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81章 误会、求和?

第681章 误会、求和?

翠林庄园是位于大唐雨景的东南侧。登上去去往翠林庄园的商务车,远处天际突然有烟火冲天而起,将黑色的天空映红一片。车外虽然寒风依旧,却叫人感到暖暖的春意。

车队从柏油路面的甬道开进去,两侧的实现给两边茂密的枝叶遮住,在夜色中更显幽暗,给人以别有洞天的感觉。转弯时,能看到错落有致分布的庄园在夜里如同遮纱的美人脸,朦朦胧胧。

翠林庄园的主楼是一栋西式宫廷式的别墅。此刻,别墅里的灯光已经亮起,在夜色中分外的绚烂。红色的地毯一直铺到别墅前的广场。广场上的人工喷池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五彩缤纷。奢华富贵之气扑面而来。

“哦,啊,啧啧…”陆景听到身后有人发出诸多感叹、惊讶的音节,当先一步,走进别墅里。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站着两列身林高挑、脸蛋靓丽的女待应生。花色的丝巾、或粉或蓝或白的长袖西式制服,统一的黑色西裤将她们曼妙的身姿展现出来。见客人进来,女侍应生们齐齐的微微躬身道:“欢迎光临。”整齐悦耳的声音听得人全身毛孔都要舒展开。

身后传来一阵吸气的声音,陆景笑着回头扫了一眼,不少人脸上都挂着惊讶的表情。倒不是这帮帮闲见识少,而是翠林山庄此时所展示出来的服务档次足以让人惊叹。

谢晋文笑说道:“王灿,还能再让她们一起喊一次吗?靠,太有男人的感觉了。”

王灿没好气的道:“你当这儿的服务员是你手下的那些小明星啊?我这是正规的工作地点。”

陆景微微一笑。这正是他要借重谢晋文的地方。

女侍应生们施礼完毕,为首的一名白色制服女子走前半步,微笑道:“我是翠林庄园的管家安娜。翠林庄园全体服务人员将竭诚为你服务。先生,请吩咐。”

陆景点点头,道:“我们刚吃过晚饭。弄点饮品和点心。其他的你看着办。”

“好的,先生。”安娜应声说道,带着翠林庄园的服务团队从侧门训练有素的鱼贯而出。

将随行的人员都留在客厅里。陆景和王灿、谢晋文、罗华进了二楼小客厅里谈事情。

密谈了一个小时候后,罗华连夜离开。陆景几人留在翠林庄园里休息。翠林庄园以养生功能为主,但也拥各种休闲设施。有那群润滑油般的帮闲在不愁找不到乐子。

陆景下午才醉过一场,早早的回房间里休息。刚从白瓷的浴缸里起来,手机便响起来。莫心蓝优雅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陆景,我听马晴说你在大唐雨景?”

接到莫心蓝的电话让陆景有些惊讶。点了一支烟,平静的道:“是的。我和朋友一起过来玩。”

想想莫心蓝和马晴的关系,陆景倒不奇怪莫心蓝知道他的行踪。只是有些奇怪莫心蓝怎么会给他打电话。和华公司成立之后莫心蓝和他越来越疏远。

莫心蓝微笑道:“我在汇海大酒店里面休息。正好点事情和你说。我过去找你吧。”

“行。”陆景挂了电话,迷惑的看着窗外的夜色。

五分钟后,敲门声就响起。

“这么快?”陆景惊讶走向门口。打开门却是发现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粉色旗袍,裹着貂皮大衣的女子站在门外。正是晚饭之前要扶他的诗韵。

诗韵拿着一个放着白色食盒的木质托盘。甜甜笑道:“景少,我炒了一个青菜想请你尝尝。”

“请进吧。”陆景无奈的揉揉眉心。他自然知道这个女孩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也拉不下脸来恶语训斥一个对他无害的女子。反正等会莫心蓝就会过来。

陆景坐到圆桌边才发现诗韵穿的是高开叉旗袍,粉-嫩雪-白的大-腿随着她坐下毫无保留的展示出来。黑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清香,诗韵揭开食盒后,将筷子放到陆景面前,期盼的看着陆景,轻腻的道:“景少请!”

若说晚饭之前她还对陆景的实力有所怀疑的话。现在看到翠林山庄所展现出来的富贵、奢华、气派,心里再没有丝毫的怀疑,而且还强烈的希望能和陆景搭上关系。所以才特意炒了一道小菜过来请陆景品尝。当然,她要请陆景品尝的不只是这道菜。

陆景尝了两筷子,道:“挺不错的。”通常考验一个厨师的水平就是家常小菜。诗韵这道蒜泥白菜味道清香,口感不错。可以肯定她平常一定练习过厨艺。没想到她不是一个花瓶式的女孩。

随意的聊了几句,陆景就打算打发诗韵离开。

看到陆景的脸色,诗韵站起来道:“我去趟洗手间。”

陆景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无奈的摇摇头。这女子察言观色的能力倒不差。这时,敲门声响起。

陆景起身开了门,见门口莫心蓝俏然而立。她穿着黑色的双排扣长款大衣,围着粉色的围巾,还是那么的优雅迷-人,陆景打个手势道:“进来吧。”

莫心蓝却是脸色古怪的看向陆景身后,掩嘴娇笑道:“没打扰你吧?”

“打扰什么?”陆景诧异的回头。这一眼看得他鼻血都差点流出来。

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诗韵已经脱了她那身诱-人旗袍。取而代之的是全身只裹着一条更诱-人的白色大浴巾。浴巾是以竖着的方式裹着的。陆景双眼视力各有1.5。看到了什么,可想而知。

诗韵哪里会想到深夜里还会有人来拜访陆景,当即脑子就嗡了一下,呆立在当场。就好像第一次做小偷的人给人在口袋里捏住了双手一般。

陆景摸摸鼻子。对失神的诗韵温声道:“去卫生间把衣服换好吧。”说完,邀请莫心蓝进来坐下。

莫心蓝打量着这间奢华的如同总统套房的房间,走在客厅中间墨色茶几侧面的灰色高背沙发上,眼眸盈盈的笑意溢出来,“你不给解释几句?”

陆景苦笑道:“我能怎么解释?干脆光棍点得了。反正我在你心里印象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说着,问道:“喝点什么?我让人送过来。”

这才是他对朋友的招待方式。

莫心蓝如湖光晨霭的眸子在陆景脸上失神了片刻,轻笑道“拉菲吧。”声音都不自觉的温柔了几分。

陆景拿起手边的电话拨了出去。这时。诗韵也穿好衣服出来,脸上火辣辣的,红肿的眼睛偷偷的扫了陆景身边的女子一眼,狼狈的道:“景少,我,我先走了。”

看到莫心蓝她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她过来的时候小六会是一脸戏谑的表情。她引以为傲的姿色比这个没做任何妆扮的女人要逊色一筹。可以想象这个身上透着优雅高贵的女子装扮起来会是何等的摄人心魄。

陆景点点头,道:“我让人送你出大唐雨景吧。”说着。又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诗韵这样子肯定没脸在大唐雨景再呆下去。但是她到他这儿来,然后突兀的离开,王灿和谢晋文身边的那群帮闲会怎么想?只怕对她而言不是好事。

如果是自己吩咐人送她回去,她身边的流言蜚语自然会平息。不管诗韵最初的目的是怎么样,这是一个香-艳的“误会”。他并不生气。

诗韵就是一呆。突然的很想哭。陆景那份细腻的心思她怎么会体会不到。然而这个待人和气,温文尔雅的青年对自己而言就如同天边的云彩般。可以看到。却摸不到。

看到这个女孩离开,莫心蓝轻叹口气,感触的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挺害人的。”

陆景无语,道:“那我把她留下来陪我过夜就不害人?你这什么逻辑。”

莫心蓝掩嘴娇笑起来。

女侍者送了酒过来,陆景给莫心蓝倒了酒,和她轻轻的碰了碰酒杯,问道:“这么晚了过来找我什么事?”

莫心蓝收敛了笑意。看着陆景轻声道:“严景铭委托我传个话,他想和你和解。”

和解?陆景诧异的看了莫心蓝一眼,琢磨了一会,笑道:“挺意外,挺滑稽的。”

莫心蓝知道陆景说的“意外”、“滑稽”是什么意思,微笑道:“‘趁胜求和’有什么好意外的?你在蓝罗通信上可是狠狠的坑了严景铭一把。怎么,许你对付他不许他对付你吗?”

陆景微笑着抿口酒,道:“有些情况你不了解。看来严景铭听到了一些风声。”说着,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莫心蓝,“你倾向我接受严景铭的和解?”

莫心蓝点点头,劝道:“陆景,刚则易折,强极则辱。树敌过多不是好事。我年前在京城呆到了腊月二十四。你家里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吧?”

陆景看着莫心蓝精致无瑕的容颜,她似乎是岁月所钟爱的幸运儿。岁月没有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让已经三十岁的她越发显得风韵迷-人,恍惚了片刻,笑着摇摇头。温声道:“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这我知道。但是政治上的事情,不是说和就和的。”

陆景坚持不肯和严景铭和解的原因是因为严家前世里对大哥出手了。这是注定了的敌人,和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现在自然不能把严景铭怎么样,但是等他腾出手来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严景铭。

在这一瞬间,莫心蓝能感觉到陆景心里似乎有着心思,捋了捋肩头的秀发,举起酒杯向陆景示意,道:“好吧。我不劝你了。”

坐着聊了一会,陆景送莫心蓝到翠林庄园门口,闻着风中类似百合幽寂的香味,陆景忍不住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应该就物流体系整合的事情向我汇报一下。”

莫心蓝听得一愣。陆景会不知道和华公司物流体系整顿的情况?美目上下打量了陆景一会,噗嗤娇笑道:“再看吧。”说着,坐车离开。

看着她优雅曼妙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陆景自嘲的笑了笑。

Ps:在长沙参加起点的培训。学习充电中。我尽量保证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