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56章 见面

第756章 见面

众所周知,当日本人向你鞠躬的时候,并不是表示他对你心悦诚服,恰恰相反,日本人弯腰鞠躬的幅度越大、越是恭敬,肚子的坏水越是恶毒。

英国人的所谓绅士风度只是为了掩饰其内心的傲慢。日本人恭敬的礼仪,同样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傲慢。

“松阪先生找我有事?”陆景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手边的湿毛巾擦了擦嘴。松阪士夫过来打招呼为了什么事,他大致心里有数。回江州等了2天,兔子就要出现了。

松阪士夫客气的笑着道:“陆君,我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ntt-公司的董事长阿部和也先生将会在后天抵达江州,我希望陆君届时能去机场迎接,让阿部和也先生感受到景华的热情。”

这话说的人很客气,语调也很客气,但是内容就不那么客气了。

陆景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日本青年。松阪士夫微笑着迎接着陆景的目光。陆景哂笑道:“我想请教下松阪先生,阿部和也先生抵达江州管我什么事?我不记得景华和nec有合作,或者和ntt-有合作。”

松阪士夫眼睛里幽光凛然,认真的道:“合作关系是可以建立的。”

陆景冷淡的一笑。日本人的逻辑就是这么的奇葩。景华和日系厂商什么关系都没有,这个松阪士夫却跑过来要求他去机场迎接日本电信行业中的大佬级人物。骨子里的傲慢展露无遗。当他是日本人的马仔吗?召之即来呼之即去?

“那也要等合作关系建立了再说吧?”陆景戏谑的看着松阪士夫,“松阪先生可以替阿部和也先生拿主意?”

日本最大的移动运营商ntt-公司在日本电信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日本的职员都是通过年功序列制从基层慢慢的成长起来的。松阪士夫刚才的自我介绍是nec中国区的代表,看样子地位不低,再结合他的年纪,貌似是一位有背景的人物,但是要说他可以替阿部和也拿主意和景华谈合作那是扯淡。

松阪士夫微愣,他当然不能替阿部和也先生拿主意。他接到的指令是和陆景接触,想办法促使陆景和阿部和也先生见面。作为nec的代表,在这块电子工业基础贫瘠的土地上。他理所当然有优越感。难道一家后起之秀的电子企业去机场迎接伟大的大和民族电信行业中的巨孽不是应该的吗?

“陆君,如果你不想接待,我会和江州其他手机厂商的人谈谈。”松阪士夫冷幽的眼光看着陆景,缓缓的说道。

“请便。”陆景根本就不理会松阪士夫的威胁,洒然的打了个手势。谁乐意去贴日本人谁去,他不会去的。

松阪士夫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鞠躬道:“日后陆君一定会为拒绝我此时的好意后悔的。”说着,不等陆景回答,昂着头信心满满的离开。

陆景哑然失笑。日本人的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啊。

陈苏子气愤的道:“什么玩意儿啊!这么嚣张。还好意呢,我都要吐了。合着让人去迎接他的人还是一种荣耀了?陆景,你刚才怎么不抽他一耳光。”

“我在你眼里就是暴力男啊?”陆景笑着道。“打他一个只是解一时之气。把日系手机彻底的赶出国内市场才是对他自大心态最好的回击。那个时候他就知道尊重景华的意愿了。”

关宁秋水般的笑盈盈看着陆景。桌子下一只小手悄然的握了握陆景的手表达她的支持。

宋雨绮笑着问道:“你不是打算和日本人见面,这样不要紧吧?”她作为陆景的助理自然明白陆景等在江州就是为了见阿部和也,这样子可算是断绝了见面的可能。

何梦瑶讶然的放下手里的餐具,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看着陆景,清声道:“你还要和那个气人的松阪士夫见面?”

何梦瑶的声音如清泉流水,冷冽清润。听着十分舒服。陆景知道她没说出来的意思:要是我,我肯定不会再和他见面了。当何梦瑶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最严厉的应对措施就是和那人绝交。何梦瑶性子清冷,看似如同冰美人一样,实际上性子很弱,和她妹妹何梦明完全不同。

陆景笑了笑。对何梦瑶解释道:“不要拒绝和敌人交流。了解对手,才能更好的打败对手。当然。我可不是让你这么对你的追求者啊。”

何梦瑶标准瓜子美人脸前一刻还是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瞬时覆上明丽动人的桃红色,清澈晶亮的眸子里立时表情丰富起来。她其实想嗔陆景一眼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她的玩笑呢,但是又觉得好像太亲密了。

她清声辩解道:“我知道你在说手机厂商竞争的事情。”

陆景微微一笑,将视线从何梦瑶粉雕玉琢地脸颊上移开,自信的对宋雨绮道:“要对景华如今的江湖地位有信心,阿部和也既然到江州来,肯定会和我见面。”

宋雨绮点了点头,认可陆景的意见。

陆景拿起酒杯喝着香槟,心里对后天的见面期待起来。他不是期待和日系电信厂商谈合作,他期待的是误导阿部和也对未来中国手机市场的判断。

巨大的喷气式飞机缓缓停落在江州机场。阿部和也带着随身的助手,以及东芝和松下的这次考察团成员。以他的经验、眼界自然能判断的这次欧美厂商不约而同的发起的机海战术不会持续很久。日系手机厂商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依旧是中国国内的本土品牌。江州他不得不来。不亲自看一看如今中国手机的制造之都,他心里难安。

“阿部君。欢迎来到江州。”一辆豪华的黑色雷克萨斯早已经停在机坪里,松阪士夫带着叶静雨、叶强文、苏远等科讯公司的高管在机坪里等候后。

阿部和也是一名六十多岁干瘦的老头,面相严厉,偶尔眼神精光一闪,予人鹰视狼顾的感觉,一看便知是手握重权的强力人物。他和松阪士夫握了握手,“辛苦了。”

说着,坐近雷克萨斯里面。东芝和松下的两名副会长笑着和松阪士夫寒暄了几句。然后。眼神落到穿着白色短袖碎花小清新风连衣裙的叶静雨身上,对视一眼,微微一笑。这位三井财团继承人的日子看来并不寂寞啊。

日本职场之中,女子地位极其低下,而这名女子能出现在机场里面,说明她和松阪士夫的关系不浅。

黑色的雷克萨斯直接抵达楚北国际大酒店。一行人入住之后,略作休息便是午饭时间。楚北国际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包厢中,阿部和也径直切入正题,“松阪君。我让你和景华的陆景联系见面的事,有否办妥这件事?”

松阪士夫恭敬的道:“我和陆景见过面,但是他似乎不愿意和阿部君见面。那个支那人太过于傲慢。我认为如果没有必要阿部君可以不用见他。”

“八嘎!”阿部和也猛的拍着案几。情绪爆发出来,“是我让你办事,我来中国需要见什么人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哈伊!”松阪士夫连忙恭敬的低头,一副请继续骂我的表现。

阿部和也冷冷的看着松阪士夫,慢慢的道:“不要恨你的敌人。我明天上午由江州飞回东京。接下来的事情,你看着办。”

松阪士夫低着头大声道:“我明白。”

陈笑给白云酒业物色的接班人是担任过她助理。景华现任人力资资源部部长的章文君。陆景刚在办公室里和章文君聊了聊去白云酒业的事情,手机突然响起来。

章文君见状,笑着道:“景少,我出去透口气。”

“恩。”陆景笑着点点头,疑惑的接了电话。电话是江州市委书记李学平打来的。

“陆景。我这里有份请柬啊。有人希望我转交给你。”李学平笑呵呵的说道,“你应该猜的到是谁的请柬吧?”

陆景微笑道:“是nec的人准备要求我见面吧?”阿部和也是秘密来华。根本就不可能公开行程。松阪士夫要继续邀请他见面只怕是另外的名目。

“虽不中亦不远矣。”李学平笑着掉了一句书袋,显示他的心情正好,“东芝的副会长中田佑都希望今天晚上能在汉宁区的樱花餐馆和你见面。我原来在杭城任职时和东芝公司打过交道。我也就是转达这么个意思。去不去你自己决定。我是希望你去听听他们说什么?当然,要听其言观其行。”

陆景就笑了笑,“多谢李书记提醒。那我去听一听他们的意思。”看起来李学平对日系厂商也不是很感冒。

江州因为有新日铁的办事处,偶尔见到几个日本人并不算稀奇。汉宁区的樱花餐馆就是江州最好的日式餐厅。经营者也是从日本漂洋过海来的一对夫妻。

豪华的劳斯莱斯缓缓的停在樱花餐馆前。杨显看着樱花餐馆门口已经有不少安保人员严阵以待,想必是在保护那位阿部和也先生的安全。

景华海外运营部总经理郑中杰小声介绍道:“日本因为采取的是运营商定制销售手机的办法。移动运营商相比于国内在整个手机产业链上的话语权要大得多。而且,日系财团的会长通常不是由大股东担任,而是由财团的成员企业中声望较高的、退休的前会长来担任。因而,阿部和也的地位不低。”

杨显点点头,问似乎有些感叹的陆景,笑着道:“景少在想什么?不会感叹日本人的奇葩吧?”他对景华和日系厂商合作没什么兴趣,他知道陆景这也是这个想法。今天过来只是听听日本人的想法,看看他们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到他这个位置,视野、阅历都得到极大的增长和开阔。在国内近三十年中,日系厂商在国内市场投资了很多企业,但是这些合资企业想要从日本人手里拿到技术基本没可能。当初的以市场换技术政策基本上是失败的。技术这东西,就得自己研发。

“我?”陆景笑着道:“看到那辆雷克萨斯没?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能开车国产的豪车来见客就足可自豪了。”

杨显和郑中杰对视一眼,都笑起来。陆景走神居然如此严重,心态放松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