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73章 柏斯蜜月(二)

重生之世家子弟

陆景冷峻的语气把留下来的卫婉仪和明雪都吓了一跳,她们从来都没见过陆景如此暴虐的一面。生死不论的命令和赵姿漠然的如同述说杀鸡杀鸭般的语气让人震惊。

“你没事吧?”卫婉仪担忧的问道,“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担心,我没事。”陆景对卫婉仪宽慰的笑了笑,然后对明雪道:“把手机给我。我打几个电话。”他一共三部手机,和卫婉仪度假的时候全部放在明雪那里了。

“哦。好的。”明雪回过神,手忙脚乱的拉开手袋从里面拿出手机递给陆景。国内的手机在澳大利亚当然用不了,这边负责接待的wts矿业有限公司早给她们一行人准备好了手机。

陆景快速的打了两个电话出去,然后神色淡淡的将手机还给明雪,“我们回酒店。这件事马上就会解决。”虽然心里有雷霆之怒,他也没必要做出一副睚眦欲裂的表情。该找回的场子,他一丝一毫都会找回来。

“恩。”明雪转身向海滩边停车场里走去。陆景的兰博基尼跑车在那里。

温暖的海风柔和的吹来。卫婉仪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目光仿佛空迷的朝雾般看向陆景,问道:“这样就行了,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陆景的保镖就算把人截下来,估计也难以把那个白人女青年怎么样。这里是澳大利亚,不是国内。

刚才陆景给他表哥唐悦打了个电话,让唐悦调保卫人员来柏斯。这倒是题中应有之意。后面打给了一个他称呼为董叔叔的人的电话。这样恐怕不行呢。

很多在国内威风凛凛的公子哥,在国外根本就玩不转。只是找家里的人出面,转到大使馆那边去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这次蜜月度假只怕要泡汤了。

陆景摇摇头,道:“不用。我会处理好的。”说着,他觉得气氛有点严肃,笑着道:“在国内抖威风不算什么,在国外一样要把纨绔的威风抖起来。”

这话说的。卫婉仪嘴角禁不住微微勾勒出一丝清浅的笑意。陆景没事。她心里就放下心来。至于,找回场子这事,找不回来也就算了。

这一微笑,方才凝重的气氛就变得轻快了一些。

十五分钟后,陆景、卫婉仪、明雪三人返回lidor酒店。

lidor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内,不时的有几名旅客出入。大厅右侧的休息沙发上两名坐姿端正的一男一女似乎在等人。从他们的打扮来看,一看便知是高端商务人士。

那金发的艳丽女子明显是秘书打扮。黑裙白丝、**肥臀、身材极佳,不少人都会看上两眼。

见陆景三人进门,那名鹰钩鼻子、高大的白人中年男子带着美艳的秘书恭敬的走过去,表情严肃而不失热切的道:“陆先生,你好,我wts矿业有限公司的总裁马尔斯-比尔。”

在比尔的眼中。所有的华人都长得长不多的模样,但是他能一眼就认出陆景却是因为他身边的两名女伴极具东方特色的美丽。

在刚才的电话中,他的老板董先生罕见的用震怒的语气要求他务必要满足这位陆景先生的任何要求。他对这句话的理解是陆先生是wts矿业有限公司的钻石级贵宾。好像,陆先生在柏斯遇到一点小麻烦。

陆景轻轻的点头,这便是董坤城和陈创和联手推出在台前的代理人了。他和马尔斯-比尔握了握手,淡淡的道:“比尔先生,具体的事情你和我的助理方小姐一起处理。我认为不尊重他人生命的人。本身的生命也不应该得到尊重。”

这话杀气腾腾。

“陆先生,我相信澳大利亚的法律是公正的。”马尔斯-比尔正气凛然的说道,然后伸手邀请明雪,“方小姐,我们这边请。”

明雪目瞪口呆,她都不知道这戏法是怎么变的。她原本还以为在柏斯负责接待的wts矿业有限公司是景华的商业合作伙伴。但是看马尔斯-比尔的表现,这和下属没什么区别吧?

“就这样?”总统套房专用电梯门合上,卫婉仪好奇的问陆景。她现在真有些相信陆景刚才对她说的:把纨绔的威风抖起来不是一句玩笑话。看刚才他那排场呢。

她对陆景有些好奇了。

陆景手到现在还握着卫婉仪的小手没放开。卫婉仪也没有提醒他放开。在电梯中两人站得有点近,卫婉仪身上的幽香不断的传到陆景的鼻子里。

“差不多吧。”陆景微笑着解释,“你别看wts矿业有限公司是挂着矿业有限公司的牌子,wts公司在柏斯影响力很大。”

99年陆景出资委托董坤城和陈创和在西澳洲最主要的铁石产地皮尔巴拉勘探铁矿。在2000年和华公司成立前夕传来好消息,wts矿业有限公司在力拓、必和必拓初步勘探过放弃掉的地区勘探到巨量铁矿石资源。

世信银行当即提供了1.5亿美元的融资用作前期准备工作。wts准备在柏斯建立公司的铁矿石贸易基地。因而wts在柏斯很下了一番经营的功夫:慈善、公关事业的赞助、企业的社会口碑、当地名流、媒体的关系等等。

其实,陆景还有一句话没对卫婉仪说。在西方的法治国家有钱是上帝不是一句空话。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很多人都认为在美国私闯他人住宅被枪毙。住宅主人不用负任何的责任。但实际并非如此。这需要看各个州的法律规定以及所请的律师是否给力。因为这一块的法律条文解释很混乱,各种判例都有。住宅主人有罪无罪就看法官和律师对法律条文的解释。

司法解释权并不在平民手中。请律师,特别是大律师,所花费的金钱就不是普通人能承担的。这样。金钱的魔力就可以体现在社会的日常生活中。因为它可以驱使解释法律的人。

wts在柏斯的影响力当然也包括它的经济实力。马尔斯-比尔刚才向陆景保证澳大利亚的法律是公正的,就是向他表明:如你所愿,先生!

卫婉仪虽然心里好奇wts公司和陆景的关系,却没有问他。而是在总统套房的卧室里拿起长途电话给国内打电话。刚才实在有些惊险,她虽然惊魂已定。但仍希望找人倾述一番。

柏斯的夜晚天空很干净,漫天的星辰十分明亮。lidor酒店总统套房附带有一个空中花园,可以欣赏在半空中透过明亮的玻璃欣赏到柏斯夜晚的美景。海天一色,银色的月光毫不吝啬的地倾泻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陆景和卫婉仪的晚餐就在空中花园进行。明雪汇报着下午事件的处理情况。

“那名女青年叫桑德拉-皮特曼。赵姿将她抓了回来。比尔先生已经报过警,目前桑德拉-皮特曼正在被警方调查,涉嫌被指控谋杀。据她称:她看到你的跑车很炫,气不过想要挑衅你。无意谋杀。比尔先生已经请柏斯最有名气的大律师亚伯-沃波尔来处理这件案子。他说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但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思。”长方形的白色餐桌边,明雪介绍着基本情况。

卫婉仪晚上换了一件白色的立领衬衫装扮、牛仔裤,简约的造型更显清秀,腰间亮面粗腰带的装饰让她又带着时尚的潮流气息。此刻,她轻轻的放下刀叉,轻声道:“陆景。指控谋杀的罪名会不会太重了一点?”

她不是一个狠心肠的女孩。

陆景给卫婉仪添着红酒,看着她清离的美眸,认真的道:“婉仪,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假设我今天下午没有把你拉过来,我可能会失去你。她必须要受到足够的惩罚。”

卫婉仪漆黑的美眸从陆景脸上挪开,雪白的俏脸上微微染上一道红霞。

“我可能会失去你”,这句话她听得怪怪的。却没法反驳陆景。就像今天下午她一直被陆景牵着回了酒店,那时候真没想着要他放手。被他牵手的感觉是温暖的。

她没有从鬼门关上走一遭的心态,因为危险来临之间陆景就已经护住她了。可是,就算陆景拉她过来护住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心里又怎么会没有一点涟漪呢?

陆景本以为桑德拉-皮特曼的事情到此为止。但是在他准备和卫婉仪前往2号岛屿度假前夕,事情又起了变故。

安琪-乔希是整个西澳洲有名的斯诺克天后。她每周六会在位于柏斯日落海岸高档的lidor海边别墅区中l3会所里提供教练服务。l3会所会支付给她2小时总计9千美元的报酬。这是她日常生活重要的经济来源。

其实论球技安琪-乔希并非西澳洲女子斯诺克选手中前三名。迄今为止,她最好的成绩是澳大利亚女子斯诺克锦标赛的第八年。但她的美貌却是在全澳洲女子斯诺克选手中最漂亮的。

而l3会所是柏斯最为奢华、富贵的会所之一,据说能排到前三名。华贵的消费场所,如玉的美人。这一切让柏斯喜好斯诺克的富豪子弟对安琪-乔希趋之若附。安琪-乔希在l3会所的教练服务口碑非常好,经常需要预约才能得到和她打球的机会。

只是,今天,会所的负责人没有任何征兆的推掉她的预约客人,让她在vip练习房里陪同这对年轻的夫妻打球。

“嘭-!”看到那位年轻的女子如同菜鸟般的一杆打歪,安琪-乔希心里叹口气,认真的指导道:“陆夫人。请看我的姿势…”讲解了一番击球要领之后,又道:“你不应该瞄准14号球,这无法给陆先生制造难题…”

陆景笑着看着一脸认真的听着讲解的卫婉仪,懒洋洋的拿着球杆在一旁站着。他打桌球的水平能把李慕清都给蒙掉。就算不太懂斯洛克的规则,“欺负”卫婉仪这样的新手绰绰有余。

别看卫婉仪气质温婉娴静,陆景这会把她“欺负”的很了,她可是想扳回一局的。

这时,明雪穿着优雅的夏奈儿春装走进来,“陆景,皮特曼先生来了。”

皮特曼先生是来给他的小侄女求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