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74章 柏斯蜜月(三)

重生之世家子弟

“请他进来。”陆景表情很淡。皮特曼是通过西澳洲的一名资深议员和比尔见过面,转达了求见他的请求。

“好的。”明雪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她实在搞不懂陆景为什么要见皮特曼。那天晚上他不是给卫婉仪说的很清楚啊:不会让原谅桑德拉-皮特曼。那还见她的叔叔干什么?

l3会所的贵宾桌球室十分奢华,双层套间,外面的房间供客人休息,类似于星级酒店的豪华客厅,深红地毯,黑色真皮沙发,大屏幕电视,处处彰显豪华气派。

人高马大的皮特曼皱眉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将沙发压出了一个明显下沉的弧线。对那位来自东方陆先生的做派,他十分不满。

“请跟我来。”明雪走到外面的套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

皮特曼哼了一声,示意身边的黑人保镖留在外面,独自进了贵宾桌球室。不是他讲规矩,而是wts矿业有限公司在柏斯颇有影响力。他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制造冲突的。

“啊…”桌球室内首先惊呼一声的是安琪-乔希。她穿着的是标准的色背带服,雪白的衬衣,小小的黑色蝴蝶结,黑色高跟鞋,金色头发束在脑后,青春气息十足却又不是性-感。此刻这名漂亮的斯洛克教练满脸惊惶之色。

“对不起,皮特曼先生,我不是有意要推掉你今天的预约,是l3俱乐部的卡斯先生安排的。”安琪-乔希结结巴巴的说道。

皮特曼先生先生是柏斯有名的葡萄酒商。他富有、残暴。她有个朋友曾经去他的庄园里参加舞会第二天却莫名其妙的死去。他却没有遭到法律的制裁。这样的人她惹不起。

陆景诧异的看了安琪-乔希一眼,打量着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皮特曼:金发蓝眸,短发、面相凶恶,西装穿着在他身上依旧掩盖不住他危险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脾气暴躁的人。

皮特曼眼神落在身材窈窕的卫婉仪身上,精光一闪,然后对安琪-乔希咧嘴笑道:“哦,宝贝儿。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来见这位陆先生的。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晚上请你喝一杯。”

皮特曼嘴里说来见陆景,目光却最后才落到陆景身上,明显有恃无恐。

“对不起,皮特曼先生。我晚上有事情。”安琪-乔希忙说道。她怎么敢答应这个魔鬼的邀请。

皮特曼笑着露出两颗白牙,没再理安琪-乔希,向陆景伸出手,“你好,来自神秘东方的陆先生。”

陆景将皮特曼毛茸茸的手晾在一边,微微皱眉。用英语说道:“皮特曼先生,东方并不神秘,是你孤陋寡闻了。”

在西方世界里,所谓东方的神秘,不过是荒凉、贫穷、落后、不毛之地另一种稍微文明一点的说法。非洲也很神秘!

皮特曼的这句话让陆景很不悦。

皮特曼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盯着陆景慢慢的道:“陆先生,我希望就我侄女冒犯你的事情向你道歉。我愿意接受你的惩罚。”

这句话本身并没什么问题。但是结合皮特曼此时的表情。正确的理解是:你惩罚给我看看,小子,识相点。

卫婉仪怫然不悦的走到陆景身边。她和陆景是夫妻,陆景正因为她的事情遭受别人的刁难,她要和陆景站在一起。

陆景轻轻的握住卫婉仪的手,对她温和的笑了笑,然后对皮特曼道:“皮特曼先生,你错了。桑德拉-皮特曼小姐并没有冒犯我。她冒犯的澳大利亚法律的尊严。”

站在门口的明雪忍不住一笑。这谱摆的!你什么时候和澳大利亚的法律融为一体了啊?

卫婉仪微愣,然后漆黑的明眸里压着浅笑。她是第一次见识到陆景霸气的另一面。想起昨天晚上睡觉前聊天时,陆景给她说的:在澳大利亚金钱即法律的游戏规则。

皮特曼不太适应陆景这种说话的风格,但是也听得出来陆景拒绝了他的建议,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正准备说话。

陆景强势的摆了摆手:“今天就这样,皮特曼先生请回吧。不要影响我和我妻子打球的兴致。”

“中国人,这是柏斯。”皮特曼凶狠的盯着陆景,仿佛受伤的野兽低声咆哮道。

陆景视若无睹,对一旁的赵姿打个手势。“把他请出去。明雪,通知l3会所将皮特曼先生列为不受欢迎的客人,禁止他再次进入l3会所。”

明雪笑吟吟从门口闪开,拿出手机拨号。整个lidor海边别墅都是丽都酒店集团的产业,l3会所也不例外,陆景要禁止皮特曼再来l3会所确实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这样当面把客人的脸皮剥一层下来好像不太礼貌啊。不过,她喜欢。

陆景说的是“把他请出去”,赵姿自动理解为暴力打出去。

片刻后,听着门外皮特曼先生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安琪-乔希脸上震惊的看着眼前东方男子。同时心里有着隐隐的快意。只是,这一切真是太不可置信了。凶声恶煞的皮特曼先生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人轰出l3会所了。

“乔希小姐,我们继续。”陆景见这个美少女斯洛克教练一直盯着他看,轻声咳嗽一声,提醒道。

“哦…,,好的,陆先生。我们继续。”安琪-乔希脸色微红,歉然的说道。刚才皮特曼进门时,她那番话对这位看起来很温和的陆先生而言实在有些无礼了。

卫婉仪强自镇定将手从陆景的手中拿出来。她突然的发现,她似乎不再抗拒陆景握住她的手了。这个发现实在让她有些泄气、甚至有点慌张。这意味着她和陆景的关系正在变得亲密。可是,她不想和陆景关系变得亲密啊!

“真的不想吗?”卫婉仪心里纠结的反问一句。

l3会所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陆景当晚就和卫婉仪、明雪、赵姿去了2号岛屿度假。从香港过来的四名gi保安公司的精锐已经抵达这座巨大海边的度假庄园。

柏斯的九月天气极佳。平均温度在二十多度,低温有10多度。在这样一座孤寂的庄园里,陆景和卫婉仪一起呆着。看日出、吃早饭、玩耍、上网、聊天、吃午餐、午睡、下午茶、发呆、吃晚餐、看电影、夜里在卧室里一起聊天,然后睡着。

那份孤寂的感觉让新婚中的两人心灵似乎贴的近了一些。偶尔的话题也会深入到两人的日常生活中。

下午的海风凉爽,别墅二楼的露天阳台上,陆景和卫婉仪两人各自带着墨镜躺在躺椅上晒在太阳,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婉仪。那天我要是给撞了,好像对你也挺好的啊。”陆景喝着手边的红酒,悠然的叹道。

卫婉仪微微抬起圆润略显消瘦洁白如玉的下巴。带着墨镜的俏丽容颜对着陆景。她在翻白眼。

陆景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其实和卫婉仪在一起呆久了才会发现她其实并不是那种整天都很安静文秀的豪门淑女。她生动活泼的一面只有亲近的人才能接触到。

卫婉仪轻轻的咬着手里的苹果。逻辑上是陆景出事了,对她而言是最好的结果。她也不用离婚,既可以免除政治婚姻带来的烦恼,又可以单身一个人过的愉快。

但是,假设陆景真出事了。还会有人像他这样对她这么好吗?卫婉仪心里想着。结婚以来的这十三天是她记事以来玩的最痛快,玩得最舒服的十三天。

她哥带她玩,只是把她小女孩;婉莹和她一起玩,那都是女孩子的玩法。而陆景带着她在海滩上玩、度假庄园里玩各种户外运动,休闲运动,却是将她当做妻子来宠爱。体贴入微。又时不时的想占她便宜。那清亮赞赏的眼神总会让她的心跳变得有些快。

这种体验她从来都没有过。早先陆景故意装作不经意的凑到她身边时,她还提防这家伙,让他不要离她那么近。现在她却没想着说他,只要不太过分就由着他。她都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的开始。

不得不承认和陆景在一起是很愉快的事情。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她一点都不讨厌陆景。但是作为妻子,谁可以容忍丈夫在外面有一堆“红颜知己”啊!这是她内心深处最犹豫、纠结的所在。

“诶,你嘴里的苹果味道这么好?”陆景从舒适的躺椅起来笑着走到卫婉仪身边。俯视着她说道。

“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卫婉仪随意的回答道,声音清脆的如同宛如百灵鸟。到山庄来之后,陆景借口卧室里没有沙发,和她睡到一张床-上了,不过还是规矩的很。

其实,她第二天就问过明雪,这家伙早就打电话吩咐把卧室里的沙发、椅子之类的东西搬走了。

这时候被陆景俯视,卫婉仪并没有紧张的感觉。昨天骑马的时候。她还被陆景从背后抱过。

“报纸看了没?”陆景把苹果核从卫婉仪手里拿走,递了纸巾给她。报纸上已经出现文章谴责恶意飙车的行径,并报道当地居民有人差点撞到游客的事迹。

舆论在为即将到来的审判造势。

“看了。哦,陆景,你说那个皮特曼先生又那么坏?”卫婉仪好奇的问道。

皮特曼先生庄园的一名管家近日突然向警方指证,皮特曼涉嫌一桩谋杀。几年前在他距离柏斯市区17公里的占地1000多亩的农庄里举办舞会莫名其妙死去的女孩是他杀死的。日前,皮特曼先生已经被柏斯警方逮捕。

“应该有的吧。”陆景笑着把脸上的墨镜摘了。

卫婉仪看到陆景的眼睛。轻轻的笑了笑。她毕竟是生于政治世家,这样的事情大致能看出一点眉目。这件事八成和陆景脱不了干系。

卫婉仪在午后明媚春光中的轻笑就像是一株月季花突然绽放,妍姿俏丽、仪静体闲。

陆景怦然心动,再也忍不住。低下头,鼻尖对着卫婉仪的鼻尖,彼此呼出的气息灼热而粗重,轻柔的道:“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卫婉仪突然有些慌了。

陆景噙住了她优美粉润的嘴唇,细细的吸裹着。少女嘴唇柔软香甜的触感让他的柔吻变得热情洋溢、炙热狂暴。

“唔…”卫婉仪嘤咛一声,她哪会想到陆景没听她的。继而迷失在陆景经验老道、柔情蜜意的热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