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0章 休假和创作

第710章 休假和创作

天辰娱乐的总部设在杭城最繁华的商业区天歌大厦的25至35层。李慕清和谢晋文都在总部内有办公室。从京城回来,两人这两天都在天歌大厦办公。

上午的阳光落在桃红色樱木地板上,让办公室里气派敞亮。

李慕清想起昨晚陆景告诉她史大少来杭城的消息,心里不由有些烦躁,摆摆手,打断正在汇报18日李逸落演唱会筹备情况的经理的话,“行了,就到这儿。你把报告放在我这里,我回头看。”

等经理离开后,李慕清径直去了谢晋文的办公室,问道:“史大少来杭城的消息你知不知道?”

“知道。景少昨天晚上七八点钟左右给我打电话说了。”谢晋文招呼着李慕清坐下,“他没给你说这件事?”

“说了。”李慕清焦虑的坐在沙发上,“我现在非常担心陆景对星光传媒的调查会无效。”史自成在京城里威名赫赫,他本身没有利害的,关键是他所能调用的资源。如果他帮助严景铭,目前天辰娱乐所占据的优势有可能会立刻被颠覆。

见谢晋文并没有担忧的神色,李慕清好奇的道:“你不着急?”

谢晋文笑着摊开手,“我怎么不着急。问题是这件事就算急也没用啊。我们也帮不上忙。我们俩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制定挖角星光传媒旗下明星的合同。”

他向来是天下来高个先顶着的性子。到了史大少那个层次,背后圈子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他所能触碰的。

“这种细节上的东西让郎子真负责就行。陆景现在在干什么?他没打算去走动下关系?”

谢晋文笑呵呵的道:“景少去江南大学看书去了,还说天辰娱乐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这几天不要打扰他。他打算休息几天。”

“啊…。这时候他还打算休息几天?他还真是淡定。”李慕清无语的扶着额头说道。

陆景并不是故作轻松,而是从现有的局面来看。在杭城市而言,他所能获取的支持力量足以抵挡史大少的人脉资源。星光传媒要想恢复正常运营。严景铭等人就得答应他的条件。

他不是那种把心操碎的人,既然判断没有问题。就算现在的形势犹如乌云压顶,他依旧可以优哉游哉的在江南大学里看书,按着规划休息几天。

暮春初夏的阳光从红灰色的水杉林的间隙间洒下来,陆景垫着报纸坐在石凳上慢慢的啃着手中厚厚的电子书籍,偶尔伸手拂掉因风吹过落在书面上的针形树叶

对集成电路相关的知识他打算了解一些。对电子行业的判断,除了他所拥有的重生信息优势外,多看看这方面的书籍可以让他对整个行业理解的更为透彻一些。毕竟,重生的优势总有消失的一天。而他也不可能只活到那个时间节点。

“啊…,陆景,怎么会在这里碰到里。”一声娇呼打断了陆景的阅读。

陆景回头看去,见李逸落惊讶而略带喜悦的站在身后不远处。她穿着宝蓝色的修身牛仔裤、短袖衬衫、扎着马尾辫,青春明丽,十足的学生打扮。

李逸落带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清纯秀美的绝色容颜——现在在杭城她可是大名人。陆景从她高挑的身姿、略带些空灵韵味的嗓音一眼就认出她来。

“嗨,李逸落。我在这儿看书,你怎么在这儿?”陆景站了起来。笑着打个手势,邀请走过来的李逸落坐下。

接过陆景递来的报纸,李逸落垫在石凳上毫不介怀的坐下,摘下墨镜露出清丽如水、带着混血儿风**致的容颜。微笑道:“我上午练了一会歌,打算创作一首新歌,来江南大学里找找灵感。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呢。”

说着。好奇的翻翻陆景搁在石桌上叠起的书本,“啊。都是江南大学图书馆的,你又不是江南大学的学生。你怎么能借到江南大学图书馆里的书?哦…”

李逸落微微掩嘴,冲着陆景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她听清姐说过:陆景的未婚妻在江南大学就读。在图书馆里借几本书应该问题不大。

晨花沾露的淡淡幽香传来,看着有些小女孩雀跃的李逸落,陆景笑着解释道:“我有个妹妹在江南大学读书,我让她帮我借的。过两天离开杭城再还回去。你呢,新歌创作是什么类型的?”

书籍是他让谢清歌帮他借的。李逸落说她要写新歌让他有些好奇。李逸落从江州音乐学院学的是我舞蹈和声乐,和创作歌曲不怎么沾边的。

“哦…”李逸落俏皮的笑起来,有着沁透人心的秀美琼鼻格外吸引陆景的目光。

陆景笑着摇头,他知道李逸落笑什么,“别给李慕清带坏了啊。我在她眼里跟人形禽-兽没区别。”妹妹,只要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通常还有另外一些别的意思。他就算对李逸落没什么想法,还是在意在这么一个美丽女孩心中的形象的。

“没有啊。其实,私下里清姐经常夸你呢。她挺欣赏你的。”李逸落轻笑着将落在秀发上的树叶摘掉,“我打算创作有关爱情的歌曲。可惜没什么灵感。”

陆景哑然失笑,说道:“你都没经历过爱情怎么创作的出来。你现在还是属于创作的早期阶段,冲动型创作。创作的歌曲最好还是你切身的体会为蓝本。这样容易产生经典的歌曲。”

“哦…”李逸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纯真明沏的眼眸落在陆景脸上。她人生二十三年的历程里,对她影响最深刻的事件一个是因为父亲欠赌债被白昆逼着来江州读书准备接近陆景给当白昆的耳目获取消息,这是灰暗的记忆。一个是陆景推荐她成为景华手机的形象代言人,从而一步步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这是让她愉悦、感恩、明快的记忆。她会记得九八年和陆景在1804酒吧初见时的情景。

“那我写你相关的歌曲怎么?”李逸落认真的对陆景说道。

“我…,还是算了吧。我一向对曝光没兴趣。”陆景笑着摆摆手。

“说定了。”见陆景拒绝的不是很坚决,李逸落轻快的笑说道,“陆景,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有时候会非常的想对你说几句话哩,我正好写到歌曲里面去。”

“不用谢。”陆景开玩笑道:“我可不可以幻想你要对我说的话是三个字?”

李逸落清丽的瓜子脸仿佛想被敷了一层娇艳的粉红,“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告诉你吧,本来是想着大后天在演唱会上说的。”说着,明眸看着陆景,吐气如兰的轻声道:“陆景,那个你曾经帮助的女孩如今做的不错。”

她并非是喜欢上陆景,只是对他有些好感,和他相处她没什么压力。偶尔的听清姐她们说起他来时,也会想着了解他的信息。她感激陆景曾经对她的帮助,会想着亲口告诉他她刚刚说出来的话。

陆景温润的笑了笑,鼓励道:“未来你会做的更好的。”

“谢谢!”李逸落甜甜一笑,站起来挥挥修长白嫩的手,“不打扰你了,改天再见。”

陆景对李逸落并没有额外的想法。不过,在这么风和日丽的上午和她这样晶莹剔透如水晶的美丽女孩说几句话确实让人心情愉快。在江南大学里呆到下午,陆景准备去校外找个餐馆随便对付一餐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陆景,我是闵兴怀,方便说几句话吧?”

“闵二哥?”陆景有些诧异,站在教学楼边听着的一长溜自行车旁边,微笑道:“我有时间。闵二哥你说。”

闵二哥是某国企里的一个正处闲职干部,但是他在京城里树大根深,为人仗义,很是玩的转,是相当有分量的人物。陆景前世里和他打过几次交道,那时陆家衰落,还承了他一两个人情。

闵兴怀哈哈笑道:“是这样的,史自成跑到杭城去了,他打算约你见个面,协调严景铭和你的矛盾,托我给你传个话。我倒不是帮史自成说话,陆景,争来争去,总归是为了利益。能通过谈判解决的没必要搞的两败俱伤。当然了,史自成肯定是拉偏架,你要有心里准备。”

这话说的比较透彻,陆景就笑着点点头,“行,我和史大少谈谈。”

闵兴怀笑道:“那行,后天是横溪影视集团十二周年的庆典,他们会发请柬给你。”陆景这么痛快的答应和史自成见面,完全是给他面子,他对陆景的印象倒是好了几分。

挂了电话,陆景微微沉思起来。他早就表示要严景铭低价转让天逸投资在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史大少把见面地点定在横溪影视集团十二周年的庆典上,恐怕会有些猫腻。

要说这么长时间,严景铭还没查到是李学平在支持自己恐怕不可能。而衡量各方的方关系之后,自己并不在劣势,史大少还通过闵二哥来约他见面,他的底牌是什么?

陆景看着碧蓝天空中漂浮的白云,心里警惕起来。

就在陆景接到电话时,一辆黑色的别克从杭城机场驶出,一名皮肤白皙的青年偶尔看看表,脸上带着一丝凝重的笑容。凝重是因为,他知道他要见的人正处在还没有察觉的危险中,而笑容,则是因为他此行必将能获得丰厚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