然,面对楚北省一些人的反击,周书记是不打算妥协的。

周力钧心里苦涩的笑了笑。其实,陆江的事情写到报告上意义不大,只是表明他的态度而已。

赵浩天这个人做事果决、凌厉。工作作风有些“粘糊”的宋海俊被他压着无法施展,不是没有道理的。

自己不也“吃亏”了么!

月湖县于江州市区东北方向。县内风景优美,湖泊星罗密布。周末,范生望约了陆景前来垂钓。

一家度假山庄内,两人在充满野趣的池塘边下钩。青山绿水,冬日的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没一会,范生望就笑呵呵的提起鱼竿,一尾活蹦乱跳的鲫鱼给钓了上来。看得出来,他是钓鱼的好手。

陆景抽着烟,无所谓的下着竿。他对他自己的钓鱼水平有自知之明,干脆就享受着此刻的闲适。

范生望扭头对陆景说道:“巡视组最近动静小了不少。是不是准备离开江州了?”

陆景就笑,“没那么快,至少还得半个月。”巡视组下地方,怎么可能一个月不到就返回。就算是做样子,巡视组的人也会在江州呆下去。

“那也是。”范生望笑着点点头。

胡联营妻子贺梅的材料是他安排人寄到省信访办。而后,材料就转到了赵省长那里。受这件事的牵连,胡联营将会前往中央党校学习三个月。

巡视组那边因此消停不少。之前,巡视组主要查的问题都是赵省长的问题,还有陆市长的绯闻。很有针对性。

现在胡联营出了问题,你巡视组不会看不见吧?

其实这次风波,从心底来说,他从来就没有认为陆市长会出问题。这种盲目信任的感觉或许很荒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厅局-级干部身上。

但是仍谁目睹了陆江在江州一路走过来的风风雨雨,都会不自觉的产生这种感觉。

胡联营此去京城,大概再也回不来了。江州即将迎来陆江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