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72章 柏斯蜜月(一)

第772章 柏斯蜜月(一)

巨大的喷气式飞机从京城机场起飞飞向遥远的澳大刘亚柏斯。专机是唐悦早就联系好的。航线也是早就申请好的。七八名穿着水蓝色制服的空姐在不远处打量着机舱中相对而坐喝着咖啡的年轻男女。

男子棱角分明,略显帅气,身上的气度很不凡。气度这东西,她们见的人多了确实能感觉的到。

女子挽着马尾辫,穿着剪裁得体的绯红色休闲装。肌肤雪白的女子气质温婉,说话声音轻柔,很是客气。

真是一对璧人。这是这次专机机组人员的想法。

但是正在悠闲喝咖啡的陆景和卫婉仪却不这么想。昨天晚上是陆景名正言顺和卫婉仪睡在一张床-上的最后机会,可以想象,卫婉仪在整个蜜月过程中肯定是要和陆景分房睡。

柏斯可不比在京城,一堆人看着的。

陆景并没有让卫婉仪完成由女孩到女人的蜕变。他不想这样去拥有卫婉仪,那样他和卫婉仪的关系永远都不会有好转的可能。

本来就对政治婚姻抗拒的卫婉仪假设尽过了妻子的义务,对陆景紧闭的心扉将会关得严严实实。

初之夜可以是痛苦的难忘,再也不想体验,也可以是甜蜜温柔难忘的记忆。陆景就算是精于此道,也绝不可能在昨晚让卫婉仪留下甜蜜的回忆。他无意将痛苦加诸于卫婉仪身上。

当然,他也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做。这可是他和卫婉仪仅有一次打破两人坚冰关系的机会。

“看什么?”卫婉仪“恨恨”的瞪了陆景一眼。昨天晚上这家伙先说不欺负她,然后吻了她许久。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最后都不得不承认陆景吻得她很舒服。

这让她“恼羞成怒”。实在不应该是这样的。

更让她气愤的是,她昨天晚上穿在睡衣里的胸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陆景解开了。这无赖昨晚说穿着睡觉对那里不好。她当然知道穿着睡觉不好。关键是昨天晚上拿掉之后,虽然他确实信守承诺不曾碰那里,胸口却是被他看个精光,抱着接吻,睡衣能把那里遮得多严实啊?

现在想起来真是羞涩的想要咬他一口泄愤。

看着飞机窗外白茫茫的云层。陆景温和的笑道:“你的嘴唇很迷人。”

卫婉仪不满的道:“你别这样笑,焉坏焉坏的。我看着就不舒服。”她倒是想翻脸来着,但是陆景作为她丈夫,新婚之夜就吻她两口,她凭什么翻脸?

她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偏偏这样一想,心里郁闷的就想吐血:初吻呢!胸口都被他看光!

陆景就笑着打个手势,从明雪手中接过一本册子,翻了两眼介绍道:“柏斯9月份到11月份是春季。我们可以顺着天鹅湖乘舟扬帆…”

看着陆景照本宣科,偶尔发挥一下,还装模作样询问她意见,卫婉仪就有点想笑。哄小女孩呢,她才不相信陆景没有将行程安排好。在杭城见面的时候,他那时就突兀的问了一句柏斯怎么样?

看着阳光从飞机的舷窗透进来落在陆景柔和的脸庞上,卫婉仪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在这万里无人的高空之上,有一个男子。一个优秀的男子,她的丈夫,故意逗她开心的为她念柏斯的简介。她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昨天晚上那样的热吻之后。她清晰的感受她和陆景的关系再次发生了变化,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和陆景结婚了。

或许,真的可以期待这一个月的蜜月是很愉快的行程。至少在这一个月里,他的那些女人们不会在她眼前晃。

柏斯位于澳大利亚的西海岸,是西澳洲的首府,澳大利亚的第四大城市。柏斯每年都位于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前茅。著名的旅游城市,号称全球最孤单的城市。

柏斯四季分明,气候宜人。陆景和卫婉仪飞达柏斯机场时正是柏斯的春季,空气里十分舒服。既没有江州夏季的酷热,也没有京城秋老虎的余威。

卫婉仪猜得没错,陆景确实已经安排好了行程。刚下专机,一辆豪华的白色兰博基尼跑车已经等那里。陆景把行李都给了明雪,伸手去握卫婉仪的手,“走,我带你先绕着柏斯兜一圈。”

卫婉仪缩回手,没给陆景握住,径直的坐到兰博基尼里。她不介意让陆景带她四处转转。现在才下午四点钟,回酒店的话也太过于无聊。

柏斯是一座非常美丽和干净的城市,充满了活力。城市里水道密布,水道交通便捷。据说,平均每四个家庭就拥有一座游艇。

晚上入住的是位于柏斯市区西南的五星级酒店,lidor酒店,丽都酒店在海外运作的酒店品牌。

柏斯的经济矿业、对铁矿石贸易的依存度高达百分之八九十,要到03年铁矿石大涨之后整座城市才会变得繁荣和热闹。现在才是2001年的9月,,珀斯经济活跃度低靡,房地产市场也就相当的冷寂。

陆景早早的就安排瑞丰公司在这边购置了大量的地产,包括此时在lidor酒店豪华的总统套房内可以看到星光点点的4座海岛。除了离海岸最近的2座海岛将会作为陆景私人领地外,其余2座海岛已经开发出酒店和旅游的业务。

在国内炒房地产不算本事,在柏斯来抄底才是本事。

“看到酒店外那些度假别墅没?漂亮不?”在落地窗前,陆景指着lidor酒店外可见沿着迷人的海岸依次修建的各种精美异常的别墅,对卫婉仪说道。

卫婉仪已经洗过澡,换了一件灯笼袖格纹衬衫,牛仔裤。有着复古的学院风格,她便是那古老学院中急匆匆走来的女学生。知性和清秀并存。

“哦,我们接下来要去那里度假吗?”卫婉仪温婉了的笑了笑,问道。

“不是,你看得更远一些。”陆景早有准备,将房间内早就架好的高倍望远镜移到窗户边。对卫婉仪道:“试试看,对面那两座无人的小岛才是我们的目的地。”

卫婉仪依言去看望远镜。

陆景就在她身边,偶尔也凑过头去看。淡淡的幽香在陆景鼻尖流淌着。卫婉仪就横了陆景一眼,她不喜欢和陆景太亲近。纵然她现在对陆景的行程安排很满意。

“睡觉了。”到十点多,卫婉仪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我睡沙发吧。”陆景主动说道,对卫婉仪的暗示毫无反应。开玩笑,他今天要是顺了卫婉仪的意思和她分房睡,以后估计是别想再进她的闺房一步。他坚决不肯。

卫婉仪咬着嘴唇看着陆景。“你如果再像昨天晚上那样,我保证我会生气。”就结婚这几天,她咬嘴唇的次数越来越多。这通常是她内心里在犹豫和思考的动作。

“不会的。”

接下来几天,陆景和卫婉仪并没有直接上岛,而是在柏斯城里悠闲的闲逛,游览景点。陆景的保镖赵姿和明雪开着车远远的缀在两人身后。

到柏斯的第五天下午,晴空万里,陆景和卫婉仪刚在海滩旁的餐厅品尝了一杯西澳洲的美酒出来。顺着长长的柏油马路信步向前走,两边都是海滩边常见的小店。

“下周我们去岛上吧,我教你游泳、冲浪、还私人海滩可以晒日光浴。”陆景笑着对卫婉仪说道。

卫婉仪穿着印花无袖t恤。七分牛仔裤,运动鞋。度假风格的打扮。宽松的大墨镜遮住了她娇俏清秀美丽的容颜,却让身材窈窕的她更有一种安静的美丽。气质温婉的卫婉仪本就有着大家闺秀的娴静仪态。

陆景不用看,只看卫婉仪抬着下巴,就知道她墨镜后面的明眸真翻着白眼。这几天他对卫婉仪的生活小细节多有了解。

卫婉仪确实在对陆景翻白眼。泳池、沙滩、日光浴多半都是泳衣、比基尼联系起来的。陆景觉得她会在他面前这么穿吗?

突然,一辆白色的甲壳虫由马路尽头疯狂的对着卫婉仪高速的驶过来。

“小心!”陆景猛得拉住卫婉仪的手。将她拉到身后。

“刷。”陆景的头发被剧烈的气流吹得扬起。

“啊…”卫婉仪吓得呆住。

咯吱一声,甲壳虫一个嚣张的飘移停了下来。“唔喔----!”一个花花绿绿头发的白人女子从甲壳虫里探出头,比了一个中指,“嘿,黄皮肤的小子,那辆兰博基尼是你的吧?敢不敢追上来和我比比。你的妞身材真差。”

陆景压根就没有理会挑衅,转身扶着卫婉仪的香肩,连声问道:“没事吧,没事吧!”

“没…,没事。”卫婉仪回过神,她在那一瞬间吓呆了。不是因为她自己,陆景已经在危险来临之际将她拉到身后,而是看着汽车以毫厘之差从陆景身边高速的驶过,她吓呆了。

假设陆景在柏斯出了车祸,那可怎么办啊?

“嗨,小子,敢不敢和比?”那个白人年轻女子还在马路尽头挑衅。此时,街道上空无一人,那刺耳的英语听着就像苍蝇一样。

陆景确定卫婉仪没事,握着她的手,冷然的转身看过去。他已经出离的愤怒。假设卫婉仪刚才要不被他拉开,这车就是奔着她去的。这是**裸的谋杀。

有人要杀卫婉仪!他妻子!陆景如何能不怒?

“…”一堆英语骂人的话飙出。大概是见陆景没有反应,那白人女子无趣的驾车离开。

十秒钟后,“咯吱--!”一声,赵姿和明雪驾车赶到。

陆景冷冷的对赵姿吩咐道:“车牌尾号tfs267,白色甲壳虫,驾驶者是一名白人女青年,生死不论,带到我面前来。”

“她一定会是活的。”赵姿用冷漠、肯定的语气说道,转身走向汽车,瞬间消失离开。如果带一个人到陆景面前需要弄死那个人的话,太侮辱她的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