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05章 徐征风的压力

第705章 徐征风的压力

白晃晃的灯光极为刺眼,白色的方形小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装饰物,坐在房间门口长桌后带着大檐帽的中年男子表情严肃的问道:“姓名、年龄、出生日期…”

“赵雅,20岁…”身上还穿着唐装戏服的赵雅早被吓蒙,战战兢兢的回答问题。她是在横溪影视城拍戏时同整个剧组被横溪县检察院的人带到这里的。

问了一会基本情况后,中年男子问身边的一同审问的同事:“刘大姐,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他唱完黑脸,就需要有人唱白脸,这也是审讯中惯用的方式。

刘大姐点点头,以拉家常的口吻道:“赵小姐,我们县检察院只是例行的问询,你不要害怕。你拍的电影我还看呢,我也算是你的影迷。是这样的,我们接到举-报材料说天辰娱乐公司的言辉导演选演员时是靠‘潜规则’,我希望能你说说你了解的情况。”

刘大姐穿着深蓝色呢子裙,徐娘半老,犹有风韵。听着她的话,赵雅刚开始还觉得很亲切,到最后却是脸色微变,喏喏的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中年男检察官就摇摇头,合上笔记本,“听说言辉这部戏她是女主角。她是受益者,肯定不会说。先晾晾吧。”

“行。”刘大姐笑呵呵的对赵雅道:“那你好好想想。过一会应该就会想起来。想起来就敲门啊。”说着,两人收拾物品出了问询室。

十分钟后赵雅才明白为什么刘大姐很笃定的说过一会她应该会想起来。杭城现在是五月初,正值落英缤纷的暮春之际。上午的气温不算低。她穿的戏服也不厚,而此刻这间房间里却开着空调。冷飕飕的凉气直往身上灌,怕是只有十几度的样子。

“好冷啊。”赵雅裹着衣服在房间里走动取暖。她这会儿已经冷的浑身起了疙瘩,心里痛恨的咒骂道:“亏我还以为那个刘大姐是好人。看样子她早就知道。这两个王八蛋!”

就在赵雅还在忍受着寒冷时,郎子真电话通知谢晋文之后,已经赶到县检察院和县检察院的检察长闻力勤交涉。

县检察院宽敞的办公室里,闻力勤皮笑肉不笑的吹着茶叶,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郎总是吧?我们是合法的手续,而且我刚刚接到下面同志的汇报,你们公司这个剧组里面有人交待了言辉一些违法犯罪的事实。我们会进一步的核查。”

郎子真气的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这很明显是星光传媒的反击。景少把星光传媒的金牌导演金文栋给送了进去。他们现在是照葫芦画瓢的来整治天辰娱乐的头牌导演言辉。

“闻检,你们按照正常手续走流程我没话可说,不过一个剧组几十号人不可能各个都有问题,你看是不是先把我们公司已经核查过的员工放出来?”郎子真说道。现在是捞一个算一个。

“不行。”闻力勤断然拒绝道,“郎总,你先回去等消息,我现在要处理工作。”说着,拿起手边的茶杯悠闲的喝了口茶。

郎子真气的笑起来,道:“行吧。闻检,希望你们尽快拿出经得起推敲的结果。再见。”

闻力勤冷冷的看了郎子真一眼,不悦的将茶杯重重的放下。什么叫“经得起推敲的结果”?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闻力勤心里冷笑。

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闻力勤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的是横溪方言,“闻力勤同志。你搞什么鬼?天辰娱乐每年为横溪县带来多少收益,这样一家公司我们要爱护。谁破坏横溪县经济发展的大好局面。谁就是横溪县的历史罪人。”

听着电话里声色俱厉,警告意味十足的话,闻力勤额头上的汗就一下子冒出来了。电话那头是县委占副书记。占书记是老资格的县委副书记,分管党群人事,土生土长的横溪人,在县里说话很有分量。他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占书记,我…”

“行了,你不用解释。马上放人。谁找你你就让他来找我。”占书记颇为强势的打断了闻力勤的话。

闻力勤还能说什么,占书记已经明确表示会扛起所有的压力。挂了电话,闻力勤腿肚子都有点发软的坐在椅子上。好一会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郎子真刚坐车回到天辰娱乐在横溪的办公楼,一手刚放在办公室的门上就接到闻力勤的电话,“郎总啊,我老闻啊。哈哈,你赶紧来县检察院,我们商量商量今天的事情。”

“好的,闻检。”郎子真心里充满快意的挂了电话,微微一笑。谢少办事的速度真是给力啊。

温暖的阳光成片的落在杭城机场上。机场外的高架桥,高速公路,川流不息的出租车、私家车似乎都被春光若笼罩,十分舒服的感觉。

陆景在机场接了飞到杭城准备李逸落演唱会的李慕清一行,坐车前往歌德银座酒店。

“你们先上去休息。绮烟,一会帮我把行李送到房间里。”李慕清吩咐随行的工作人员,拉着陆景坐到大厅的水吧里。天辰娱乐的剧组今天上午被抓了。谢晋文正在处理这件事。她急着知道怎么回事。

李慕清的助理谢绮烟是一名二十出头的秀丽少女,带着眼镜,说话利落,做事干练,“好的,李总。”

随意的点了两杯饮品,李慕清急切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天辰娱乐的剧组怎么会突然的被抓?”

陆景微笑道,“是星光传媒的报复。已经解决了。谢晋文晚上过来给你们接风洗尘。”今天天辰娱乐的剧组在横溪影视城被当众带走,这明显是严景铭搞的动作。不过,他早就摸清严景铭的底牌,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李慕清就轻舒一口气,笑着推了陆景肩膀一下,“看你在车里面一句话都不说,我还以为事情没解决呢。”

陆景笑了笑,道:“我在想别的事情。”

李慕清风情迷人的电眼横了陆景一眼,“什么事情啊?你是担心严景铭的反应?”

陆景笑着吸着杯中的饮品,“我担心严景铭的反应干什么?他在杭城的人脉就那么多,能打出什么牌我心里大致有数。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是在思考我怎么样捞到足够多的好处。”

“哦?”李慕清来了兴趣,美目注视着陆景,说道:“我听谢晋文说,你想要收购横溪影视集团,正好严景铭手上有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怎么,在这个之外,你还能从严景铭那儿榨出点好处?”

“不是从他那儿。他要是亏了一大钱…”陆景摆摆手,正要细说。一身t恤牛仔裙清纯打扮的李逸落手里拿着杯纯净水微笑着走过来,“清姐,陆景,我可以坐下吗?”

“坐啊。逸落,你有事情?”见李逸落目光落在陆景身上,李慕清笑着打趣道,“晚上陆景还要招待我们吃晚饭,你还怕没机会和他说?”

“清姐…”李逸落俏脸羞涩的微红起来,娇嗔了一句,然后对陆景道:“景少,我5月18号在杭城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我想邀请你参加。”

陆景笑着点点头,“我这段时间在杭城,到时候我会去的。你寄给我的歌碟我听过,你唱的挺好的。”

“真的吗?”李逸落眼睛里明亮的光芒一闪,继而为怀疑陆景的话感到不好意思,神采飞扬的浅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李慕清明眸转了转,目光却是狐疑的落在陆景的脸上。她怎么不知道李逸落和陆景还有这方面的联系。她对李逸落倒是有信心,对陆景可就不放心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监守自盗。

陆景笑着扭开头看大厅门口,无视李慕清的目光。李逸落邀请他参加演唱会只是一种感激他帮助过她的心态,要说有其他的心思那不至于。现实生活不是武侠小说,谁会动不动无聊的就搞献身的把戏啊,合着那身-体不是自己的。再说,他现在也没有随随便便再去抗一笔情债到身上的勇气。

华灯初上之时,市政府的家属楼里灯光点点。301是市政府家属楼3楼最宽敞舒适的住房。301客厅的沙发上,徐征风默默的抽着烟。他刚刚接到电话:天辰娱乐的言辉没有问题。毫无疑问,他在横溪县的行动失败了。

“老徐吃饭了…”徐征风的妻子从厨房里出来,喊了一句。

“不吃了。”徐征风烦躁的站起来,进了书房。

徐征风的妻子奇怪的将手里的菜盘子放在餐桌上。丈夫过段时间就准备提市政府副秘书长,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啊。她不明白今天丈夫的脾气为什么这么大。谁在给他添堵?

徐征风抽了两支烟。他从京城调到杭城后,有严景铭的支持,仕途一直顺风顺水。一向都是他给别人带去压力,哪里轮到别人给他压力。而现在他却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压力——陆景带来的压力。那遮天蔽日的权势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唉…”徐征风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了出去,“严少,我事情没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