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8章 李慕清的心扉

第718章 李慕清的心扉

“啊…”饶是以陆景一贯处变不惊的性子还是惊讶的微微张开嘴,诧异的看着李慕清,“为什么?”

在天辰娱乐被严景铭打压的无比凄惨,亏损严重,最为困难的时候,李慕清都没提出过辞职。而现在,正是天辰娱乐将要破茧重生的前夕,她却提出辞职。这如何不让陆景惊讶?

李慕清噗嗤一笑,倒是很满意陆景吃惊的表情,一双妩媚多姿的眼睛“电”了陆景一眼,“奇怪什么啊?就是不想干了呗。”

陆景无语的翻个白眼,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你确定你这里没发烧了?”

“你才发烧了呢!”李慕清笑着横了陆景一眼,身子略微前倾了一点,用手撩开额前的刘海,“你摸一下,看我发烧没?”

陆景坐在客厅茶几,李慕清左手侧的单人沙发上,看着她光洁的额头,那瞬间流露出成熟妩媚而娇柔的诱-惑让他心里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陆景苦笑着喝着手中的饮料,道:“还是算了,我可不想被你暴打一顿。说正事,你不会是被严景铭给打压的没信心了吧?”他在香港是亲眼目睹了李慕清的失落和压力。

“有色心没色胆。”李慕清心里暗自嘀咕,坐回到沙发里,反驳道:“我那有你说的那么脆弱!”说着,正色道:“在杭城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对一家大型企业的管理并精通,十几个人,几十个人很好管理。公司发展壮大之后,我的管理能力跟不上了。其实。就算没有严景铭的打压,天辰娱乐在高速增长一段时间后。管理上的各种问题也会不断的冒出来让我焦头烂额。现在天辰娱乐面临着发展的黄金时机,没有时间来给我调整,所以我决定辞去总经理的职务,让更有管理才能的人来管理天辰娱乐。我专注目前公司的唱片业务就行了,我自己也轻松些。”

“不是为了偷懒吧?”陆景取笑了李慕清一句,等她嗔怒的抱怨几句,认真的思考了片刻才点头道:“行吧,我同意了。”

“看你老气横秋的样子。你不同意我就不能辞职啊?”李慕清娇笑道,“呃。陆景,你就不再挽留我一下?好歹让我觉得自己还是很重要的。”

陆景就笑:“那好吧。鉴于女人每个月总会有几天的脾气不可捉摸,在明天下午唐悦和杨星长来杭城之前,我允许你有反悔的机会。”陆景的重音落在“每个月总会有几天”上面。

“你个混蛋。”陆景话语刚落,一只沙发抱枕就被李慕清气愤的砸了过来。

陆景偏头躲过,看到李慕清美目含怒,“张牙舞爪”的还要丢沙发抱枕过来,连忙举起双手,道:“开个玩笑。不用反应这么大吧,噢…”

陆景苦笑着将沙发抱枕从头上拿开,李慕清压根就没停手,好在被沙发抱枕砸一下也只是象征性的挨揍。道,“你也太暴力了吧?”

李慕清眼波流媚的瞪着陆景道:“那你也不看看你说的什么鬼话啊?”以她和陆景的熟悉程度,这种程度的玩笑并不算过分。陆景以前也曾开个这样的玩笑。但是现在她心里却突然的有些羞涩。忍不住想要砸他几下。

陆景笑着叹口气,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认真的看着李慕清道:“我同意你辞职,但是不会同意你现在就辞去天辰娱乐总经理的职位。至少得等到天辰娱乐控股横溪影视集团之后。”

“啊…。为什么?”李慕清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陆景笑道:“你现在辞职在天辰娱乐普通员工眼里那可是叫做‘引咎辞职’,是为现在天辰娱乐的巨额亏损负责。那你以后在天辰娱乐的工作怎么开展?等控股横溪影视集团之后辞职,那就就叫功成身退,退位让贤。这其中的区别不用我详细解释吧。”

李慕清微微一愣,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今天晚上被陆景握住手后心里所产生的那些奇怪的感觉变得浓郁起来。又想起今晚酒会上他要史自成向自己道歉的情景。只是她嘴里却嘟囔道:“就你心思细腻啊。”

陆景笑了笑,他看得出来李慕清的情绪有些不对劲,站起来去与客厅只有一道钢化玻璃门之隔的厨房插上镍钢电热壶烧开水——待会用来泡咖啡,做完这一切之后在客厅打开的落地窗户边抽着烟。

“李慕清,你还得撑几天,和谢晋文一起把购买横溪影视集团股份的事情处理完。明天下午唐悦、杨星长他们会过来。景华系公司总经理会议后天在黄海召开,我要去一趟黄海参加这个会议。”

“哦?景华系公司总经理会议?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会议。”李慕清站起来,好奇的看向陆景。

陆景笑道:“因为天辰娱乐的资产规模还没达到十亿元的规模。景华、瑞丰现在的关联公司很多,这个会议都是要相关企业的资产达到十亿这个门槛才行。和华公司的议事会议席位则是要求达到百亿的门槛才有资格参加。”

听了陆景的介绍,李慕清惊讶不已,这个时候她才算是有些清晰的感受到陆景所能调动的资金是何等的巨大。和华公司的董坤城、陈创和这段时间就一直在辽北参加云北钢铁的改制。她在电话里听她爸说过几次。

李慕清走到陆景面前,压着心里快要克制不住的情绪,轻声问道:“陆景,你今天晚上为什么要忍那么久才对史自成动手?”

“你当我想忍啊?我又没有受虐的倾向。”陆景翻个白眼,灭了烟,他很少在女士面前抽烟,倒不是为了保持什么形象,而是因为很少有女士喜欢香烟的味道,“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晚上杭城市委会召开临时常委会。由此可见史自成在杭城的能量之大。因而,就算许家倒戈。我也只能在会议开始之后才反击,这样。严景铭他们才没有时间反应,无法改变会议的结果。”

“哦。”李慕清用白皙的小手撩了撩她鬓角几缕略显凌乱的发丝,突然的看着陆景的眼睛道:“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行不行?”

“好像以我们俩的关系这并不需要这么慎重而突然的说出来啊。”陆景笑着侧身让李慕清靠在他肩膀,她身上优雅的鸢尾根、紫罗兰叶、铃兰的香水味幽幽的传来。

他和李慕清是比较熟悉的朋友关系,两人间拍拍肩膀、手背的动作都很平常,因而李慕清情绪不对劲的时候,要他提供“肩膀服务”并不是什么离谱的事情。

“陆景,谢谢你。”李慕清轻轻的靠在这个结实的肩膀上,柔柔的说道。

“不客气。我本来就是要找史大少的麻烦。”闻着李慕清身上优雅的tiffany香水味道。陆景笑道:“李慕清,赶紧找个男朋友吧,女人最终还是要个男人依靠的。总拿我的肩膀找安慰也不是长久之计啊。你倒不是不怕我有其他的想法?”

“你去死啊。”李慕清头靠在陆景的肩膀上,娇嗔的说道。不知怎么的,听到陆景这样明知道是正确的安慰的话语心里却极为不舒服。说着话,她抬头看着陆景的眼睛故作不屑的道:“你能有什么想法?今天晚上从坐车去杭城吴湖酒店开始到现在你一共看了我胸-部十二次,我也没见你有什么小动作。”

被李慕清点出来,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只是看看美女好像不犯法。”

不得不承认今天晚上穿着酒红色v领晚礼服的李慕清极其的性-感而明艳。晚礼服完美的展示着她火辣的身材。饱-满高-耸的乳-峰、细腰丰-臀。曲线优美而性-感,散发着致命的女性魅力。

只是他都不记得看了李慕清多少眼,没想到李慕清倒是记得清楚。陆景心里浮起很古怪的感觉。哪有人会记得她被别人看的次数。

李慕清轻轻的咬着嘴唇,说了一句极为大胆的话。“要不要我把礼服脱下来给你看?”

陆景目瞪口呆。他的第一反应是李慕清神经错乱了。第二反应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很香-艳的邀请。第三反应是这个邀请背后所蕴藏的风险。李慕清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女。虽然他和李慕清很熟,但是看完之后被暴打的概率绝对高达90%。

李慕清看着眼前这个发呆的男人,柔情涌动。千转百回。一些往事不由自主的浮上心头。

在新月湖大学城里的cafe105初识:当时他还被刘柏弄的很狼狈。而后又在粉红佳人酒吧里的偶遇,他在陪他那位精致优雅。充满了知性魅力的秋兰姐喝酒。那时候也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同。

然后她自荐天辰娱乐的总经理,和他的生活圈子有颇多的交集。因为使用tiffany香水被他揭开自己一直伪装的面具——自己不是同性恋。那一刹那间心里的触动。现在都还记得。她在陆景面前无法伪装。

去年他帮助父亲运作去辽北任职,家里的处境,她的处境全部都因此而改变。而她印象最深刻的却是这混蛋在去家里见她父亲之前上楼梯时色眯-眯的盯着她的屁-股看。

现在又帮她摆脱了严景铭大半年的打压,让她的事业重回正轨,虽然她已经说出来她要辞去天辰娱乐总经理的职务。今晚,在史自成轻佻的调戏她后,自己暴怒之后被他握住手。这个时候才发现心里对他是何等的信任,甚至是从未察觉到的服从。

那之后他就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他要求史自成道歉。她心里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种怪怪的,从未体验过的美好的感觉,而刚刚让她晚一些时候辞职的细腻心思,更是让这种情感再也无法抑制。

她已经二十八岁,将近二十九岁了。打开一个成熟女人心扉的钥匙往往不是那个男人多么的浪漫、多么的有才华、天赋、地位、能力,而是那个男人能给她最坚实的保护,用厚实的肩膀撑起一片天空。或者还有那些让人深刻回味,细腻体贴的烙印在生命印记里的小事。

她怎么会不渴望爱情?但是为了逃避家族政治婚姻的安排,她公开宣称她是同性恋。是陆景掀开了她伪装成习惯的面具,是陆景让她以后不用去面对政治婚姻。因为以她爸此刻的地位,李家没有人能逼迫她为了所谓的家族利益牺牲。

今晚被陆景握住手那温暖她心灵的感觉让她迷醉,回到酒店后她懵懵懂懂,不由自主的来到陆景的房间希望和他单独的多相处一会——她根本就不是为了要辞职来找陆景的,她下意思的把陆景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这时,在心里的情感再也无可抑制的情况下,她才恍然明白过来,那种感觉是什么:她可能爱上这个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