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75章 柏斯蜜月(四)

第775章 柏斯蜜月(四)

陆景最终没能将卫婉仪“忽悠”到海边戏水。在被陆景亲吻后的第四天,两人商议后决定离开2号岛屿的度假庄园返回lidor酒店居住。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准备转一转柏斯附近的景点,拍照留念。

上午阳光灿烂,明雪在度假庄园里到处找着陆景。她刚接到周复生的电话,她需要通知陆景事情。可是到处都找不到陆景和卫婉仪。

她早得到通知,今天中午他们一行人要返回柏斯市区。但是她刚刚问过赵姿,陆景确实还没离开2号岛屿。

度假庄园有一处平整蜿蜒的海滩,浪潮不时的涨起又退下,翻着白花的海水冲刷着沙滩,两行脚印斜斜的延伸到远处。陆景和卫婉仪上午在海滩这边行走。

都要离开2号岛屿,卫婉仪被陆景在耳边说了几天沙滩的美妙,在离开顺着他的意思来沙滩走一走。

她当然没穿泳装,而是穿了一款别致的白色大翻领小外套,宝蓝色的牛仔裤。清新甜美的学生装扮。梳着侧马尾编发,额前两侧散落的发丝营造出清秀娇俏的气质。

明雪心急火燎的找到陆景时,他正在沙滩上和卫婉仪拥吻。陆景吻着卫婉仪粉润的嘴唇,白净的瓜子脸,偶尔亲昵的磨蹭着她秀直精致的鼻子。一只手揽着卫婉仪的细要,一只手轻柔的爱抚着卫婉仪牛仔裤包裹着紧致翘挺的俏臀。

卫婉仪娇俏清秀的脸颊上飞起红霞,偶尔回应着陆景的热吻,吐出小香舌和他纠缠在一起。这几天。拥吻是两人每天都要做的功课。而她也不抗拒陆景带给她快乐的感觉。

那天被陆景吻过之后,两人的关系就进展的有些快。

陆景两只手摸在卫婉仪娇俏**上的动作明雪看得脸都发烫。轻柔的爱抚。仿佛情人在耳边的呢喃,或者轻轻的包抓,似乎在感受他妻子结实翘臀的弹软…

看着意乱情迷、沉溺其中的两人,明雪觉得再看下去她都受不了。想着事情也不是很紧急就先返回度假山庄里。

“陆景,周总打来电话。景华位于江口和黄海的手机研发分公司已经开始运作。另外i301正式进入试产阶段,一切顺利的话,10天之后会进行大规模量产。”中午在lidor酒店酒店吃饭的时候,明雪汇报道。

陆景点了点头,给卫婉仪切好七分熟的黑椒牛排,将餐盘放在她面前,“我知道了。”

卫婉仪微微笑了笑。

明雪笑着道:“诶,不要用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啊。你们俩再这么腻下去。接下来几天我都不好意思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大半个月下来,这是她一次感觉到她在当电灯泡。

陆景就笑道:“好啊,那就分开吃吧。汇报时间改在我们午睡起来后。”

卫婉仪羞恼的横了陆景一眼,然后对明雪道:“明雪,你别听他瞎说。”她对明雪的感观很不错。都相处了大半个月她有怎么会因为明雪碍着她和陆景就将人家撇开到一边吃饭呢。

“行啊。卫小姐,我听你的。”明雪笑着答应下来。心里微微叹口气:卫婉仪是面皮太嫩了。她大概都没觉察到,不知不觉她对陆景的称呼已经由称呼姓名变成了“他”。

陆景真是“混世魔王”。他顶着卫婉仪丈夫的名号调整和卫婉仪的关系,以卫婉仪温婉、“讲道理”的性格要是能顶住。那倒也奇怪了。

这点小事,陆景当然不会驳卫婉仪的面子,笑着道:“还有事情吧?就这事不值得你今天上午在庄园里到处找我。”

“是啊。”明雪轻笑道:“不是很急。但是你可能不太喜欢听。西澳洲的资深议员霍华德-康纳先生想和你见过面,就桑德拉-皮特曼的案子谈一谈。据说桑德拉-皮特曼这两天痛哭流涕,希望能有改正的机会。霍华德-康纳就是之前介绍皮特曼过来和你见面的那位资深州议员。”

陆景琢磨了一下,道:“我记得桑德拉-皮特曼刚被柏斯警方逮捕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吧?她好像很嚣张。”

明雪点点头,“恩。她叔叔皮特曼先生涉嫌谋杀,证据确凿。估计是不可能出来了。她这样娇生惯养的二世祖现在当然害怕了。我觉得,她应该是受到一些人的指点了。”

陆景摆摆手,“这种细节没必要关注。”

明雪建议道:“我认为你没必要见霍华德-康纳。你既然不打算妥协,到时候拒绝的话,双方面子上都不好看。”

陆景笑着摇摇头,“不是这样的。霍华德-康纳要见我未必就是肯下死力气求情。他没那个必要。国外政治游戏的玩法不是你认为得那样的。”

明雪不服气的眨眨眼睛,道:“那是什么样的?”

陆景哑然失笑,明雪的性子还是有些冷傲的。一般的助理那里敢这么质问老板?

卫婉仪明亮漆黑的眸子灵动的看向明雪,插话道:“国外政客讲究公众影响力。桑德拉-皮特曼悔过的事情,现在已经通过媒体传开了。我想霍华德-康纳要见陆景应该是出于某种作秀的考虑。”

明雪就愣了愣。她这位“主母”别看话不多,心里却是明白的很。

“正确。”陆景笑着翘起大拇指。卫婉仪的猜测逻辑上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卫婉仪温婉的笑了笑,轻轻的咬着牛排。

明雪疑惑的道:“陆景,那你之前见皮特曼是出于什么考虑?”

陆景微笑着喝着红酒,解释道:“我要把皮特曼的侄女关进去,总得手尾都解决掉。见一见皮特曼这个人好定下对策。这和见霍华德-康纳是两码事。你回复一下,我今天晚上有时间。可以和霍华德-康纳先生见面。”

霍华德-康纳是通过wts矿业有限公司的总裁马尔斯-比尔的引荐和陆景在lidor酒店的vip包厢里见面的。

wts矿业有限公司在柏斯内颇有影响力,但等闲也不会怠慢霍华德-康纳这样资深州议员的请求。是以。霍华德-康纳两次传话都能传到陆景面前。

蓝山咖啡的香味袅袅升起,弥漫在富丽堂皇的私密包厢里。三人客气的寒暄几句后,分别落座。

霍华德-康纳是一名卷发的中年男子,高高大大,约莫四十多岁。有着政客常见的精明,十分健谈。他喝了一口咖啡就直入正题:“亲爱的陆先生,可怜的桑德拉-皮特曼现在就像一只可怜的流浪小猫。她希望能向你和你的妻子当面致歉,她向上帝发誓,她只是想开个玩笑,绝没有蓄意谋杀的意图。这是她委托我转交的悔过信,希望你能感受她此刻内心的痛苦和彷徨。”

看着神态表情恰如其分,惟肖惟妙的表现出他对桑德拉-皮特曼怜悯之心的霍华德-康纳。陆景笑了笑,接过信,却并没有看,而是拿起咖啡杯不紧不慢的喝着。

在西方法律体系里面,庭外和解是很重要的司法实践。很多人屡屡被钱砸晕,有钱人也屡屡逃过制裁。在卫婉仪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不管是无心还有心,他都不会接受和解。

霍华德-康纳对东方人略有了解。陆景这个姿态其实是一种委婉的拒绝。但是,他仍不想放弃游说,“陆先生。悔恨的桑德拉期待您仁慈的宽恕。她才十九岁,她人生的路还很长…”

陆景摇摇头,轻声道:“康纳议员,仁慈有时候是一种纵容。桑德拉-皮特曼需要为她的傲慢无礼、轻率妄为付出代价。我相信澳大利亚的法律会给我公正的结果。”

陆景声音不大,话语里的意思却非常坚决。

但凡有能量的人物,说话的份量不是以声音大小来决定的。

霍华德-康纳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

陆景微笑道:“康纳议员。我会让我的律师发一封声明来表明我的态度。这样,你对你的选民们也有一个交代。”

霍华德-康纳看了陆景一眼。这话说的很明白,显然这位东方的青年很熟悉他们的政治游戏规则。只是,他心里仍有点不舒服。

陆景抿了抿咖啡,道:“我个人对柏斯这座城市非常喜欢,我想要在柏斯建立一座世界一流的综合性大学。初期打算投入2亿美元,但是柏斯的有些规章制度我不是很熟悉,不知道康纳议员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霍华德-康纳眼睛里精光一闪,旋即哈哈笑起来,“陆先生,我很乐意帮助你,不知道你有没有选好学校的校址呢?”

招商引资不是他的工作。议员不干这个。但是他看中的是2亿美元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力,直白点说就是选票。而且,这和收取政治献金是不同的。就算曝光,也只能说明是他的政治魅力让为陆景工作的选民支持他。

陆景微笑道:“我听说皮特曼先生在柏斯市区17公里的有一座占地1000多亩的农庄?”

霍华德-康纳反应迅速,道:“皮特曼因为赔偿问题需要拍卖他的资产。这座农庄也是被拍卖对象。”

陆景就笑着点点头。

霍华德-康纳明白过来了。当即就转移了话题。对这种东方式的谈话,他不是很喜欢,但是他确定假设他今后一段时间内能适应这种谈话,预计在西澳洲的政坛更进一步不是问题。

第二天,陆景的代理律师亚伯-沃波尔代替陆景发表了一封拒绝和解的声明。桑德拉-皮特曼的案子的舆论逐步平息。五个月后,桑德拉-皮特曼被核定判刑三十年。

10月15,香港飞往柏斯一周一次的直达航班落地。时至黄昏,lidor海边别墅区面向西边的夕阳与大海,风景优美,一辆黑色的奔驰进入别墅区22号别墅门前。

景华国际学校的校长杜一波感叹的和陆景握手,“景少,把景华赞助的大学建在柏斯当然比建在香港好,但是我就怕资金不够啊。”说道底柏斯不是以华人为主导的社会,办一座私立大学,能接受多少捐款都难说。

陆景笑着说:“杜校长,百年树人。我们不要急,先开始办一个专业,资金问题日后总有慢慢解决的办法。”

将景华的大学移到柏斯来是他最近闲下来思考的想法。香港地形狭窄,狭隘的岛民心态总会不时的冒头。一座世界一流的大学,一定是要包容并蓄,海纳百川的心态和气质。

相比西澳洲的柏斯而言,柏斯这里地理条件无疑要好很多。

新婚度假,陆景也不会长时间专注于工作,和杜一波谈了一个小时,他便去找卫婉仪。再过五天他和卫婉仪的蜜月之行就要结束。这五天的时间值得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