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1章 许云策带来的新消息

第711章 许云策带来的新消息

“陆景答应了。”杭城吴湖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一名衣着讲究、浓眉大眼的男子放下电话淡淡的说道,嘴角有一丝冷然的笑意。

宛如宫廷般富丽堂皇的客厅中摆放着一套名贵的红柳木茶几。坐在茶几左边长排沙发上的严景铭微笑道:“呵,我很期待后天晚上他的表情。”说着,对身边的商学民道:“老商,横溪影视集团股票增发的事情可以开始操作了。”

商学民笑着道:“严少,我会的。”然后又冲主位上的男子客气的笑了笑。他本来请明州商业银行的许董帮忙答应定向增发1000万股给明州商业银行,而此时严景铭的吩咐是要他再增发1000万股给坐在正中主人位置上的男子。

主位上的男子微微点头,对身后的青年做个手势,“阿进,去把我带来的红酒拿来给大家尝尝。”说着,又对严景铭笑道:“小严,后天晚上你可以任意发挥。我可是很期待看一场好戏。”

“我会的。”严景铭拿着酒杯,微微笑起来,悠悠的叹道:“真是让人期待后天的夜晚啊。”

江南大学东三食堂外有一家销售咖啡、奶茶、蛋糕等食品的精致咖啡店,价格实惠,是江南大学里下午茶的好去处。

许云策打电话给陆景之后,怎么都没想到陆景会约他在这种地方见面。看着在午后阳光里窃窃私语的甜蜜情侣们,许云策摇头道:“陆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怪癖。喜欢在大学里面泡着。待会儿我们接下来的谈话不会被人当做是吹牛吧?”

“呵,被当做吹牛也没什么。”陆景惬意的喝了一口冰咖啡。他让老板加了糖,味道一点都不苦涩。反而透着冰爽的感觉。

他中午接了闵二哥的电话,心里对史大少的底牌很有些警惕,但是他查什么事情,自然是打电话就可以解决,并不需要他本人跑来跑去的收集情报。所以下午一边在这里看书,一边通过手机接收反馈回来的各种最新消息。而许云策正好打电话约他见面,他便把见面地点放在了这里。

许云策颇有些无语,他的自尊心可不允许他被人用吹牛的眼光来看着,“好吧。说正事。我来杭城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明州商业银行是横溪影视集团的大股东。它通过一家投资公司持有横溪影视集团的股票。这一点,就算谢晋文是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东他估计都不知道。”

“怪不得!”陆景恍然的用手里的黑色中性笔点了点面前的便签纸。他下午接到消息中就有杭城市一名常委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对继续查封星光传媒有不同的看法。原来是许雪影响了一些人的看法。原因居然是在这里:明州商业银行和横溪影视集团有瓜葛。

许云策诧异的看着陆景,失声道:“你知道这件事?”要是陆景知道这个消息,他这份情报卖出的价值就不大了。他专程从建业赶过来,就是要提醒陆景小心许雪。

“不知道。明州商业银行是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东这则消息正好印证了我知道另外的一些消息。”

许云策心里送了口气。同时,也为陆景在杭城所掌握的资源而感到心惊。很明显,就算陆景得不到隐藏在深处的盘根错节的关系,但是他依然可以得到关于星光传媒事件最终决策的人物的消息。怪不得他能够和严景铭相抗衡。

陆景喝了口咖啡,略微沉吟了会。奇怪的问道:“许云策,一笔写不出两个‘许’字,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消息?”他自认和许云测的关系还没有熟到那份上。

说到正题了。许云策微微笑了笑,轻轻的抿了口咖啡。慢慢的道:“我和我三叔与他们明州商业银行一系的关系并不好。我只是不希望因为许雪那娘们的无知和个性招惹到可以毁掉许家根基的人物。”

听到这番带着恭维和自曝家丑的解释,陆景轻轻的点头,“我承你这个人情。”这个消息把他从吃完午饭到现在下午三点所收集的所有消息背后的根源都解释清楚了。对他而言很重要。值得搭上一个人情。

他相信许云策的解释。许三叔在建业的时候对他的态度确实很不算坏,还勒令许云策向他道歉。

至于。许家的内斗完全合情合理。就他收集到的情报而言,许雪年纪轻轻就执掌明州商业银行的大权。除了才华、强势的性格之外,肯定有着强有力的支持。

要知道许雪今年才不过二十七岁。这个年纪对学生而言是很大了,但是对一家大型商业银行的管理层而言,实在太年轻。以银行在现在企业体系里面所起到的作用,再加上许雪背后的强力人物,确实完全有能力在许家内部自成一系。

“好,或许过段时间我在建业就需要用到你这个人情。”许云策就笑了起来,挑明了说道。越是大人物越不喜欢欠人人情。早点给陆景说清楚要求兑现的时间、地点,会让陆景心里舒服些。

送走达成目的的许云策,陆景坐在小店门口独自沉思,手里的中性笔偶尔转动着。他昨天晚上和黄致远的考虑只考虑了史大少和严景铭的因素,得出的结论是问题不大。但是如果加上许家在杭城市的政治力量,在这次围绕着星光传媒的较量中他就有可能失败。浙东许家,这可是标准的地头蛇。

那么,打破局面的方法是什么?

陆景苦恼的揉揉眉心,脑子里转动着各种方案。突然间,陆景却是看到侧前方走过来的一对年青男女,顿时愣住了,心里不由的浮起一丝苦涩。

气质娴静温婉的卫婉仪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和一个男生走进来喝咖啡。她扎着青春气息正浓的马尾辫,容貌俏丽清秀。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修身牛仔裤。清爽的学生装扮让她略显消瘦而窈窕的身材有着夏季清荷的韵味。在她走进咖啡店的时候。不少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陪在卫婉仪身边的男生正殷勤的和她说着话。两人显然是在约会。

突然间,卫婉仪看到陆景锐利而绝然的眼神。瞬间脸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学校里偶遇到陆景。

“陆景...”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站起来,语气淡漠的说道:“对不起,我来错地方了。”说着,收拾了书本,往背包里一放,拎着背包大步走了出去。心里突然的很痛。任何男人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在和别的男人言笑晏晏的约会,都会是这个反应。

虽然按照政治婚姻夫妻的惯例而言应该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但是,他无法接受卫婉仪和别的男生亲近的事实。

他现在当然不会在卫婉仪面前大吵大闹,那只会降低他在卫婉仪心里的印象分,和脑残无二——虽然他现在心里阴郁的很。在这一刻,他都有种打电话的冲动:让唐悦派人过来让这男生悄无声息的从世上消失。

“诶,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卫婉仪愣了一会,咬着嘴唇,快步小跑着追着陆景出了咖啡店。“喂--,陆景...”

听到卫婉仪的喊声,陆景停下来,转过身在咖啡店外的栽种着一株香樟树的花坛边听卫婉仪的解释。

“桥天成是我初中同学。他们几个人来江南大学里玩。这家咖啡店的下午茶不错,我和桥天成先过来占位置,婉莹带他们去超市买酒和饮料去了。一会就到。哎呀...”卫婉仪边跑边说。她穿着高跟鞋,却不防脚下一崴。顿时跌坐到水泥地上。

见卫婉仪狼狈的摔倒,陆景明知道笑起来不合时宜。但是还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他知道他不是因为卫婉仪摔倒而笑,而是因为卫婉仪的解释——只要不是单独的喝咖啡、约会,她和男生笑着说几句话,他还不至于心里不舒服。

陆景不知道他的笑容落在卫婉仪眼里多可恨。卫婉仪气得眼泪都流出来,虽然有八分是痛的。以她的性格,她既然同意家里的安排婚姻,就绝不会去搞那些乱七八糟东西。那会像这混蛋?她可是亲眼看着他纠缠唐雨瑶。她还见过那位清纯妩媚叫关宁的绝色女孩和他牵着手逛街呢!

“对不起啊,我只是有些高兴。”陆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卫婉仪身边,把名贵的黑色男士双肩背包往水泥地上一丢,伸出双手去扶卫婉仪,“你没事吧?”

“没事。”卫婉仪抿抿嘴,她当然知道陆景说的高兴是什么,没有拒绝他的搀扶,扶着他的手站起来,忍不住开口讽刺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他好像是没资格在卫婉仪面前要求她什么。

“呀...”刚说没事的卫婉仪蹙起娥眉,左脚一接触地面就痛得小声叫道:“嘶--,左脚崴了。好痛。”

“你单脚撑着,扶着我的手。”陆景忙用力的扶着她的手臂。看到卫婉仪眼角晶莹的泪花,仿佛一株柔美的月季花被暴雨淋到,陆景心里突然有些柔柔的。

他刚才实在笑得有些没心没肺了,一手扶着卫婉仪的手,一手从背包里翻出一包没开封的纸巾,温和的道:“给,先擦一擦。我送你去医院。只要没伤到骨头,很快就会好的。”

其实,陆景倒是想把她擦一擦的。问题是他们两人虽然顶着未婚夫妻的名义,实际上关系并不亲密。他不能对她做出太过于亲昵的动作,否则,会适得其反。

卫婉仪感觉到陆景在一瞬间似乎想要帮她擦拭眼角的泪花,正要拒绝的时候,好在陆景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她一手扶在陆景的手臂上,一手拿着纸巾轻柔的擦着眼角的泪花。

卫婉仪心里突然有些乱:为什么她会在见到陆景的第一反应是向他解释情况,犹恐他误会,而不是冷淡的点点头。实际上她要这么做,陆景有什么立场来指责她?为什么陆景会在突然间流露出绝然、愤怒的冷漠,而不是大打出手或者是毫不介怀?

仅仅是因为她和陆景再过4个月就要结婚的原因吗?显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