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99章 久候不至

第799章 久候不至

陆景和莫心蓝抵达新加坡的第三天才算弄明白荷兰运营商KPN-Mobile-International拒绝**印尼流动电信公司(Telkomsel)22.3%的股份给PLU电讯的原因。

vollon公司是KPN的股东之一,哈帝-沃伦叫停了这笔交易。

下午时分,道路两侧的椰林在风中摇晃,星星点点的雨滴由小而大,漫天的洒落下来。一辆咖啡色的豪华奔驰商务车在返回滨海湾中心的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

新加坡11月底至次年1月或者3月左右为雨季,下午时常会有雷阵雨。

返回酒店后,陆景约了程建枫在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的行政酒廊里聊工作。

周复生认为晶圆技术的领头人还是要去北美寻找。他上周和程建枫新加坡见面交换过意见之后当即飞往了美国旧金山。程建枫则是在新加坡筹备建立景华新加坡研发中心。

景华新加坡研发中心计划耗资4千万美元,招收200名左右的高级工程师来为景华的手机项目做研发。在将来,景华将会陆续引导有意回国工作的技术工程师前往江州工作。

新加坡雨季的阵雨收敛的极快,陆景听完程建枫关于印度和新加坡研发中心的工作汇报,一杯英式红茶还没喝完,天边便已经云消雨散,明亮的光线透过洁净蔚蓝如镜面的玻璃窗进来,将行政酒廊染上了午后的闲适和惬意。

程建枫靠在米白色的半圆形低背沙发上,笑着问道:“景少,你上午和SNL的景安易谈得如何?”景华在北美招聘的晶圆技术工程师首先会来新加坡SNL公司的晶圆厂工作,然后再回国。

这样绕一圈,一方面是景华的晶圆厂建设还没开始。一方面是给予回国的华人技术工程师适应环境的时间。贴近西方社会生活习惯的新加坡无疑能承担这个过渡的工作。还有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原因: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政治麻烦。

因而,新加坡SNL公司这个中转站的角色非常重要。

陆景心情不错的拿起茶杯道:“订单和一系列的合作协议框架谈的差不多。和SNL公司先签订了2年3亿美元的芯片订单。他们除了帮我们培养晶圆工程师外,还会帮我们引进两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目前他们所拥有的0.25微米制程技术,SNL公司也愿意转让。”

程建枫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问道:“0.25微米的制程技术SNL公司都会转让?”

陆景笑着点头,解释道:“目前亚洲晶圆代工厂普遍的都是采用0.18微米的制程技术,我们相当于购买了次一级的技术。SNL早就在采用0.18微米的技术,0.25微米的技术他们已经不用,卖给我们还可以赚一笔。何乐而不为?”

类似于晶圆厂生产线这样的高新技术设备和技术的出口需要新加坡政斧审批。但是只要不是最先进的敏感技术,一般而言助力不会太大。

“那真是太好了。”程建枫笑着道:“这样一来,景华微芯的就不会太低。在晶圆行业,我们未必没有迎头赶上的机会。说不定,十年之后,景华也会单独成立半导体公司。”

陆景笑了笑,让明雪将他这三天和SNL谈判的备忘录给程建枫看。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新加坡,这些事情估计最后会要程建枫来接手。

正聊着,莫心蓝带着她的助理季梦白走进行政酒廊,坐到陆景身边,秀眉微蹙着说道:“徐阳成去印尼谈收购印尼流动电信公司(Telkomsel)的事情去了,我们还需要等几天才能和他见面。”

陆景、莫心蓝、程建枫三人手里都是各有一摊子事情,在新加坡三人是分头行动。

莫心蓝主要是负责募集晶圆厂资金的事情。PLU电讯的事务另外有莫氏集团的高管负责。但是,现在看来,不仅是PLU电讯的事情遇阻。

徐阳成避而不见,飞往印尼主持新加坡电信收购Telkomsel的谈判。他有可能受到了哈帝-沃伦的压力,所许诺的2亿美元投资暂时恐怕无法兑现。

程建枫惊讶的皱皱眉头。徐阳成避而不见的意味他很清楚。

陆景宽慰莫心蓝道:“只要有利益需求,淡马锡对景华微芯的投资不可能撤掉。那2亿美元的投资,我并不担心它飞走。倒是PLU电讯的发展你需要尽快理出一个思路来。”

此次PLU电讯斥资1.5亿美元收购印尼流动电信失败,对其在东南亚的扩张及其不利。

细想陆景的话,确实如此。莫心蓝眉头轻舒,定了定神,连续几天约见徐阳成未果让她有些心浮气躁了。如果有大量的利益纠葛,徐阳成就算受到了哈帝-沃伦的压力也会继续对景华微芯投资,除非哈帝-沃伦能给他足够的利益。而,这显然不可能。

莫心蓝拿起侍者送来的红茶微微抿了一口,道:“那我真把这件事放在一边了。呃..,PLU电讯既然在印尼发展不了,那只能是转向泰国、马来西亚发展。”

PLU电讯在香港、东南亚一带有数十万名用户,其中东南亚一带只有十万名用户,继续获得足够多的用户数量是重中之重。转向人口6千多万的泰国和拥有2千多万人口、经济发达的马来西亚是PLU电讯首先要考虑。

在行政酒廊里讨论着景华微芯、PLU电讯的事情到傍晚,一行人正要去餐厅里吃饭,莫心蓝的手机响起来。莫心蓝疑惑的看了眼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了想,接听了电话。

刚接通,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就让莫心蓝皱眉。

“你好,莫小姐,我是哈帝-沃伦。呵呵,对于你这两天遇到的困境我略有耳闻,不知道,莫小姐现在是否有时间和我一起共进晚餐呢?”

莫心蓝无语的拍拍额头,看向陆景。别说她现在心有所属,就算没有,她也不可能答应这样的宴请。

哈帝-沃伦正在乌节路附近他的豪宅里给莫心蓝打电话,听到莫心蓝没说话,以为莫心蓝还在犹豫,当即继续施加压力,“莫小姐,晚上7点,我在浮尔顿酒店顶层的餐厅里等你。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人迟到。”说着,哈帝-沃伦挂了电话。

莫心蓝收了手机对陆景、程建枫道:“哈帝-沃伦想要请我在浮尔顿酒店吃晚饭,还威胁我说他不喜欢人迟到。”

程建枫笑着摇头。刚才,他已经知道PLU电讯收购Telkomsel遇阻的原因,就是这个vollon公司的哈帝-沃伦在后面捣鬼。

陆景摆摆手,直接替莫心蓝做了决定,“别理他。”说着,对大家打个手势,“走吧,我们去餐厅里吃饭。”

陆景让莫心蓝不理哈帝-沃伦,不代表他就可以这样容忍哈帝-沃伦三番五次的挑衅。

吃过饭,回到房间里,陆景让明雪和景华商业情报部门联系,调动景华、和华的力量尽快收集vollon公司以及哈帝-沃伦的资料。他要用。

……

夜色缓缓的笼罩着新加坡。位于新加坡市区、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级精品酒店浮尔顿酒店是新加坡的标志姓酒店。夜色中,带有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多立克柱廊、宏伟门廊的浮尔顿酒店灯光璀璨。弹丸之国的繁华浮世就在这灯影里汇聚。

奢华的顶层餐厅中,衣着整齐的哈帝-沃伦焦急的看着手表。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要等的美人儿没有来。这让他心里极度不快。以至于服务生出于礼貌过来询问是否是要上菜时,他大发雷霆的将服务生轰走。而后脸色阴沉的拨了莫心蓝的手机。

此时,哈帝-沃伦所期待的美人儿正在和陆景在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豪华行政套房里亲昵的喁喁私语。

豪华行政套房的客厅里,一张亚太地区的地图正铺在圆形的米色茶几上,陆景和莫心蓝随意的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几边商量着PLU电讯未来的发展方向。

突然,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响起来。

莫心蓝转身去拿了手机,看看号码,娇笑着对陆景道:“哈帝-沃伦的电话。要不要接?”

“理他干吗?把他拉黑。”陆景笑着道,欣赏着莫心蓝此时的美丽。

她穿着白色的名媛风格的印花短衫。领口的小碎花让她看起来有着小清新的淑女风。卡其色的休闲长裤让她修-长的双腿勾勒的淋漓尽致。

此时,她坐在地上,扭着身子去拿沙发上的手机,又回过头来和他说话,陆景真是担心她纤细的腰会不会给扭断。而后,目光不自觉的落在莫心蓝耸-翘的俏-**上,曲-线丰盈浑-圆。

听了陆景的话,莫心蓝笑着嗔了陆景一眼,让他眼睛收敛一点别乱看。然后挂断了电话,将哈帝-沃伦的手机号码拉到了电话防火墙里面,禁止他再次呼入。

浮尔顿酒店的餐厅里,哈帝-沃伦听着手机传来挂断的提示音,脸色变得极不好看,不死心的又拨了莫心蓝的号码。实在是这个东方美人比那些英伦玫瑰美丽太多,他很想和她发生点什么。但是,电话毫无意外的没有接通。

显然,他又被“爽约”了。哈帝-沃伦脸阴得要滴出水来,拿起他的绅士手杖,愤然的离开酒店。他一定要给莫心蓝一定颜色瞧瞧。

哈帝-沃伦阴郁的心情陆景自然不知道,此刻,他正将手抚在莫心蓝修-长的美-腿上,一只手拿着中姓笔在地图上勾勒着,“泰国目前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是泰国亿旺资讯服务(AIS),大马的Maxis市场份额也非常高。PLU电讯最好是能收购这两家电信。你手上那1.5亿美元的资金恐怕不够。”

莫心蓝挽着耳边的秀发,对陆景的手视而不见,她并不拒绝和陆景这种程度的亲昵,只要不变成他的**就行。事实上,她正享受着和陆景在这异国他乡独属于两人的爱恋时光。

“我的资金是不够,所以我打算先收购AIS公司20%的股份,进军泰国市场。”

陆景摇摇头,笑道:“那PLU电讯得发展到何年何月去了。哈帝-沃伦不是用阻止你收购印尼的Telkomsel来威胁你吗?那我们就把PLU电讯发展起来给他看看。我可以提供一笔资金给你。”

莫心蓝轻笑着道:“也别赌气啊。你的资金不也不够吗?”陆景和景安易的合作她刚才也了解到。首先购置2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就是计划外的资金。为此,景华需要额外付出3.5亿美元。而接受SNL转让的0.25微米制程技术又将花费景华一笔资金。

陆景就算想帮她,手里估计也没多少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