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1章 晚上的安排

第721章 晚上的安排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对李慕清的“口是心非”算是领教过了,道:“我哥去农-业部任职的事情出现了变故。史自成‘反扑’的很猛烈。哦,你辞去总经理的职务之后打算在天辰娱乐担任什么职务?”

“副总经理啊。”李慕清挽着披肩的秀发,扭头诧异的看着陆景,“你好像不担心你哥的事情?”

陆景胸有成足的说道:“要担心的是史自成。用力过猛的后果他未必承担的起。”

李慕清再也“绷”不住,扑哧娇笑着推了陆景肩膀一下,“看你能的啊。”陆景在政治上的天分比他在商业的能力还要强,她倒不怀疑史自成会再次吃瘪。

见李慕清不再生闷气,陆景笑着和她随意的聊天。去横溪的旅途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有李慕清这么个大美人笑盈盈的陪着说话,一点都不枯燥。在陆景和李慕清讨论着谢妃山庄的全鱼宴中是红烧全鱼姜汁美味还是萝卜鲫鱼汤更可口时,黑色的宝马已经缓缓的停在了横溪星城酒店门口。

天辰娱乐的的总部虽然设在杭城,但横溪却是天辰娱乐业务最多的地方。因而,天辰娱乐的新员工见面酒会放在了横溪星城酒店。由于是内部的酒会,也没有对着装有正式的要求。陆景穿着短袖衬衣和咖啡色的休闲裤和大家一起到了横溪星城酒店顶层32楼的潇湘酒吧里——今晚天辰娱乐将这里包了下来。

昨天星光传媒和哥伦比亚电影集团在黄海公布了合作细节:包括投资和星光传媒共同投资拍片,选拔星光传媒的艺人去好莱坞培训、发展等等协议。

天辰娱乐则是迅速的制定了2个亿投资的电影、电视剧拍摄计划来稳定从星光传媒挖过来的导演、艺人的人心。因而,今天晚上的酒会气氛热闹、融洽。

陆景、唐悦、谢晋文、李慕清、方明雪、杨星长、郎子真几人聚在酒吧右侧的一张铺着暗红色桌布的木质长桌边坐着聊了一会后,李慕清拿着工作人员送来的话筒到酒吧中间的空地处宣布她辞去天辰娱乐总经理,由原副总经理郎子真担任总经理。

听着李慕清回顾天辰娱乐的总总。在她看过来时,陆景笑着举杯向她致意。李慕清今天辞职也算是功德圆满。天辰娱乐在攫取到横溪影视集团和星光传媒的资源之后,发展的黄金时期很快就要来临。

李慕清宣布完天辰娱乐的高层变动回来,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大口香甜的百加得,惬意的道:“总算解脱了。咦。唐悦和谢晋文呢?”她只是在和喜爱的男子单独相处时会有些羞涩、含蓄、淑女的表现,其他时候,她仍旧是那个火辣,开朗的明艳女郎。

陆景双手合拢顶在下巴上,笑道:“你总不能指望他们两个听你忆苦思甜二十一分钟吧?谢晋文安排节目了。”

“什么叫做‘忆苦思甜’啊?我都辞职了难道不许我追忆一下吗?”李慕清娇嗔着“电”了陆景一眼,然后不满的道:“那两个家伙还有没有点出息?哦--。你怎么没去?”李慕清满脸怀疑的看着陆景。

杨星长、方明雪、郎子真都偷偷的笑起来,这话问的真是彪悍。

陆景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道:“你们坐一会,我去和李逸落说两句话。”

李慕清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陆景郁闷的样子挺可爱的。

“嗨,逸落。”陆景微笑着给坐在酒吧角落小圆桌边的李逸落打招呼。又冲她身边的经纪人微微点颔首致意。

穿着蓝灰色七分袖修身连衣裙的琳姐忙受宠若惊的站起来,“景少,你好。”这位男人的能量她是深知的。没想到他会给自己打招呼。今天是沾了李逸落的光。

“哦,陆景。”李逸落清纯的微笑起来,对坐下来的陆景道:“我知道你今晚要过来带了一件礼物给你。”说着,从身边白色的LV(路易斯-威登)手袋里拿了一张光碟给陆景,“这是我杭城演唱会的精华版光碟。送给你。”

“谢谢。我会认真听一遍的。”陆景有些汗颜的接过李逸落手中的光碟。他本来是答应参加李逸落18号晚上在杭城体育馆举行的演唱会。但是,提前到黄海的周复生有重要情况要向他当面汇报,他不得不提前赶往飞往黄海。接下来几天则是参加景华的总经理会议。

“呃…,为了表示我的歉意,逸落,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想实现的?”陆景略微沉吟了一下,对李逸落说道。

琳姐听的心惊,这要怎么样的实力才能轻松自如对李逸落说出这样的话来?继而又心花怒放,连忙向李逸落使了个眼色,这可是和陆景关系更进一步的大好良机。比如:共进晚餐、参观他的别墅…

李逸落对琳姐的眼神视而不见。通常情况下琳姐和人谈代言合同要高价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露出娇妍、明丽的笑容,娇俏的道:“啊…,这个愿望可以有保质期吗?我还没想好呢。”

陆景笑着点头,“当然有。”

“没和逸落多聊一会?”见陆景回来,李慕清拿着酒杯一边抿着酒一边笑着问道。

陆景开玩笑道:“你没看见多少人等着和她聊天吗?我那儿坐了十几分钟。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骂我。”

李慕清笑盈盈的道:“你还怕别人骂你啊?”

陆景笑着摇摇头,指指她手中的酒杯,“喝慢一点,第二杯了吧?别待会晚上和我逛街都醉醺醺的。”

以李慕清以前在京城里借酒浇愁混迹酒吧练出来的酒量,两三杯百加得跟喝水似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的心脏突然猛烈的跳动起来。精致俏丽的脸蛋上浮起两团酡红,就像快要醉了一般。

这个男人总会在不经意间撩动她的心弦。他不去参加谢晋文的“节目”是因为已经计划好等会要陪她逛街。李慕清有些明白她此时的状态:她人没醉,心醉了。

“失陪一下。”李慕清轻轻呼出一口气,走出酒吧去了卫生间。她怕再坐在陆景身边她会克制不住心里的情绪,就像那天晚上一样。情不自禁的抱住他。

酒吧里突然响起了舞曲。陆景看看手表,扭头问身边的郎子真,“晚上还安排了舞会?”

郎子真笑着道:“恩,让大家放松一下。跳几曲这个酒会就结束了。”

陆景当然不会等着酒会结束再离开,对正在向杨星长请教金融问题的方明雪道:“明雪,晚上你自由活动。有事的话。我们电话联系。我先走了。”

方明雪微微一笑,轻轻的点头,“好的。”以她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陆景和李慕清之间的暧-昧。晚上就算是有事她也不可能去打陆景电话的。

陆景又和杨星长、郎子真打了个招呼,正要离开时,穿着一身精美白裙,颇有古典风韵的汪勤勤面带微笑的走过来。“陆先生,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她那晚在吴湖会所给陆景陪过酒,哪里会不知道陆景在天辰娱乐的地位。天辰娱乐的股东谢少都是他的小弟。而且,那天在杭城吴湖酒店里,她亲眼看到陆景暴打史自成。要知道星光传媒的严少都要把史自成供着。陆景的地位还用怀疑吗?

如果能和他跳一支舞,绝对可以稳固她在天辰娱乐一姐的地位。听说辉哥的御用女主角诗韵和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公司内部很受照顾。她决不允许她的地位受到挑战。

陆景犹豫了一下。他准备去找李慕清一起去横溪县城里逛逛夜市。顺便谈谈两人的事情。

汪勤勤楚楚可怜的看着陆景,“景少…”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酒会现场很多人都看了过来。心思各异。汪勤勤急得都快要哭出来,她根本没想到会被陆景拒绝。这要是邀请失败,她的脸可就丢大了。

郎子真笑着帮忙说了一句话,“景少,汪勤勤是公司电影业务上的台柱子。星光传媒过来的艺人以她最为出色。”

陆景就笑了笑,对汪勤勤点点头,站起来打个手势道:“请,汪小姐。”郎子真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明白。星光传媒过来的艺人以汪勤勤最为出色。要是她都没能成功邀请自己跳舞,那星光传媒这帮人肯定会在心里嘀咕,以为公司高层并不重视他们,从而人心不稳。

汪勤勤长舒一口气,展颜一笑。笑容美丽动人,然后牵着陆景的手步入中央空出来的舞池。

酒吧中央已经清出一个小型的舞池空间。汪勤勤心情激动的握住陆景的手掌,小心翼翼的环抱上这个权势滔天的青年。这一刻,她能感觉到整个酒吧里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是的,不是因为她是影后,知名的女明星,别人羡慕陆景能和她跳一支舞,而是整个酒吧的女人,天辰娱乐的女明星们都在羡慕她能有幸和陆景跳一支舞。

天辰娱乐的高层在这个权势巨大的青年面前是什么表现并非只有她一个明眼人知道。

当陆景以标准的舞姿轻轻的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随着音乐开始舞动时,男人的气息环绕,汪勤勤脑子嗡的一声,心里那份激动无可言表,甚至觉得比被男人挑逗还要激动。汪勤勤险些瘫软在陆景的怀里。咬着嘴唇,尽力忍受着全身的颤栗,跟着陆景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看着汪勤勤星眸半闭,红唇微张地模样,更感觉到她的身子越来越软,陆景颇有些无语,他哪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反应,问题是貌似他并没有对汪勤勤动手动脚啊,“汪小姐,你不要紧吧?”

汪勤勤软软的抱着陆景,丰-盈饱-满,软绵绵的白-乳毫无保留的隔着裙子压在陆景胸口,灼热而湿润的鼻息喷在陆景的脖子处,明亮的眼眸媚媚的看着陆景,“景少,晚上有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