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68章 三件事

第668章 三件事

占伟涛顺着声音看过去:临窗的木桌处,陆景正在和一位戴着眼镜,穿着素雅恬静的浅驼色中长款大衣,容貌精致的丽人一起吃饭。

占伟涛微笑着加快脚步走过去,道:“景少。”

陆景招呼占伟涛坐下,邀请道:“吃过早饭没,要不要一起吃点?”

占伟涛摆摆手,笑道:“吃过了。我住的那地方出门就有家面粉厂下岗职工摆的早点摊,早上在那儿吃过混沌。”

陆景温和的道:“不要紧,那再吃一点。我们边吃边聊。”

占伟涛略一迟疑,点头道:“好。”边吃边聊的气氛自然是最好。陆景找他,最大的可能是谈他的工作去向。他也想早点知道陆市长对他的前途是怎么安排的。

邵秋兰微笑着问陆景,“那我帮占处长要一笼汤包?”柔软的吴地口音听起来十分悦耳。

陆景温柔的笑道:“行啊。”说着,对占伟涛道:“这家店的汤包味道很不错,要不是现在大学里面放寒假,这个时候这里根本抢不到位置。”

占伟涛忙站起来,手在空中虚拦着邵秋兰,一迭声的道:“我自己来,自己来。”说着,自己快走几步去排队。

开玩笑呢。这位笑起来有着出水芙蓉般惊艳感,从里到外透着优雅、知性的女子肯定和陆景关系极为亲密,他怎么可能托大坐着让她去帮忙排队买汤包。

南阳街胡氏汤包店的汤包,皮薄馅大,汁多味美。占伟涛吃了一个就觉得胃口大开。只是心里有事情,无法开怀大嚼。心想着哪天休息带小燕来这儿吃早点。

他和爱人齐小燕成婚五六年,无论是在市政府办公厅当小秘书时的清贫,还是当市长秘书时的忙碌,她都无怨无悔的跟着他,照顾好家里的事情。这些年,委实亏欠她太多。

陆景稍稍沉吟一会。开门见山的问道:“占处长,你是想在市政府办公厅呆着还是去下面历练几年?”

占伟涛作为大哥的秘书,算是嫡系中的嫡系,他说话也就没遮掩,直接问占伟涛的想法。

占伟涛放下竹筷。看着陆景。诚恳的道:“景少,我想去基层锻炼一段时间。”

对于这个问题,在陆市长调离江州后。他心里想了很多遍。他目前是市政府办秘书一处的处长。秘书一处是对口为市长服务的部门,市长秘书惯例会担任的秘书一处的处长。因此,新市长上任之后,他在市政府办内部的分管工作肯定要调整。

留在市政府办内部发展,最好能挂上一个副秘书长的职务,否则位置会比较尴尬。而江州市政府办副秘书长是副厅-级,以他的年龄和资历,这一次想要提到这个位置恐怕有些困难。

所以,反倒不如去下面。相信陆市长不会亏待自己。

陆景点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琢磨了下,道:“那就去汉宁区或者汉北区挂一个常委副区长的职务。我回头和周市长谈谈。”

占伟涛做为大哥的“贴己人”,他的出路,自己一定要安排好。这对外释放的信号十分重要。否则连秘书的前程都安排不好的领导,如何让人安心追随。

占伟涛的年纪太年轻。三十二岁的正县处干部,再提一级到实职副厅的岗位上就有些惹眼。这对他而言并非好事。

陆景希望他仕途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踏实。三十二岁的常委副区长,足以让占伟涛成为江州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以江州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负责经济工作也容易出成绩。

前世里,占伟涛下放到汉宁区。一步步走到区委书记、江州市委常委的位置。现在,他提前了十年的时间外放,成就必然不会止步于此。

占伟涛的心脏不可抑制的跳起来。汉宁区自不必说,其区委书记是江州市委常委,在江州的经济地位可见一斑。汉北区目前是江州市规划开发的重点区域。这两个地方任意一地的副区长都是肥缺。他外放担任区(县)的副手没什么疑问,但是去这么好的地方就出乎意料。更何况陆景还给他加了区委常委的头衔,这可以至少节约他两到三年的时间。毫无疑问,下放之后他的仕途就会处在高速的上升通道中,陆景给他铺就了一条无限光明的大道。

看着眼前的中年干部脸上微微露出的激动神色,邵秋兰心里轻轻的一笑,乌黑晶莹的瞳眸笑盈盈的看着陆景。

昔日的差等生、纨绔子弟已经成为一言可决定处-级干部命运的大人物了。

好一会,占伟涛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道:“景少,我一定牢记陆市长的教诲,踏踏实实工作,努力为江州的建设添砖加瓦。”

陆景微笑着点头,喝着豆浆,轻笑道:“我上个月回了京城,才回江州没几天。江州最近应该发生了不少事,你给我说说。”

陆景需要对江州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这几天他也见了不少江州干部,但是,每一个人反馈过来的信息都是经过他自己过滤的。所以,古人才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占伟涛稍稍斟酌了一会,组织语言给陆景讲起江州最近发生的事情。

谈了半个小时,临离开前,占伟涛想起一件事来,提醒道:“景少,听说省水利厅厅长王志文最近活动的厉害,他想来江州。”

陆景微征。不过江州市长位置空缺,被人看上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他脑子里对王志文有点印象,笑了笑,道:“恩,我知道了。”

省水利厅厅长王志文是在省委几位大佬心中挂号了的干部。师书记在楚北的时候,炙手可热。师书记曾经属意王志文担任江州市委组织部部长。不过,随着师书记黯然离开楚北,他的行情跌落。

现在在楚北,师书记线上的干部七零八落。在郁行知转投到赵省长阵营之后,大部分干部都聚集在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曹尔智的麾下。

想着这些情况,陆景笑着摇摇头。

新月湖各大高校都放了寒假,平日里熙熙融融的南阳街上冷清了不少。天空中厚厚的云层堆积着,灰暗阴沉,仿佛比平时都低了不少。

从胡氏汤包店吃过早餐出来,邵秋兰踮起脚尖,温热如软玉的纤手捂着陆景略显消瘦的脸,期盼的问道“我去公司上班了。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她昨天下午由杭城飞抵江州。晚上和陆景见面之后,住在新丰公寓宋雨绮那里。陈苏子也在。她终究不好意思当着宋雨绮和陈苏子的面和陆景到楼上的房间里去。只是心里,有太多的情思细语想单独和陆景说。

陆景帮邵秋兰系了系脖子上的花色古驰(gucci)围巾,歉然的道:“姐,我上午有些事情。看下午,下午我们一起去徐华路丽都酒店喝咖啡。”

他又何尝不想和邵秋兰呆在一个私密的空间里,耳鬓厮磨,述说别后的离情呢?只是,他这几天要忙着和江州的干部会面。待会和汤开复见面之后,他还和周平约了中午吃午饭。

邵秋兰安慰的摸摸陆景的脸,然后软语笑道:“那我提前去订位置,等你过来。”

在王朝俱乐部和汤开复见过面细谈后,陆景中午和周平在汉宁区锦楼的包间里密谈了很久,而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积西镇黄远酒店和江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王白山见面。

早上阴着的天气到下午时,寒风呼号,看样子很快就要下雪。黄远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陆景看着窗外恶劣的天气,淡然的抽着烟。

他来江州稳定局面,要做三件事。第一,推动常务副市长周平担任江州市长的位置。绝了江州乱象之源。第二,安排大哥的秘书占伟涛出任要职。稳定陆派干部的人心。第三,和心思浮动的干部聊一聊。有错则改,无则加勉。

王白山就是他认为需要单独谈话的干部人选之一。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陆景回过身,朗声道:“请进!”

王白山脸上挂着他招牌式的笑容,笑呵呵的走进来,“景少,我听说你回江州了,还想着什么时候请你出来喝茶。不过,我想你最近应该很忙,就没打这个电话。”

陆景笑着和王白山握手,道:“忙是肯定的。不过,和你喝杯茶的时间肯定有。说起来,我们是老朋友了。”

王白山哈哈一笑,道:“我让小董给服务台说了,咖啡和茶一会就送过来。景少的口味,我还是知道的。”

“哦?”陆景微微一笑,看来王白山对自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找他,心里有数。

王白山笑着解释道:“小董是我的秘书。景少应该还没见过。”

他知道他的前任秘书霍书文得了陆景的照顾,在常新县的林游镇任职乡党委副书记、副镇长。不过,他不喜欢用弄险的秘书。

陆景就笑着点点头,道:“跟在王主任身边的肯定是人才,我等会见一见。”

王白山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进门来这一番话,应该是打消了陆景对他的疑虑。否则,陆景不会同意见他的秘书。

别看刚才像闲聊,但是其中的凶险他是自己知道。陆景作为陆市长的代表这个时候回江州,手里可是握着“生杀”大权。只要稍稍留一个不好的印象,这辈子仕途就没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