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9章 反击第一弹

第679章 反击第一弹

陆景握住方琴的手贴在脸上,微笑着摇头,“不算难题。有一点点麻烦。科讯又在景华挖人了。”

他刚才接到周志龙的电话:景华电子技术研究院有一名从事底层驱动开发的核心工程师被科讯挖走担任技术副总监。

景华已经针对科讯的软件方案发布了两次软件补丁。科讯挖人是为了破解景华最新一次发布的软件补丁。

方琴哦了一声,挨着陆景坐在床铺上,温声说道:“人员流动在公司里面很正常,像环球雅思在江州的分校人员流动就很频繁。你不要太忧心。看你,来江州这些天还是和京城的时候一样瘦。”

陆景将方琴搂在怀里,闻着方琴身上的香气,脖子有她呼出的微热的气息,笑道:“还好吧?我是吃不胖的人。我不是担心人员流失,我是再想着玩把大的。”

科讯老是在景华挖人,这倒是可以利用的一个地方。

方琴就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对陆景的商业能力她当然不条件信任,她此刻优裕的生活就是陆景给她出的主意所带来的。靠在陆景的怀里,闻着陆景身上的味道,她心里充满了宁静的感觉。就好像车窗外宁静的冬夜。

陆景轻-抚着方琴齐耳的短发,和方琴说着饭后的闲话。偶尔低头吻着她柔美的脸蛋,红润的嘴唇。

这次江州之行任务基本完成,刘伟立的事情等过完年回江州再说。要调整刘伟立的工作岗位肯定需要等江州市委书记、市长都到位之后。

是以,陆景这个时候的心情很轻松。对在大哥事件中出手人物的“回复”自然是安排在年后。

冬日的夜晚很安静。时间在两人说笑中过的很快。看着柔和的灯光下方琴粉嫩的脸红扑扑的、娇润的嘴唇吐着细气的诱-人模样,陆景扶着方琴细滑的纤腰。忍不住轻声道:“琴姐,我们睡觉吧。”

听到陆景似乎带着某种魔力的话。方琴浑身都有些软软的,渴望和羞涩的感觉在心底反复交替着浮动,深吸了口气,勉力坐起来道:“等一会睡吧。我带了自己做的蛋糕,我给你弄点宵夜。”

方琴带的蛋糕有着纸张精美的包装,还带着烤炉的温度。陆景洗过手,拿起一块轻咬着,蛋糕在嘴唇上的触感就像是情人的手一样温暖,枣泥的香甜味道很是浓郁。

拿一块蛋糕亲昵的喂到正在专注的用手磨咖啡机磨咖啡的方琴嘴里。看她脸上流露出一种专注、诚恳的神色,显然,她是知道自己喜欢喝咖啡,特意学的磨制咖啡。陆景心里突然的被某种东西填得满满的。

方琴身上有着经历过风雨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娴静温婉,宛如陈年的美酒,越品越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她的温婉和悦是一个女人在经历背叛、生死的心路历程之后的处世态度。而卫婉仪的温婉清秀是大家闺秀的气质,富贵权势所润养出来的灵秀聪慧的温婉气质。这是相似又不相同的两种气质,各擅胜场。

“好了。开始喝咖啡。”方琴将开水冲进一套情侣式的咖啡杯里。站直身子,拍拍手笑着对陆景说道。

陆景看着她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整套的器具时,就知道她为这次同行准备了很久,此刻闻着咖啡的香气。情不自禁的抱着方琴,轻喊道:“琴姐…”

方琴温婉的笑了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快点喝吧,待会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情侣喝咖啡当然不是两人并坐在床头喝着咖啡。陆景和方琴都换了丝质的睡衣裹着被子依偎在一起。用一只咖啡杯子一口一口的抿着,视线不时的在空中交汇。会心的一笑后相互亲吻着。

陆景紧拥着方琴,感受着她前凸后翘的火热身材。看着脸蛋绯红有着明艳熟-妇风情的方琴,不由的想起和方琴那时候共喝一杯红酒时的暧-昧情形。和方琴少女难以企及的曼妙身材紧紧的贴在一起,女人独特的温软和妩媚令陆景难以自抑。

将还剩下的半杯咖啡放到黄色的桌子上,陆景抱着方琴,道:“琴姐,改天再喝…”

方琴低着头,颤抖的小声道:“小景,要不回京城再那个…”

陆景拍拍她的浑-圆的丰-臀,咬着她白嫩的耳垂道:“琴姐,床单你都换过了…”方琴是心里想要到了极点也绝不肯主动的女人。他早就留意到卧铺上的床单被方琴换成她自己的新床单。

被陆景窥破心思,方琴娇-吟了一声,柔美的脸蛋红得要滴血……

除夕当天难得放晴了一天,陆景跟着母亲罗玉兰在怡家超市里打完年货,开车回锦园别墅准备晚上的年夜饭。

一大家子的年夜饭早在昨天腊月二十八的晚上就吃过,今天是一家人小聚。因为老头子和母亲在年前都生病,再加上大哥今年没有往年的繁忙在京城里过年,这个年夜饭对一家人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吃过饭,老头子、陆江、陆景三人一起去了书房,罗玉兰看着爷仨上楼的背影,叮嘱道:“陆江、小景别让你爸抽烟啊。”

陪着老头子说了半个小时的话,陆景开车送大哥、大嫂、侄女陆琪回西月区的张三胡同。

陆江的书房里,陆江打个手势让陆景自己随意坐,拿了一条小熊猫拆了一盒,掂出一颗烟,把烟盒丢给陆景,摇头轻叹道:“我今天被妈训了二十几分钟。唉…”

陆景嘿嘿一笑。大哥调任文化部的事情,别人再怎么在老头子和母亲面前掩饰,风声肯定是能听到一点的。大哥今天傍晚到锦园别墅时,被老妈拉到小房间里训了一通。

陆景点了烟,直接的问道:“哥。你的工作到底怎么回事?爸刚才说得不是很透彻。”

对他而言大哥的位置才是关键的。老头子目前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在年前他自己强烈的要求下出了院。但是。就怕万一…,到时候又会出现前世那种情况。

陆江笑着摆摆手。道:“这件事急不来。只要爸身-体恢复的好,自然会有人提出来。我们去提反倒不好。”

陆景哦了一声。以他的理解力自然能听懂大哥话里的意思。老头子重病固然是落井下石的人不少,但是老头子身-体状况恢复过来,自然会有人鞍前马后的为陆家说话。

国人都知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但是官场上大部分人都喜欢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因为锦上添花所带来的利益和风险比例远比雪中送炭小。不是每一个“冷灶”都能在熄火之后再热起来。

谈了一会江州具体的情况,陆景问道:“哥,江州市委书记上面是什么风声?”

陆江抽了口烟,缓缓的道:“郭玉震和冯宗登的呼声比较高。”刚才陆景谈江州具体的事情,他听听可以。不好表态。但是具体到市委书记的人事变化上倒没什么顾虑。

“哦?”陆景眼神闪了闪。

郭玉震是部委里某司的司长。和杨家的圈子走得很近。而冯宗登是东南某省的非常委副省长,是刘家外围力量中最有希望更进一步的人选。这两个人去江州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见陆景沉吟着,陆江微笑道:“初步想法而已。郭玉震肯定去不了。”

陆景微愣,继而兴奋起来。看来反击的第一弹是打杨家身上了。

春节在繁忙的拜年事务中过的飞快。唐悦和沈雪华的婚礼于正月初十在京城饭店举行。陆景早早的调了王臣泽带着景华二十几名职员听小姑安排。

“陆景,你小子躲在这儿偷懒啊,到处找你不到。”京城饭店的一间房间里,穿着军装的曹斌精神抖擞的和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推开门进来。

陆景笑着站起来,指着自己的脸道:“我的肌肉都快笑抽筋了,让占哥儿先帮我顶一下。”

招待客人的工作自然不需要今天的新郎官唐悦来做。他和占哥儿、郁扬、罗宏、罗华、二表姐罗薇和二姐夫谷辉等人帮着招呼。

曹斌哈哈一笑。捶了陆景肩膀一下,“卫东阳和卫婉仪代表卫家过来了你也不去招呼?小心你大舅哥回头甩你脸色。”

陆景揉揉脸,道:“曹哥又笑我了。我等会过去打个招呼。”

曹斌笑着摇头,年轻一辈的那些事谁没经历过。卫家那丫头长得俏丽清秀。模样周正的很。

“先不说这个,我给你介绍下。”曹斌指着身边魁梧的男子说道:“这是江南省赵厚堂省长。这是陆景。”

陆景笑着和赵厚堂握手:“赵省长,你好。”

像他这样的世家子弟。封疆大吏的名字脑子里都是有印象的。更何况是江南省的干部。江南省的省长不是赵厚堂,曹斌的介绍中省略了一个“副”字。赵厚堂是江南省排在四五名的非常委副省长。

其实。曹斌是在和他寒暄之后才介绍赵厚堂的。这在礼仪上来说是相当失礼,但是这更加说明赵厚堂和曹斌的关系非同一般。

赵厚堂温和的和陆景握了握手。“陆少,你好。你的名字我如雷贯耳,刚才来之前曹部长还说,江南省经济要发展,还需要引进景华这样有实力的企业。”

曹斌是江南省军-区的某部部长。

陆景爽快的道:“赵省长要是有好项目,我当然不吝啬投资。”以曹老书记和老头子的交情,曹斌介绍过来的干部要拉投资,他当然不会吝啬。

赵厚堂脸色微微错愕,然后笑了笑,道:“那我代表江南省人民欢迎陆少去江南考察、投资。”

他刚才只是点出他和曹斌的亲密关系,顺路恭维陆景几句,没想到陆景居然痛快的答应下来。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曹斌就笑,“好项目当然有,就怕你小子资金不够。好了,改天再详细的谈正事。今天的正事是喝喜酒。”

陆景笑着摊开手,道:“我今天还是伴郎,待会你和赵省长喝酒可要手下留情。要喝也要把火力对准占哥儿、郑信明他们几个。”

赵厚堂微微笑起来。陆景头脑清晰、说话条理分明,几句话就和他熟络起来,亲和力很强。短短的几分钟接触,心里对陆景不由的又高看几分。

曹斌介绍他和陆景认识果然很有必要。或许不久后,他还真有需要借重陆景的财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