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07章 各自的盘算

第707章 各自的盘算

方浅语穿过富丽堂皇、布局雅致的酒吧大厅,安静悠然的音乐正在为大厅的客人营造着舒适谈话的氛围。

她是吴湖会所的常客,坐专用电梯到楼上找服务员拿了一间安静的休息室后,在客厅粉色的沙发上给父亲方成济打电话。

京城某处高档公寓内,雅致的客厅里带红穗的宫灯洒下柔和的光芒,客厅的家什在夜里熠熠生辉,透着别样的奢华与高端。

方成济正坐在客厅中舒适的靠椅上,一名穿着居家睡衣的美貌女子娴熟的指法在他头上或轻或重的按摩着。听到手机响,方成济对女人道:“停一会吧,我接个电话。”

“爸,铭表哥和陆景谈崩了。陆景要天逸投资低价转让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并且要终结徐征风的仕途。”方浅语表情郑重的说道,大异于她平时里烟视媚行的神态。

“哦?”方成济不惊反喜,沉吟了片刻,道:“浅语,你再去和陆景谈谈。听听他的条件。不要让严景铭知道这件事。”

既然严景铭和陆景谈崩了,他没有必要和严景铭死绑在一起。严景铭惹的麻烦让他自己去和陆景了断。

从女儿刚才说的情况来看,陆景只是在针对严景铭,反而没有针对星光传媒提条件。这不可能是陆景的疏忽,而是陆景现在还在压服严景铭之前不和星光传媒谈。如果严景铭胜,星光传媒肯定不会遵守之前谈成的任何协议,而陆景胜。到时候再来和星光传媒谈不迟。

他现在要做的是再和陆景接触接触,听听陆景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做到心里大致有底。方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如果陆景的条件太过分,他不介意现在帮严景铭一把。

“好的。爸。”方浅语毫不奇怪的答应下来。对于父亲不想和严景铭绑在一起的想法她是知道的。星光传媒现在和天逸投资只是合作关系,并不是从属关系。

“严哥,咱们现在怎么办?”四季吴湖的别墅里,蒋鸿哲捂着脸上的药膏问道。他被谢晋文打在脸上打了几拳,看起来很凄惨。实际上伤势不重。

陆景、谢晋文离开酒吧后,他在吴湖会所里略坐处理后,就和严景铭一起回了四季吴湖的别墅。

严景铭靠在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慢慢的抽着烟,平静的道:“陆景的条件我不可能答应他。天逸投资占有横溪影视集团20%的股份,折算下来有将近10亿的价值。 10亿的资产足以让京城里的一些人出手了。”

既然他在杭城的人脉压不住陆景,那就引出外力。作为盟友的方家看样子是靠不住的,他得寻找另外的助力。这是他敢于拒绝陆景提议的原因。

“你是说那几位…”蒋鸿哲眼睛微亮,从泛着金属光泽的茶几上拿了烟盒,点了一支烟。

京城衙内圈子也分三六九等,严哥他们这些新蹿起来的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四人被好事者称为京城四少,实际上这并非京城衙内圈子里的最顶尖人物。

严景铭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不错,我过两天会回京城拜访一下史大少。”

蒋鸿哲不解的道:“严哥。怎么还要等两天?”

“陆景要横溪影视集团,但是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东又不是只有咱们天逸投资一家,我就不信商学民会让陆景控股横溪影视集团。我明天和他见面聊聊,他也得出一份力。”严景铭快意的微笑起来。双管齐下。他必将重新获得主动权,把陆景揉圆搓扁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好主意,哈哈。这次一定可以让陆景吃个大亏。”蒋鸿哲右手握拳砸在沙发扶手,“严哥。我想会会赵清芷,她就在江南大学。”

陆景毫无顾忌的抢了他的夏婕。他也不想再讲什么规矩。他眼馋赵清芷不是一天两天了。

严景铭对蒋鸿哲有点无语。不过蒋鸿哲正处在这个年纪,心思放在美女身上到也能理解,淡淡的道:“不要太过火。她父亲是人大的教授,最近一些市场经济的论点很有市场。”

“嘿嘿,我知道。”蒋鸿哲咧嘴一笑,信心满满的道:“赵清芷很好骗,她要是主动的上钩,谅陆景也说出什么话来。”

星光传媒在杭城的南方分公司被查封两周后,媒体报道的热度逐步消退,转而开始报道香港新近有大红大紫趋势的歌手,李逸落。她将在杭城举办内地的首次大型个人演唱会。

就在娱乐媒体纷纷转向报道新的新闻热点时,横溪影视集团的董事长商学民却是知道杭城现在表面上是波澜不惊,实则是暗潮汹涌。

四季吴湖别墅区位于吴湖东岸。长廊林立、绿树环绕,花园式的别墅若隐若现的坐落在优美静谧的湖光山色之中。

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一栋别致的小别墅前,商学民推开车门,在女佣的引领下,走进低调内敛的别墅里。

“商总,请坐!”穿着衬衣、牛仔裤休闲装扮的许雪笑吟吟的从二楼白玉栏杆的楼梯走下来,声音清亮的说道。

“许董。”商学民打了招呼,神态颇为恭敬的坐下。不同于天逸投资拥有众多合作伙伴,横溪影视集团能发展起来主要得益于明州商业银行的扶持。明州商业银行持有横溪影视集团15%的股份。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就是明州商业银行大权在握的执行董事、副行长。

许雪微微笑着点头,吩咐女佣上了茶,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商总来拜访我是因为近期杭城里流传的杭城市政府有意调查横溪影视集团的消息?”

商学民苦笑道:“是的,希望许董能够帮助我渡过难关。昨天严少给我打了电话,前天晚上他和陆景谈崩了,我这条小鱼八成会被波及。我想向明州商业定向增发1000万股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不知道许董有没有兴趣?”

“只要是赚钱的生意,我都有兴趣。”许雪笑着说道,拿手指轻轻的压了压额头,“我没记错的话,横溪影视集团总股份只有8千万股,商总增发1000万股的话,是想要放弃绝对控股权?”

商学民叹口气,坦率的道:“陆景已经明确对我说过要收购横溪影视集团,公司都保不住,要控股权有什么用?”

他名下的公司对横溪影视集团持股53%,增发1千万股后,这个持股比例就会滑落至47%。如果有选择,他当然不愿意放弃横溪影视集团的控制权。但是,在陆景这条过江猛龙的压力之下,严景铭和星光传媒都吃不住劲,遑论他这样的小鱼。

而在浙东根深蒂固的许家则可以庇护他躲过这一截。付出这点股权的代价是值得的。明州商业银行并没有干涉它投资企业管理的先例。

许雪轻轻的笑了笑,很有女性的魅力,“商总,这件事我会和家里沟通的。没事。”陆景的能量她是知道的,但是在浙东,许家还是有些话语权的,保住横溪影视集团没有问题。

听到这句承诺,商学民一颗心放到肚子里,笑呵呵的道:“谢谢,许董。”喝着茶,沉吟了一会,道:“许董有没有兴趣和严少见一面?”

许雪拿起白玉茶杯喝着清茶,微笑道,“改天吧。”她只是需要保住横溪影视集团就行。她并没有兴趣搀和到陆景和严景铭的恩怨中去。

听说严景铭这次没能争赢陆景是因为调任江州的前杭城市委副书记李学平出了大力。严景铭或许不清楚这其中的脉络,但是她是浙东的“地头蛇”,一看到支持天辰娱乐的干部名单,她就明白过来。

至于,李学平为什么帮陆景,想到李学平调任江州市委书记的任命,她大致也能猜得出来。

娱乐媒体素来都是以读者为消费导向的,当有新的新闻焦点时,而旧的新闻焦点又没有更劲爆的消息发生时他们的报道重心自热而然的会转移。

周五下午,由杭城飞往京城的头等舱中,陆景微笑着放下上飞机前买的报纸,上面全是李逸落的照片和消息。

坐在陆景身边的李慕清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我的造势造得还不错吧?李逸落以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两三年内绝对可以成为风靡亚洲的超级歌星。”

陆景笑着点头,李逸落同时还是景华手机的代言人,她的名气越大,对景华来说收益也越大,对隔壁座椅上的谢晋文道:“谢晋文,影视业务要加把油了。”

谢晋文笑着道:“景少,李慕清手里拿了一张好牌,怎么打能出彩,我这里可就难了,全是二三线的小明星。”

陆景拿起手机示意道:“过两天回杭城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方浅语上飞机前给我打电话了,约我回杭城之后和她见面。”

李慕清鄙夷的看着陆景道:“叶妍才离开杭城几天啊,你不至于饥不择食的和方浅语勾搭上了吧?”方浅语可是京城世家子弟圈子里有名的“艳女”。

“我有那么没品位吗?”陆景笑着白了李慕清一眼,“方浅语约我见面是要和我谈放弃打压星光传媒的条件。到时候我会提出挖星光传媒墙角的条件。”

“哦,这样啊。“李慕清盈盈一笑,一点都没有误会陆景之后的愧色。

陆景笑了笑,也没和她计较。他这周末带谢晋文、李慕清到京城来跑动关系。严景铭限制天辰娱乐发展的第三个手段就是广-电总局的电影审批。也是时候解决这个桎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