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7章 严景铭认输

第717章 严景铭认输

“诗韵在京城学习,准备安排她进入公司管理层工作。”谢晋文有些忐忑的对陆景说道。诗韵那天晚上去过陆景房间的事情,他听身边的帮闲说过。至于陆景到底有没有要了诗韵,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陆景的心思何等灵巧,立刻就明白谢晋文话里的意思,笑着拿手指点了点谢晋文,“你小子,找抽是不是?”

谢晋文心里松口气,知道陆景没有生气,但也知道陆景和诗韵没发生什么。当即嘿嘿一笑,道:“景少要抽我两下我也认了。”

陆景笑着摇头,斟酌了下,缓缓的道:“天辰娱乐正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有才华的演员。我看诗韵演戏还是很有天分的,没必要把她雪藏起来。只要不强迫她去搞陪酒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行。”

一家电影公司总要有那么几个撑得住场面的优秀导演、演员。俗话说就是台柱子。他看诗韵做事情很用心——至少在去他房间之前知道炒个拿手的小菜增加他的好感——她未必就不能在演艺事业上发展出来。

诚然,明星可以用钱捧起来,但是本身还是需要一点点表演基础。否则,阿斗是谁也扶不起的。前世里,他见过太多有背景、有资金的演员处在半红不红的尴尬状态。这就和自身的表演实力有关。

当然,娱乐圈是一个上镜靠演技,上位靠床技的地方。因而陆景在最后加了一句,算是保护诗韵。娱乐圈的潜规则,吞噬了无数有天赋、有才华、有理想的艺人。

谢晋文点了点头。笑道:“景少你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回到歌德银座酒店富丽堂皇的套房之后。陆景第一时间不是安排谢晋文他们准备如何享受接下来的饕餮大餐,也不是放热水泡澡休息。而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拿出手机给大哥拨了过去。

他打了史自成,这件事必须要尽快通知大哥。刚才在车上他是没有私密空间来打这个电话。

陆景刚按了两个数字键,虚掩着的房间门被推开,曾红英带着心事走进来,轻声道:“陆景,我有话和你说。”

陆景诧异的看着自己这个清秀的保镖,笑着打手势让她坐下,在客厅冰箱里拿了一罐云冰果汁递给她,“曾姐。你和史自成的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了。不要郁积在心里。”

今天晚上的经历肯定会让曾红英想起以前不愉快的经历。他还是很看重曾红英的能力的,连忙宽慰她。

曾红英抿抿嘴,渴望的看着陆景说道,“陆景,唐悦在香港组建的保安公司差不多成型了,我在香港的时候去看过。所以,我希望能回到军队里。你能不能帮我?”

陆景愣了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没想到曾红英会提这个要求。

见陆景似乎有些为难。曾红英局促的站起来,死死的咬着牙齿努力让她的表情看起来像一个笑容,“要是你为难就算了。当我没说过这件事。”说着,往门口走去。

“诶。曾姐,等等。”陆景忙喊住曾红英,苦笑道:“我没说不帮你啊。我是在想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升起了离开的念头。”

“真的吗?”曾红英哪里料到会峰回路转。回身希翼的看着陆景,继而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实话说。陆景开给她的待遇非常好。她说出这个请求,也是犹豫了很久。

“没有。不是你做的不好。我这几年过的挺愉快的。但是。陆景,我更向往军营里的生活。”

曾红英话说到这份上陆景还能说什么,挽留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道:“我给我哥说一声,行不行我一会告诉你。你在这儿稍等我一会。”

曾红英郑重的敬了一个军礼,感激的道:“陆景,谢谢你。”

“不用客气。”陆景笑着摆摆手,走到卧室里拨了大哥的号码。

杭城吴湖酒店8楼的豪华观景房里,柔和而明亮的灯光落在乳白色的组合沙发上。严景铭头疼的坐在高背沙发中。

杭城临时市委常委会的决议已经出来:继续调查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可能存在的不法活动。这样的结果让之前信心十足的史自成灰头灰脸,再加上他被陆景当众打了一顿,脸面丢尽,他是没脸在杭城呆着,已经去了机场,准备回京城。

史大少可以拍拍屁股走掉,他却不能。他现在要面临的局势异常糟糕。现在就像是梭哈的牌局,他和陆景都把底牌给翻出来了,结果是陆景的牌大,接下来谈判的难度可想而知。

而且,他还头脑发昏的让星光传媒总经理邱中意在今晚横溪影视集团的庆典酒会上宣布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明天就可以正常营业。这个估计是不可能的。为了缩短他成为笑柄之后被嘲讽的时间,还得额外再向陆景付出筹码。

“严哥,让他们查得了。看看到底能查出什么?”蒋鸿哲斜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白色的热毛巾敷着红肿的脸颊,不爽的说道。这是他近段时间第二次挨打,简直把他气得半死。

严景铭抽了口烟,轻叹口气道:“关门之后我们的损失有多大?别忘了我们刚刚在好莱坞和哥伦比亚电影集团谈好合作的。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越早恢复正常运营越好。和陆景置气不合算。”

他不像蒋鸿哲,可以当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他执掌天逸投资,最终是要以赚钱为目的。天逸投资的增值可以提高他在严家的地位。

国内正在蓬勃发展的电影市场是他所看好的项目,如果连公司都被封了,那还怎么赚钱?天知道那个调查是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所以,他决定向陆景低头。先保住根本,日后再和陆景一较高下。况且陆景今晚把史大少得罪死了,所要面临的反扑力度可想而知。

蒋鸿哲惊奇的看了严景铭一眼。要说内心里的高傲,严哥比他还要强,没想到严哥居然准备人数。蒋鸿哲见严景铭是认真,郁闷的点了一支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时,穿着粉色露肩礼服的方浅语从门外进来,娇声软语的说道:“铭表哥,我爸刚给我打了电话,他希望星光传媒能尽快恢复正常。”

严景铭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会处理好的。”方成济没有把电话打给他,而是让方浅语来转达,可见其心中对他的不满。问题是,在现在他还没法和方家这个盟友闹翻。

“哦。”方浅语俏脸故意蒙上一层忧愁的坐到沙发上。她今晚被陆景的表现惊呆了。史自成在京城是多么厉害的角色,京城衙内圈子里有数的几位大哥之一。陆景说打就打了。她现在真不介意找个机会和这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滚滚床单。问题是陆景身边的女人大多都极为出色,未必看得上她。这实在是个遗憾。

严景铭沉吟了一会,对方浅语道:“浅语,王乐水对星光传媒这次被查封负有严重的责任。我建议向董事会要求免去他的副总经理职位。”

方浅语一愣,然后笑道:“好的。我会转告我爸。”王乐水是严景铭在星光传媒布下的棋子。清除掉王乐水对方家而言是个利好。

倒霉的王总就这样成了这次星光传媒被查封平息公司内部、舆论的替罪羊。

蒋鸿哲听了,心里大爽。他可不管其他的。他早看王乐水不爽了。没有王乐水办的混账事,陆景哪里会知道夏婕在星光传媒?

严景铭吐出一口闷气,拨了一个号码,吩咐道:“羽乐池,带上人和我一起去歌德银座酒店见陆景。我要把天逸投资所持有的横溪影视集团20%的股份转给他。”

既然要认输,那就光棍一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送走笑着流出眼泪,得偿所愿的曾红英,陆景站在客厅落地窗前,略有些感慨的抽着烟。

其实,帮助曾红英重返现-役,肯定又会得罪史家。但是,在大哥上调到文化部的过程中,史家背后的圈子没起什么好作用。隔阂早已经产生。

他今天晚上揍了史自成一顿相比于之前的隔阂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因而,他给大哥汇报事情经过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他才会让曾红英在客厅里等着。

“咚-,咚-”

听到敲门声,陆景回头看去,见一身酒红色晚礼服、性感明艳的李慕清笑盈盈的站在门口,“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我什么时候没礼貌了?”李慕清没好气的瞪陆景一眼,踩着高跟鞋走进来,顺手把门关上了,笑道:“你还真在等严景铭过来啊?”

陆景灭了手里的香烟,微笑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严景铭这条大鱼今天晚上八成会送上门来。”

李慕清咯咯娇笑,丰满高耸的乳峰微颤着,接过陆景递来的云冰绿茶,嗔道:“你眼睛看哪里?哦,这也是景华系公司的产品吧?不错啊,都卖到杭城来了。”

“恩。白云饮料有限公司的产品。茶饮料本来就是一块极大的市场。”陆景笑着摸摸鼻子。李慕清胸前双峰的微颤正好给他看个正着。好在他只是正常的注视那对晚礼服下、颤巍巍的玉兔,并没有想一窥那深不见底“沟壑”的美景,不然铁定要被李慕清鄙视。

李慕清拉开易拉罐喝了几口,脸色逐渐变得慎重起来,“陆景,我决定辞去天辰娱乐总经理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