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23章 和卫婉仪道别

第723章 和卫婉仪道别

周六下午,一辆黑色的别克缓缓的驶出杭城市委常委院。陆景带着谢晋文刚刚拜访过牛方超。他离开杭城之后,天辰娱乐的一些关系还是要谢晋文来维持,因而趁着在杭城的时候带着他走动走动。以谢晋文辽东省委副书记、春城市市委书记儿子的身份,也有资格成为牛方超的座上宾。

“景少,5个月后天辰娱乐支付给天逸投资那4个亿,你是打算用景华手机的利润去支付吗?”坐在车内,谢晋文想起这件事,忙问道。李慕清现在只负责唱片业务,实际上天辰娱乐的一些事务将会由他来出面打理。他必须得上心一点。

“不是。我是准备用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分红来支付。”陆景笑着说道。这件事不给谢晋文说明白,恐怕会成为他的一块心病。

“啊…”谢晋文奇怪的看着陆景。他在富跃产业投资基金中占有18%的股份,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杨星长说过。

陆景笑着拍拍谢晋文的肩膀,“我今天上午才和杨星长沟通的。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准备做空美国、欧洲、日本的股市。”

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商业承兑汇票的最长期限是6个月。他选择5个月,是笃定10月份富跃产业投资基金能有丰厚的收获。因为,2001年的9月11日注定会是美国人心中的痛。

2001年全球股市普遍大幅下跌,并且动荡加剧。3月份,纽约股市受到重挫。道指跌破1万点,纳指下探到2000点以下。此后又历经下跌和上涨的反反复复。

9.11事件后美、欧、日股市在半个月内跌幅普遍高达20%—30%。面临崩盘的危险。由于以美联储为首的西方国家中央银行迅速采取措施,连续大幅下调利率。股市下跌势头得到遏制。

这就是富跃产业投资基金的机会。作为重生者,怎么可能忘记911事件的影响。以陆景在富跃产业投资基金30%的股权,分红达到4个亿是妥妥的事情。

事实上,9.11事件所带来的投机机会还包括石油。9?11”事件后,原油价格一度暴涨到每桶29美元,伦敦国际原油交易所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飙升到30美元/桶以上,最高时达到31.05美元/桶。随后油价很快回落,9月底跌破20美元大关,12月中旬。原油价格又跌到每桶不足17美元。

不过,陆景并不记得石油期货的具体价格。以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此时的资金规模,投资团队的实力,就算知道大概的趋势,冲入瞬息万变的全球石油期货交易市场风险还是非常大。

“噢。”谢晋文一听是金融方面的东西,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立马不问了。

陆景微笑道:“我希望看到天辰娱乐尽快超越星光传媒成为国内第一传媒公司。在不久的将来,天辰娱乐也可以谋求上市。影视城和影视旅游是影视产业链中的一环,等天辰娱乐发展起来之后。可以慢慢的从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手里把横溪影视集团的股权赎回。”

他让天辰娱乐以商业承兑汇票的形式吃下了下严景铭手中那20%的股份。除了因为这20%的股份在年终的时候可是代表着巨额的分红之外,还有整个产业布局的考虑。

只是,商学民那部分股份所需要的资金量高达25亿,而他和莫心蓝的资金全部投向了互联网。董坤城和陈创和的资金全部投向云北钢铁。他们已经和辽北省达成注资云北钢铁的协议。至于盛泰电器和立丰地产。那都是消耗资金的大户,不可能抽出25个亿资金出来。

所以才不得不让富跃产业投资基金出面在香港募集资金,引入更多的资本进入横溪影视集团。在适当的时候。天辰娱乐回赎回这部分股权。

谢晋文认真的点点头,保证道:“景少。天辰娱乐一定会超过星光传媒的。”

坐到去往江南大学的十字路口,陆景和谢晋文道别。下车坐到等候在路边的一辆宝马车上。驾驶座上正是陆景的新保镖赵姿。

赵姿熟练的发动汽车,冷声问道:“去哪里,景少?”

别看赵姿其貌不扬,却有过3年的非洲雇佣军经历,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精英角色,实力毋庸置疑。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唐悦在香港设立的gi保安公司。正好陆景身边缺人,唐悦才将她派了过来。

“去江南大学吧。”陆景吩咐了一句,拿出手机给卫婉仪打电话,约她见面喝杯奶茶。这次在杭城能力压史自成,卫家的力量出了大力。当然,这些事情是卫东阳负责的,卫婉仪并不管。他不过是借故和她见面。

江南大学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学之一,其建筑风格有着江南园林的元素。从江南大学的东门,顺着林荫大道往右直走可见一栋三层高的方形小楼——学生九食堂。

学生九食堂侧门的对面有一排小型的店铺洗衣店、租书店、电脑维修店、理发店、副食店、奶茶店等等。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梧桐树下,走在江南大学的校园里,大学里轻慢的细语声仿佛潮汐此起彼伏的在耳边响起,令人不由自主的会想起大学里那些熟悉的味道。

陆景顺着梧桐树叶遮掩的大道走到奶茶店里。穿着浅粉色t恤衫、七分牛仔裤的卫婉仪已经温婉的坐在奶茶店里双手捧着奶茶发呆。

“老板来一杯雪梨绿茶。”陆景拉开轻巧的金属小靠背椅坐到卫婉仪对面,看着她略显清瘦的俏丽容颜,问道:“你脚踝好了没有?”

想起那天的事情,卫婉仪俏丽的瓜子脸上浮起一丝羞恼的绯红。明亮的眸子瞪陆景了一眼,“早好了。家里的事情你给我哥说就行。给我说干什么?”

陆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他只是找个借口和她见面罢了。当然。硬要扯上和她的关系也是可以的,因为若不是他是卫家的女婿,就算有利益交换也无法调动卫家的力量。

见卫婉仪有些不悦,陆景转移话题道:“我晚上的飞机回京城,有没有需要我帮忙带的东西?”

卫婉仪略一犹豫,然后摇头道:“没有。”陆景并不是她理想的丈夫人选,她不想让陆景帮她这些小忙。

陆景就点了点头,拿过老板送上来的奶茶慢慢的吸着。要是换做以前,卫婉仪肯定是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奶茶店里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只有陆景和卫婉仪两人。时间在沉默的气氛里慢慢的流逝。两人也没觉得不适,都在慢慢的吸着奶茶。奶茶喝完的时候就是两人道别的时候。

正常情况下,一杯温热的奶茶喝得快一点,大概两三分钟就能喝完。而两人却喝了快二十分钟。陆景看着卫婉仪奶茶杯里的水线,突兀的问道:“你觉得柏斯怎么样?”

卫婉仪眨眨眼睛,迷惑的道:“什么怎么样?”

陆景正要说话,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喜的喊声,“呀,二哥。婉仪姐。”陆景扭头看向门口,却是穿着蓝色修身连衣裙清爽打扮的赵清芷和穿着牛仔裤、短袖印花t恤青春气息正浓的谢清歌推开门走进来。

和赵清芷一起进来的谢清歌轻轻的笑着,清脆的喊道:“哥...,婉仪姐。”

陆景惊讶的笑起来。“呵,真是巧了。”倒没想到会这么巧的碰到小丫头和谢清歌。

卫婉仪温婉的点点头,微笑道:“清芷。歌儿,一起坐吧。”她自然认识江南大学的校花之一赵清芷。赵清芷和她是同乡。只晚她一届,还和她是同一个专业。而她的室友谢清歌在江南大学里很活跃。是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组织了不少活动。

赵清芷和谢清歌各自点了石榴椰果奶茶、绿茶多多、提拉米苏,拉过轻巧的黄色金属靠背小圆椅坐了下来。

陆景笑着指指两个女孩手里抱着的书本,问道:“你们期末考试快开考了吧?我记得你们都是经济学专业。暑假什么打算,大三的暑假通常是要去找实习的。”

赵清芷笑嘻嘻的道:“我还好啦。我在京城找了一家公司实习。哦,二哥,我听我爸说你今年大四毕业后要去读他的研究生?”

“是的。”陆景笑着摇摇奶茶杯说道。他一直都在跟着赵清芷的父亲赵晓丰教授学习。早就算是赵教授的半个弟子。从江大毕业之后去民大读赵教授的研究生是计划好的事情。“歌儿,你呢?”

谢清歌挽了挽头发,微笑道:“我暑假回云春去啊。我准备毕业后当记者,用摄像机来记录生活的美丽、残酷、忧伤、感动,还有洗涤心灵的力量。”

卫婉仪诧异的看着谢清歌,她确信谢清歌不是在做演讲,而是真正的在述说一个事实:她所见过的生活里包涵了美丽、残酷、忧伤、感动的因素。但是一个大三的女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触?

“我支持你。”陆景鼓励的对谢清歌竖起大拇指。看来,在云春的山区里的旅行,让谢清歌成熟起来。那里的生活,有清贫、有病痛、有哀伤、有对知识的坚守,有对美好明天的期盼、有淳朴善良的人们…

赵清芷叹口气道:“唉,歌儿就是有理想呢。我就想着毕业后找家公司收留我得了。我求不高,底薪开到一万就行。”

谢清歌娇柔明丽的笑道:“你这要求还不高啊。南大现在本科毕业生的平均工资只有2000出头好吧?”说着,对陆景笑道:“哥,最近杭城的娱乐媒体都在报道天辰娱乐的动向啊。我看到天辰娱乐的股东名单里有你的公司。你把清芷签过去的得了。满足她底薪一万的愿望。”

赵清芷不满的嘟嘴道:“你尽出馊主意。做明星有什么好啊?我要做经济模型分析。”

看她娇憨的小女孩模样,大家都笑起来。没人会料到,这个清雅如诗的美少女最后真的实现了她的梦想:成为和华公司内部智库,全球著名咨询公司——ek咨询公司的八名高级董事之一。

有赵清芷和谢清歌的加入,话题随意的展开,很快就到了下午五点半。通常这个时间在大学里可以吃晚饭了。

卫婉仪犹豫了一下,道:“你几点的飞机,要不吃了晚饭再走?”陆景过来看她,到了吃饭时间,不作出挽留他吃饭的姿态,好像说不过去。要是以前,她自然不会有这种想法。

“七点的飞机。我和我哥约好晚上见面的时间了。下次吧。再见!”陆景笑了笑,又给赵清芷、谢清歌打了招呼,洒脱的离开了奶茶店。

虽然只是例行公事,并不是想和陆景一起吃晚饭,卫婉仪却没想到陆景会拒绝,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怪怪的情绪。

她已经想明白为什么那天在咖啡店里她的第一反应是给陆景解释她并不是在和桥天成约会,而是去咖啡店打前站,同学一会就会过来。

除了她骄傲的自尊以外,更重要的是她和陆景其实都很在意彼此那脆弱又绝不是朋友的私人关系——就像此时,陆景离开杭城前会来和她见面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