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2章 快乐与行程

第722章 快乐与行程

面对汪勤勤这样美丽影星发出的诱-惑的邀请,而且汪勤勤还如一块软玉般的他在怀里,陆景却是笑着摇摇头,道:“我晚上有事情。”

汪勤勤是一个十足漂亮的女人,身段凹凸有致。温香软玉的抱在怀里有淡淡的、好闻的香水味幽幽传来,陆景倒不反感这么抱着她,但是对和她滚床单的活动则敬谢不敏。

汪勤勤愣了下。她邀请陆景跳舞时当然没有和他共度春-宵的念头,但漂亮女人地本钱,汪勤勤用的是极好的,本来想通过这曲舞,尽情展现下自己成熟女人的魅力,让陆景感觉到自己很女人的娇-媚诱-惑,和陆景培养出一种淡淡暧昧的关系,使得她在天辰娱乐地位更加稳固。却不想真正上了场,把持不住的反倒是她自己。

是以,忍不住出言试探,她倒是真不介意和陆景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只是,没想到陆景会拒绝她。那晚在吴湖会所陆景可是很急切的想要“潜规则”她的啊。

汪勤勤稍稍拉开和陆景身-体的距离,一边跟着陆景舞动,一边娇嗔的看着陆景,娇媚的软语道:“景少,人家整晚都有空哩,你连去我那儿喝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

“汪小姐,我真没空。哦,你的舞姿很不错。”陆景平静的笑了笑。他不是什么柳下惠之类的人物,事实上他抵抗美女的意志力还比较薄弱,但是,他对和汪勤勤春风一度没什么兴趣。

倒不是对她这样名利场上打滚的女人有什么偏见——那只是每个人不同的生存方式。倒不见得是她本性就坏人——而是现在他对无感情的快餐付费方式感到厌倦。

汪勤勤又愣了一下。陆景后面那一句夸奖免除了她被拒绝的尴尬,当即轻笑着道:“呃。谢谢。我有练过交际舞。”

说着话,顺势恢复成标准的舞姿。抱着陆景的腰。她的心情突然的有些愉快,这才是真正的风度翩翩吧,拒绝之后都会照顾她的情绪。大概和他单独相处会是一件极为愉快的事情。

跳一曲,陆景放开了汪勤勤,和她一起出了舞池。

看着陆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酒吧门口,汪勤勤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的惆怅如同暮春早晨的霏霏小雨任性徜佯在窗台。要是相逢在她十八岁那年该多好啊!

陆景并不知道汪勤勤心里忽如其来的春愁,出了潇湘酒吧后在铺着灰色地毯的走道里给李慕清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坐电梯到李慕清的2829号房间里。

28楼是横溪星城酒店的高级观景套房。李慕清已经换掉了她那身银光蓝的无袖v领背心裙,穿着一条浅粉色的露肩低胸长裙来开门。光洁如玉的香肩**在房间走廊的壁灯下有着耀眼的白腻。

陆景感觉心跳都有加快的趋势。费力的挪开眼睛,笑道:“你准备穿这件裙子和我去逛街?”

“不行吗?”李慕清风情迷-人的双眸娇嗔着瞪了陆景一眼,转身往房间里走去,给陆景让开路。她从酒吧里出来去卫生间里平复了情绪,然后回房间里琢磨了半天才选了这条粉色的抹胸长裙。

陆景微笑走进李慕清的房间里,顺手关上门,道:“你这样子去逛街,我们俩铁定会被人围观。”

正在红枫木长桌边泡茶的李慕清喜滋滋的回头道:“那又不是我的错。”陆景夸她漂亮的话,她那会听不出来。

陆景笑着坐到房间中央的组合沙发上。欣赏着这个火辣美人不为人知的温柔娴淑的一面。心里有着阵阵悸动。相比于汪勤勤,李慕清身上有着让他心动的气质。

李慕清将冲好的清茶放到磨砂茶几边上,坐到陆景身边的位置,看着他柔和的面庞忽而开心的笑起来。推了陆景肩膀一下,“喂,真的会被围观?那我去换一套衣服。”

“诶。等一等。”陆景伸手拉住站起来的李慕清,看着她妩媚多姿的眼眸。“我和你说点事情。”李慕清已经对他挑明了她心里的情感,于情于理他需要作出回应。他不是那种“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三不主义者。

被陆景握住手。炙热而慌乱的情绪瞬间充满了心头,就如同那晚在杭城吴湖酒店里的那样,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里升起,李慕清感觉脸都有些发热,顺从的站在原地,小声道:“哦。”

见李慕清手足无措,雪白的脸蛋上浮起娇羞红晕的模样,陆景挠挠头,“李慕清,要不我们试着恋爱…”说完,却感觉自己忒无耻了一点,纯粹就是在欺负她。

不知怎么的,看到陆景挠头的动作,李慕清就有种想笑的冲动,这个动作太孩子气,真是个可爱的小男人。突然的觉得她的慌乱似乎毫无必要,再听到陆景说“试着恋爱”,知道他对自己并非没有感觉,甜蜜的感觉从心底涌出来,浑身似乎浸泡在温暖的泉水之中,暖洋洋的让人沉溺,嘴角的笑意宛如清波不可抑制的荡漾开来。

“恋爱怎么试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啊。”李慕清一手扶着陆景的肩膀,一手和陆景的手掌相握,轻轻的靠在他怀里,娇嗔着横了陆景一眼,“哦,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味?”

陆景正无言以对时,却不想李慕清一下子把话题转移到香味上面去,就笑道:“你属狗的啊,这都闻得到。你走了之后酒会改成舞会了。汪勤勤请我跳了一支舞。”

“你才是属狗的!”李慕清笑着捶了捶陆景的背,头靠在他肩膀处,心里感觉有只鸟儿在不断的唱着开心的歌,“喂,你有没有对汪勤勤动心?”

陆景轻轻的搂着李慕清。抚摸着她肩头乌黑的秀发,笑道:“我神经啊。我才和汪勤勤见过几次面?李慕清,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就想抱到床-上去的那种人?”

李慕清咯咯娇笑。就是不回答。灼热的鼻息喷洒在陆景的颈脖上,双手环抱着陆景的腰,轻咬嫣红的嘴唇,妩媚多姿的电眼水盈盈的看着陆景的眼睛。将她此刻的快乐,情意毫无保留的传递出来。

优雅的tiffany香水味道充斥满怀,怀中女子双颊晕红,一对明眸秋波流转,毫不掩饰的情意仿佛要溢出来了一样,陆景再也忍不住。低头吻住了李慕清的香唇。

李慕清嘤咛一声,热烈而生疏的回应着陆景的入侵,片刻就被陆景吻的浑身发软,任他轻薄。

陆景紧紧的抱着怀里香软的娇-躯,那对饱满丰盈的白兔隔着两人薄薄的裙子、衬衣挤在胸膛上。陆景不由得想起刚才汪勤勤的投怀送抱的香-艳,温香软玉的美女抱着他,他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刻意压制着。这时候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旖念横生。亲吻着李慕清柔软的嘴唇,又吻着她秀美的下巴与晶莹玉润的玉颈、粉腻的香肩,吻得她气喘吁吁。

“你坏死了。还吃不吃宵夜啊?”李慕清甜蜜的轻轻拍着陆景的胸口,娇媚的嗔道。她都被的七晕八素。无知所以了。要不是陆景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两人都还才沉浸在热吻中。

陆景尴尬的笑了笑,刚才有些冲动了。温柔的理了理李慕清的头发,“你换身衣服吧。这裙子你穿着很漂亮。但是不适合逛街啊。”

“哦。”李慕清踮起脚尖在陆景脸上吻了一口,才去卧室里换衣服。

横溪县主要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周边的环境保护的不错。纯净的夜空以深黑色若天鹅缎子绒为底色,繁星满天,闪耀眨眼。

陆景和李慕清在横溪县城东找了一家生意火爆的小吃店吃着烤豆腐。这种烤豆腐,是将豆腐切成方片,大小如扑克牌,贴于敷油的锅壁,两面烤黄而成。

横溪县本地的家常菜里可以和青菜、豆芽一起烧煮,也可以杂以腌菜、猪肉用砂锅炖,等烤豆腐膨胀丰腴再吃。味道鲜美、入口即化。还有一种吃法则是在豆腐刚烤成时,趁热蘸酱油和米醋佐洒,味道极佳。陆景和李慕清正在吃的就是这样的烤豆腐。

陆景在飞机上吃的那点食物早就消耗一空,刚才在酒会上也就是喝了点酒,肚子里空空如也,碰到这样的美味顿时大快朵颐。

李慕清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印花短袖衬衣,白色的修身直筒裤,简约大气又不失女人味,火辣的身材曲线展露无疑。从她坐到小吃店里开始,不少食客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身上。

“什么时候走?”李慕清拿出纸巾,轻柔的帮陆景擦着嘴角的酱汁,轻声问道。

“明天晚上吧。和卫婉仪见过面之后,我要去京城见我哥。”其实,他本来的行程是去京城见大哥。别看他在李慕清面前说的自信无比,但是史自成的反扑也不是轻描淡写就可以化解的。特意转道杭城除了要见证李慕清辞职,还有两人的关系需要理清楚。

陆景握住李慕清的小手,叹口气,认真的道:“感情这种事总是爱得更多的人要吃亏一些。李慕清,我总怕我会辜负了你这番情意。我的事情你都是知道的。”

“看你得瑟的,我又没想着嫁给你。”李慕清笑着摸摸陆景的脸,见他是认真的,凑到他脸边,两人的呼吸都落在彼此的脸上,正色道:“陆景,我现在很开心。以后的事情,谁爱管谁管去。”

说着,眼眸带笑,脸上却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小男人,你亲都亲了,还想着把我甩掉啊…”还没说完,自己先笑起来,咬着嘴唇,用手点点陆景的胸口,娇柔的道:“记得在这里给我留一个位置。”

她又如何不想独享一个男人的宠爱。只是,爱情这种事情谁又说的准?突然的就有个人闯入到心扉里面。闭上眼睛都是他的影子。很多事情都会选择性的忽略掉。

陆景轻轻的长叹了一口气,握着李慕清的手又紧了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