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67章 人事方案

第667章 人事方案

夜色将临,夕阳的余晖从榕树林中透过,落在北湖路上。一辆银灰色的奔驰缓缓的驶进北湖路一号。

北湖路一号就是江州俗称的省委常委院,紧挨着空气清新,湖面辽阔,明净澈底的北湖,一栋栋风情各异的小别墅,畔水而建,在苍翠的树丛中,若隐若现。

奔驰轿车在常委院7号别墅的院子里停了下来。

陆景从车里下来,从后备箱里拿了一提包装精美的白云酒,拎在手里,走到别墅大门前,按响门铃。

他今天中午和方琴一起飞抵江州,随即和郁行知约好时间,晚上过来拜访。

门铃响了片刻,7号别墅大门就打开。开门的保姆和善的笑着请陆景进客厅。

郁扬的妈妈张阿姨从厨房里走出来,双手在围裙上胡乱擦着,见陆景拿着礼物,笑道:“你啊,来看你郁叔叔还带什么礼物?”

张阿姨是一名貌美的中年妇人,由于保养得体,五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陆景笑道:“今天是第一次过来看叔叔和阿姨。理应带点礼物。”

张阿姨就笑道:“你这孩子,这么多礼数。你郁叔叔在楼上的书房里。我带你过去。”说着,吩咐保姆把陆景提来的酒收起来。

书房不大,摆着书橱、书桌,几把黄木椅子。书桌上没有现在常见的电脑,摆着笔记本、书本、钢笔。反而予人一种心静的感觉。

郁行知见陆景跟着妻子走进来,站起来和陆景握手。寒暄了片刻后。张阿姨去厨房里准备晚上的菜,郁行知和陆景在书房里谈话。

郁行知点着烟,问道:“陆老的身-体...”

陆景舒展着眉头说道:“这些天恢复的不错,能恢复到什么程那要看过段时间的结果。”

郁行知微微点头,轻轻的吸了一口烟,道:“陆江对江州的人事安排有什么想法?”

马上就要过年,而且陆老尚在病重,这个时候。没有重要的事情陆景根本不会回江州。陆景上午到江州,晚上就来拜访他。为了什么事情就呼之欲出了。

他主动问陆江的安排,比陆景先开口说效果要好。

陆景沉声道:“我哥的意思是希望由周平市长担任江州市委副书记、市长,主持江州市政府的工作。何晨书记年后就要从中央党校的中青班毕业。陈史益书记兼任的组织部部长一职建议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范生望担任。”

郁行知琢磨了下,道:“好,我知道了。”说着,又问陆景:“你和赵省长谈过没有?”

陆景笑道:“我先需要和郁叔叔谈。”

郁行知开怀一笑。伸手虚点点陆景。

要将周平推到江州市市长的位置上有一定难度,当然不能少了赵省长的支持。而陆江既然要了江州市市长这个位置,那么江州市委书记一职自然要让出。

这对他而言,不算是一个好消息。省委副书记兼任省会城市党委书记后权柄甚重,一贯是省府一号的有力竞争者。

所以仅从利益的角度而言,现在对他最有利的做法是辞去省委组织部部长一职。谋求正式的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江州市委书记。赵省长是明确换届之后要退的。届时,他可以冲击楚北省长一职。

当然,仕途之上,不能纯粹的从当前利益的角度来考虑取舍。有舍才有得。

他想要融入陆家的政治体系,让陆家对他的仕途助推。现在自然要配合陆江的安排。否则,想要跨越副部到正部这道天堑会十分困难。

笑着抽了会烟。郁行知略微沉吟,提醒道:“你和汤书记的儿子汤开复的关系不错吧?这些想法,你和他聊聊。”

陆景会意的一笑,道:“我会的。”不管是周平的任命,还是范生望的任命,都无法绕过分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汤朝战。

正聊着,敲门声响起,一个秀丽雅致的女孩探头进来,“爸,吃饭了。”

郁行知笑道:“好,吃饭。陆景,走,去尝尝你张阿姨的手艺。”

陆景笑着站起来。郁扬有个妹妹叫郁晓岚,在交州的岭南大学读大二。刚才那个女孩应该就是了。

晚饭菜肴丰盛,郁行知,张阿姨,郁晓岚,陆景异议入座。郁扬已经进入昆成汽车,在襄水的工厂里担任一个部门经理。唐彤也跟着去了襄水。

席间,郁行知和陆景喝了点酒,闲聊着各地的见闻。张阿姨、郁晓岚偶尔也插两句,气氛融洽。

吃过饭,送陆景离开后,郁行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子里想着江州人事变动的事情。

郁晓岚坐到沙发边,笑嘻嘻的道:“爸,他就是我哥经常夸的那个陆景?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啊。”

郁行知笑了笑,拿起茶杯喝水。没什么特别?陆景这个时候来江州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稳定江州干部的人心,他的能力是得到多方认可的。

否则,江州那些干部,自己都压不住,陆景就凭是陆家子弟这个招牌就行?谁又会耐烦和一个小青年废话?

拜访完郁行知的第二天晚上,陆景就去赵省长家里坐了坐。两个小时候后,陆景面带笑容的走出2号别墅。

冬夜里清寒料峭,月牙散发这淡紫色的光晕。一辆银灰色的奔驰停在别墅院子外的榕树下。

陆景拉开车门坐到车里。宋雨绮轻快的一笑,边发动汽车边问道:“谈得怎么样?苏子电话催了我几遍。”

陆景点点头,笑道:“陈苏子吃个麻辣烫都这么心急。不是说好了宵夜吗?她不会没吃晚饭吧?”

宋雨绮娇笑道:“她哪有那么傻?”说着。微嗔道:“我晚饭可是只吃了一点面包,你待会要帮我多点点肉菜。苏子知道我最近在瘦身。”

上周。邵秋兰在香港为期半年的培训就已经结束。陆景当时是答应陈苏子,等邵秋兰培训结束后就调陈苏子回江州。昨天,她已经帮陈苏子完成调职手续。邵秋兰她们那批学员有五天的假期。邵秋兰知道陆景在京城,就直接从香港回了杭城,明天才到江州。

听着宋雨绮的娇声软语,陆景笑道:“好啊。不会让陈苏子笑话你的。”

在车内说笑了一会,陆景拨了汤开复的电话。

取得郁行知、赵省长的支持后,他还需要取得汤书记的支持。至于。是和汤开复谈,还是和汤书记本人谈,要看汤书记那边的意思。

楚北省委一正四副一共五位书记。江州的人事调整,宋海俊那里不用指望。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董卫国在江州人事议题上不太可能发声。

所以只要能取得汤书记的支持,楚北省内部的声音就能统一了。干部任命,一个萝卜一个坑。没了位置的诱惑,派系内部各种潜在的利益冲突、竞争向上的苗头自然都会没了。

地方副省-级干部的任命。如果是省内自己推荐的,则由省委将推荐的干部材料报中组-部,中组部和省委主要领导谈话。如果通过,则派出考察组考察,没有大的问题,中组-部则上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后,由中组-部下文任命。

另外,副省-级城市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任免,不同于其余省管干部。需要得到中组-部的批准。

江州作为副省-级城市,周平和范生望任命的决定权都不在省里。楚北省里有推荐权。推荐之后的运作。自然由大哥负责。

白沙井何家菜馆里,汤朝战微微抿着酒。品了品,赞道:“好酒。入口柔,味甘甜,劲道透彻入肺腑。更难得是色泽如翡翠碧玉。”

方明学笑道:“书记,这几句话可以让这家菜馆老板拿出当推销词了。”

汤朝战哈哈大笑,和方明学连干了一杯,而后,微笑道:“明学,小复传来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方明学点了点头,轻轻的笑了笑,道:“书记,机会来了。”

陆江突然被调出江州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这个时候,给予江州干部有力的支持,会有明显的效果。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汤朝战轻轻拿着杯子喝酒,动作很慢,声音低沉,微带叹息的道:“是啊。”

仕途之中,谁不力争上游。以陆景传递过来的信息来看,陆家无意让郁行知在楚北卡位。他成为省府一号的概率又大了几分。

方明学微微一笑,突兀的道:“书记,王志文最近找你汇报了几次工作?”

汤朝战摆摆手,沉声道:“他是浑水摸鱼。”说着,看着方明学问询道:“我明天亲自和陆景谈谈?”

方明学笑着摇头,“还是先让小复和他谈。书记,春节快到了。听说陆老身-体恢复的不错,过年应该会见客。”

汤朝战笑了起来,道:“腊月二十,省经贸厅会举办招商答谢酒会。”

方明学呵呵一笑,举杯道:“书记,我敬你。”

汤朝战笑着和方明学干杯。

天气阴沉着,寒风呼号。天气预报说明天要下雪。在中盛路南阳街路口下了车,占伟涛裹了裹颈脖上的围巾,快步往行人稀少的南阳街里走去。

自从陆市长调到文化部之后,郁书记全面主持江州的工作,他对市政府的决策基本不问,都有常务副市长周平处理。自己这个前市长秘书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

早上接了陆景约他见面的电话,急急忙忙的干了过来。脑子里没来由的想起“组织召见”这句话。

南阳街的汤包店,陆景和邵秋兰吃着早餐,见占伟涛进来,招手道:“占处长,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