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1章 咖啡厅(下)

第671章 咖啡厅(下)

王志文走到陆景桌边的时候,脸上沉郁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转而换上一副热情真诚的笑脸,放低姿态,自我介绍道:“陆少,你好。我是省水利厅厅长王志文。”

陆景就愣下了,打量着穿着黑色西装,风度翩翩的中年人。眼前心说,原来你就是王志文。

陆景站起来,矜持的和王志文握手,“王厅长,你好。”他倒不是给王志文面子站起来,而是他不习惯别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说话。

握手之时感觉到陆景的手毫无力度,王志文心里就有些发苦。显然陆景的态度有些冷淡。想想也是,任谁的女人被人当面盯着看,心里都会不舒服。

王志文身体微弯,赔笑道:“陆少,下面的人冒犯你了,我管教不严…”

陆景摆摆手,打断王志文的话,“王厅长,你说错了,不是得罪我,是违反了丽都酒店的礼仪规定。”

邵秋兰听得一笑:这家伙,居然找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摆谱。貌似,很有说服力呢。

王志文错愕的看了陆景一眼,立即就顺着陆景的话说道:“恩,是违反了丽都酒店的礼仪规定。”说着,又恳切的笑道:“陆少,小周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你看能不能给他个机会,让他在楼下为这位女士摆几桌酒道歉。”

摆酒只是这么一说,他要表明的是他诚心道歉的姿态。混迹官场多年,他深知有时候态度比做什么更重要。

陆景拿起咖啡慢慢的喝了一口,笑了笑。道:“王厅长,我刚才在字条上写的很清楚了。”

王志文愣住。就有些明白了,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说着,转身离去。

他以厅长之尊给周谋业求情,如此放低姿态陆景还是这样的态度,实在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免得平白给人看轻。

他相信陆景肯定知道他想去江州的消息,或许此刻陆景并非只是借题发挥那么简单,抑或包含着不赞成他去江州的敌视态度。

一个小时候后,周谋业忑忑不安的在驾驶座上看着脸色阴沉着坐进车里的王志文。转过身,结结巴巴的道:“王…,姐,姐夫,我,我愿意去道个歉…”

一个小时前,王志文被迫带着他出了十四楼的咖啡厅。那位罗总邀请王志文在丽都酒店的二楼下午茶区坐到现在。他则是一直等在停车场的车里。

王志文憎恶的看了周谋业一眼,厉声道:“道歉?人家稀罕你道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明天你不用跟着我了。”

刚才虽然和罗位忠聊得不错。罗位忠话里也透漏宋书记很看好他,但是他直觉这次去江州的运作可能要黄了。

周谋业嘴巴张了张,诺诺的说不出话,看王志文的脸色显然是无法挽回。沮丧的开车载王志文离开徐华路丽都酒店。心里懊悔的情绪猛烈的涌上来,他都恨不都抽自己两耳光才好。

看到正厅-级的干部都被陆景毫不犹豫的剥了一层“脸皮”,赶出咖啡厅。徐希章忐忑不安的走到陆景桌前,说明刚才处理事情的考虑。“景少,我是想…”

陆景摆摆手。温言道:“没事了,你忙你的。”

他好不容易挤出时间来和邵秋兰喝咖啡,那里有空听下面的人啰嗦。作为酒店经理徐希章的应对没什么大错,他也不是非得把徐希章给撤换掉。

看着如蒙大赦般离去的酒店总经理,邵秋兰扶着眼镜,嫣然笑道:“没看出来你挺威风呢?我要是公司里说我以前可以揪着你的耳朵训你,不知道有没有人信啊。”

陆景就笑,“姐,你现在也可以揪着我的耳朵训我。”

邵秋兰笑着白了陆景一眼,道:“现在哪敢啊。一不小心会被你开除出公司了呢。”

说着,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轻声笑起来。

陆景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小雪,回忆道:“姐,还记得江州大学的那家星光咖啡吗?那时候你来给我说你室友简思英的事,等你说完,我当时很想留你再坐一会,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邵秋兰乌黑晶莹的眼眸凝视着陆景,想起那时候的事情,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道:“我记得那天上午的阳光很好,有风从窗户里吹来,安静悠然。”说着,又感叹道:“陆景,现在我们俩似乎都忙了很多啊,再没有那时候的心境了。”

陆景笑道:“哪有。是我忙了许多。你接下来的工作可是很清闲的。姐,星光咖啡因为南阳街这里的酒吧、咖啡馆兴起,亏损严重,我听何梦明说好像老板在店面上贴了告示,准备转手。我倒是觉得它那里的西式简餐很有特色,就这么倒掉可惜了。你要是有空的话,我盘下来你帮我照看。”

邵秋兰道:“你啊,总是这样为了感觉乱来。是不是哪天四中倒闭了你也要接手?”

陆景笑道:“为了留住那份美好的回忆,每个月亏损一点也不是什么大事。”

邵秋兰浅笑着叹口气,道:“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啊。那你盘下来,我平常有空了帮你照看。”

陆景大部分时候都是成熟、稳重、让人信赖的,偶尔流露出的一些天真的想法让他身上有种温馨而明快的感觉。

财富与权势没有让他变得飞扬跋扈,也没有让变得他庸俗阴。他身上成熟内敛,明快清新的气质浑然天成。这大概是他最具的魅力地方。即使不是恋人,做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也会感觉非常舒服。

陆景笑着点头,道:“那行,我待会给雨绮说一声。争取年前盘下来,年后我们回到江州就可以在里面坐着闲聊了。”

邵秋兰莞尔。道:“你做事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

晚上在丽都酒店里吃了晚餐,陆景和邵秋兰坐车回南阳街的南园别墅。若柳絮飞扬的小雪下个不停。从车窗外向外看,白皑皑的一片,叫人有一种世界清净的错觉。

南园别墅里冷冷清清的,客厅的流苏水晶灯未开之前,窗外白雪的微光反射进来令人感觉到雪夜的清寒寂静。

开了灯和空调,陆景和邵秋兰一起动手从柜子里找出没有湿气的被褥换上。陆景抱着枕头放到法式大**,看到邵秋兰跪在被褥上抹平床角的浅灰色的格格情风格的床单,那黑色的铅笔裤勾勒出的美妙臀-部曲-线让他呼吸都为之一紧。

邵秋兰没回头,笑道。“怎么了?马上就好了。我待会再去铺客房的床。冬天太阳小,钟点工几天前铺的床都没法睡。”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陆景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臀上。接着,陆景低头吻着她的嘴唇。

邵秋兰嘤-咛了一声,生疏而热情的回应着。感受着陆景灼热的鼻息,她精致无瑕的脸蛋上慢慢的染上一层红霞。

卧室里的法式大床突然的颤抖了一下,陆景和邵秋兰双双和衣倒在被褥上。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

在陆景和王志文在徐华路丽都酒店见面的两天后,楚北省委大院里传出一则消息。在一次例行的碰头会之后,宋书记向赵省长提议由省水利厅厅长王志文担任江州市市长。结果赵省长断然拒绝。最终两人两人不欢而散。

接着有消息灵通人士打听到,以楚北省委名义上报给中组-部的江州市市长人选是现任江州市常务副市长周平。

融雪的天气十分寒冷,一辆黑色的奥迪驶出省水利厅的办公大院,前往楚北国际大酒店。

车内。王志文脸色愤然的一支一支的抽着烟。放在手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王志文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又把手机放回到包里。

是顾玉成的电话。他不想接。他现在都快恨死那个傻不拉几的周谋业。顺带的看顾玉成也不爽。

江州市一间房子的客厅里,顾玉成看着手机。轻轻的叹口气,对正焦急的看着他的表姐摇摇头。

当初他想着搭上王志文的线谋求进步。现在王志文没能来江州,这自然一切休提。

听说占伟涛要外放汉宁区常委副区长,相比之下,他这个前市委书记秘书外放的职位就太寒酸了。相形见绌啊!

王志文到了楚北国际大酒店,轻车熟路的到了1502号房间门前,敲了门,推开门进去。省政-法委书记曹尔智正在沙发上品茶。

曹尔智不满的看了脸色不愉的王志文一眼,道:“坐下来喝杯茶,静静心。”

王志文耐着性子坐下,喝了半杯茶,终究还是没忍住,抱怨道:“曹书记,省里对江州的干部任命也太草率了。”

曹尔智轻轻的一笑,道:“怎么说?”

王志文愤恨的道:“郁书记既然已经是江州市委书记,省里为什么还要推荐周平担任江州市市长?搞清一色是要出问题的。”

曹尔智脸沉下来,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手边的茶几上,骂道:“屁话。狂妄,无知。都是党的干部,什么叫‘清一色’? 你王志文堂堂一个正厅-级干部说出这么幼稚的话,还有没有点政治觉悟?”

王志文辩解道,“曹书记,我…”

曹尔智摆摆手,道:“对省里的安排,你要理解。想不通也要理解。”

王志文低头,沉默的抽着烟。他这次运作江州市市长,整体上来讲可以叫做“浑水摸鱼”。因为他寄希望于各方的妥协而后彩头落在他头上。

事实上,他前期也运作的比较成功,就是前些天在徐华路丽都酒店里得罪了陆景。这恰恰是他心里一口气难平的地方。看起来似乎是得罪陆景,到手的市长帽子就飞了,这让他如何能理解省委的决定。

曹尔智叹了口气。自师书记离开楚北后他们这些师派干部也不容易。说起来,王志文也是干部队伍里的佼佼者。

曹尔智决定点点王志文,免得他钻到牛角尖里去了,“郁部长不会担任江州市委书记,你看不明白吗?所以,周平的任命是理所当然。”

王志文啊一声,十分诧异的抬起头看着曹尔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