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13章 去建业

第813章 去建业

听到陆景的话,关宁得意的看了陆景一眼,抿嘴微笑。何梦瑶是她推荐的。

何梦明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我还是不进景华吧。”说着,回答丁灵刚才的问题,“我报的是民大赵教授的研究生。丁灵姐要是方便的话,帮我收集下资料。”

“好啊…”丁灵甜美的笑着答应下来。

陆景惊讶的道:“这么巧。资料我给你找。我正好在赵教授名下都研究生。”

何梦明楚楚动人的笑起来,“是啊,好巧呢!”

关宁的心思何等细腻,立刻就知道何梦明其实是知道陆景是赵教授的研究生。再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何梦明和谢清歌是好友,而歌儿和清芷是室友。何梦明要是报考清芷父亲的研究生,以清芷的性子多半是什么都给何梦明介绍清楚了。何梦明刚才请丁灵帮她收集资料是不忍抚了丁灵的好意。

陆景笑着摇头,一个比一个鬼精灵。关宁看的出来,他和何梦明关系那么好,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随意的聊着师大、景华国际学校的趣闻。过了一会,何梦明有些好奇的问道:“陆景,江州那些记者是不是已经走了?”

上周,景华宣布了景华微芯的晶圆厂项目计划,几乎所有的电子媒体记者都齐聚江州。江州变得十分热闹。这几天要明显的感觉清静了不少。

“新闻热点一向是这样的,来的快,却的也快。”陆景笑着点头。不怎么在意。他从来就不在意媒体的看法,一时的光鲜。风光说明不了什么。技术、销量、利润、人才、专利、产品、口碑这些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夜晚时分,关宁留了丁灵和邵秋兰在白沙井休息。陆景送何梦明回家。她就住在徐华路上的白沙民居小区。紧挨着徐华路丽都酒店。从别墅里出来。陆景准备给何梦明撑伞。

何梦明轻踩着别墅门口台阶上的积雪,笑着道:“不用了,你看,这样就好了。”何梦明将羽绒服的连衣帽翻过来带在头上,双手插在衣兜里,轻快的走到大雪中。

看着她清丽娇柔的背影,陆景有些恍惚,仿佛她还是在九六年秋天遇到的那个小女孩,宽松的衣服。双手随意的插在衣兜里。病容和简朴的衣服难掩她娇柔明丽的气质。沉默的在白沙井青石街巷子里走着,夕阳照在她身上有一股柔和的温馨。

还记得何梦明对自己说,她的梦想是能够读书。陆景自嘲的笑了笑,最近心情比较放松,一不小心就开始回忆了。他竖着衣领,跟着走进大雪中。

走了近五分钟,穿过巷子,就到了何家菜馆门前。深夜十点,餐馆已经打烊。陆景和何梦明一起安静的折向临北街。走到徐华路,进了白沙民居小区。

小区里居民楼里零星的有一些灯光。柔和的路灯灯光洒落在铺满积雪的马路上。清冷美丽的夜晚。此时,一片宁静,还会有一些莫名的响声。隔着几重楼徐华路上的汽车响声,却是愈发地衬托出夜的宁静。

“小明,到了。谢谢你今天过来做的晚餐。你的厨艺越发的好了。于平淡中见真功夫。”楼道口。陆景轻轻的帮何梦明拍落头上和肩膀上的落雪,笑着说道。

何梦明轻盈的站着。让陆景帮她拍掉身上的积雪,浅笑道:“陆景。不要轻易的夸女孩子啊,你这样很容易让女孩子们误解的。”

“哪有那么容易误解?”陆景笑着摇头。黄紫琪、何梦明都算的上是他的红颜知己,这些话题偶尔会聊到。

何梦明穿着浅粉色的羽绒服,水磨蓝的牛仔裤,在楼梯口昏黄的灯光下,身形修长而挺拔,修长纤直的长腿浑圆如柱。十分动人。

“好了。”何梦明转身,看着陆景棱角分明的脸庞在灯光下有着温润如玉的气质,似乎在这一刻,是那么的近,那么的清晰。

何梦明心里想:她算不算是那种情犊晚开的女孩子。指指陆景头发上的白雪轻笑道:“我就不给你弄了。待会回去,让关宁姐她们帮你拿热毛巾擦干再洗澡睡觉。”

陆景笑着点头,“行吧,我知道了。”

何梦明并没有要上楼的意思,沉吟了一会,轻声问道:“陆景,你在香港的婚宴为什么没给我姐发请帖?她在景华的级别应该是够参加你的婚宴了。”

陆景愣了愣神,不知道怎么给何梦明说。以他和何梦瑶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他真不敢想象把请柬送到何梦瑶手里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何梦明轻叹了一口气,一开始她就知道这件事不好了局,“我姐在那天晚上给我打了电话。她最近好像有点喜欢喝酒了。前些天还感冒了一次。”

“啊…”陆景吃了一惊,点了点头,慢慢的道:“我最近会去建业一趟。”

何梦明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没说什么,挥挥手道别,“我上去了。晚安。”

“晚安。”陆景等了一会,才离开,重新返回白沙井69号。关宁她们三个早已经泡好澡,在主卧室里夜聊。陆景洗过澡,进去打了个招呼,回到二楼的次卧里给何梦瑶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仿若清泉流水,冷冽清润,“陆景,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陆景挠挠头,很多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呃...,我最近准备去建业一趟。”

“哦…”何梦瑶清声说道。然后两人是长久的沉默,没有不耐烦,没有尴尬,仿佛一切就那么自然。就这么听着电话里相互的呼吸声。俄而,窗外枯枝被大雪压断了,咯吱一声在掉落在地上。在深夜里听得异常清晰。

陆景说道:“江州下大雪了。”

何梦瑶清声道:“我知道。晚上给家里打过电话。”

“早点休息,不要喝酒。”

“恩。晚安。”

“梦瑶,晚安。”陆景轻轻的放下已经发热的手机。只剩下一格电了。

……

叶静雨看着面前的手机产品方案,俏脸沉着。这已经是她进入联科担任副总经理的第三天。她首要的任务就是狠抓联科正在研发的折叠双屏手机,e503.

叶强文在一旁的办公位置上喝着茶。他在陪叶静雨办公。这件办公室本来是他爸的办公室,代表着联科公司最高的权力中枢。现在由叶静雨使用,现在由叶静雨使用。

过来送产品方案的产品部经理一看叶静雨的表情,心里就凉了一大半,这已经是第三次修改的方案,这小姑奶奶还不满意。真是急煞人!

叶静雨撇撇嘴,将产品稿丢到办公桌上。说道:“我不满意,打回去重做。”

产品部经理无助的看向在一旁喝茶的叶强文,“小叶总,项目的期限还有三天就要到了…”

叶强文眼皮都没眨一眼,眼睛盯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游戏,飞快的点着鼠标,“叶副总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同时也是我爸的意思。”

这句话他这几天说了不下几十遍。以叶静雨的年纪又怎么可能让公司里的这些老人服气。他坐在这里就是要保证她的命令能够贯彻下去。

产品部经理郁闷的低着头,拿了办公桌上的文稿。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搞什么鬼?手机产品方案做得这么糟糕。和江州那里普通的手机厂商都差了半步,”叶静雨不满的说道,站起来走到饮水机边接水,“e6为什么竞争不过p60。就是手机的细节功夫没做好。精益求精难道是一句废话啊。”

叶强文暂停了游戏,劝慰道:“小九,这个要慢慢来。”

叶静雨冷哼一声。“还慢慢来?e6现在已经亏损了1千万美元,预计最后会亏损3500万美元。联科还有多少家底可以这样亏下去?要是在科讯。我早把这一群饭桶都给开了。六哥,别打游戏了。帮我联系下才子设计的董翔,e503这款折叠机用他们的产品方案。而且,联科要尽快在江州成立产品中心,建业这里都是搞一些闭门造车的飞机,落后的不止一点半点。”

叶强文苦笑着拿起手边的电话,“好吧,我知道了。”公司的元老被叶静雨给骂成了饭桶,要是这话公开出去,只怕立刻会在公司引起轩然大波。

叶静雨有些郁闷的坐到宽大的办公椅上,看着面前的笔记本,上面写着她急需处理的问题。

联科的问题是在太多。怪不得,景华一针对联科的手机机型,联科几乎就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完全是“兵败如山倒”的趋势。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联科的产品设计部门的审美与市场需求出现严重的偏差。

联科手机一直在使用永辉集团的渠道面向市场终端销售,在销售渠道上有优待,再加上建业的手机产品设计水准整体低于江州。联科的手机产品根本就办法和景华比,甚至和景华的下游厂商新信手机相比都没有优势。

这搞什么!

国内手机市场整体呈现上涨趋势,如果仅从联科手机销量来看,甚至还会得出联科情况不错的结论,但实际上要比较联科的增幅和各大手机厂商的增幅就可以看到,联科实际上走在下滑的趋势当中。

亏得二叔还以为他和日系厂商合作,技术实力大增,雄心勃勃的准备大干一场。

叶静雨拿起电话,开始处理事务。她不会输给景华的。首先是要对e6进行软件升级,改良用户体验。为e6找到新的销售点。其次,加大e503的研发,务求打造一款精益求精的手机。哪怕为此推迟项目进度也是值得的。

1月25日,陆景飞抵建业。他到建业来,不仅仅是为了见何梦瑶,还要处理对联科的事务,是时候发起致命一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