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80章 大唐雨景

第680章 大唐雨景

唐悦盛大的婚礼在正午十二点准时举行。陆景陪着唐悦一路喝下来,虽然没有醉倒,也有六七分的醉意。

“噢--”陆景揉揉昏沉沉的脑袋从床-上翻身起来,嗓子干的要命。房间里没开灯,清幽的灯光从拱形风格的窗户处透进来。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外间有着若有若无的说话声,听起来有些飘渺感。

陆景隐约记得好像是王灿把他扶到京城饭店的这间豪华套房里。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陆景裹了件外套,拉开卧室厚重的门去拿水喝。客厅里明亮的灯光让陆景不由得扶着门框眯起了双眼,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王灿把手里的牌一丢,拍拍手道:“不玩了。小六去安排晚餐。”

“好的。王少。”一个清瘦男子麻利的应声出门。

陆景这才看清楚王灿、谢晋文、罗华三个人在打牌。身边围坐了几个跟班和漂亮的女孩,见他出来,这些帮闲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

谢晋文努努嘴,示意一直在最外围的一个长发女孩去扶着陆景。他靠在沙发上,叼着烟翘着二郎腿笑道:“景少,感觉怎么样?”

陆景拍拍额头,郁闷的道:“你试试喝下将近一斤半白酒就知道了。帮我打个电话让下面送杯热饮上来,口渴的厉害。噢,现在几点?”

今天唐悦在京城饭店的婚礼不同于占哥儿在陇右的婚礼,没有拼酒的客人。但是,四十几桌酒席转下来。陆景就算只是偶尔挡挡酒也喝了不少下去。

马上有人应了一声,拨了服务台的电话。

罗华笑呵呵的道:“晚上七点不到。我们还打赌看能不能等到你吃宵夜。没想到你倒是赶上晚饭时间了。”

陆景没好气的笑道:“这你们都能打赌,看来你们在京城的日子真是闲得慌。”说着。对要过来扶他的穿着驼色长款大衣的长发女孩摆摆手,客气的说道:“没事,不用扶我。”

女孩就顿了下,纤细的白手尴尬的放在空中。她不认识这个青年,但是能让影视圈子内赫赫有名的谢少等在客厅的人物岂能简单得了。

王灿笑哈哈的道:“得了,你小子装什么纯洁!你身上那套睡衣都是诗韵给你换上的。”

“我日。这和纯洁有个毛线的关系。”陆景笑着回了一句,这时细致的看了看叫诗韵的女孩:鹅卵脸蛋,肌-肤雪白如玉,面容精致秀美。身材婀娜高挑,倒是个丝毫不逊色于吴璇的美女。

见她有些尴尬,陆景打个手势道:“你坐吧。不用管我。”给这个女孩解了围,他走到沙发边坐下,,接过王灿递来的烟,点上舒服的抽了一口。

等陆景喝了几口送来的温开水之后,谢晋文指着乖巧的坐在陆景对面的诗韵说道:“诗韵主演了一部电影,在广电总-局给卡住了。要是给毙掉了天辰娱乐要损失2千万的投资成本。”

“哦?”陆景挑挑眉头,揶揄的问王灿,“怎么,王科。你摆不平?”

王灿和他同年,但是要高他一届,去年六月份从燕大毕业后进了计委工作。当然。他的的美容连锁店照开不误。这是京城世家子弟的通常做法。不管是乱玩,还是混日子。总之要在体制内挂个职位。王灿刚工作半年不到的时间,自然不可能提级别。陆景这是顺着办事的场面上的叫法:一般是把官衔提一级来喊。

王灿的小叔王明虎是部委某局的一把手,在部委里很有些人脉。按理说疏通关系不是难事。

听到“王科”这个叫法,王灿没好气的笑骂道:“滚蛋,我还不是科长。这件事严景铭那小子使坏了。星光传媒在广电总-局的关系很硬。”

陆景略一沉吟,点了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帮天辰娱乐把这部电影弄过再说。”

见叫“王少”的带着眼镜的平头青年答应这位“景少”的话,诗韵心里却是不怎么相信,暗自嘀咕道:这样就行?

在京城饭店里吃过晚饭,陆景一行人开车前往大唐雨景。坐在王灿灰色的雪佛兰内,陆景揉揉有些发沉的脑袋,道:“严景铭那儿暂时先不要理他。你先把天辰娱乐疏通关系。”

刚才有不少帮闲在,有些话不好说透彻。最近半年严景铭打压天辰娱乐的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谢晋文和王灿把这件事说出来,是想要问他能不能整治严景铭一番。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和严景铭纠缠,而是运作大哥的职位,以及对楚北的布局,实在不宜再额外去招惹强敌——要动严景铭就要考虑严家政治力量的反应。当然,等这些事情了结之后,这些帐自然要算一算。

王灿微微点头,道:“这我知道。就是有点被动。天辰娱乐现在很困难。李慕清今天都没来参加唐悦的婚礼。她说不好意思见人。”

这个人自然是指的陆景。李慕清担任天辰娱乐的总经理就是陆景给引荐的。

陆景苦笑着摇头。去年九月份在香港的时候他就知道严景铭在打压天辰娱乐,但是李慕清打算单独和严景铭较量几手。他也没料到年底的时候有人会对大哥发难。现在想要援手,也只能等等了。

王灿笑了笑,转了个话题,问道:“楚北的事情怎么样了?能不能顶住,我听说杨家和刘家都推出人选想要争江州市委书记的位置。

陆景捻捻烟,冷笑道:“杨家的那个人选就不用指望了,过两天他们就会乖乖的把推出的人选撤回去。”

前年在建业和杨修武交锋的时候,大哥就曾透露口风说万一不行就在江南点火。可见,有些东西是准备好的。

杨家曾在江南清除了曹家的影响力,但是曹家在江南经营多年,肯定有暗子留下。今天上午曹斌介绍他认识的赵厚堂应该就是曹家浮出水面的代言人。

曹斌这些天在京城里看似在走亲访友,难道就没谈点别的?陆景可以肯定他和大哥的谈话绝对涉及到了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王灿讶然的看了陆景一眼,“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不少。对了,你让我查刘小山的行踪,我查了。他最近和谢海逸走的很近。经常在北海公园的别墅玩。”

陆景笑道:“待会进了大唐雨景慢慢的谈。”今天王灿和谢晋文、罗华在房间外等他醒酒是因为他有事情要和他们说。

江州市委书记一职,杨家如果退出竞争,那么就剩下刘家推出的冯宗登。他倒不是奢望陆系能拿下江州市委书记一职,但是肯定不能让刘家拿到。针对刘小山是攻其必救,非得迫使刘家让步不可。

夜色中巍峨耸立的汇海大酒店金碧辉煌,在其左侧则是一栋方形的7层小楼。相比于汇海大酒店四十二层的高楼,以及十二层的配楼,大唐雨景的这座主楼确实可以称之为小楼了。

王灿把车停在停车场里,看着门口大唐雨景几个古字招牌,拍拍陆景的肩膀,感叹道:“我还记得九六年我们俩来这儿和莫心蓝谈判的情形。嗨,没想到你能把莫心蓝手上这家俱乐部给收购了。”

陆景笑道:“别怀旧了。里面早被改得面目全非。不过,管理团队没有换,说不定还能碰上你那年找人要号码的美女。”

王灿嘿嘿一笑。

等后面谢晋文、罗华以及带着的跟班过来后,一行人进了大唐雨景富丽堂皇带着中国风的大厅。

一名穿着蓝色短袖旗袍的美女婷婷袅袅的迎了上来,笑意盈盈的问好几句后,对陆景道:“先生,请出示你的会员卡。”

陆景拍拍荷包,对王灿笑道:“用你的二号卡吧。”

王灿拿了卡给服务员,看着服务员在电脑里查询资料,奇怪的问道:“你的卡呢?”作为大唐雨景的股东,他让人制造了两张至尊vip卡享受大唐雨景的最高权限,他一张,陆景一张。

陆景道:“今天上午的时候送给卫婉仪了。”

其实,他没料到今天卫婉仪回到京城饭店参加唐悦的婚礼。婚礼开始前去和卫东阳、卫婉仪打了招呼。顺路把大唐雨景的至尊vip卡当新年礼物送给卫婉仪了。

王灿一愣,诧异的打量了陆景一会,竖起大拇指道:“靠,你牛逼。”卫婉仪和陆景的关系很糟糕,他当然是知道的。

陆景摇摇头道:“我和她关系没你想的那么乐观。当时卫东阳在一旁帮我说了几句好话,不然卫婉仪肯定不收。”

去江南大学见唐雨瑶被卫婉仪撞到之后,和卫婉仪的关系略有缓和。不管怎么说,卫婉仪今天肯来唐悦的婚礼,他总要有所回馈。送贵重的东西卫婉仪也不会收,所以当时顺手把大唐雨景的会员卡送给她了。

大唐雨景现在最大的特色不是这7层楼里休闲、商务、餐饮等等优质服务,而是小楼后面绿树环抱、空气清新、远离尘嚣、各具特色的八座庄园。

女服务生验过王灿的卡后,立即认出这个眼镜青年是俱乐部的股东,马经理口中的“王少”,毕恭毕敬的带领一行人往翠林庄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