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11章 叶文斌募集资金

第811章 叶文斌募集资金

“爸…”叶强文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住父亲。将父亲背回到家里后,又是掐人中,又是揉太阳穴,好不容易才父亲弄醒过来。家里手忙脚乱的情况才算稳住。那边,私人医生还在路上。

“爸...,你觉得怎么样?”叶强文在床边问道。他母亲柳问春正一勺勺的喂着叶文斌喝参汤。

叶文斌长叹一口气,默默的没有说话。

实在不是叶文斌的心里素质太差,而是他现在哪里有10亿的资金提供给永辉集团。在盛泰电器元旦之前宣布的降价促销消息,他并没有重视,没想到居然给盛泰电器取得如此大的“突破”。

他担心的是永辉集团的崩盘将会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强文,通知小九过来见我。”

“老叶,不是我说你,你现在这样子不适合谈工作。”柳问春面色不愉,抱怨的放下手中药碗。

叶文斌摆了摆手,闭上眼睛不说话。

叶强文看了父母一眼,走了出去。从他爸的神情中,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大厦将倾的那种危机预感。

叶静雨前些天才从香港陪许雪回明州。那边事情有了些转机:许雪不用离开明州商业银行,不过她的权力遭到了限制。她变成了明州商业银行的董事、副行长。执行董事另有其人。

安慰了好友几天,叶静雨才返回建业。叶强文电话通知她的时候,她正在镜子面前悠闲的涂手指甲。虽说科讯可以赎回。但是要等到年后去,现在她就算呆在科讯也没什么事可以做。索性在家里休假。

“哦。好的啊,我马上过去。”叶静雨放下手机想了一会。又拿起梳妆台上的白色m6给陆景拨了过去。

“陆景吗?我是叶静雨。”叶静雨清脆柔嫩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时,陆景正在白沙井69号和关宁一起尝着上午堡的萝卜排骨汤,准备吃午饭。

只听叶静雨声音大概没人会将她和乖戾的性子联系起来。多半还会想拥有这么柔嫩清脆的声音,一定是一个雪嫩清秀的美丽少女。只不过,陆景和她稍有接触,就知道她的声音与外形极具迷惑性。

“谁啊?”关宁将一小块排骨用筷子送到陆景嘴里,抿嘴一笑,秋水般的眸子好奇的看着陆景。

“叶小美女。”陆景含糊不清的对关宁笑说道,“好像有点淡。”

“有吗?”关宁吹着气。抿了一口汤,娇俏的吐吐舌头,“哦,好像真有点。”说着,转身去拿白色灶台上的食盐袋。

陆景吃着排骨和叶静雨说话:“什么事?”

“我二叔上午在湖边散步的时候晕倒了。他请我过去。”说到这儿,叶静雨微微顿了顿,“假设我去为联科工作一段时间,你会不会同意年后将科讯还给我?”

叶强文刚刚已经告诉她二叔是因为听到盛泰电器步步紧逼的消息,一头栽倒。她能猜得到她二叔这个时候要见她的原因。

“我答应的事情什么时候没不算数?你准备好钱就行。我可不会白送。”陆景把嘴里的骨头给吐出来。随意的说道。景华对联科是堂堂正正的大势压迫,叶静雨就算去联科也没什么用。

“哼。我会让景华的阴谋无法得逞。”叶静雨骄傲的哼了一声,“还有,麻烦你下次记得把叶小美女中的那个小字去掉。”说着。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陆景摇摇头,把手机放到灶台上。心说:难道不小吗?看在叶文俊的面子上,他和叶静雨勉强能算的上是有一点合作关系。私人关系那是一点都没有。这话要是说出来就成了调戏她了。

这边。叶静雨放下手机,低头看看胸口。尖尖若春笋。郁闷的撇撇嘴,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小了。

和陆景确认过去联科工作不会影响到她回购科讯后。叶静雨放下心,开车前往云翠园。她住在南山别墅这边,半个小时候后才赶到云翠园17号的别墅。

叶文斌的卧室里,叶静雨见到了她二叔。看到叶文斌那苍白的脸色,叶静雨心里有些难受,乖巧的道:“二叔,你找我。”

在私人医生赶来之后,叶文斌的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他的病因是急火攻心,需要静养,身体并无大碍。叶文斌半倚在床头,微微点头,“恩,小九,我想让你到联科来工作一段时间。我让强文协助你。我老了,精力有限,准备这段时间专心负责永辉集团和盛泰电器的竞争。”

“好的,二叔。”叶静雨当仁不让,也不推辞,径直答应下来。

叶文斌欣慰的笑起来,叶家二代子弟中最出色的就是叶静雨了,“现在的问题是要筹钱。永辉集团那里至少要补充10个亿才能稳住阵脚。联科这大半年来一直在亏损,现金流极为匮乏。前段时间找三井住友银行拿的5千万美元贷款还剩下大约1千万美元。我经商这么多年,朋友还是有一些,五六个亿还是能凑得出来。明州商业银行那里能不能提供一部分资金给永辉集团?”

这是他找叶静雨来的第二个目的。叶静雨和明州商业银行大权在握的许雪关系很好。

“啊…”叶静雨迟疑了下,道:“二叔,雪姐去年十一月份在江州的时候,她已经向陆景保证不插手联科和景华之间的事情。而且,她已经被她家里剥夺了执行董事的职位。现在只是明州商业银行的董事、副行长,要贷三四个亿出来很困难。”

“唉…,怎么会这样?”叶强文难掩失望的神色,长叹一口气。

叶文斌苍白的脸上有些黯然,想了想。说道:“那我再想其他的办法吧。”

永辉集团这两年因为有盛泰电器的竞争,每年的利润总体维持在12%左右。略低于家电连锁卖场的同行业水准净利润率13.2%的水平。并且,永辉集团所得的利润大部分都用来扩张地盘。抗衡盛泰电器的进逼。

3年时间内,永辉集团在苏江、浙东、鲁东、建州四省门店规模已经由50家扩张到120家。之前,联科的利润还可以用来支持永辉集团快速扩张。从2001年年初,永辉集团已经停止了门店扩张,消化巩固既得的地盘。不曾想,到12月底盛泰电器挟雷霆之势卷土重来。

在叶文斌心中,永辉集团重于联科。联科关门,他还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若永辉集团倒闭,他的根基也就失掉了。所以。他要亲自去掌控永辉集团的大局,让叶静雨来替他执掌联科一段时间。

现在,他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是:他要募集至少10亿的资金来应付接下来和盛泰电器的厮杀。

香港,位于香港山顶的黄家豪宅中,金色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富丽堂皇的别墅客厅照的明亮华丽。黄利飞在一楼客厅的华美地毯上来回踱着步子,脸上有着紧张又兴奋的神情。

黄宅里的佣人们都远远的站立着,觉得眼前这一幕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一贯彬彬有礼的少爷居然出现这样的表情。应该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吧?

黄容胜得意洋洋的哼着歌曲走进别墅,他还在回味刚才在酒店里搞得那个小明星的滋味,随便两手推车功夫就让她**入骨的叫起来…。进门来。见能干的儿子已经等在客厅中,笑呵呵的道:“小飞,今天怎么突然要回来看我?”

看着父亲脖子上还有一个唇印,黄利飞对父亲的荒唐早就习以为常。但仍有些哭笑不得,指了指脖子,“我有事情找你商谈。我们去书房里说吧。爸。下次注意点。”

黄容胜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率先走上二楼。

在装点门面的书房里坐下后,黄容胜道:“小飞。有话快说,我一会还有事情。”

黄利飞无语,斟酌了一会,组织语言道:“爸,是这样的,二伯向我借钱。他要借3个亿。”

“借个屁啊。”黄容胜跳了起来,头摇的飞快,“不借,坚决不借。他当年是怎么对我们家的。现在没落了,想起找我们了?”

黄利飞道:“爸,二伯要拿黄远电子15%的股份抵押给我。”

“哼,黄远电子在你爷爷去世的时候值多少钱?10亿美元!现在呢?股价都跌到2港元以下了。15%的股份能值多少钱?”黄容胜犹自不忿的说道。

“差不多2亿港元吧。”黄利飞报出一个数字,他知道他爸铁定不知道黄远电子现在值多少钱,义愤填膺的样子只是出于对他二伯的气愤,“所以,二伯要找我来借贷,而不是找银行。爸,这是我们拿到黄远电子的机会。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可以恢复黄家的荣耀。”

黄容胜纨绔归纨绔,头脑还是清醒的,看着儿子道:“你是说我们可以控制黄远电子?哦,到底怎么回事?”

黄利飞给他父亲说起原委来:“联科的叶文斌准备募集10亿资金应付盛泰电器在华东地区的‘紧逼’。二伯答应帮叶文斌募集3亿的资金,好处是获取永辉集团1%的股份。二伯准备把黄远电子15%的股份抵押给我,换取3亿资金。我打算答应他。这需要你在公司董事会上支持我。”

在黄远实业,他和父亲的股份加起来,可以控制黄远实业的董事会。但是事关他二伯,他必须要先和父亲通个气,否则以他爸对二伯的怨念,还真有可能当场反对。

黄容胜点了一支烟,问道:“那他要是赎回去了我们不是白忙一场?”

黄利飞微笑起来,自信的道:“爸,二伯会输得精光。他根本就没搞明白,叶文斌那条船马上就要沉了,他还想着让黄远电子打通终端销售渠道。”

“哦?怎么说?”黄容胜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饶有兴趣的说道。

“景华公司正在对叶文斌的联科进行打压。盛泰电器同时在‘进攻’永辉集团。叶文斌对永辉集团看的比**还重,但实际上,他的危机在联科公司上面。联科公司的负债和亏损会反过来要求永辉集团反哺。”黄利飞眼睛里闪过一丝佩服的精光。叶文斌可能低估了联科可能要遭受的损失。

黄容胜犹豫了。他对商业这些判断实在不在行。但是,他确实想要黄远电子。

黄利飞劝道:“爸,你不要纠结于一时,等黄远电子回到我们手中,二伯就算要把他之前抢你的那匹马送给你,还要看你肯不肯收呢。”

“行,按你说的办。”黄容胜一拍大-腿,下了决心。

同一时间,江州,苏远在家里中默默的抽着烟,思索着。他也接到了叶文斌募集资金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