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14章 见何梦瑶

第814章 见何梦瑶

建业的冬天并不见得比江州暖和。从机场里出来,天际边灰蒙蒙的一片,寒风冷冽的从大衣领口灌进脖子里,凉飕飕的。陆景赶忙坐进景华分公司前来接机的车中。

陆景和明雪到建业后径直坐车去了昆成汽车。相比于处理对联科的繁琐事务,他更希望先见何梦瑶一面。

昆成汽车的厂区位于栖山区的建北开发区。从市区穿到栖山区路过已经成型的栖山区石化工业园时,陆景看着窗外一根根高耸的管道、整齐的厂区,思绪飘得很远。

栖山区石化工业园是常务副市长宋里朋一手推动的。这份政绩也是他能升任常务副市长的重要的筹码之一。宋里朋的想法则是他游说的。

位于建北开发区的昆成汽车厂区比被景华收购时扩大了两倍多,显示着昆成汽车正处在高速的成长期。

昆成汽车主要生产中低端轿车,售价在8万元到15万元之间。2001年总计销售了19.8万辆,销售额182亿,税前利润21.48亿。昆成汽车在国内轿车市场的份额为6%,成为国内前七的汽车公司。

这份耀眼的成绩单很难让人想象昆成一度总资产规模只有6个亿。不到3年的时间能取得如此好的销售业绩,当可称的上是一个奇迹了。

但是陆景并不满意。

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的汽车工业每年跨上一个百万辆级台阶,3年间汽车产量翻了一番。成为建国以来汽车工业发展最快的时期。

到2004年。在国内车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中国汽车产量和销量首次双双超过500万辆大关。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生产国和第三大汽车消费国。中国汽车工业正在迅速成为世界汽车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要陆景对产销量只有近20万辆的昆成汽车满意实在有些难。这样是他调何梦瑶入主昆成汽车的原因。

昆成汽车要快。再快,更快,争取在03年国内汽车市场的最高峰时期成长到一个让人满意的“体量”,从而来抵御04年汽车市场降温的洗礼,继而接着在平稳的05年发力。

这是踩着市场节奏的点来走的步伐,一步踏错,陆景想要看到昆成汽车做出豪华轿车的梦想恐怕会很难。

陆景的车进入昆成汽车的厂区,经过四季长青的绿化带顺着喷泉广场的转盘到一座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前。这座49层高的气派大楼是昆成汽车的行政大楼,整个栖山区建北开发区最高的大楼。栖山区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陆景、明雪在何梦瑶助理席雨嘉的带领下,在49层何梦瑶的办公室里和她见面。

整个49层是昆成汽车总经理的专属办公楼层,拥有办公室、休息室、小型会议室、多功能会议室、餐厅、休闲酒吧等等,商务人士的需要的场所一应俱全。

这层楼的主人原来是翟伯慎,从大楼的修建到办公区域的规划都是他一手推动。说起来,这也是陆景对翟伯慎颇为微词的地方。创业未已,享乐先行。

“陆景,你来了。”何梦瑶坐在黑色的真皮椅上看电脑里的邮件,见陆景、明雪和席雨嘉进来。站了起来,清声说道。

何梦瑶穿着青灰色的毛衣外套,黑色的长裤。简约时尚的装扮衬托着她精致明丽的容颜。她身形修长挺拔,长发披肩。气质清丽脱俗。此时,绝世的容颜上正带着一缕清淡的笑意。

陆景能感觉到何梦瑶内心里愉悦的心情,笑着点头。“早通知你了,这会儿不会要我去旁边休息室里等你吧?”

何梦瑶清声道:“不会的。”说着。对明雪轻轻的点了带你头,然后吩咐席雨嘉:“雨嘉。你招呼明雪。我这边所有的事情今天下午和晚上都压下来。紧急的事情你先处理,不紧急的,留着我明天处理。”

“好的,梦瑶。”席雨嘉答应下来,邀请明雪去旁边的休息室里。

明雪轻轻的笑了,她人情似的人物,当然看得出来何梦瑶似乎很期待和陆景见面。走出明净、奢华的办公室里,明雪笑着道:“席助理,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休息室吧,我需要打几个电话,安排陆景的行程。”

陆景可以和美女谈情说爱一下午加一晚上,她却是要接下里的行程都安排好。

……

有很多话想要说,需要说明白,但是等陆景走近何梦瑶,看着她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时,突然又觉得一切都不用说。

“你好像又瘦了一点?”陆景轻轻的叹息,爱怜的说道。

何梦瑶看着陆景的脸庞,他温润的眼眸里有着温馨明快的感觉,还有一抹为她流露出的淡淡忧愁。她能读懂他的内心。只是,心里突然的有些悸动,清声道:“你每次见到我都是这句话。”

陆景有些挠挠头,好像真是这样的,道:“或许,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何梦瑶轻轻的一笑。嘴角轻快若小鹿般灵动的扬起来,有着仿佛可以让彩虹失色的绚丽。

陆景看得愣神。

“吃过午饭吗?”何梦瑶走到办公室西面宽敞明亮的巨大落地窗前,清声问道,“没吃的话,隔壁有餐厅,可以让厨师开火,半个小时就能好。”

“在机场吃了一点。”陆景诚实的说道,走到何梦瑶身边和她并肩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窗外灰蒙蒙的,并没有合适的风景可看。但是,两人都没说话,看得兴致盎然。

“要不要去下面走走?”半响之后,陆景指着不远处的校园说道。昆成汽车旁边不远处就是建业大学的建北校区。在高楼上看得一清二楚。

“好啊…”何梦瑶说道,准备去她的手袋。

“我们不带任何的通信工具。就当休息半天。”陆景笑说道,从裤兜里将他随身带的手机拿出来放在何梦瑶办公桌上。

何梦瑶微微偏头。像一只小鹿般思考了片刻,就听从了陆景的意见。两人从vip专用电梯里直接到一楼。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建业大学里。

建业大学作为全国重点大学、211工程高校教学实力是极强的。景华投资每年都捐赠了不少教育经费给建业大学。

建业大学一共有两个校区。建北校区作为新校区占地2800亩。几乎每一栋建筑都得到了校友和政府的资助。从气派的大门走入,虽是冬季,大学里大部分专业都已经放假,仍然可见三三两两的学生们出入校园。

陆景和何梦瑶顺着马路漫无目的在建业大学里散着步。

“梦瑶,还记得那年晚上我从江大送你回理工大的情形吗?和现在差不多。”陆景看着何梦瑶露在寒风中的玉手,想握住,却不敢握。

“恩。我记得啊。”何梦瑶清澈的眼眸看着陆景,嘴角露出一丝回忆的微笑。

何梦瑶其实很喜欢和陆景说话,因为就算她一句话没说完。陆景也能知道她的全部意思。和他说话很轻松愉快。只是,她本身话就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下午五点许,校园里已经开始飘起饭香。

陆景在身上摸了摸,只有三块硬币,说道:“看样子要让你请我吃饭了。”他的钱包和行李都丢在送他去昆成汽车的车上了。

“我也没钱啊!”何梦瑶有些发愁的道,“我的钱包在手袋里没拿出来。现在怎么办?”

“三块钱够我们俩坐公交车回去吗?”陆景问道。他到昆成汽车的厂区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和何梦瑶一起逛到现在,两个人那还有力气走路。

“我住的地方也没饭可吃。要到公司的食堂才行。”见陆景诧异的眼光看过来,何梦瑶粉雕玉琢的脸上浮出一丝绯红。赫然的道:“我不太会做饭。”

她知道陆景诧异什么。妹妹何梦明的手艺极好,她却是不太会做饭。

陆景微微一笑,伸手准备帮何梦瑶捋顺额前的秀发,在空中顿了顿。笑道:“行吧,交给我处理。在学校里吃完饭我们再回去。”

陆景身上带着烟和火机。飞机上自然没法带火机,他身上的火机是便宜货。顺手在机场里买的。但是他身上的烟,却是好货色。

在建业大学里找了一家副食店。陆景先敬了老板一支烟,聊了几句。还算投机,用手里的大半包烟换了30块钱。还不到那包烟价值的十分之一。

“搞定。走了,请你吃返去。”

何梦瑶看着陆景得意洋洋的拿着3张10元纸钞回来,轻轻的抿嘴一笑,心里那份悸动又强烈了几分。清丽动人的笑容让人如饮甘泉。

在建业大学的食堂里吃完晚饭,陆景和何梦瑶坐公交车返回昆成汽车的厂区宿舍。

何梦瑶也住在昆成汽车的厂区宿舍里。从建业大学每隔三分钟就有一趟公交车驶向昆成汽车厂区宿舍站。陆景将身上最后2块钱给了售票员,怡然的拉着何梦瑶的手,和她一起坐到车后面的双排座位上。

“诶…”何梦瑶脸上带着羞红,略带恳求,轻轻的说道。坐到位置上陆景都没有放开她的手。她有些不习惯。

陆景凑到何梦瑶耳边小声道:“放心吧,没人会认出你来的。”昆成汽车的高层自然都认识何梦瑶,但是底下的员工就未必认识她。谁会想到何梦瑶会坐公交车呢?

“哦…”感觉到陆景灼热的鼻息落在颈脖上,何梦瑶羞的更甚。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她从来没有和男子这么亲密过。但又有些莫名的期待情绪。

道昆成汽车的厂区宿舍,陆景早放开何梦瑶的手。她的宿舍在高管住的别墅区里,单独的一栋小别墅。走了五分钟才到。天色已经黑沉沉的落下来。

何梦瑶没带钥匙,在门外处打电话让人把钥匙和手机以及陆景的手机都送过来,才和陆景一起进入别墅区里。看着开门的何梦瑶,陆景笑着道:“要不要我在门外等你一会。”

“啊…”何梦瑶没听明白,回头迷惑的看着陆景,看着陆景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有点无赖,她才明白过来。陆景这是让她收拾她的贴身衣物,俏脸绯红,很自然的嗔了陆景一眼,进去关上门。

过了好一会,何梦瑶才让陆景进去。

何梦瑶的房间带着明显的女孩子气息。粉色的主格调。陆景懒洋洋的歪在客厅里的待客沙发上。下午实在有些累了。

“还是喝咖啡吗?”何梦瑶清声问道。她对陆景的习惯有些了解。

“一杯红酒就好。”

何梦瑶也不问陆景为什么知道她这里有红酒,倒了两杯酒。两个人在客厅沙发处相对而酌,偶尔说说话。到晚上九点多,陆景接到叶妍的电话,说了几句,长身而起,将杯中的酒喝光,“梦瑶,我先回去了,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何梦瑶点点头,站起来送陆景,“你到建业来是处理联科的事情的吗?”

“恩。”陆景微微一笑,他知道何梦瑶后面没说出来的半句话:如果忙就算了。“我很快就能解决。梦瑶,你考虑下回江州执掌景华总部的事情。”

何梦瑶愣了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陆景走到何梦瑶面前,温柔而怜惜的看着她。她是那种标准的美人脸,五官精致明丽,粉雕玉琢,清冷的气质中有着明艳动人的神采。

何梦瑶慢慢的闭上眼睛。每次陆景这么看她的时候,她都有种要被灼伤的感觉。她一般都会扭开头,不让他看,也不看他。这一次,鬼使神差的,她却闭上了眼睛。让他看,却不看他。

陆景双手轻轻的扶着何梦瑶的香肩,女孩子的幽香淡淡的传来。陆景俯身在她耳边小声道:“梦瑶,晚上别再一个人喝酒了,我不喜欢酒鬼。”

看着陆景身上的气息如此之近,何梦瑶洁白如玉的脸颊上浮起羞红色,微不可查的“恩”了一声,仿佛蚊子般。就像是好学生做坏事被老师抓到了那样。

陆景温和的笑了笑,放开何梦瑶,“晚安。祝你今晚做一个好梦。”

“晚安。”何梦瑶睁开眼睛说道。正好看到陆景快要出门,回头来对她挥挥手。客厅的门关上。陆景仿佛就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一样。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丝飘渺的感觉,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