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66章 江州

第666章 江州

金顶俱乐部金碧辉煌的房间里,陈史益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夜色深沉的天空,仿佛,看不见脚下京城璀璨的夜景。俄而,低声轻叹了一口气。

听到服务员轻敲门的声音,陈史益从沉思中醒来,回头看到陆江进来,忙过来和陆江握手,“市长。”

待看到陆江身后的陆景时,明显愣了下,旋即,心里有些明白了,笑道:“陆景,你也来了?”

陆景笑着和陈史益握手,道:“是的,陈书记。”

心照不宣的眼神在空中交汇而过,陈史益微微一笑,吩咐服务员道:“可以上菜了。”

精致的菜肴很快便送了上来。五个小菜:大盘鸡、腰果虾仁、于贝万年青、青椒牛柳、麻婆豆腐,再加一碗火腿冬瓜汤。

边吃边聊着,陈史益轻轻的抿着白云飞天,道:“市长,现在江州有些干部不能坚持正确的原则,思想不对头、不坚定。我认为最近要加强干部队伍的思想教育,正本清源。”

陆景微征。陈史益所说的思想问题是什么,可想而知。看来,江州的形势非常严峻。

陆江笑着摆摆手,丢了一支烟给陈史益,认真的道:“史益,这个问题不要再和我谈了。你和郁书记谈。”

陆江突然上调到文化部之后,楚北省委任命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郁行知暂时兼任江州市委书记,负责江州市委市政府的全面工作。

陈史益点了点头,笑着点了烟。轻松的吸着烟。

刚刚全面主持江州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陆市长上调到文化部担任副部长,无疑给江州政坛投了一枚重磅的深水炸弹。江州干部人心惶惶。

有人说:陆市长得罪了某个大人物。所以被贬谪到文化部担任副部长。也有人说:陆市长东窗事发,和桃色新闻沾边。上面看不下去,将他调走…

各种消息纷杂混乱,众说纷纭。这些流言之下,就是江州已经混乱不堪的局势,每个干部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这个时候,陆市长带陆景来和他吃饭,显然是属意陆景回江州“收拾”局面。除开和陆市长的血缘关系不说,就以景华在江州深厚的根基足以影响一批干部。而对陆景的能力,他是很看好的。襄水张惜明的事情。陆景就运作的极为漂亮。

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郁书记虽说是陆市长家的姻亲,但是江州有不少干部和郁书记不在一条线上,特别是陆市长一手提起来的干部。

寒夜里,流光溢彩的夜景似乎有着冷冽的清辉。一辆黑色的奥迪从王朝俱乐部出来,缓缓驶向西月区张三胡同。

车内,陆景轻轻的捻着烟,沉思了一会,沉声道:“哥,爸的身-体一天好过一天。我明天去江州。”

陆江温和的道:“家里的事情不要紧。我在京城。何晨书记年后就要从中央党校毕业了。你和赵叔叔谈一谈他的事情。”

陆景轻轻的点头。江州干部们心思浮动,关键还是在于“位置”。把江州的“位置”分配好,人心自然稳定。关于江州的人事安排,他心里对大哥的想法大致有谱。

陆江笑了笑。拍了拍陆景的手背,点拨道:“江州作为省城,要是只能发出一个声音就太不正常了。”

陆景想了想。道:“唐悦的婚礼应该就在年前或者年后举行。到时候,郁叔叔会来京城。”

陆江赞许的点点头。调离江州。他自然不好再听江州干部谈江州的事情。但是,江州。他心里何尝能放下。

从大哥家里出来,陆景坐车前往燕子湖边的燕湖家园。

“你要回江州?”暖和的客厅里,叶妍穿着棉质的粉白色绣花睡衣,好奇的问道。

方琴温婉的把热毛巾递给陆景,深邃清亮关心的看着他,柔声问道:“你爸的病好的差不多了?”

陆景笑道:“琴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问题,京城里多少高级干部都想知道确切的答案?”

蜷腿坐在沙发上的张漓抱着沙发抱枕,掩嘴娇笑起来,“方姨,别理他呢。前几天还沮丧得不行,这会又神气活现起来。”

“爱说不说啊。”方琴笑着白了陆景一眼,接过陆景递来的毛巾,起身将毛巾挂到卫生间里去。

等方琴回来,陆景正色道:“我妈基本恢复了。她是心病。我爸的身-体还在调养,一天好过一天,能恢复到什么程那要看过段时间的结果。”

张漓、方琴、叶妍都笑着点头。这些天陆景情绪不好,她们也都担心的很。现在好了。

叶妍想了想,道:“陆景,我就不和你回江州了。我回黄海。关宁答应我年前和我一起去黄海的游艇俱乐部里玩几天。小漓,你什么时候回家陪你妈?”

今年的春节较早。今天一月七日,就已经是腊月十三。

张漓靠在沙发上,托着香腮道:“小景不在京城的话,我过几天就走。方姨,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回交州过年?”

叶妍就吃吃的笑起来。她知道方琴的心思,肯定想和陆景一起回江州。

方琴粉脸发烧,娇美白皙的脸蛋仿佛涂抹了一层红霞,声音很小的道:“景华国际学校还有几天放假,我回江州看看。”

陆景拍了拍方琴的手,温声道:“那明天和我一起走。”

同一时间,京城某处的大宅院里,三个容貌肖似的国字脸男子,坐在一起喝酒。刘小山和刘槐在一旁给叔伯添酒加菜。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般,积小胜为大胜。一起干一杯。”刘卫家笑着举起酒杯,朗声说道。

“恩。”刘卫敬和刘槐、刘小山都举起酒杯,重重的一碰,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都是仰着脖子一口干了。

刘卫家见刘卫逸转动着酒杯沉吟不语,疑惑的喊道,“二哥?”

刘卫逸把酒一口喝了,道:“卫家,我听说这几天陆江四处联络?而且陆家那位身-体据说恢复的不错。”

刘卫敬眼睛里射出深刻的仇恨,接口道:“陆江联络又有个屁用!上面定都定了。他乖乖的当上几年的副部长。”

他虽然保住了军职,却只能在军中担任闲职,再也不可能恢复昔日的权威了。男人失去了权柄,日子过得哪有滋味?而这一切要拜陆家所赐。

刘卫家嘿嘿一笑,眼睛里寒芒一闪,他和陆江是老冤家,道:“是有这事。陆老头恢复的不错也没用啊。大哥说的是,定都定下来了。怎么着也要耽搁陆江几年。二哥,咱们喝一个。”

刘卫逸笑着摇摇头,拿起酒杯。这个小弟,性子还是有些浮。不过小弟说得也有道理。陆江既然上调到部委里,短时间内肯定得老老实实的窝着。

喝着酒,刘卫逸想了想,问道:“江州那里谁过去?”

刘卫敬缓缓的道:“江州的局面还很混乱。据说胡联营不想回江州。冯宗登可以争一争这个位置。”

刘卫逸轻轻的点了点头,“要慎重。我们最好让一让。冯省长那里…”

刘卫家就笑,“二哥,天与不取,必受其咎。”

他明白二哥的意思,东南某省的非常委副省长冯宗登是刘家外围力量中最有希望更进一步的人选,贸然的进入楚北搏杀,有陨落的风险。不过,风险也意味着机会。

刘卫逸严厉的瞪了弟弟一眼。多大的人了,都是地级市的常委副市长,还没点长进。看不到一点可以成为省部-级干部的特质。

刘卫家兴致低了一点。虽然二哥现在被贬谪到川南任副省长,仕途无望。但他还真有点怕这个二哥。他们三兄弟,要论见识和手腕,曾经担任建州省委副书记的二哥明显高出一筹。

刘卫家笑着拍拍身边侄儿刘小山的肩膀,“小山,开年了你们部里是不是要提拔一批干部,你快工作两年了,这次提副科也顺利成章吧?我们家的未来就在你和刘槐身上。”

刘小山谦虚的道:“叔,我尽力。”

刘卫敬就笑,满意的看着儿子和侄儿,对刘卫逸道:“好了,卫逸,今天高兴,我们兄弟难得聚一回。来,喝酒!”

刘卫逸脸色稍霁,和兄弟子侄谈笑风生起来。

淡淡的夜色笼罩着湖山路,寒风吹过四季长青的松柏,道路两旁依山而建的别墅在树林深处若隐若现。

湖山路81号,书房里,梨花木的小方桌桌面上摆放着几碟小菜,一壶白酒。

杨修武看了弟弟一眼,慢慢的咀嚼着花生米,道:“有些事情,适可而止。”

杨修诚呵呵一笑,“我知道。”心里不禁有些得意,陆江最终还是载在了他拍摄的照片之下。

杨修武点了点头,举起酒杯。

从大哥家里出来,杨修诚哼着小调回家,刚进门,却是发现妻子谢海璐穿着深红色棉裙黑色裤袜,性-感诱-人的靠在沙发上。见他进来,喜滋滋的道:“怎么样?大哥没说你吧?”

杨修诚笑着坐下,道:“下不为例。”

谢海璐就拍拍高-耸的胸脯,长出一口气,揪着杨修诚的耳朵,眉开眼笑的道:“当时你还怪我,怎么样?我有先见之明吧。”

“是,你有先见之明!”杨修诚笑了起来。这笔成本低廉,回报超高的买卖让他的心思飘的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