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09章 闵二哥答应传话

第709章 闵二哥答应传话

陆景微微沉吟。方浅语刚刚告诉他严景铭周末去京城见史大少了,现在蒋鸿哲就说史大少已经到了杭城,看样子严景铭给史大少的利益不少,让他颇为热心。

史大少是某国企的副总,享受正-厅-级的待遇,京城里的几位大哥之一。和李三少李新寒的霸道不同,史大少的性格阴冷,喜欢算计人。史大少背后的圈子和刘勇志有颇多交集。这大概也是史大少能和严景铭达成一致的原因之一。

看到陆景沉吟不语,蒋鸿哲得意的放声大笑,“傻了吧,哈哈。”

陆景无语。这自我感觉也太好了点。他怎么可能因为听到史大少的名头就怕了。他是在思索蒋鸿哲话里的信息。

蒋鸿哲脸上带着痛快的笑意,再次问赵清芷:“赵清芷,你二哥麻烦缠身,缩卵了,现在有没有兴趣和我去兜兜风呢?”

蒋鸿哲目光热切的巡梭在穿着黑白色运动服的赵清芷身上,宽松的运动服难掩她窈窕高挑的身材,清雅绝伦的俏脸,樱桃小口,肤如初雪、长发及腰。

看着这个如花似玉的清雅少女,蒋鸿哲心里蠢蠢欲动:这脸蛋,这小嘴,这身段,把她脱光了压在身下肆意享受整晚,春风几度,那该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嘿嘿…

“不去。”赵清芷厌恶的撇撇嘴,语气坚决的说道。她又不傻,蒋鸿哲想要对她做什么她能不清楚?

蒋鸿哲恼怒的盯着赵清芷,森然道:“你会去的…,啊…陆景。你要干什么?”

话没说完,却是发现陆景大步流星的向他走来。蒋鸿哲浑身一哆嗦。他连谢晋文都打不过,那会是陆景的对手。而且。陆景打他那肯定是白打了,严哥也不可能帮他找回场子。

对蒋鸿哲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人,陆景懒得再和他废话,径直走到蒋鸿哲面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话说完了就赶紧滚蛋。别在这儿唧唧歪歪。蒋鸿哲,如果再给我知道你还在纠缠小芷,后果你知道。”

蒋鸿哲的身高不足1米65,在陆景面前毫无优势。被陆景这样居高临下、轻蔑的戳着胸口,脸涨得通红,仰着头道:“陆景别虚张声势了。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应付史大少吧。”

“不劳你费心。”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蒋鸿哲的脸。蒋鸿哲通红的再红了几分。陆景轻声吐出一个字,“滚!”

陆景的动作让蒋鸿哲心里充满羞辱感,陆景这哪里是缩卵的表现,完全是强势得不能再强势的表现,他尼玛错估了形势以为陆景会怕史大少,结果一脚踢到铁板上。灰溜溜的坐到车里,蒋鸿哲愤然的道:“陆景。你给我等着,史大少会让你好看的。”

陆景哂笑,“你台词念错了。应该是你给我等着,我还会回来的。”他既然不怕李新寒。又怎么会怕史大少?

“哈哈…”赵清芷的同学都捧腹大笑。动画片的反派台词好像都是这样的。

看到那些女孩都哄笑起来。蒋鸿哲脸上火辣辣的,飞速的驾车离开。这个脸丢得有点大了。

“二哥,谢谢你啊。”赵清芷喜滋滋的对陆景笑说道。“我晚上请你吃饭,要不要给婉仪姐打个电话?”

这小迷糊虫也变得精灵了。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了。你们去吧。我回酒店。”他需要回酒店消化史大少和严景铭联合的消息。

“一起去吧,二哥。”有女孩大胆的邀请道。就算布加迪威龙的跑车是借的,那个小个子的实力肯定也不凡,而陆景把小个子给打发了,实力绝对更胜一层啊。

“不用了,我还有事情。”陆景笑着婉拒,给谢清歌说了一声,又和赵清芷的同学打了招呼,在几道热切的目光中,陆景缓走出了被夕阳染得金黄而美丽的江南大学。

晚间时分,四季吴湖的11号别墅充满欧陆风情的客厅里灯火通明,严景铭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着烟,微微沉思。

“怎么,为蒋鸿哲的事情发愁?”穿着性感黄色吊带睡袍的齐静瑶拿着两杯鸡尾酒从酒吧里走出来,笑吟吟的问道。

刚才,蒋鸿哲在这儿发牢骚骂陆景。他下午在江南大学泡陆景的表妹赵清芷被陆景当场撞到,教训了一顿。

“为他的事情愁什么?那小子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女人,过两年再说说他。总这样不行。”严景铭笑着灭了烟,接过齐静瑶手中的酒杯,一手将齐静瑶揽到怀里。

齐静瑶娇笑道:“你又好到哪里去啊?你不也窥觑天辰娱乐的那个歌星李逸落吗?现在胜券在握,过两天让陆景一并交出来就是。”

“吃醋了。”严景铭隔着睡衣揉摸着齐静瑶的乳-峰,嘿嘿一笑,意气甚豪的道:“陆景要是肯割爱,我却之不恭啊。”他可不会把希望只寄托在史大少一个身上。他介绍史大少和明州商业银行的许雪见过面,许雪答应最近几天走动下许家在杭城的关系。

对付陆景,要如狮子搏兔用尽全力。因为,陆景翻出的底牌总是会出人意料。他要以绝对优势将他清出影视圈。

齐静瑶娇嗔的拍严景铭。严景铭志得意满的哈哈大笑。调笑了几句后,齐静瑶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严景铭神色古怪的叹了口气,喝着可口的鸡尾酒,轻声问道:“黄海刘书记要调任徐城的事情你知道吧?”鲁东省委副书记、黄海市委书记刘勇志平调任省委副书记、徐城市委书记的消息已经传开。

以黄海在鲁东省的政治地位,黄海市委书记惯例是省委三把手。徐城市委书记的排名,可是几位副书记最末尾的。这两个位置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仕途就像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刘勇志日后的处境恐怕要艰难了。

“恩,听说了。”齐静瑶疑惑的看着严景铭的神情。作为颇受他宠信的枕边人。她看得出来那是面对不确定因素而流露出的慎重和浅微的顾虑。

严景铭轻笑道:“史自成这么爽快的同意来杭城不是没有原因的。”说着,又笑道:“不说这个了。哈。过两天,我就可以把陆景的资本踢出影视行业。算是报了我在蓝罗通信上被坑的一箭之仇。”他现在也不可能和陆景讲和,反而要用全力去和陆景争夺利益。

“谁让你那么相信莫家那小白脸。他姐和陆景可是走得非常近。”齐静瑶笑嗔道:“吃一堑长一智啊。”

严景铭笑着摇头,“莫少锋还是很单纯的,是个合格的小弟。问题是他姐姐太狡猾。莫家同样是亏了3千万多万美元。这件事我也抓不到证据,不好翻脸。莫心蓝做事情还是很识趣的,把我手上缩水的蓝罗通信股份给吃下去了,我暂时还不会和莫家翻脸。”

“是哦,京城第一名媛呢。翻脸了你以后怎么一亲芳泽。”

严景铭感觉到怀里美人不满的扭动着身子,女人吃起醋来总是莫名其妙,嘿嘿一笑,抱着齐静进了卧室。

夜里突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酒店豪华套房的落地玻璃窗上,陆景打了几个电话后,便在窗前看雨。夜里幽静的环境让他心无旁骛的思考。

史大少所带来的压力是切切实实存在的,他需要重新考量一些关系。楚北那里人事变动基本完成,李学平应该会继续支持他在杭城的动作。陆景给黄致远打电话聊到半夜,分析推敲方方面面。最终得出的结论是:问题不大。

在京城这两天,陆景已经知道最近楚北一系列人事变动的消息。省委秘书长李学平担任江州市委书记的任命已经公示。楚北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郁行知被免去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另有任用。在楚北省内派系色彩不重的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罗维均担任组织部部长。因分管楚北省内重工业业绩突出的常务副省长张炎直党-内职务升为省委副书记。常委副省长柳春阳担任省委秘书长,由冯宗登担任常委副省长。

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中。陆景作为切身利益相关的明眼人自然能看出一些脉络。楚北这次人事变动的悬念是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郁行知职务变动。

而令陆景所没想到的是,靠近刘家的冯宗登依旧去了楚北,担任常委副省长。分管的工作包括电子信息产业。日后,景华公司少不了和冯宗登打交道。

就在陆景在深夜里将思绪转回到楚北时。杭城某处高档公寓内,史大少一手拿着红酒。一手拿着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闵二哥,我史自成啊,有件事情要请你帮个忙。”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大笑的声音,“史自成,你小子也学会客气了?有屁快放。劳资正忙着呢。”

能让史自成有屁快放的人自然是和他同一个数量级的人物,史自成也不介意,而是慢悠悠的喝着酒,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现在在杭城,打算和陆景谈谈。他和小严最近闹得有些不像话。不过,我打电话约他出来喝喝茶,他恐怕未必会给我面子,想请闵二哥帮我和他约一约时间。”

闵二哥心思精细,一听话头就知道怎么回事,道:“喝茶?你小子要拉偏架是真的吧?”

史自成微笑道:“闵二哥目光如炬啊。小严许了我一点好处。我前段时间在西班牙拍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闵二哥要是有兴趣,我让人送去给你尝尝。”

“行。”闵二哥答应下来。史自成放低姿态托他传个话,他不好却了史大少的面子。至于史自成、陆景、严景铭之间的恩怨他不会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