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8章 尾声

第678章 尾声

“琴姐,杜校长。”正在和邵秋兰说话的陆景笑着对走过来的杜一波和方琴打着招呼。

方琴温婉的笑着向陆景点头,和邵秋兰在一旁轻声说话。

杜一波笑着道:“景少,你这个餐厅很有意趣,完全可以搞成概念餐厅了。不过我倒是担心你会亏本。这里的风光秀丽,但是位置有点偏。”

陆景笑着道:“亏不亏本都无所谓。这里风景比较好。如果是开发其他的建筑就太浪费了。”

他是为邵秋兰建的这座餐厅,亏不亏本无所谓了。其实,倒不是没有生意,鹿山餐厅是高档餐厅,菜肴精致,以国内“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饮食文化而言,不愁没有食客前来。但是因为上山要通过缆车前来,遇到大风、大雨的恶劣天气,缆车无法启用,餐厅的生意就会受到影响。而且因为餐厅在山上,食材的成本当然也会高于正常的餐厅。

正在说话的邵秋兰和方琴两人对视一眼,会意的笑起来。鹿山餐厅建起来的原因那里陆景这么冠冕堂皇。

杜一波笑呵呵的点点头,把话题转到他的来意上,说道:“景少,年后景华国际学校的高中考虑招生,但是高中开课之后啊,我担心高中生报考国内的大学会和其他高中处于劣势。虽然我们高中生的首要目标是海外的名校,但是有鉴于中西文化的诧异,不可能每名学生都能申请到有实力的大学就读。”

见杜一波意犹未尽,陆景笑道:“所以?”

杜一波微笑道:“所以我建议景华再出资在江州兴建一所大学。保证景华国际学校的学生们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而不是又转回头去接受书山题海的轰炸,去挤高考的独木桥。”

陆景笑着问身边邵秋兰和方琴的意见。“姐,琴姐。你们觉得怎么样?”

其实,景华高中生毕业的去向问题完全不用担心。景华国际学校是私立学校。虽然不是贵族学校,但是以景华高管和科学家的财力,其子女就算无法申请到国外的名校,进入国内的名校也是毫无压力。

社会上很多规则对有些人而言是无效的。就比如进入大学,并非一定要高考分数达标。

不过,杜一波提出兴建大学的事情让他心里有些触动。

邵秋兰穿着深色的外套,黑色的修身休闲裤将修-长美-腿、上翘紧致的臀-部展示的淋漓尽致,娇俏迷-人,微笑道:“景华不是一直在资助江州大学和楚北大学几所高校吗?似乎毕业生的问题不用担心啊。”

楚北大学和江州大学在国内算是知名高校。以景华和这两所高校的合作关系。让这几所高校破例录取景华国际学校的高中生不是难事。

方琴扶着邵秋兰的肩膀,对陆景温声笑道:“你又有什么新想法?”她穿着烟灰色大衣,修身的长裤,身高和邵秋兰差不多,丰腴娉婷的身材显得丰腴圆润。

陆景笑道:“我是想景华出资兴建大学也可以。不过不能在江州,而且早期的启动资金可以有景华出一部分,但是以景华的财力要完全承担一所现代化的综合性大学力有不逮,所以还是需要社会的捐赠。”

教育从古到今,本来就是分为公立和私立。公立大学自然有国家来出资。私立大学自谋出路。

以美国的大学为例。办学经费中接受社会捐赠的比例是很高的。当然,美国大学对捐助者非常的殷勤,比国内的大学还要殷勤,不会怠慢任何慈善家。这也是其能得到巨额捐款的原因之一。

所以兴建大学。以景华目前的财力去做,想要做到世界一流水准很难,必须要引进社会的力量。

杜一波有些疑惑。道:“为什么不在江州办学?”

他来江州这段时间深刻的体会到景华这家公司在江州的影响力。很多事情,打着景华的牌子往往办的很顺利。

陆景笑了笑。没解释,径直道:“我希望大学的办学地点放在香港。年后我让姜朝明和你详谈。”

高等教育。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精英教育,不可能大众化。国内大学扩招之后导致原来的“天之骄子”含金量急剧缩水就是明证。但是入学的选拔方法,大学的办学条件,方式都是要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因而就算景华在江州拥有诸多便利,他还是希望把大学放到学术风气更好一些的香港去。

就在陆景在鹿山餐厅和杜一波畅论教育的时候,林元区一处不起眼的雅致的小餐厅里,刘伟立和市机关事务局副厅-级巡视员郑阳亚喝着酒。

郑阳亚接了一个电话,冷哼一声,对刘伟立道:“秘书长,有人看到彭晓方上了鹿山给刘立永说情,不过据说陆景只和他谈了五分钟不到就把他打发下山了。嘿嘿,陆景这人手黑得很啊。刘立永好歹为他跑前跑后出了不少力。”

从汉北区区长的位置调到市机关事务局副厅-级巡视员闲置,郑阳亚对陆江十分不感冒,顺带着对陆景也没什么好看法。刚刚打电话过来的是被贬到常新县担任排名最后的副县长张忠顺打来的。

刘伟立心情不好的哦了一声,琢磨了下,道:“看样子陆景对彭晓方很重视。他怕是心里有让彭晓方取代刘立永的意思。”

郑阳亚一愣,想了想,脸上有一丝潮红色,涌起来后迅速的又消失。刘立永原本是常新县的县长,是陆江把他一手提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而刘立永这次摇摆不定,到处活动却是有些犯忌讳。陆景对刘立永下手是说的过去的。然而,就是条狗,用完了也不能这样扔掉吧?这是他刚才一番话里的未尽之意。

但是,如果是刘伟立这样分析的,陆景对刘立永还算是仁至义尽。任何一名干部退休之前一定会把手下的爱将推上位置去,避免人走茶凉的悲剧。而彭晓方是刘立永一手提起来的,而且敢于为刘立永的事情去见陆景,相比彭晓方坐上常新县县委书记的宝座之后,刘立永半退休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这样一来,他刚才那番话就是错的了。

刘伟立摆摆手,道:“不说这个,咱们喝酒。”胡书记已经明确表态不回江州,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腊月二十五是周五,下班后省委秘书长李学平按照惯例夹着包坐车回了家。家里有些冷清,妻子已经回了杭城,他还要等几天才回去。他是杭城人,每年春节都会在家里过,今年虽然调到楚北来也不会例外。

吩咐了保姆晚上做的清淡一点,李学平进了书房。他的书房里放得书不多,书房对他而言是一个思考、会客的场所。

“啪!”李学平拿起打火机点了烟,听到窗户处北风呼号,走过去关了窗户。

现在楚北的形势,准确的说是江州的形势已经逐步的明朗。陆江这个“江州王”调离之后的种种猜想随着周平被推出就已经落地,各方力量目前能争的位置变成了以前看起来是郁行知囊中之物的江州市委书记一职。

赵、陆一派的力量不可能胃口大到能把江州一号、二号两个位置都吞下去。

“这个年来的真是有点巧。各方力量正好运作。要争这个位置的人,年后应该就会逐步的浮出水面。”李学平呢喃道。心想:那么我有没有机会呢。

和白明俊见过面后,已经是傍晚六点钟。在冬季里,江州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陆景坐车赶到江州火车站和方琴汇合,一起登上了去京城的火车。

豪华软卧包间里,方琴打开黄色小桌上的落地古式台灯,柔和的灯光洒满在包间里。陆景拉上窗帘,哐当哐当的火车声音不断,但整个包间里仍有犹如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在寒夜里有着别样的温馨。

“小景,我们吃饭。”方琴弯腰将提前做好的小菜从保温盒里一一拿出来摆放在黄色小桌上。

酱汁排骨、白切鸡、青椒炒蛋、豆腐青笋。四道小菜热气腾腾,让包间里饭香四溢,令人胃口大开。

看着方琴弯腰而导致的成熟宽肥的浑圆丰臀翘起一个夸张的曲线,陆景毫不客气的将手放到上面缓缓的抚-摸着美-妙的曲-线,调笑道:“琴姐,秀色可餐。”

方琴回头,笑嗔道:“那我不让你吃饭了,待会让他们给你弄泡面去。”和两人随行的还有陆景的保镖等人,在隔壁的豪华软卧车厢里。

陆景在她柔美的脸蛋上啄了一口,哈哈一笑,道:“那我还是先吃饭吧。”

方琴好笑的白了陆景一眼,风情十足,然后温婉的撩了撩耳边的短发,将手里盛好饭碗递给陆景,仿佛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般。

正并坐在床头温馨的吃着晚饭,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接了电话。

汉北区区委书记邓荣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景少,查出来了。陆市长的谣言,是刘伟立在后面捣鬼。”

陆景笑着点头,“好,我知道了。”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人选。他决定查查照片事件在江州的“操盘手”之后,就给邓荣丰打了电话。周平在江州多年,作为他的心腹干部,邓荣丰在江州三教九流的人物认识不少,正是查这件事的不二人选。

吃过饭,方琴收拾了碗筷,回到车厢里见陆景皱眉沉思着,亲昵的摸着他的脸颊,柔声问道:“怎么了,碰到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