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98章 和新加坡电信合作的必要性

第798章 和新加坡电信合作的必要性

让哈帝-沃伦郁闷的小子和美人儿正在吉隆坡塔的旋转餐厅共进晚餐。

吉隆坡塔位于吉隆坡市区,海拔515米,其塔身净高421米,是吉隆坡的象征之一。其风格将东方的文化设计与西方的建造技术结合在一起,反映了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文化传统。

夜色中旋转餐厅辉煌的灯光将整座餐厅点缀的如同夜景中的明珠。而坐在旋转餐厅的陆景和莫心蓝正一边用餐一边饱览着吉隆坡秀丽璀璨的夜景。

“你觉得新加坡电信会有很大的发展?”莫心蓝吃着水果沙拉,轻声问道。徐阳成邀请她的plu电讯和新加坡电信进行深度的合作。电话里,徐阳成甚至认为两家公司可以交叉持股,以此来整合两家公司在东南亚的电信网络和用户资源。

陆景轻轻的抿着产自西班牙的卡斯特红酒,笑着摇摇酒杯,“你好像很难拒绝新加坡电信的合作要求。”淡马锡如果向景华微芯注资2亿美元,莫心蓝将会很难拒绝新加坡电信的合作要求。当然,合作到那一层面,那需要等接下来去新加坡和徐阳成谈。

莫心蓝微笑的嗔道:“答非所问。你快回答我的问题。”

陆景微微一笑,肯定的道:“我认为新加坡电信发展的前景很好。他们虽然并购中国香港电讯(hkt)失败,丧失了进军国内市场的最好跳板,但是其今年8月份斥资140亿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第二大电信企业大东奥都斯(c&w-optus)。澳大利亚的用户会给他们带来可观的收益。”

新加坡电信(l)现在还没有显露出他们亚洲第二大移动通信网络运营商的雄姿(仅次于中国移动)。这个时候如果和新加坡电信交叉持股未来的收益会很可观。

莫心蓝托着香腮看着陆景,美眸里闪着好奇的眼波。“你怎么会对新加坡电信这么熟悉?景华并不涉足移动通讯运营商领域吧?”

“想听真实的原因?可是说来话长啊。”陆景笑着道,端着酒杯示意莫心蓝帮他添酒。

莫心蓝又嗔了陆景一眼,她很享受这样薄怨娇嗔的小女儿状态,拿起酒瓶给陆景添酒。“那你就长话短说吧。”

说是长话短说,要解释其中的缘由,其实也短不到那儿去。

莫心蓝之前帮景华海外分公司和新加坡电信签订了一份定制机合同,借助新加坡电信的用户推广i88音乐手机。新加坡电信也希望景华能为他们提供丰富多变和价格更加低廉的手机。双方的合作意愿和很强烈。几乎是一拍即合。

但是,陆景要求景华海外分公司选择新加坡电信作为合作伙伴并不是看中了新加坡的手机市场。

新加坡即使全民人手一只手机,也才30万件的市场容量。市场饱和后的换机市场容量每年也最多100万件。景华要争的并不是这一块市场蛋糕。

新加坡电信目前正在积极的推行全球化扩张战略。但是其早期的市场化转型并不成功。投资hkt、、、virgin都以失败而告终。

新加坡电信的对之前的投资策略进行了调整。由之前想在全球每一块市场都染指的想法改变为专门经营亚太地区的电信网络。投资主要分为三个层:第一层是成熟地区——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第二层是高增长地区——泰国和菲律宾;第三层是发展中地区——印度尼西亚和印度。

几年之后,新加坡电信公司将会成为亚太地区第二移运通讯运营商,在全球25个国家拥有4亿用户。

这才是陆景看重新加坡电信的地方。景华日后可以跟着新加坡电信获取进入这些国家通信市场契机。

在景华手机进入东南亚市场之后,陆景就开始收罗一些资料,结合他的记忆之后,对新加坡电信更是重点关注。他的秘书组会给发来收集的资料。像今年新加坡电信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通信运营商otpus的消息他当然知道。

吃完晚餐回到希尔顿酒店里,陆景邀请莫心蓝去他的房间喝一杯。继续刚才的话题。书房的窗户边。莫心蓝和陆景并肩而立。手边的红酒放在窗台上。陆景温声给莫心蓝说着新加坡电信的事情。

运营商定制机是手机销售重要的细分市场。陆景要想进一步推动景华手机的销量,就必须要重视这一块市场。

莫氏集团的plu电讯虽然在东南亚一带拥有十万名用户,但是这点用户数量所消费的手机给景华塞牙缝都不够。

景华需要重视和新加坡电信合作。

听着陆景温润的声音述说着景华手机的未来。莫心蓝凝望着窗外的夜景,忽而看着陆景。认真的道:“我把plu电讯和新加坡电信合并怎么样?”

陆景愣了愣,失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新加坡电信未来就算再大,也不可能独占东南亚的市场。plu电讯坚持发展下去空间还是很大的。你现在不是在并购印尼运营商sel的股份吗?等我们收获了互联网的投资之后,你完全可以将plu电讯打造成为东南亚移动通信市场首屈一指的运营商。”

莫心蓝如湖光晨霭的眸子落在陆景脸上,“我认真。你也是认真的?”

陆景点点头,笑道:“能拥有一家自己的移动通信运营企业心里总归踏实一些,我们没必要把plu电讯卖给新加坡电信,说不定这样我们还少了一个和新加坡电信合作的筹码。”

莫心蓝灿然的笑了起来。如果陆景需要她将plu电讯作为筹码抛出去,她不会拒绝的。不过,陆景好像还是和很久以前认识他的那样:他不会出卖商业合作伙伴的利益来换取他的利益。

陆景笑着摇头。问道:“心蓝,有没有兴趣投资景华?我可以转让10%的景华股份给你。”

莫心蓝惊讶的掩住嘴,说道:“你要转让景华的股份给我?”她可是知道陆景对景华看得有么严密。景华所有的股东都是他的自己人。在江州、楚北,景华股东这个称呼甚至带有某种政治烙印。陆景要转让股份给她代表着一种信任。

见莫心蓝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还有些微妙的情绪,陆景轻松的笑道:“不用那么感动吧?我和莫氏集团交叉持股。我减持的想法,你早就知道。”

莫心蓝娇俏的白了陆景一眼,“谁说我感动了。哦。你不怕我以后背叛你?”

背叛?陆景心里略有些震动,深深的凝视着莫心来漂亮的眼睛。他有些明白莫心蓝内心里的想法。不曾信任何来背叛?他甚至能感觉到莫心蓝内心里对他的一丝“臣服”之意。

很荒谬!但是他确确实实的从莫心蓝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情绪。

陆景双手慢慢的扶着莫心蓝的香肩,和她的距离稍近了一点,彼此的气息都能感受到,“我相信你不会。”

“你傻啊。人心都是会变的。”莫心蓝轻柔的看着陆景,双手抵在陆景的胸口,不想这么被他拥入怀中。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我可以说一句很自恋的话吗?我有信心认为:你的心永远不会变。”

莫心蓝嫣然一笑,秋波妙转的看着陆景。宛若一株盛开的牡丹在怒放。

陆景拥抱着莫心蓝。鼻尖对着鼻尖。感觉着彼此灼热的呼吸,低头温柔的吻在她娇艳的红唇上。

很慢的吻,很轻柔。嘴唇轻轻的触碰在一起。湿润的如花瓣般的感觉。又微微的分开,舌尖悄然的撩过她的唇线。乍遇又分。再噙住那香软的红唇品尝着芬香的味道…。

“唔--。”莫心蓝一个不留神。被陆景吻住了她的舌尖。书房里的呼吸声也略重。两人忘情的亲吻着。那一刻,炙热的情意毫不遮掩的爆发出来。陆景轻拥着莫心蓝美妙的娇-躯,双手轻柔的上下爱-抚着。

吉隆坡的天气永远都是夏季。莫心蓝穿着粉色的t恤,黑色的中裙,隔着薄薄的衣衫似乎能感受到陆景大手的热量,将爱-抚的情意清晰的传来。莫心蓝的身子渐渐的软下来,沉醉在这迷-人的天地中。

陆景的手撩起了她的裙子在她耸翘的妙臀上温柔的抚摸。直到他揉捏一记后,莫心蓝才恍然清晰过来,那一捏仿佛牵扯到了她的灵魂深处,一记妩媚的娇-吟不由自主的从喉咙里发出。

“不要…”莫心蓝轻咬着陆景的嘴唇,才和他结束热吻。陆景迷惑的看着莫心蓝。他很清楚刚才那声娇-吟是什么意思。

莫心蓝雪白无瑕的脸蛋上染上了一层娇艳的红色,鲜艳欲滴。她也很清楚她自己现在的状况。陆景已经将她内心深处的情绪给撩了起来。

莫心蓝靠在陆景的怀抱里,轻声道:“陆景,我不想给你当情人。我不想以后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你和卫婉仪说话。在香港你的婚宴上,我至少还敢到你们面前打个转、说几句话。”

陆景愣了愣,苦笑一声,沉默了一会,轻轻吻了吻莫心蓝的额头,温声道:“恩,那我们就这样说话。”莫心蓝优雅自信,高贵中带着性-感,很容易让男人升起征-服欲的迷-人尤-物。但是,她这么说,陆景又怎么忍心违背她的意思,让她纠结痛苦呢?

莫心蓝妩媚的看着陆景,水盈盈的,嗔道:“你…,陆景,不要得寸进尺。”

陆景尴尬的一笑,稍稍后退半步,“那是自然反应。”

莫心蓝风情万种的白了陆景一眼。

“陆景,莫小姐,刚刚有个坏消息传来了。”明雪推开书房的门,顿时惊呆了,樱桃小嘴半天都没法合拢。陆景正抱着莫心蓝,莫心蓝小鸟依人的靠在陆景怀里。

本来莫心蓝这么一个商业女强人小鸟依人已经够让人吃惊了。关键问题是,莫心蓝精美的黑色裙子被撩起了一角,雪-臀之上浅灰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更让明雪崩溃的是,陆景的一只猪爪正放在那里。

明雪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在柏斯的海滩上看到陆景隔着牛仔裤抚摸卫婉仪俏臀的情景。莫心蓝这可是裙子。

三个人当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莫心蓝,她惊惶的推开陆景。少了莫心蓝的遮掩,陆景就倒霉了,直接在明雪面前出了丑。

“你们…”明雪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退出陆景的房间,回到她的房间里。

半个小时之后,明雪才重新进来。这时,书房里只剩下陆景一个人。明雪没好气的瞪了陆景一眼,才开始汇报着正事,“莫小姐的助理刚刚过来通知我,%股份转让给plu电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