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65章 调离

第665章 调离

301医院的重症楼是住院部后面的一座乳白色、单独的现代化风格的小楼。专门用来安置重要的重症病人。

陆景赶到病楼外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雪夜中的月光清清冷冷。两名荷枪实弹,穿着棉衣军装的警卫见陆景过来,将他放了进去。

这些天,卫士长周靖民带着陆家的警卫力量一直守在这里。

老头子的身边的护卫力量,都是由他原来身边的警卫组成。在中-央警卫局挂了编制。

陆景上了二楼,在重症室外的玻璃处,看着躺在病**一动不动,紧闭双眼,带着氧气罩的父亲。

没来由的,陆景心里涌起一阵忧伤,默默的为父亲祈福。

度过手术的危险期之后,父亲可能会痊愈,也可能只是稍稍缓解病症,一两年而后还有生命危险。

凝视了父亲苍白的面容一会,陆景走向隔着不远的小会议室。这间小会议室本来用来给专家们临时讨论病情用,这两天被大哥借用来办公、会客。

陆景一路上琢磨着大哥出了什么事,进了小会议室,看到大哥正在窗户边看雪。

会议室窗户开着,可以看到大片的雪花飞舞,凉飕飕的冷气往会议室里冲。

会议室里一张椭圆形的实木暗红色会议桌,整齐的文件放在会议桌上。七八张靠背皮椅、投影仪、移动的白板、黑色的水性笔、激光笔等等物品。

陆江见弟弟进来,温和的笑了笑。关了窗户,道:“来了。随便坐。”

陆景依言坐下,问道:“哥,出了什么事?”

陆江走过来,平静的道:“楚北的巡视组回京城了。报告上写着我因八卦杂志报道和女性朋友吃饭在江州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要把我调离江州。”

陆景愣了下,没想到纰漏竟然出在照片事件上,愤然的道:“有些人是不是看爸生病了,就趁机搞鬼?”

这种“查无实据”的事情也值得小题大做?显然是有人落井下石。什么恶劣的影响?无非是个借口罢了。

陆江淡淡的笑了笑。接过陆景递来的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道:“消息刚刚传出来。准备调我去文化部。中-组部已经报上去了。”

陆景吃惊的道:“这么快?”

看大哥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还以为只是有风声传出来,还有运作的余地。没想到已经进入收尾阶段。

在党的高-层干部任命中,决定权自然是在中央。副部-级干部的任命。在推荐、考察一整套流程之后,由中-组部上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后通过。

中-组部上报之后,对大哥来说,这件事基本上就没有更改的余地了。除非老头子现在能下床见客。

陆江就笑,道:“能不快吗?这种事本来就是‘短平快’的突击方式。”

陆景深吸了口气,不甘心的问道:“哥。宋叔叔那里能不能帮你说句话?”

毫无疑问,调离江州进入文化部将是大哥从政以来,最大的挫折。

以大哥的资历去文化部,肯定是排名最后一位的副部长。这个位置和楚北省委常委、江州市委书记的职务比起来,含金量太低了。

陆江摆摆手。道:“我没有和宋叔叔谈这个问题。现在,也不是谈这个问题的时机。”

陆景哦了一声。明白过来,颓然的靠在皮椅上揉着眉心。老头子病重,强撑着去和人死磕,显然是讨不到好的。

陆江见弟弟有些沮丧,笑道:“怎么,觉得我去部委会一蹶不振?”

陆景苦笑着摇头,“没有。就是有些不甘心。心里不舒服。”

看大哥的样子也不像是需要人安慰他几句。大哥到部委肯定需要蛰伏几年,要说一蹶不振,那还不不至于。年龄优势摆在那里的。

但是,大哥被人从一条前途光明的坦途大路突然一脚踹到晦涩不明、崎岖的小路上,自己心里这一口气难平。

陆江微微一笑,道:“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事情不会总是一成不变的。有些东西,别人不给,难道我不会自己去拿么?”

听着大哥暗示的话,陆景眼神微微凝滞,用力的揉了几把脸。

显然,大哥的意思是,等老头子身体状况好转之后,再运作。他没打算在文化部长干。

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琢磨了一会,陆景问道:“哥,是不是杨家、刘家干的好事?”

刘家是宿敌。而判断杨家出手了是基于他前世的记忆。虽然和杨家同属江南系,但是在大哥和杨修武之间,有些人一碗水永远都不会端平。

陆江微微点头,道:“你前些天不是给爸说郁叔叔愿意来京城工作吗?我来京城,郁叔叔就不用来了。”

陆景笑了笑,明白大哥的意思。

大哥是想在京城居中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整合陆家的资源,让已经初现雏形的陆系变得更加紧密、团结、强大。

当然,这一切必须要以老头子恢复健康为前提。

“哥,刘家、杨家那里咱们是不是要还以颜色?”陆景眼睛里锐利的眼神一闪,沉声问道。

陆江将手里的香烟,轻轻的压在烟灰缸上,慢慢的,一点点的碾灭,轻声道:“再等段时间。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

“恩。”陆景振奋的握着拳头,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一下。

兄弟两人说着话,占哥儿推开门进来,头上还有白色的雪花,“江哥。啊,小景也在。江南曹书记的儿子曹斌来看伯伯、伯母。”

老头子生病的时候。占哥儿在美国,连夜飞了回来。这些天也是天天过来。

陆江点点头,站起来,温和的说道:“恩。我们一起去见曹斌。”

……

元旦假期过后,老头子的恢复情况也一天好过一天。母亲罗玉兰心情大好之下,已经能下地行走,基本可以出院。家里的笑声渐渐多起来。

冬日阳光和煦,重症楼下的花园里。银铃般清脆的咯咯笑声传得很远,陆景正蹲在草地上把三岁多的小侄女陆琪逗得笑个不停。

家里的小保姆和胡红军在一旁护着,微笑的看着陆景和陆琪玩耍。

“这小鬼,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皮实。”在花园里散步的罗玉兰看到小儿子逗孙女笑,笑着对扶着她的胡莹说道。

胡莹笑道:“小景哄小孩很有一套。陆琪现在可喜欢他。昨天晚上睡觉前,还问叔叔呢。”

罗玉兰笑呵呵的道:“这小鬼。我以前也天天哄他。”说着,看到陆景把陆琪举起来往天上抛,吓了一跳,喊道:“小景,你小心点。快停下来,别摔着陆琪了。”

陆景接着陆琪。把咯咯笑着的陆琪放到地上,回头笑道:“没事的,妈。”

陆琪看到奶奶和妈妈走过来,忙向那边跑过去,嘴里奶声奶气的喊道:“奶奶…”

大嫂家里的小保姆快步走过去把陆琪护着。小孩子跑步很容易摔跤。

陆景拍拍身上的泥土。微微一笑。没想到日后的小魔女小时候居然会是这么可爱。

几个人在花园里说了会话,陆景和胡红军到一楼的抽烟室抽烟。

抽烟室的窗几明亮。没有一丝烟味。木窗敞开。清寒的风缓缓而来,咯吱咯吱的响着。

陆景分了一支黄熊猫给胡红军,笑道:“胡哥,房子找好没?”

胡红军笑着摇头,“不急,慢慢找。”他已经决定到京城来发展。毕竟关系都在这边。原来住的地方是机关分的房,现在自然是收回去了。

陆景就笑,“西业区的海岸明珠那儿不错。占哥儿在那儿比较熟,你要有兴趣,我给占哥儿说一声。”

胡红军微笑道:“再说吧。”说着,问道:“你哥的分管工作定了没有?”

陆江突然从江州被上调到文化部。昨天,陆江已经去文化部报道了。据说外面的流言说是生活作风问题。他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陆江遭到了政敌的打压。

陆景耸耸肩,摊开手道:“排名最后的副部长能分管什么?肯定是分管离退休干部局和机关党委。”

胡红军劝道:“还是要争取好的分工。”

陆景笑了笑,岔开了话题。大哥这几天频繁的和陆家圈子里的干部会面,可不是为了争取好的分工这么简单。

送胡红军离开301医院回来时,正好在医院内的马路上碰到大哥送过来探望父亲病情的江州市委副书记何晨出来。

何晨笑着和陆景握手,“陆景,何路遥在江州入股那个什么王朝俱乐部,他那儿还要你多费费心。”

陆景有些诧异何晨亲热的话语,笑说道:“何书记放心,王朝俱乐部那里干净的很。何路遥管理的很不错。大股东李新寒夸了他好几次。”

王朝俱乐部的档次提升之后,偏门的业务自然都剔除掉了。真正的高端俱乐部是不会捞偏门的。

何晨笑呵呵的道:“那就好,那就好。”说着,对陆江道:“市长,留步,留步。”

陆江点点头,微笑着寒暄几句,与何晨道别。

听着何晨对大哥的称呼,陆景心里有些恍然。

其实,以何晨的级别和地位,他是不够格来探望老头子的。偏偏大哥在医院里和他见面,这里面就有些说道。刚才,大哥应该和何晨谈得不错。

路上寒风吹得树梢摇动,枯黄叶子沙沙的落在花坛、马路上。陆景跟着大哥返回医院里面。一路上行人匆匆。到了重症楼那里,环境变得十分寂静。

陆江叹口气,轻声道:“史益来京城了,晚上,你跟我一起见见他。江州那边的工作才刚刚起头,千头万绪,就这么把工作丢开,有点可惜了。”

“好。”陆景答应下来。随着大哥调离江州,江州干部人心不稳。反击之前,自然是要先把江州的局势给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