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06章 谈判

第706章 谈判

天辰娱乐在杭城很有些社会关系,李逸落在杭城的演唱会各方面的工作很快就落实到位。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宣传时间有点短。只剩下十天时间。但是,李逸落刚刚在香港成功举办了一场演唱会,人气大涨,再加上全国娱乐媒体有大量的记者这段时间都集中在杭城,演唱会的宣传工作还算容易。因而,李逸落杭城演唱会的门票预售情况倒是不用担忧。

“陆景,你说我天天住五星级酒店败家,好像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啊?”夜里吃过饭,李慕清和谢晋文到陆景的豪华套房里闲聊。看着房间中水晶琉璃般的奢华气象,李慕清不忿的说道。

陆景冲谢晋文摊开手,笑着道:“你看,就这点小事她都记得。我不过是在香港讽刺过她一句。”

谢晋文嘿嘿一笑。他可不敢接这个话题。他有点怵李慕清。公司另外两名股东唐悦和冯逸风都没少吃她的排头。

李慕清得意的挑起精致的下巴,“你这是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陆景就笑:“貌似景华的财务比天辰娱乐要好一些吧?”

李慕清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不满的道:“你还说?真没风度,也不知道让着我啊。”天辰娱乐巨额亏损,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心里终究很难受。她这些天都在考虑她到底适不适合继续担任这个职位。

谢晋文心里暗笑。美女总是有些特权的,大概也就陆景能把李慕清这个火辣的美女给压住。

房间的敲门声响起,服务生推着餐车送了红酒和几碟小吃过来。喝着红酒。听谢晋文说起这段时间的交锋,李慕清道:“啊…,怎么感觉你们做事情一点创意都没有。总是拿人脉关系来压人。”

“因为以权压人最简单,最直接。最粗暴,最爽。”陆景摇着酒杯,一语道破天机。

谢晋文听的笑起来。当然是拿关系压人,不然还怎么搞?什么产业周期布局?拜托,整治一家公司而已,用的着那么麻烦吗?严景铭这么整天辰娱乐,是他在杭城的人脉可以碾压天辰娱乐。现在陆景这么整星光传媒,道理是一样的:陆景手上可打的政治牌比严景铭多。

李慕清先是一愣,一口红酒差点喷出去。继而咯咯娇笑起来,“你这话说的,怎么和街头小混混打架一样的。”

看着笑得花枝乱颤,风情迷人的李慕清,陆景笑着道:“几百人拿着武器斗殴叫打群架,几万人拿着武器斗殴就是战争了。所以本质上差不了多少,只是所调用的资源不同。”

三人正说笑着,陆景搁在电视柜上的手机响起来,陆景走过去拿起手机看看号码。笑着接了电话。

严景铭冷漠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陆景,今天晚上我们见面谈一谈星光传媒的事情。地方你定。”

陆景哂笑,拒绝道:“严少,我最近有点忙。”心里叹道:贱人就是矫情。他明明留话给邱中意让严景铭从好莱坞回来之后和他谈星光传媒的事情。但是严景铭偏偏要来和他“扳扳手腕”,输了之后才想起来要和他谈判。

严景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把心里的暴怒压下去:你忙个屁啊,今天还有人看到你去机场接李逸落。只不过。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陆景在杭城的关系不止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牛方超。还有几名常委都为天辰娱乐说话了。所以他这次才败北。只是,这些关系陆景是怎么搭上线的他现在百思不得其解。

“陆景。把你的条件提出来,见面的时间地点你来定。”严景铭的口气依旧强硬的说道。

陆景轻轻的笑了笑,严景铭有点色厉内荏了。任何斗争都是以利益再分配为目的,搞垮星光传媒对他而言好处有限,他要从严景铭手中拿到足够多的好处,“明天晚上我们在吴湖会馆见面吧。”

不同于杭城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耸立在风姿婉约的吴湖湖畔的吴湖会所在夜色中有着宁静、闲适的意态。来吴湖会所的客人都会不自觉的心态放松。

不过,此时地下一楼酒吧的贵宾厅里却是例外。

陆景神态自若的坐在咖啡色的茶几边抽着烟,坐在他对面严景铭身边的蒋鸿哲死死的盯着他。假使眼光能杀人,他这会估计已经被蒋鸿哲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严景铭轻轻的咳嗽一声。

蒋鸿哲冷哼一声,收回愤怒的目光。他不能坏了严哥的大事,等严哥和陆景谈完,他再找陆景算账不迟。他辛辛苦苦搜罗的美女却便宜了陆景,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一想到那个长腿的丹凤眼女孩在陆景的身下娇啼,他心里的怒火就冲了起来。

穿着淡蓝色旗袍的长腿美女领班送了酒菜进来。严景铭道:“吴湖会所的日式菜和法式菜很不错,你一定会吃得习惯。”

严景铭正话反说。陆景自然听的出来。看着茶几上的鲍鱼刺身、生蚝等是小吃,陆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拿起红酒微微抿着,他对这些生鲜没什么兴趣。严景铭显然是故意的。

一旁穿着粉白色性感蕾丝裙的方浅语娇笑着介绍道:“陆景,这是法国吉拉多生蚝,生蚝中的精品。杭城里面也就吴湖会所这里可以吃到正宗的吉拉多生蚝,你不尝尝吗?”

跟着陆景一起来的谢晋文认识在京城里颇有些名气的方浅语,听说她跟很多人有一手,据说技术很好,这时见她挤兑陆景,就说道:“只能在杭城吃到不代表在它城市吃不到。等回京城后,我请方小姐去景少的汇海大酒店里去尝尝。”

方浅语毫无顾忌的娇媚的飞了谢晋文一眼,笑道:“行啊。”

严景铭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略一沉吟,道:“陆景。我可以向你承诺不再打压天辰娱乐,星光传媒和天辰娱乐各凭手段抢占市场。”

他当然不认为陆景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星光传媒。漫天要价。落地还钱。陆景今天肯来就说明有的谈。否则,陆景根本就不会来。他和陆景之间的关系,还真没有到没事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地步。

陆景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严景铭,你的信誉在我这儿似乎不怎么值钱。你保证的东西别说我不信,你自己信几成都难说。”说着,抿了口酒,道:“徐征风这个人我很不喜欢。另外我希望天逸投资把手中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低价转让给我。”

“…“严景铭眼神凝起来锐利的盯着陆景。这什么破条件!他绝不接受这样的条件。徐征风现在是才智俱乐部成功典范,他怎么可能亲手去砍了才智俱乐部这样一面旗帜。而低价转让股份的事情。自然提都不消提。他和陆景的争端开始,本就是经济利益所导致的。他不会割肉喂虎。

陆景笑了笑,若无其事的喝酒。条件他开出来了,严景铭不接受,那他就自己去拿。最多再费一番功夫罢了。

谢晋文看着严景铭黑着的脸色,心里大爽,猛喝一大口红酒。让你狗日的打压劳资,现在爽了吧?

严景铭抿着嘴,冷声道:“天逸投资是产业基金。我如果低价转让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将会无法向其他股东交代。徐征风马上就要提市政府副秘书长。陆景,你的条件开得太离谱了。”

听着严景铭的话,陆景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是喝着酒。严景铭打压天辰娱乐最主要的两个推手就是徐征风和横溪影视集团,他根本就不会相信严景铭的任何保证,这两个触手他是一定要斩断才算达到目的。

贵宾厅的气氛异常沉闷。陆景手中的酒喝了大半杯。严景铭依旧不说话,陆景就站起来道:“我们改天再谈吧!”

严景铭脸色一沉。陆景占了上风。有恃无恐。他却是需要陆景放弃继续追着星光传媒查下去。

“啪!”蒋鸿哲再也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声质问道:“陆景。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劳资还有笔帐没和你算,夏婕是怎么回事?我看上的女人你居然强抢。京城里没这规矩吧,你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谢晋文一跃而起,就是一耳光抽过去,“小屁孩,你骂谁呢?”

“啪”的一声脆响,蒋鸿哲半边脸都红了起来,五根指印十分清晰。蒋鸿哲被打的一愣,立即暴跳如雷的扑向谢晋文和他扭打在一起。

陆景这时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很早就和夏婕认识。你用什么手段让她和星光传媒签约我不管。人,我是带走定了。至于京城里谁爱笑话,谁笑话去。”

陆景什么眼力,一眼就看出来谢晋文正占着上风。这时候他当然不会劝架。就这一会功夫,蒋鸿哲脸上挨了两拳却连谢晋文的脸都没摸到。

“够了。”严景铭拍着桌子大声喝道:“小谢,你tm反了天,在我这儿打架。还不给我停下来。”

谢晋文推开蒋鸿哲,一脚把他踹到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后退两步。他当然不会去接严景铭的话,给严景铭骂了可就是白骂了。他在京城圈子里的地位至少要差严景铭一个等级。

陆景淡淡的道:“谢晋文,行了,出出气就可以,不要和精虫上脑的小孩子一般见识。”

“我日…”蒋鸿哲一口气憋的,差点就内伤了。

严景铭冷冷的道:“今天就这样吧。”他本来还想着和陆景讨价还价。如果陆景愿意,他可以让横溪影视集团的董事会改组,给谢晋文足够的话语权,但是陆景开出的条件,他根本没法接受。这就没法继续谈下去了。

陆景微微点头,对谢晋文打个手势,一起走出酒吧。严景铭没打算吐出利益还打算和他再“较量较量”,他也不介意再“抽严景铭一耳光”。

方浅语所有所思的看着陆景和谢晋文离开酒吧贵宾厅,借故离开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