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12章 雪夜小聚

第812章 雪夜小聚

“咯吱---”

苏远的妻子熊玉娇推门进来,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丈夫,“苏远,可以休息了。”已经有了孩子的熊玉娇看起来珠圆玉润。厚厚的睡衣难以遮掩她曼妙的曲线,乳翘臀肥。丰-腴的身-体有着成熟少-妇的风韵。

苏远轻握着小腹上妻子的手,看着窗外深沉的夜色道:“在想一件事情。难以决断,有些睡不着。”

“什么事情?”熊玉娇轻声问道。

苏远三言两语将叶文斌向他借贷的事情说了一下,“按理说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但是就看来,目前联科亏损的可能性居多。我不准备继续向里面投钱。”

联科e6发售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远大电器40家门店里面的销售数据总计只有1.5万支。据他的估计,e6目前全部销量总计不超过5万支。这个数据有点寒酸。照目前这个趋势下去,e6这个项目失败估计会给联科带来2千万美元的亏损。

熊玉娇轻轻的点点头。心里却想:陆景有那么厉害吗?她在江州大学读书的时候见过陆景。后来就渐渐的没有交集。她说道:“你要不要问问爸的意见?”

苏远摇摇头。这次只是纯粹的商业对决,问父亲的意见没什么用。和妻子温存了一会,苏远下定决心,“玉娇,走吧,我们睡觉去。”他远比叶文斌了解陆景的可怕。他岳父败走建业,对他的触动很大。

他不准备向叶文斌借贷。相反,如果有可能。他希望尽快的将手中联科股份套现。

就在苏远准备“下船”的同时,史自成也接到了叶文斌借贷的请求。

金顶俱乐部的包厢内。史自成在咨询他的“经济顾问”的意见,“郭子。你觉得怎么样?”

郭子是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黑色的阿玛尼大衣,皱眉道:“大少,你在科讯投了2个亿,在联科投资了5个亿。现在都没有看到回报。这个时候再借贷给叶文斌恐怕不妥。”

“科讯那两个亿量明州商业银行也不敢坑了我的。”史自成冷哼了一声,自负的说道,“叶文斌这里也一样。就算叶文斌倾家荡产,那5个亿还是要给我吐出来。他既然敢找我借钱,心里怕是还有几分底气的。”

郭子劝道:“大少。那少投一点,我们的资金也不多了。”他知道自己这位“东翁”对陆二少的怨念。秉承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东翁估计是想拉叶文斌一把。

史自成丢了一支烟给郭子,知道郭子是不赞成他的意见,道:“那就再投3个亿吧。凑成10个亿的整数。和陆景玩玩。”

腊八节刚过了两天,江州迎来了一场大雪。寒风阵阵,低沉地阴云似乎就压在街灯之上,这样地天气,没人愿意在室外多滞留片刻。雪还在下。路上的积雪已经清除掉,只留下湿漉漉的路面在延伸。陆景坐车和丁灵一起白沙井找关宁。

前天那次的萝卜排骨汤没煲好,她又找何梦明请教了一番,今天是她第二次尝试。陆景自然是责无旁贷的试吃者。

“好美啊。”丁灵贴着车窗看远处新月湖中的喻山。青黑色的山峦低矮起伏,给罩在茫茫大雪中。可以看见山崖上的积雪在耀眼的反光。

陆景大手悄悄的抚-摸着少女微翘起而显得丰圆的俏臀,笑着道:“这雪要是下一晚上。明天早上起来在新丰公寓阳台上那才叫漂亮。白茫茫的一片。你在香港四年都没下过几次雪吧?”

“是啊,最多就是小雪。”丁灵回头说道。眼眸里有些娇羞的情意。

黑色的奥迪a4绕过湖心路,在师大的正门接了邵秋兰。一起往白沙井而去。

“景华国际学校还有几天才放寒假吧?”邵秋兰坐在丁灵身边,扶着眼镜问道。她穿着卡其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黄色的长款修身针织衫加厚毛衣,将她玲珑的曲线衬托出来。青色的紧身裤紧紧的包裹圆臀与美腿,娇俏而性-感。

陆景将她烫得微卷的秀发拢到耳后,笑道:“还有三天就放假。她在财务部门工作比较轻松。姐,你什么时候回杭城?师大差不多算是放寒假了吧?”

邵秋兰精致无瑕的脸蛋上轻红微染,强自镇定悄悄的看了丁灵一眼,道:“我后天的机票回杭城。”

下雪之时,白沙井的生意也受到影响。街面上少有流连的旅客。湿雪打在车窗上,刮雨器发出橡皮与玻璃摩擦的响声。车子在赵姿的驾驶下,缓缓的停在白沙井69号门前。

陆景进门前,接到许云策打来的电话,站在门口打电话。邵秋兰和丁灵先进屋找关宁说话。

“景少,多谢你的帮助。明州商业银行这边的事情大局已定。建业市商行可以停止和明州商业银行的竞争了。”许云策心情大好的说道。他这一系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陆景微微一笑,对着二楼临窗看过来的关宁、何梦明挥了挥手,“许少有事情直接说,我一会要吃晚饭。”

许云策早见识过陆景的敏锐思维,笑着道:“确实瞒不过景少。是这样的,许雪曾经通过明州商业银行将史自成的2亿元资金输送进了科讯公司。这笔交易造成了明州商业银行的亏损…”

说到这儿,许云策停顿了一会。他相信陆景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陆景确实听明白了,笑着道:“恩,我知道了。史自成那边我会保证他没意见。”

和许云策聊了几句,陆景便挂了电话,往别墅里走去。

许云策的意思是想要借这2亿元的贷款操作,问责许雪。那么明州商业银行势必也就需要懒掉这2亿的资金。不会归还给史自成。为2亿元得罪京城里的一位衙内党是不值的。但是,如果。这件事可以当做“投名状”和打击许雪的武器,这么做又是值得的。

这就是许云策给陆景打电话的原因。

陆景同意帮明州商业银行抗住史自成的“问责”。他很乐意看到史自成亏钱。

别墅二楼的餐厅布置的温馨、怡然。橘色的窗帷束起来。窗外飘落的白雪偶尔会贴到落地窗玻璃上,然后融化,顺着水槽流下去,有愈发清冽的感觉。

“关宁、小明。”陆景走进餐厅,笑着和关宁、何梦明打个招呼。陆景手扶在关宁身后的椅子笑着问正在喝汤的丁灵,“味道怎么样?”

丁灵点头,由衷的赞道:“味道挺好的。关宁姐手艺真好。”

陆景就叹道:“那我亏大了。我本来是喊你和秋兰姐来给我分担负担的,没想到福利被你们俩给抢了。噢…”

陆景话没说完,关宁就娇嗔着拍了他一记。不让他胡说八道,“上次要不是你捣乱,我怎么会把盐放少了呀?再说,我的厨艺可是比你好。”

邵秋兰、何梦明、丁灵都轻笑起来。

陆景也是咧嘴一笑,自己去厨房里盛汤。就厨艺而言,琴姐的手艺最好,秋兰姐次之,关宁的水平比秋兰姐略差一点。她的厨艺不会给她减分。雨绮估计只有豆腐做的最好。其她人都是入门级的水平。

今天下午的排骨冬瓜汤是何梦明做的。关宁只是给她打的下手。何梦明的厨艺自然没的说,何家菜馆繁忙的时候。她偶尔会去帮她爸掌勺。

清润的冬瓜软绵绵而不散,吸入口中,配着温热的排骨汤,吸入到胃里无比的顺滑。口感、味觉都是极佳的享受。何梦明在汤汁里加了八角、枸杞等配料,排骨入味,不油不腻。入口极快。用和美女干嘛的方法炖出来的汤,汁浓味美。让人喝下之后回味无穷。

陆景话倒是没错。一锅汤不够五个人分的。何梦明早有准备,将备好的珍珠丸子端了上来。色泽洁白。米粒晶莹如珍珠,吃起来丸子软糯鲜香。

珍珠丸子是由猪肥瘦肉茸加上精盐、胡椒粉、葱花、姜末、绍酒和成馅,挤成小丸子,滚上浸泡滤干的糯米,上屉蒸制而成。

见大家意犹未尽,何梦明又炒了清炒小白菜、清炒红菜苔。霜打的小白菜用滚油炒出后,盐入菜中,菜带甜味,嫩软脆口。味道极佳。清炒红菜苔算是一道时令菜了。刚刚喝过排骨汤,吃过珍珠丸子,再入肚一点红菜苔,那清香的味道似乎要沁入肺腑中,十分舒服。

饱餐一顿后,五个人七手八脚的一起收拾了餐具,然后聚在三楼的客厅里赏雪,随意的聊着天。何梦明从何家菜馆里带了一瓶碧玉香果酒过来。每人倒了一小杯,轻轻的抿着。

色泽如翡翠的碧玉香,酒精度不高,入口绵软,可以去除火气,而且有很好的美容效果。摆放在四方小桌上的五个白色的精美小瓷杯中的酒液,在灯光下显出迷人的翡翠碧色,有着层层柔和波光,仿佛是华美缎带。饮一口,味道、口感,和美丽的色泽就已经让人感到迷醉,给人一种仿佛堕入梦幻中的感觉。

窗外白雪覆盖着白沙井,绒绒的白雪在各式民国风情的建筑屋檐中积累,仿佛是一副美丽的山水画正在逐渐的勾勒出。美酒、佳人、良宵、美酒,一切便是如此的醉人。陆景笑着问安静不语的何梦明,她心静话少,“小明,你的工作找好了吗?”

何梦明晚他一届,今年正好是大四。一般而言,大四毕业生在11月份左右,工作就开始慢慢找好。

“没啊。我姐说家里的条件比以前好得多,要我不急着找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可以。我就一边考研,一边找工作了。”何梦明双手插在衣兜里说道。

她穿的是那种很随意的宽松羽绒服,仍旧是丽色难掩,明艳动人。

丁灵道:“小明,你报的是哪个学校的研究生?”

陆景笑指着丁灵对何梦明道:“小灵的父亲是京城里的著名经济学教授丁向阳。你的能力过初试应该没问题。你要是报京城里的大学,复试的一些消息可以找小灵帮你打听打听,免得吃了消息不对称的亏。”

何梦明不好意思的娇柔笑道:“我心里还真没底呢。找工作花了我不少时间,再加上我喜欢看杂书,复习没花多少时间。”

陆景就笑,“要不你毕业后来景华工作?我可是很乐意你进景华的行政秘书组。说不定你也会和你姐一样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