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59章 内情

第659章 内情

和范生望在度假山庄吃了一顿全鱼宴后,陆景便婉拒了他接下来的安排,准备返回新丰公寓。

范生望笑着送陆景出了度假山庄。

人与人的关系总是循序渐进的,不可能一下子就引为知交。其实,帮陆景办完递交材料的事情,他和陆景的关系已经进了一步。

陆景的车绕过正在开发的立丰广场,绕道开发区大道从樱花园里穿过,顺着蜿蜒的湖心路,欣赏着午后新月湖在冬日明媚阳光下的湖光山色。

周末时间,就算是过了中午的饭点,南阳街、师南路上也到处是穿着冬装的学生。热闹非凡。

陆景拿钥匙开门到一半,关宁抿嘴笑着打开门,“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恩。你也不怕我和中年男人共同话题太多,未老先衰啊?”陆景笑着进门,轻抱着关宁,在她嫣红柔美的嘴唇上吻了吻。

关宁在家里穿着白色的毛衣,湛蓝色的牛仔裤。曲线修长有致,容颜清秀绝伦。

关宁微笑着白了陆景一眼,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说道:“你的事情忙完了?”她能感受到陆景放松、愉悦的心情。

陆景笑着点点头,长舒一口气,道:“忙完了。”

虽然巡视组在楚北还没有走,还在巡视楚北的问题,但是胡联营下周一就要去中央党校报道,大局已定。

至于楚北所发现的一些问题,那个省敢拍着胸口说自己没问题呢?受赵礼顺案子的影响,赵省长这届任期满之后。就要退了。一些小问题对他的影响有限。

胡联营去中央党校学习的内情他知道一点。胡联营的妻子贺梅帮正创咨询公司的一位客户和沟县县政府签了一笔大单。

正儿八经的查起来也不算违法。贺梅就是在那位客户和县经贸委的头头吃饭时作陪了一下,也没帮那位客户说过一句。

但是。心照不宣的东西,细究起来。可能会带出其他问题。特别是在目前巡视组在江州的情况下。

所以,在宋海俊和胡联营谈话之后,胡联营选择退了一步。

显然,胡联营去中央党校学习后,江州市委的工作肯定是由大哥主持。关键是在是“暂时主持”,还是代理市委书记。当然,不管怎么样,大哥转正只是时间问题。

“哦。”关宁微微笑起来。政治上的事情,她不了解。但是陆景的压力她却是能感觉到。

陆景放开关宁,将外套脱下来挂到落地衣架上,笑道:“我去洗个澡。要不要一起来?”

关宁俏脸微微有些羞热,道:“我才不去。”虽然和陆景洗过几次鸳-鸯浴,但是,这会大白天可没心思陪他疯。

陆景微微一笑,也不勉强她。去浴室里泡了澡,换了一套白色的睡袍出来。冬天午后的阳光不是很强烈。书房里打着灯。

陆景在门口看着低头看书的关宁,穿着白色毛衣的她显得娴静而雅致。关宁是那种绝美的女子。一颦一笑都有她特有的魅力。很容易让人沉溺在她的风情之中。

“看什么书在?”

关宁抬头,笑着道:“还不是那些注册会计师的书籍。唉,看的我头疼死了。你洗完澡了,怎么穿这么少?”

陆景笑道:“我怕待会脱起来太麻烦。”

关宁啊了一声。娇嗔道:“你色死了,白天呢。”她那里会不明白陆景的意思。

关宁不走过来,不代表陆景会不走过去。坐到书椅上。将关宁抱到怀里,轻轻的爱-抚着她优美的身-体曲线。

关宁身材秾纤合度。抱在怀里十分舒服。

关宁无奈的摸了摸陆景的下巴,不让他扎自己。转移话题道:“我上午和叶妍逛街的时候,看到八一百货那儿有白云酒业的广告牌,梦瑶的动作好快啊。”

陆景前些时候和何梦瑶谈3个亿资金给白云酒业用来扩张时,她也在旁边。

陆景就笑,“资金到位了当然快。现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白云酒业要冲出楚北,由二线的白酒品牌变成一线白酒品牌,不大力投入广告是不行的。”

说完,又反应过来,“啊,你上午和叶妍一起逛街了?”

叶妍前段时间陪他从杭城到江州来,一直住在方琴那里。关宁和叶妍认识,一起在方琴那儿吃过几次饭。只是,她和叶妍应该不熟才对。

“是啊。陆小景同学,要乖哦。不然我会生气的。”关宁轻轻的拉着陆景已经解开她牛仔裤纽扣的手,如一泓歌水的眸子潜藏着笑意,带着盈盈的水波扫了陆景一眼。

陆景嘴角扯了一下。

杭城发生的事情,他倒不是有意瞒关宁。只是,这种事他不好在关宁面前主动提起。我追美女被我未婚妻遇到了。这成了什么?

关宁嫣然一笑,主动吻了吻陆景的嘴唇。

江州市委常委院5号别墅里,客厅里热闹非凡。

郁扬和唐彤订婚后,前天返回江州,今天晚上来大哥家里吃饭。从香港飞过来的唐悦也在。

大嫂胡莹炒了几个家常菜,又开了一瓶红酒。一家子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为郁扬、唐彤庆贺。

胡莹笑着道:“唐悦,你要抓紧时间了。这里面就你还着落。”

唐悦嘿嘿笑道:“大嫂,这你可错怪我了。”说着,指指陆景和唐彤,“我比他们都快。我已经和沈雪华登记结婚了。还没敢给我妈说。”

大家都是一愣,接着都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好一会,才弄清楚唐悦十一月中旬的时候,和沈雪华两人拿了户口本就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陆江笑道:“婚姻不一定要门当户对。你们感情好就行。小姑那儿,你还是要赶紧说一声,早点把婚礼时间定下来。不能委屈了人家女孩子。小姑要骂你,我帮你说说。”

唐悦笑着点了点头。他本意也是如此。

吃过饭,陆景请唐悦、唐彤、郁扬去王朝俱乐部坐坐。

夜幕低垂,江州的夜景璀璨,极为美丽。鳞次栉比的高楼在夜灯下金碧辉煌,雍容华贵。路上车流穿梭不息。车灯如织。

唐悦叹道:“江州变化真大,越来越漂亮了。”

唐彤就笑,“唐悦,你要拍大哥的马屁,刚才在饭桌上就该多说几句。这会说,大哥也听不到。”

唐悦笑着摇头,也不计较妹妹的语气,道:“你不知道我九六年来江州时是个怎么状况。郁扬肯定清楚。”

郁扬笑着点头,“江州的变化,大哥居功至伟。这两年江州的经济增速一度达到14%。这个数字相当惊人。陆景,这次大哥要升一步了吧?”

陆景正好收了电话,笑道:“应该差不多了。胡联营只要脑子没坏掉,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就会自己运作离开江州。”

胡联营肯定是不甘心离开江州。江州可是个刷政绩的好地方。但是,他既然退了一步,就一定会遵循这个方向走下去。

唐彤笑着问,“陆景,给你那位红颜知己打电话啊?”她听到电话那头是个很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

“我喊了关宁一起出来坐坐。”陆景说道。

政治婚姻,他改变不了。在长兄那里他也不能胡来,但是在自己的表哥、表姐面前,却是可以介绍关宁的。

王朝俱乐部1001房间,李新寒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火树银花的夜景,感叹道:“在京城,随便找个高点地方看看,就会觉得这是咱们的地儿。在江州,看来看去,都是别人的地儿。”

李落元笑着挥挥手,让两名陪酒的美女去外面的套间里,道:“怎么有这种感叹?”

他虽然资产近二十亿,但是在李家里面,李新寒能动用的资源比他多。谁让李新寒有个好老子呢。

李新寒走回到桌子边,喝着酒,道:“巡视组来江州时可谓气势汹汹,现在呢,偃旗息鼓。赵浩天、陆江对江州有很强的掌控力。”

胡联营妻子贺梅的材料虽说是他收集提供给陆景的,但是后面一些列的操作,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李落元笑了笑,道:“宋海俊这个人不行。难怪廖部长都要靠拢赵浩天。赵浩天可惜了。”

胡联营其实有点给背黑锅的意思。他妻子贺梅那件事,不单止是他有份,更重要的是那家叫做正创咨询的公司是宋海俊的侄儿罗位忠开的。

李新寒和李落元碰了碰杯,“所以,走仕途,运气很重要。陆江怕是要升一格了。哦,明州商业银行的请求,你觉得怎么样?民生银行一准备上市,这些搞银行的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全国性商业银行——民生银行将在十二月十九日登陆上海交易所。作为国内唯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的上市给市场带来巨大而充满生机的想象空间。

明州商业银行的许雪今天和他见过面,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将明州商业银行的经营范围由苏江省、浙东省扩展到全国。

条件则是将民生银行所持有科讯手机股份和收益给他。

李落元道:“你要是愿意帮忙,让许雪拿真金白银给你。科讯公司的股份和收益要着没什么用。别看科讯刚刚破解了景华的软件补丁。但是,景华在整个手机产业链的控制力非常强。我是做手机的,相当清楚。科讯很有可能是在玩火。”

李新寒轻轻的摩挲下巴,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