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76章 柏斯蜜月(完)

第776章 柏斯蜜月(完)

月色如水。温凉的月光落在别墅三楼露天阳台上。陆景从客厅里上到三楼,推开通向阳台厚重的镂空玻璃门,轻快的走到卫婉仪身边。

三楼的露天阳台是一个长方形的场地,阳台左侧一米之下还有一处可供乐队演奏的平台。凭栏眺望夜色中波光粼粼海面的卫婉仪扭头看向身边的陆景,温婉的问道:“事情谈完了?”

卫婉仪穿着白色的西装外套,黑色的休闲长裤,简单的黑白搭配,简约不失时尚。身形窈窕、俏丽清秀的她站在风中,有着恬静安然的韵味。

“恩。”陆景扶着卫婉仪如刀削般的香肩,帮她拢着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微卷披肩的发丝,“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处理。”

卫婉仪没拒绝陆景将她搂在怀里的举动,轻轻的依偎在陆景怀里,还能感受到他一只手正不安分的隔着她的休闲裤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屁-股和大-腿,“怎么突然想着把大学由香港迁移到柏斯来?”

她昨天晚上听陆景说过办学的事情。对他想要办一所世界一流私立大学的想法颇为认同。

“香港地价太高了啊。我想要建设一个大一点的校区都难以办到。”陆景笑着说道,低头贴着卫婉仪俏丽的脸蛋。卫婉仪身材窈窕,有些偏瘦

。抱着她的时候,他心里会有一股怜惜的感觉不自觉的升起。

卫婉仪跟着陆景生活了快一个月,对他的性子有些了解,轻笑着道:“我不相信这个理由。”

“为什么不信?”陆景笑着道。

“你有多少资产我不清楚。可是总不至于买几块地的钱都没有吧?”卫婉仪声音清脆的宛如一只百灵鸟在说话。

陆景心里一热,找到她粉润的嘴唇。爱怜的吻着,将她整个人都抱到了怀里。热吻之后,陆景双手环着卫婉仪的细腰,两人一起看着远处墨色的海面,大海的“吟唱”安静的传来。

在月光下。陆景慢慢的说着他的想法,“香港偏安一隅,市民阶层又一直接受英式教育,思想上有一定的狭隘性。大学毕竟无法和社会脱节。我认真考虑过,把景华大学放在柏斯这个友善、开放的移民城市更好一些。”

2001年10月份的时候,香港还没有从亚洲金融危机的余波中恢复过来。作为全球有数的自由港,它仍旧有着迷-人的魅力。但随着共和国的日益开放和强大,有些城市拉近甚至超越香港市民的收入。香港市民的失落感将会逐步加深。英式教育所带来的隐藏在骨子里的傲慢和偏见将会逐步的流露于社会表面。这种社会人文氛围不利于景华大学的发展。

“哦…”卫婉仪扭头看着陆景。和他接触的越久就会发现其实他很有想法,看事情的眼光也很准,笑着道:“你准备叫景华大学?这个名字好像有点俗。”

陆景笑着挠挠头,“我这不是还没想好吗?先用个代号称呼着。校名让杜一波他们头疼去。呃,冷不冷,要不要回房间里休息?”

卫婉仪轻轻的点点头,在陆景松开环着她腰肢的温暖双手时,她心里突然泛起了一点失落的涟漪。还有什么比晚上靠在丈夫怀里看海更浪漫的事情?

在lidor酒店的总统套房住了两天。陆景和卫婉仪住到了lidor海边别墅区22号别墅。这本就是为景华系公司高管们度假准备的度假别墅,只有海边少量的别墅对外出租补贴整个别墅区的运营成本。

因而,此时虽然不到晚上九点钟。房间安静的能听到窗外月亮走过云层的声音。明亮充满了希腊爱琴海风情的卧室里,陆景和卫婉仪随意的趴在拱形窗户下的真皮沙发上,透过窗户看着海景。窗户沿上放着刚刚倒的两杯红酒。

“陆景,你是不是要准备工作了?”卫婉仪偏头,明亮清澈的眼眸看着陆景说道。她不太想这么快就结束这段旅程。

陆景握住卫婉仪的手,笑着道:“你愿意的话。我们再在柏斯呆一个月也行。”他又怎么会听不出卫婉仪心里恋恋不舍的情绪。

卫婉仪轻婉的笑着揭穿陆景,“我发现你说谎话都不眨眼呢。”这两天,陆景的电话明显多起来,陪着她的时间也变少。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陆景微微一笑,也不算是全部的谎话。他最多就是十月底需要去黄海和亿恒科技的副总裁乔治-威拉德见面谈晶圆厂项目的事情,其他事情都可以遥控处理

。再在柏斯陪卫婉仪一个月也是可以的。

卫婉仪沉默了一会,看着远处的风景,轻声说道:“陆景,我明知道这次甜蜜的蜜月是假象,还是不太愿意从这样美好的梦中醒来。有时候真希望永远的这么给你骗下去。”

卫婉仪那善睐的明眸略带哀婉的看着他,陆景感觉心就被她给牢牢的握住,搂住卫婉仪柔软的腰,看着她的眼睛,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认真的、慢慢的、低声道:“婉仪,这不是假象。”

起初他是不希望两人关系太僵借着结婚蜜月调整和卫婉仪的关系,但是一个月相处下来,这个清秀温婉的聪明女孩在他心里已经占有一席之地。

直白一点说,他对她有感觉了。

任谁和一个漂亮聪明的女孩朝夕相对、合法的在一张床-上一起睡了大半个月都会有感觉。

卫婉仪轻咬着嘴唇看着陆景,良久,轻轻的摇摇头。

她知道陆景没骗她。男孩子的殷勤体贴能持续一个月的她还真没见过,而且是在陆景随时可以对她用强要了她的情况下。他宠爱她的时候是真心的关心、爱护、希望她高兴、快乐、露出笑容。

但是,就像她结婚那天对陆景说的:有过想和你好好的走下去,但是觉得那样可能会太委屈我自己了。作为妻子。她无法容忍陆景在外面有一堆“红颜知己”。

陆景沮丧的放下抚-摸着卫婉仪俏脸的手。

他知道卫婉仪是什么意思。卫婉仪的眼睛很明确的告诉他她内心里犹豫和纠结的事情。这事确实是他理亏在先,但是就算卫婉仪明白的说出她的要求:断绝和其她女子的关系。他最终也会拒绝。卫婉仪知道这一点,所以根本就没说出口。

陆景和卫婉仪这些天所产生的默契足以让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在各自眼睛里找到答案。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压抑,陆景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早点洗澡休息。我今天睡隔壁房间。”

看着陆景惆怅的走出卧室的房间,卫婉仪心里空荡荡的难受。咬着嘴唇,手指用力的绞在一起。

接下来两天,两人都神色如常的一起看着日出,游玩着柏斯景点,合影,吃饭,晚上在沙滩上散步。但是却不再有拥吻的亲密动作。最多也就是拥抱和牵着手。

这一日,清晨时分。陆景刚醒来听到窗外风声大作。天气似乎也凉了些。这两天他都是和卫婉仪分开休息。掀开被子深吸了两口气,陆景穿着灰色的睡袍到卧室里看卫婉仪。

厚厚的窗帘将窗外的阳光遮得严严实实,樱桃木的地板上铺着厚实的地毯。陆景走到卫婉仪的床头边。

卫婉仪的睡姿很安静,空调被整整齐齐的盖在她身上

。乌黑的秀发散落在一侧遮住她如玉的耳廊。顾盼传情、清亮多姿的明眸怡然的紧闭,娇俏清秀的脸颊上有些熟睡的潮红,细微的呼吸声平稳悠长。

看着娇柔的她,此刻她离他这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远。陆景小心翼翼的抚了抚她耳边的秀发。心里隐隐的有些痛,轻叹口气,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身后。卫婉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两天分开休息后,卫婉仪知道陆景每天早晨都会来看她。有时候会冲动的想要抓住他的手,不再放开。

早餐是卫婉仪一个人的吃的。卫婉仪奇怪的问着送菜上来的别墅服务员,“陆景呢?”

“陆先生一大早出去锻炼了。他吩咐过我不用准备他的早饭。”穿着红色套装的妇女用中文说道。lidor海边别墅区本就是为景华高管准备的度假别墅,别墅区里的饮食自然是配备了国内的服务班子。

“啊…,不是说今天有暴雨吗?”卫婉仪吃了一惊。嘴里金黄的煎蛋食而无味。轻愁笼罩着她秀美的峨眉,过了一会,卫婉仪将手里的筷子放下,走到餐厅的窗户边看着窗外呼号的大风。

往日蔚蓝如洗的干净天空此刻已经是乌云密布,暴雨马上就要来了。卫婉仪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焦急,走到宽敞华贵的客厅里,拿起座机打给明雪。她和陆景从度假开始身上都没有带手机。每天明雪会过来汇报一会外面的消息。

“明雪,陆景晨练有给你打过招呼吗?马上要下暴雨,我担心他会出事。”卫婉仪担忧的说道。异国他乡,陆景出去晨练,碰到暴雨可能会发生很多意外。

明雪做为陆景的助理,就住在陆景22号别墅隔壁的21号别墅里,接到卫婉仪的电话时,她才刚刚起来。她可没有陆景那样的待遇——专门有厨师团队提供一日三餐。她得到别墅区l3会所里解决餐饮问题。那里的饭菜未必比专业的厨师做得差,只是略有些不方便。

“他没给我说他晨练的事情。”这种事陆景怎么会给她说,明雪打个哈欠说道,“卫小姐,应该不要紧的吧…,呃,我让赵姿去找找他。”

陆景多沉稳的人啊,而且他英语口语无碍,一场暴雨怎么会让他出事。很明显,卫婉仪是关心则乱。只是,这两天她明显发现卫婉仪和陆景的关系好像有些疏远的啊。

“好的,有消息尽快通知我。”卫婉仪挂了电话,在客厅里默默的坐下。

半个小时候,暴雨噼里啪啦的下着。卫婉仪还是没有陆景的任何消息。跟着身边的四个保镖和赵姿都被分头派了出去。卫婉仪想了想。打电话给明雪,“明雪。你开车带我出去找找他。”

暴雨如注。别墅区内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哗哗的水流顺着沟沿往下水道冲去。一辆白色的福特缓缓的驶出lidor海边别墅区,水花飞溅而起。卫婉仪坐着明雪的车里焦急的看着外面,搜寻着陆景的身影。

暴雨之中,只有个别街道的小店里有人。其他地方都是空无一人。明雪打着方向盘。回头说道:“卫小姐,陆景应该是到哪里避雨去了。我们不用急。”

卫婉仪摇摇头,咬着嘴唇,想了想,“去海滩那边看看

。”

陆景穿着大裤衩在路边的一个甜品小店里和安琪-乔希聊天。甜品小店里三两个避雨的客人都羡慕的看着陆景。

安琪-乔希一头金发,有着碧蓝大海一般的深邃迷人眼眸,她的身材是标准的欧美丽人样板,曲线火辣。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穿着白衬衣、蓝色牛仔裤,丰满的翘臀,长长的性感美腿,青春而性-感。

这名东方男子能和这样一个美丽的金发少女邂逅,实在让人羡慕他的艳-福。

陆景早晨去海滩边跑步,回来的时候遇上暴雨就在这家甜品店外避雨,正好安琪-乔希早晨骑自行车来上班遇到暴雨,迫不得已的停下来。

恶魔皮特曼的下场。安琪-乔希在报纸上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她那天见识过陆景的所展露出来的权势,这时那会装作不认识陆景呢?热情和陆景聊起来,还请他喝了一杯咖啡。

陆景穿着大裤衩、短袖运动t恤。总不能指望他出门带了钱。

“陆先生,l3会所的卡斯先生让聘请我担任l3会所的专职斯诺克教练。我每周过来工作两天,其余时间可以只有支配。今天正好是我的工作时间。不过,我看样子要迟到了。”安琪-乔希眨着长长的睫毛打量着陆景,微笑着说道。

他这身打扮实在有些怪异。

陆景倒没有任何的不适,本来就只是偶遇。笑着点点头,“我出来跑步,时间没掌握好,正好遇到暴雨了。”

随意聊着天,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一名消瘦的男子急匆匆的走进甜品店,走到陆景面前说道:“景少,卫小姐到处在找你。”来人真是他的保镖之一。

陆景奇怪的道:“婉仪找我有事?”话说的不紧不慢,他人却是快速的站了起来。

“卫小姐,担心你在暴雨晨练会出事,让我们到处找你。”保镖解释着原委。

陆景愣了下,哭笑不得,他这么大的人,能出什么事?接着心里又有些暖暖的感觉。卫婉仪在关心他!

陆景对安琪-乔希点了点头,找保镖拿了手机,走到一边拨号给卫婉仪报平安。

接电话的不是卫婉仪,而是别墅里的服务人员,“陆先生,夫人半个小时前坐明雪小姐的车出去找您去了,现在还没有返回别墅。”

陆景吩咐了几句,挂断电话又拨了明雪的手机。连续三次无人接听让陆景的心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现在外面暴风骤雨,卫婉仪就算是坐着车也不安全。

“走,你快找俩车过来,我们去找她们。”陆景语速飞快的吩咐道。电话打不通,他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焦急、甚至是慌张

。卫婉仪和他到柏斯,差点就出车祸,他担心她出事。

陆景也是关心则乱!

一连串的电话打出去,wts矿业公司和丽都酒店集团柏斯分公司的人都被陆景调出来找人。二十多分钟后,陆景终于打通了明雪的电话,大声问道:“婉仪呢,婉仪没事吧?”

明雪听到陆景的声音也长出了口气,笑着道:“如果被雨淋了不算出事的话,那就没事。”

她和卫婉仪在海滩上冒雨找了一圈,没找到陆景却浑身都湿透。看卫婉仪还要继续找下去的样子,幸好陆景的电话打过来了。

陆景长舒一口气,“你们等在原地。我马上来接你们,让婉仪接电话。”

“你傻啊,我跑步能出什么事?”停在海滩边停车场内的白色沃尔沃内。陆景见到卫婉仪,“责怪”的说道。看她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接下来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

“就是有点担心。”卫婉仪脸上苍白的轻声说道,在陆景温暖的怀抱里打了个寒颤。有点冷。

“快点回22号别墅。”陆景对赵姿说道,然后安慰卫婉仪,“没事的,忍一会啊。你身体没那么弱,这么一会不会感冒。”

听着陆景关切的话,卫婉仪心里暖洋洋的,笑着点头,“恩,应该没那么弱。”

赵姿脚踩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飞速的往家中驶去。

陆景稍稍放下心来。对明雪道:“你打几个电话,让别墅里准备姜汤,然后通知wts公司和丽都酒店集团柏斯分公司的负责人,我已经找到婉仪了,其他人可以撤回去。”

明雪发丝上滴着水,她被暴雨淋都够呛,这会犹自笑着道:“你要不要搞这么大动静啊。啊…嚏!”

“唉,你们都不让人省心。”陆景叹口气。伸手道,“还是我来打电话吧。你养养神,待会回去先洗热水澡。然后喝碗热姜汤,再捂一会,就应该没事。”

明雪笑着摇头,羡慕的看了卫婉仪一眼,“我打吧。”陆景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头发上都是水。还穿着短袖t恤、裤衩。估计没找到她们时也是急的乱串,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这夫妻俩!闹着别扭偏偏又喜欢同时担心对方。唉,真是冤家呢!”明雪心里着想道。

车到lidor海边别墅区22号别墅。姜汤早就烧好。陆景、卫婉仪、明雪都淋了雨,但是别墅只有两个浴室。主卧室里有一个相连的浴室。另外一楼有一个浴室。明雪笑吟吟的先进了一楼的浴室。她才不去管陆景和卫婉仪怎么安排。

进了主卧室里,卫婉仪脸红的看了陆景一眼。她和陆景的事,别人那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陆景却是自然而然的牵起卫婉仪的手走进浴室里

浴室布置的极为奢华,周边墨色的大理石墙壁无一不显示着室内希腊风情的装修风格。宽敞的浴室里一只浴缸孤零零的在中间。

陆景放了水,温声道:“稍微等一会。上面和下面的水温不一致会泡着不舒服。等水温一致我们再进去。”说着,看向卫婉仪。

卫婉仪早上穿着洋气的浅黄色西装外套、湛蓝色牛仔裤就出了门。这时候湿透的西装外套早就挂在客厅里。她身上雪白紧身t恤和纤细牛仔裤因为湿透了,勾勒出青春靓丽无比的曲线。

卫婉仪脸红的要滴血。她还没做好准备和陆景一起泡澡。

陆景双手扶着卫婉仪的香肩,温柔的看着她明亮的眼眸。卫婉仪为什么会大雨天的傻傻的去找他,细想着就能体会到她心里那份深藏的情意。

卫婉仪又如何感受不到陆景的情意。他给明雪打电话的时候,那焦急的语气,还有后面详细的问她的情况的关心话语。车内,毫不顾忌的抱着她,那种身上、心里暖洋洋的感觉让她几乎要沉醉。

她担心陆景,陆景又何尝不是在担心她。没有感情基础的人,谁会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担心彼此?只有害怕一点点意外就可能会失去此生重要的“东西”的恋人才会“胡思乱想”。

四目交汇的一秒钟之内,两人都读懂了彼此内心里的想法。没有说出来,却切切实实能感受的到的想法。

下一秒,两人同时抱着彼此。陆景低下头,卫婉仪踮起脚尖,两人接吻,热切的吻起来。唇舌纠缠,疯狂、激烈,非这样不能表达此刻内心里蕴藏的火热情感,情不自禁的情感。

卫婉仪忘记了羞涩、也忘记了她要纠结的东西,她只想要抱着陆景,和他爱吻,传达她的情意。

陆景这一刻也忘记了他本应该愧疚的心思,他只想好好的呵护这个担心他的女孩,他的妻子,在婚礼上庄严宣誓过的、被父母、所有嘉宾给予祝福的妻子。

热吻中,陆景把卫婉仪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然后将迷糊糊的她抱进了浴缸里。紧跟着他也脱了西服进入浴缸和她洗浴。

陆景的双手在卫婉仪迷-人的躯-体上感受那么如丝如脂的柔滑,嘴从她的唇下移。从她莹润长修的美颈,到性-感动人的琐骨,一路吻上娇小坚挺的雪乳。手在她结实紧致的翘-臀上揉捏,偶尔抚摸到修-长浑-圆的大-腿上…

卫婉仪身材窈窕纤细,两腿也是纤长。不比成熟妇人的丰-腴,却更显青春的灵动修直,大-腿浑-圆如柱,精致性-感。可以想象,这双美-腿如果穿着丝袜,绝对会迷-人至极。

在水汽蒸腾的浴缸里,坐在陆景怀里的卫婉仪动情的呻-吟…

“婉仪,其实你的身材很好的。那个什么桑德拉-皮特曼就是瞎说。”陆景伸手把玩着那坚挺如竹笋的雪乳

。在卫婉仪耳边轻声说道,“我们得等一会。喝完姜汤再继续。”

“谁要和你继续…”卫婉仪稍稍清醒过来,听到陆景这么说,小手就掐他。她又如何感受不到陆景火热的变化,她心里汹涌的情怀也被陆景陆景撩了起来。但是,这种话仍让温婉娴静的她羞愤不已。

陆景和卫婉仪洗完澡,去客厅里喝过姜汤。这时候,明雪早就已经离开。不然她在这儿的话。肯定看得出来,陆景和卫婉仪的关系已经变得异常亲密。

陆景和卫婉仪确实没有再继续,在卧室的被窝里拥抱着说话。卫婉仪换了她带的精美舒适的粉色睡袍。

“我本来一直是要穿这件睡袍的。我又怎么知道你会这么无赖,赖在我房间里,只能是穿着严实的睡衣入睡。”卫婉仪在陆景的怀里轻声说道。初尝两情相悦滋味的她心里有着欢欣鼓舞的快乐感觉。

“我要是不无赖,我们俩永远都会结婚之前的那种状态。”陆景温柔的抚-摸她的全身,偶尔低头吻一吻她的嘴唇,热吻之中手伸进她的睡袍里爱-抚那对雪白的小玉兔。

卫婉仪那会不知道这家伙的小动作。但只是掐了他几下就没说什么。

“婉仪,你后悔吗?”都到这一步了,有夫妻之实只是时间问题。陆景问的是卫婉仪心里对他的情意。

卫婉仪看着陆景的眼睛,幽幽的叹口气,“现在不后悔,或许以后会后悔。我现在不想去想以后的事情。”

陆景用力的抱紧了卫婉仪。他也没料到在蜜月里两人的关系会进展到这一步。一切的变故都是从那场没有发生的车祸开始,直到现在卫婉仪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可是,爱上自己的妻子,似乎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暴雨在柏斯肆虐了两天后就离去。风景如画的日落海岸美景在清晨沉醉的春风中徐徐展开。位于柏斯日落海岸高档的lidor海边别墅区那一栋栋风格各异的精致小别墅更是画卷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跃上海面的朝阳长长的金黄色光芒照耀在22号别墅的屋檐上,打破了别墅的沉静。院子里的花园生机勃勃,花香顺着微风飘到希腊风情的卧室里。

陆景睁开眼睛,看着在他怀里睡醒的卫婉仪,“早啊,媳妇儿!”

“早!”卫婉仪娇脆的声音若百灵鸟啼,微微羞涩的靠在陆景的脖子处,胸口雪-白的春光乍泄,还有一个红红的唇印。

这娇啼陆景昨晚听了大半夜。昨天晚上两人情不自禁的做起来。第一晚,陆景就要了卫婉仪二次。极致的缠-绵,尽情的享受**。各中美妙的滋味,可意会不可言传。

陆景和卫婉仪的蜜月之旅原本定在10月20日结束。只是,两人初识滋味,难分难舍,又在柏斯多呆了三天,直到24号才启程回香港。陆景24日晚上将在香港举办一次酒宴将卫婉仪正式的介绍给他的生意伙伴们。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