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19章 杭城之行的收获

第719章 杭城之行的收获

李慕清没好意思自己脱下晚礼服。她穿着高跟鞋还要矮陆景一些,伸手抱着正发愣的陆景的头,轻轻的下压让他的头贴着她饱满的胸口。心里有着羞涩与奉献给他的慌乱情绪。

“呼…”陆景感觉他要被那对丰满的玉-兔弄得窒息,不由自主的双手抱着李慕清的腰,脑袋动了两下。那弹软细滑的触感让他差点要疯掉。

李慕清感觉陆景灼热的呼吸让她胸口有点痒,温柔的道:“别乱动啊。陆景,今天晚上你的手很温暖。”

饶是陆景脑子几乎处在当机状态,还是明白了李慕清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情感。

陆景伸手轻轻的扶着李慕清的细腰,心情复杂的抬起头,看着她那双魅惑的电眼里有着希望,羞涩,害怕,担忧的情感,心里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敢再多背一份情债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能推开李慕清吗?那绝对是立马翻脸,再不相见的节奏。

这么一个明艳性-感火-辣的大美人吐露深埋在心底的情感,主动的抱着他,他又怎么会一点触动都没有呢?陆景心里苦笑: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多情累美人。

一只温软的小手悄悄的放到陆景手中,握住他的手。陆景正十分纠结要不要握住时,敲门声突然的响起。陆景和李慕清都从屋内暧昧的情愫中清醒过来。

陆景轻轻的放开李慕清,看着她明艳的脸蛋上犹如云霞蒸腾的绯红,道:“我去看看门外是谁。你要不要去卫生间里整理下?”

“要啊。”李慕清伸手摸着脸,上面灼热的温度很清楚的告诉她此刻她的脸是什么颜色。走到卫生间里。看着满脸红霞的自己,李慕清从刚才那种状态中清醒过来。这时才醒悟她刚才主动做了多么羞人的事情。真是疯了。她又不是不知道陆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片刻后,陆景打开门,此时他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门口站着的是谢晋文、严景铭,还有几名严景铭的跟班。

谢晋文笑呵呵的道:“景少,严景铭说他找你谈事情。”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两个小时以前,严景铭还对他们冷嘲热讽,现在却不得不来向陆景低头。

“哦,进来谈吧。”陆景打了一个手势。邀请几人进来。这时,厨房里的热水壶发出滴滴的叫声,谢晋文忙过去拔了插头。陆景道:“泡几杯咖啡吧。”说着探询的看向严景铭。

严景铭摆摆手,“不用了,说几句话就走。陆景,你的条件我答应你。徐征风过几天就会调任闲职。天逸投资在横溪影视集团1600万股我低价转让给你。这部分股票价值9.6亿元,你开价多少?我的要求是星光传媒南方分公司明天要开门。”

陆景琢磨了一下,摇摇头,淡淡的道:“星光传媒明天开门的要求我无法答应你。市委常委会形成文件的决议。没有人短时间能推翻。你是知道的。一个星期之后吧。”

说着,陆景微笑着看了严景铭一眼,“你让我开价?我的报价是1.6亿。”

严景铭断然否决道:“不行,这个价格太低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向天逸投资的董事会交代。你必须要提高价格。”

“你给史自成的代价是多少,至少是2、3个亿吧?而且你当时购买横溪影视集团不是现在的60块每股的价格吧?”陆景慢慢的说道。横溪影视集团增发新股,史自成怎么可能按照横溪集团内部股价60块来购买。肯定是低价购买。这就是严景铭给史自成的好处费。

“就算这样。不足2亿的价格我也无法承担。4亿,低于这个价格我绝不可能答应。”

“行。”出乎严景铭意料之外的。陆景既然一口答应。因为陆景知道严景铭这基本上是底价了,“但是我要求使用期限为5个月的商业承兑汇票。”

严景铭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原来后手在这里。

商业承兑汇票是一种远期付款的手段。陆景的意思是天逸投资现在把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转让给天辰娱乐。而天辰娱乐将在5个月后付款给天逸投资。这是作为提高报价的条件。

严景铭看向跟着他一起来的天逸投资副总经理羽乐池。羽乐池连忙摇头。开玩笑,这不是无息贷款4个亿给天辰娱乐5个月。天逸投资和天辰娱乐的合作关系还没好到这份上。

就在这时,已经恢复正常的李慕清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到严景铭在陆景房间里,新仇旧恨顿时涌上心头,毫不留情的奚落道:“哟,这不是严大少吗,来这儿求我们什么事?”

严景铭本来就是强自压着心里屈辱的情绪来找陆景谈判,这会被羞辱的脸色都变黑了几分。他对陆景点点头,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成交,剩下的事情我让羽乐池和你手下的人谈。告辞。”

他现在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儿多呆。

陆景也没起身去送严景铭,只是愕然的看着他的背影,继而失笑起来。他还以为严景铭要挣扎一会,没想到,李慕清羞辱他几句,他就受不了,径直答应下来。这倒是意外之喜。

天逸投资和天辰娱乐接下来的细节谈判自然不会在陆景的房间里进行。李慕清也没好意思继续在陆景的房间里呆着,正好她和陆景都需要时间来冷静一下。

离开之时,陆景笑着对她比了个v字手势。严景铭答应如此苛刻的条件,李慕清功不可没。刚才还宛若母老虎一样的火辣美人噗嗤的掩嘴娇笑,出门之前嗔了他一眼,眼眸里有着无限柔媚旖旎的风情。

陆景心里哀叹一声:李慕清要是再像刚才那样抱着他的头,他要是还能把持的住那就有鬼了。

两天后。天逸投资就将手中的横溪影视集团的股份转让给天辰娱乐。接着,横溪影视集团的董事长商学民以60块每股的价格将手中所持有的4240万股转让给香港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

这笔总成交价格在25.44亿元。约合3亿美元。同时,横溪影视集团召开股东大会之后。取消了2000万股票的增发计划。明州商业银行的许雪也无可奈何,白忙一场。

陆景瞩意以如此高的价位和商学民成交自然是为了免除后患。严景铭和他扳手腕,输了那自然是任他宰割。没有人会认为他在欺负严景铭。但是如果以低价收购商学民手上的股份,可以想象得出他心中的怨气。捅上去之后,也必然很落下一个巧取豪夺的名声。不过,如果以高价成交,巧取称的上,豪夺就算不上了。以陆家的实力,取巧的事情可以抗的住。

5月23日。商学民完成股份交割后,黯然的搬出位于横溪县的横溪影视集团总部。天辰娱乐位于横溪的办事处将会搬进来办公。

唐悦、谢晋文、杨星长、李慕清几人走入最高层董事长办公室中,一地凌乱的办公室看起来有些颓败。雪白的a4的打印纸在地板上洒得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大红木办公桌清洁无一物——商学民将他的私人物品都带走了。

见几人进来,正在打扫卫生的员工忙恭敬的道:“谢少,李总…”

谢晋文微微一笑,挥手让清洁工出去,走到窗户边,从50层的高楼俯瞰着横溪县的美景,不远处规模宏大。绚丽多彩的横溪影视城安静的而卧。巨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你们知道吗?景少和我第一次来这儿见商学民之后,他在楼下对我说:以后把天辰娱乐横溪办事处的办公地点放到这儿来你觉得怎么样?呵呵…,现在这个想法实现了。”

唐悦笑着摇头,坐到黑色大气的待客沙发上。笑道:“小谢现在感慨良多啊。”

杨星长着给唐悦、谢晋文敬烟,说道:“唐少,你是不知道横溪影视集团的盈利情况。横溪影视集团光是横溪影视城的旅游业一年至少有6个亿的收入。再加上各种产业链的收入。横溪影视集团一年利润不低于10个亿。去年用于股东分红的资金就有8个亿。”

“啊…”唐悦难掩心中的骇然,一年10个亿的利润啊。这样太夸张了。这就不是金母鸡了,这完全是金奶牛啊。“这笔交易做的真是…”唐悦实在找不到词来表达他心里的震惊。

李慕清早知道横溪影视集团的家底。挽了一下肩头乌黑的头发,问道:“唐悦,景华的总经理会议还在黄海召开吗?”

唐悦笑道:“前天就结束了,总共三天的会议议程。不然我怎么可能跑到杭城来。”作为景华商业情报部门的主管,他有资格参加景华的总经理会议。

“那陆景怎么没来杭城?李逸落的演唱会他答应了可没出席,人家小姑娘正不乐意呢。”李慕清笑着说道,掩饰着她心里渴望再见到陆景的情绪。

陆景本来是答应了18日晚上参加李逸落在杭城体育馆的演唱会,但是他18日的下午接了一个电话后,紧急从杭城飞去了黄海。连唐悦给他带来的新保卫首次见面都给错过。

陆景身边的保镖曾红英在18日上午就接到通知去了京城。据说陆景帮她重返军-队了。

“哦?他和李逸落果然有奸情啊。李慕清,你可以要看好,被人他监守自盗了。”唐悦哈哈笑着,“皖东郑省长的儿子郑信明你认识吧。他在我的婚礼见过郁扬的妹妹郁晓岚,这段时间狂追郁晓岚。他从皖东给陆景带了一份材料,陆景回江州拿材料去了。”

“哼…”听了唐悦的话,李慕清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她心里清楚的很,陆景和李逸落没什么关系。只是心里颇有些失落:这家伙这么久不见都不给她打个电话说一声。

谢晋文斜倚在窗台上,微微一笑。那天晚上严景铭来谈条件,李慕清从陆景房间的卫生间里突然冒出来可是极为可疑的。想想看,李慕清这样一个火辣性-感明艳的美女和陆景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注意,是关着门的哦。他当时敲了一会门,陆景才来开门的。

“李慕清,我们天辰娱乐这段时间不也陆续的签下了星光传媒大批的明星吗?再加上李逸落现在巨大的人气,我们后天在横溪星城酒店召开一次公司职员的庆祝酒会。一是宣布总经理职务的变动,二是为我们接下来的飞速发展打气。相信景少一定会抽空来参加的。”

李慕清迷离妩媚的美眸有一道亮光闪过,嘴里却故意不满的道:“陆景来不来参加不打紧,我们公司变动这么大,职员之间确实需要相互多交流、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