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2章 唯一正解

第672章 唯一正解

曹尔智没有解释,淡淡的看了王志文一眼,反问道:“怎么,你觉得省委副书记兼任省委组织部部长很正常?”

王志文就呆了一下。十月份的时候,省委宋书记将原来的省委副书记周贺军给运作退休,本意是想让原襄水市委书记张惜明担任省委常委。相信宋书记对副书记的人选有他自己的考虑,郁行知肯定不是宋书记的第一人选。那个时候郁行知的儿子郁扬和陆江的表妹谈恋爱的事情在江州早就不是秘密。

谁曾想张惜明因为儿子出事,黯然出局。宋书记一系列的动作都被打断。结果,郁行知以组织部部长的身份升了半格担任省委副书记。

这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但是现在听曹尔智这么一说,王志文就有点品出味道了。省委副书记兼任省委组织部部长,那置分管党群的副书记于何地?

王志文迟疑了会,道:“那郁书记不是更应该谋求正式的担任江州市委书记吗?”

曹尔智哼了一声,道:“那个位置是给陆江留的。郁行知去凑什么热闹?你真以为胡联营能压住陆江?”

只看胡联营的妻子被人举-报时那份详细的材料就知道陆江早就在抓胡联营的“痛脚”。只是等一个出手的时机罢了。

省委让郁行知暂时兼任江州市委书记是表达对陆江被突然调离江州的不认可,没有其他的意思。王志文他们这些人解读过度了。

王志文讪讪的笑了笑,喉咙就有些干。

按照曹尔智的分析。在原有的安排中郁行知将会在合适的时机调离楚北,只不过陆江上调文化部打乱了这个节奏。但是。背后谋划全局的人并没有改变这个初衷。

合适的时机肯定是某处有合适的空缺的时候。想想郁行知和陆江家的姻亲关系,届时郁行知很有可能会高升一级成为正-部-级大员。

假设是陆江在布局谋划这件事,就凭这份眼光和运作的能力,胡联营就算没受他妻子的影响,也肯定不是陆江的对手。

因为郁行知要离开楚北,所以分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汤书记还会和赵、陆保持合作的关系。否则,以汤书记的强势,难道会和侵蚀他权力的郁行知没有一点矛盾?

这才是对楚北近期局势唯一正确的解读。

如果陆江决定运作郁行知调离楚北。推他上位,那么周平则必须担任江州市市长——江州陆派干部还没有合适的旗手能担任江州市委书记。

所以,江州市委书记才是各方争夺的焦点。而他完全搞错了方向,运作来、运作去只不过是像跳梁小丑一样空忙一场。

王志文默然的拿出烟,敬了一支给曹尔智。点着烟抽了一会,叹口气道:“贺梅的事情,宋书记的侄儿也沾上了。却一点事情都有。我以为宋书记在省里…”

曹尔智接了王志文的烟,说道:“所以我说你幼稚。宋书记才来楚北几个月?”

宋海俊来楚北不到半年,要是赵省长这时候抓他的小辫子往上捅,那成什么了?和中央对着干很好玩吗?这才是贺梅事件之后,罗位忠没有出事的根本原因。

王志文苦笑着点头。仕途就像下棋,一步落子错。步步错。想要扳回来及其困难。大概他这辈子的仕途也就终止于此了。

曹尔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酒店里送了晚餐进来。和王志文喝了几杯酒,道:“我听说你和陆景闹了点矛盾,怎么回事?”

王志文微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件事会传到曹尔智的耳朵里去。心里对罗位忠颇有些不满。

尽量客观的把那天徐华路丽都酒店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志文郁闷的斟酒。道:“曹书记,你说这叫什么事?我知道陆景家世好,但是我一个正厅-级干部低声下气的给他道歉,他都不接受。唉,这些衙内也太跋扈了。”

曹尔智失笑道:“我都见了陆景都想要客客气气的,你觉得你在他面前能有多大的面子?”

王志文顿了下,诧异的看向曹尔智。曹尔智说的是“想要客客气气”,这姿态可比他道歉的姿态还要低。

曹尔智笑着指指王志文,“你也不想想,多少人想要搭上陆家的线?”说着,转动酒杯沉吟了一会,道:“明天腊月二十的晚上省经贸委会举办今年的招商答谢酒会的事情你知道吧?”

王志文点点头,道:“恩,每年都省经贸委都会有举办这个答谢酒会。曹书记,今年有古怪?”

曹尔智笑了笑,轻声道:“今年汤书记要去。”

王志文就有些不解。省委副书记汤朝战并不分管经济工作,他去省经贸委的答谢酒会干什么?

曹尔智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声音深邃的道:“景华公司也在省经贸委的邀请名单中。”

王志文突然有些明白了。汤朝战是想要借陆家的力量在赵省长退休之后冲一冲省府一号的位置。

曹尔智微笑着喝酒,“明白了吧?所以你和陆景那点矛盾到此为止。”

王志文点头保证道:“曹书记,我知道了。”心里苦笑:不到为止还能怎么样?我一个水利厅厅长哪里惹得起他。

别看他在楚北政坛颇有些根基,但是他敢肯定,只要是对那些“朋友们”说找陆景的麻烦,绝对没有人会出头。

曹尔智笑着点头。他对王志文还是看重的,只是有些话现在还不好对他说。

明天晚上汤书记见陆景是想谈什么可想而知。两年之后的楚北后赵省长时代,汤书记肯定有一席之地。当初,赵省长和师书记水火不容,但是汤书记则是既合作又斗争。

因此,如果汤书记成为省府一号,那他和楚北师派干部们完全可以逐步的靠拢过去。他不甘心在省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休。

要是王志文继续和陆景交恶,就会损害到这个计划。所以他要和王志文谈谈。

融雪的夜晚格外的寒冷,清晨冰冷的雾气笼罩着室外的景物,仿佛一幅抽象的印象派画,朦朦胧胧的看不清。

邵秋兰感觉到卧室里的光线变化,慵懒的睁开眼睛,见陆景穿着条内裤在窗户边接电话还朝她挤挤眼睛打招呼,忍不住噗嗤的掩嘴娇笑,心里有着无尽的温柔甜蜜在流淌着。

那天晚上陆景俯视着她,对她说“姐,我要你”时,叫她如何拒绝这个让她眷恋,迷醉,要为之羁绊终身的男子?在雪夜的晚上将她自己交给了陆景。

看着陆景充满力量感胸肌、腹肌,邵秋兰轻轻的咬着嘴唇,眼波流媚,粉脸悄然的染上两道红霞。心想:不知道这家伙怎么锻炼的。

陆景接完电话钻到温暖的被窝里,凝视着邵秋兰琉璃般的美眸,微笑道:“姐,吵到你了?”这几晚他和邵秋兰尽情的缠-绵,享尽温柔。

邵秋兰将头枕到陆景的大-腿上,清艳的笑道:“没有啊。我自己睡醒了。今天又不能陪我吗”

初为新妇,邵秋兰身上有着清艳气质,让她的笑容很是迷-人。

陆景抚-摸着她精致的俏脸,温声道:“怎么会?是省委汤书记的大秘罗汉强的电话。他问我今天晚上去不去省经贸委在楚北国际级大酒店开元厅举行的答谢酒会。我晚上去一会儿就回。”

罗汉强话里的意思是汤书记今晚会去。显然,罗汉强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是汤书记要见他。他有些吃不准汤书记找他有什么事。前几天,汤开复可是一点口风都没漏。

这几天,他白天忙着和江州的干部见面。晚上来南园别墅这里陪邵秋兰。正是难分难舍,情浓意深的时候,他和邵秋兰几乎片刻都不想分开。

邵秋兰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恩了一声,就眯着眼睛惬意的靠在陆景的腿上。

看着她修长的脖子下迷人的锁骨,陆景忍不住伸手爱-抚着。被子下面两只雪白的玉兔将她贴身的丝质睡衣撑起一个了性-感、耸-翘的弧度。

邵秋兰哪会不知道陆景在看她,俏脸微红,轻声道:“我们是不是要起床吃早饭了?”

陆景滑到被子里抱着佳人如玉的娇-躯,吻了吻她嫣红的嘴唇,笑道:“是啊。但是,谁说吃早饭要起床了?”

在清晨,陆景把邵秋兰当做早餐吃了两次才和她相拥着沉沉睡去。一直在南园别墅里陪着邵秋兰到傍晚,吃过一顿甜蜜的晚餐,陆景才坐车去楚北国际大酒店。

楚北省经贸委每年年底都会举办答谢酒会,宴请楚北省内的知名公司负责人。今年的酒会放在了楚北国际大酒店开元厅。

陆景在开发区大道和汉北区交界的地方换了车。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中,周复生、杨显、宋雨绮正在闲聊着。

自从周复生入职之后,陈笑便渐渐的不再参加景华对外的应酬活动,一般由周复生、杨显作为景华的代表出席。

“景少。”见陆景上车,周复生和杨显都笑着打招呼,他们实在搞不懂,陆景上午突然的打电话来说要参加这个酒会是为什么。本来周复生今天是不打算来的,杨显也只是打算略转一圈就走。

陆景笑着和两人握手,坐到宋雨绮旁边。

宋雨绮悄悄的翻了一个白眼给陆景看,又偷偷的笑起来。她可是陆景这几天都是在陪秋兰姐。

寒风中,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很快就抵达楚北国际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