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0章 咖啡厅(中)

第670章 咖啡厅(中)

进入咖啡厅,陆景一眼就看到娴静而优雅的坐在15号座的邵秋兰。她正看着窗外飞扬的小雪,明净的侧影成熟精致,让人心生向往之情。

“姐。”陆景情不自禁的轻呼一声,快步走向邵秋兰。

邵秋兰转过精致小巧的头颅,琉璃般乌黑晶莹的瞳眸仿佛耀眼的宝石饱含深情的看过来,嘴角荡漾起一个清浅明艳的弧度。她听出来是陆景的声音。

陆景坐下来,握住邵秋兰葱白玉嫩的纤手,柔声问道:“姐,等了一会吧?”

邵秋兰轻轻的笑着,以她带着些吴地软语的声音道:“只等了二十三分钟。你的事情忙完了?”

“恩,今天的事情忙完了。”陆景笑着点头,招手让服务生送了一杯卡布基诺过来。

相互凝望着,继而陆景和邵秋兰都是会心的一笑。未见面之前仿佛有很多话要说,见面之后却发现,其实什么都不用说。

邵秋兰搅动着咖啡,将调羹放到咖啡杯的瓷盘上,右手拿起咖啡,轻轻的一抿。心里的甜蜜味道仿佛满满的溢到喉咙处与咖啡的甜味混在一起,浓郁醉人。

陆景静静的凝视着邵秋兰,心里柔情涌动。她的素颜已近完美,不管做何打扮,从骨子里都透着优雅、知性。她写意的坐着,有着江南女子温柔婉约的娴静风情。

同为江南美女,她的容貌气质要比宋雨绮胜出两筹。

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些异样的目光,邵秋兰不好意思的抽回手,问道:“昨天晚上雨绮说的那个游戏注资的事情最后怎么样?”

陆景笑道:“我没管啊。都丢给雨绮处理。景华创投那边应该会通过。”

那天突然接到小姑的电话说父母生病住院的消息。他还没顾得上和负责创业投资的崔正阳打招呼。这次回到江州来,相关评审的流程才启动。

邵秋兰微笑道:“你就是喜欢偷懒啊。所以雨绮都得给她自己找助理才能处理的完你的日常事务。”

陆景笑着喝咖啡。“你是说明雪吧。她跟着雨绮学一段时间比单纯的在行政秘书组里面跟踪一个项目收获要多得多。”

邵秋兰颔首,突然的想一件事来。笑道:“我听方老师说你用起人来可狠着,就不知道让人休息,别是也是这么对雨绮的吧?”

陆景嘿然一笑,道:“这话怎么听得很怪啊。琴姐难道没说我一般都是很温柔的吗?”

邵秋兰迷惑的看着陆景,旋即反应过来他说的温柔是什么意思,俏脸粉红的娇嗔道:“这里是咖啡厅呢,你胡言乱语说什么。看我不封了你的嘴。”

陆景压抑声音笑着,肩膀都抖起来。美人当前,不胡言乱语调戏美女。难道一本正经和美女相敬如宾吗?

正说笑鹿山上的餐厅命名的事情,当初陆景是说好了等邵秋兰回来取名字,邵秋兰突然的蹙起眉头,不悦的冲陆景身后看了一眼,道:“那个人又进来了。眼光真是讨厌。”

因为美丽,她出入各种场合经常被男人用各种目光看着,被人盯着看倒也习以为常,但是这种赤-裸裸的**-邪目光让她十分不服。

“谁?”陆景回头看了过去,发现刚才在走廊转角处和他撞着的那个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回到咖啡厅。正用猥亵的目光扫着邵秋兰。

陆景微微皱眉,心里十分不快,叫服务生过来,写了纸条。指指那青年,道:“你送给他。”

片刻后,邵秋兰好奇的问道。“咦,陆景。你写了什么?那人脸色变了”

“我让他注意素质,自己离开这里。否则我会让酒店里清场。”陆景温和的握住邵秋兰的玉手。在他心里,视邵秋兰若珍宝,那里会让她受人欺负。

“那人啊,哪里有什么素质。你这完全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邵秋兰娇俏的笑起来,握着陆景的手紧了紧。突然的想起九六年的时候,陆景送她去酒店睡在外面客厅沙发上护着她的情形。

周谋业看完纸条脸色就变了,怒气冲冲的瞪了那青年一眼。要不是王志文在这儿,他都想冲过去教训这小年青一顿。玛德,什么玩意儿?还清场,你清给我看看!

陆景见那个青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不甘示弱的瞪过来,眼神就变得有些冷,拨了宋雨绮的手机。

周谋业不屑的哼了一声,装腔作势的打电话啊,这谁不会。但是,五分钟之后,周谋业就意识到他有可能真提到铁板了。

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带着几名咖啡厅的服务员走到他面前,自我介绍道:“先生,你好。我是徐华路丽都酒店的总经理徐希章。我接到客人投诉你的不文明行为影响到他的感官。我希望你能主动离开。我们不欢迎不遵守礼仪的客人。”

“什么?”周谋业火了,站起来,脸红脖子粗的瞪着徐希章大声道:“你什么意思?叫你们老板来。玛德,劳资是付不起钱还是怎么的?个破酒店,还玩店大欺欺客这套把戏。”

徐希章不为所动,脸上带着职业化的微笑,客气的说道:“先生,我就是徐华路丽都酒店的最高负责人。请遵守我们的规定。请!”

“哼。”周谋业龇牙冷笑,斜睨了徐希章一眼。

徐希章扭头吩咐道:“去叫保安过来。”

王志文皱眉,淡淡的道:“小周,行了。”说着,看向徐希章,缓缓的问道:“是哪位客人投诉的?我和他聊几句,可以吧?”

周谋业毛病是多了点,但是要是被扫地出门,他的脸面上不好看。

徐希章打量着王志文。四十多岁,穿着黑色西装,风度翩翩,身上和来往丽都酒店的达官显贵气质很像,沉吟了一会,道:“好的。如果客人原谅你们的话,我没意见。”

刚才他在办公室里看报表,宋助理打电话来说有人投诉十四楼咖啡厅12号桌的顾客行文不端,要他把12桌的顾客清理出去。不过宋助理是笑着说话的,语气似乎并不算严厉。酒店打开门做生意,遇事自然以和为贵。

当然,要是眼前的中年人只是一般人,他肯定也不会这样处理。

徐希章询问了身边的服务员几句,很快就确定是15号桌的客人投诉到宋助理那里去了。

王志文脸色平静的喝着咖啡,等着结果。这点小事他自然有抱我化解。这时,罗位忠带着身边的女助理从咖啡厅外走过来。

王志文微笑着站起来。他今天是约了罗位忠见面。

官场之上想要被提拔,没有过硬的后台不行。像他这样的状态,想要由省里下放到江州市里去,只能是多拜码头,广结善缘。没准各方一妥协,大馅饼就砸到头上来了。

他前些天去找汤书记汇报了几次工作,效果不是很理想。现在,他自然想走走宋书记的门路。赵省长那儿,过两天也要去汇报汇报工作。

罗位忠笑着和王志文握手,热情的道:“王厅长,你好,你好。让你久等了。”

王志文笑道:“罗总,你好。我也是刚到。”

罗位忠看到酒店的经理徐希章在这儿,开玩笑道:“徐经理,怎么了,难道是王厅长喝咖啡没买单,你亲自过来处理?”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徐希章不是来给王志文服务的。

徐希章微笑道:“罗总说笑了。是15号桌的客人投诉。我正在调解。”

罗位忠往15号桌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微变。

他和陆景没见过几次,但是有的人,见了很多遍,该忘记就忘记了;有的人,见过一遍,化成灰都需要认出来。陆景就属于后者。

陆景身上那股英气勃勃的特质,让他只看陆景的背影就认出是他。当然,正对这边的那位带着眼镜,气质出众的美女也是很好的佐证。江州城里都知道陆景风流,身边有众多美女。

罗位忠当即低声道:“王厅长,那个青年是陆景。”他接受王志文的邀请是得到他大舅授意的。他大舅有意搅乱局势,让王志文去江州。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看着王志文稀里糊涂的得罪陆景。

王志文愕然的看着罗位忠,见他又肯定的点了点头,心中顿时发苦。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陆景是谁呢?

他是打着多方妥协之后由他去江州的主意。也就是说他得罪省里任何一股势力,都有可能去不了江州。他一点都不怀疑陆景在江州市长一职的任命上对赵省长的影响力。

徐希章心里也是一凛,不知道陆景会不会他的处理满意。

他只见过陆景一次,单凭背影自然认不出陆景,但是做为丽都酒店集团的高层管理干部,大老板的名讳他当然知道。显然,刚才是陆景给宋助理打了电话,难怪呢。

王志文狠狠的瞪了周谋业一眼,快步向不远的十五号桌走过去。这得罪的真是有点狠了。周谋业这王八蛋盯着看的那个极品美女肯定是陆景的禁脔。

周谋业脸上垮了下来。他不知道陆景是谁,但是看王志文的脸色,由刚才一脸的轻松、淡然变得无比的凝重,从脸色上都能看得出王志文的压力。

似乎,他这个篓子捅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