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0章 闯入

第820章 闯入

莫心蓝是在香港给陆景打的电话。她已经结束PLU电讯收购泰国AIS公司的事务返回香港。第二天,莫心蓝就飞到了建业。和莫心蓝同时赶到建业的还有占哥儿。

占哥儿1月份以来一直在黄海坐镇指挥盛泰电器对永辉集团的攻势,得知叶文斌要他和见面的请求,当即从黄海动身前往建业。

正常情况下,盛泰电器想要击败永辉集团不难,但是想要让永辉集团亏损至关门却不可能。现在是因为永辉集团受困于联科的债务拖累以及叶文斌的资金链崩溃,面临着倒闭的风险,因而这时候是收购永辉集团的良机。

占哥儿也顾不得矜持,接到叶文斌的请求2月1日就赶到建业,正好和莫心蓝是同一天抵达。

叶文斌的动作非常迅速,下午就亲自和占正方带来的团队在希尔顿酒店谈永辉集团的事情。由叶静雨和莫心蓝谈将联科卖给越信电子的事情。叶静雨自然不是谈判的好手,但是由明州来建业散心的许雪却是个中翘楚。

叶文斌深知每多拖一天对联科的形势就越发的不利。不提建业市政府正在催缴的1.2亿税款,之前借贷给他的一些朋友都开始隐约的试探他的口风:什么时候还钱?

资金链的断裂会让本来井然有序$长$风$文$学,w∧◇£t的联科、永辉集团破产。他必须在这之前处理好一切,卖一个好价钱。

永辉集团最大的问题在于资金链的断裂风险。投资者已经对永辉集团失去信心。借贷来的13个亿叶文斌已经花出去了大半,哪里有钱还债?

当然。给叶文斌足够的时间,他肯定能找到投资者来收购永辉集团这样优质的资产。他做出将永辉集团出售给盛泰电器的考虑是基于两个原因。

首先,如果盛泰电器、景华持续对他进行打压,他可能撑不到为永辉集团找来资金的时候。他不想看到永辉集团破产。

其次,他已经明白他是受了联科那些股东的牵连。说起来,他和陆景的恩怨最大不过是陆景把叶强文的双腿打断了这件事。其他的都只是言语上的相互挑衅而已。

松阪士夫哪里就不必说了。三井财团、日本人,这两个定语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陆景和苏远交手多次。苏远的岳父熊为明被陆景的大哥从江州送到苏江来养老。苏远的好朋友还在江州监狱里羁押着。这里面恩怨深着。

史自成和陆景在杭城就大打出手。据说两人家里背后的圈子角力的很激烈,根本没有调和的可能。

黄容山心里把丧子之痛算到了陆景头上,想必陆景对黄容山不会客气。

所以,叶文斌不认为他有必要继续和陆景作对的必要。他要放出缓和的诚意。来保全他自己。他是现实主义者。

叶文斌为盛泰电器收购永辉集团方案是:盛泰电器可以对永辉集团控股50%以上。但需要承诺永远保留永辉集团的品牌。同时,永辉集团要在盛泰电器持有5%以上的股份。

这份方案将会使得永辉集团成为盛泰电器的附属企业。但同时,永辉集团持有盛泰电器的股份依旧能保持有限度的自主权。

叶文斌要死中求活。

这个方案简单一点表述就是这样:我投降,纳贡称臣。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占哥儿晚上和陆景在南山别墅18号别墅见面时笑说道:“我原则上是同意这个方案的。其他的问题再细谈。永辉集团资产初步预估在38亿以上。要一口吞下,盛泰电器只付出5%的股份恐怕有些难。”

“那你在建业慢慢的吞吧。我可以承诺了人去云春度假。过两天就离开建业。”陆景笑说道。

占哥儿无语的翻个白眼,“你小子…。是莫心蓝吧,今天接机的时候就看你们两个不对劲。哦,听说史大少最近又跳得欢,准备在浙东搞事?”

陆景笑道:“明州商业银行黒了他2个亿,他不跳才怪。倒不是资金额很大,关键是他丢不起那人。嘿嘿,许家也不是软柿子,他自取死路!”

占哥儿琢磨了一会,明白陆景的意思,“你小子真是坑人不打商量…”

如果一杆差不多平衡的天枰上,突然更强的一方被第三方放下一个小小的筹码会有什么后果?想想就知道。

晚上,陆景和占哥儿彻夜的喝酒聊天,到东方将白时才各自睡去。

相比于盛泰电器并购永辉集团的顺利,联科和莫氏集团的谈判就曲折的多。永辉集团在联科公司持股39%,远远达不到绝对的控制力。虽然谈判以叶静雨、许雪为首,但是,联科的其他股东:黄远电子、远大集团、NEC、史自成的代表都拒绝以低价将联科出售。

目前,联科公司连续的亏损,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54%。而其在最鼎盛时期,联科的资产规模一度达到12亿美元,现在已经萎缩至5亿美元。

莫氏集团开出的报价只有5千万美元,各方均不能接受。NEC的代表长井静香言辞尤为激烈,称之为阴谋。她接替的是松阪士夫的位置。松阪士夫已经被调回日本国内,进入三井物产工作。

……

“为什么一定要将联科清除掉?”何梦瑶指着电视上的新闻画面,清声问道。

电视上正在播放联科和莫氏集团商谈并购的新闻。联科被并购的事宜被其他几家股东披露给了媒体。

联科公司是机海大战以来,第三家转让手机牌照的公司。目前国产手机的形势一片大好正在上升期,怎么联科居然亏损到要转让最重要的无形资产呢?媒体上都在热议、分析。已经在近期内形成了一股风潮。

“因为联科里得罪我的人太多。我要把他们一锅给脍了。”陆景收集着何梦瑶屋子里的酒瓶,笑着说道。

这里是何梦瑶在昆成汽车厂区小别墅。陆景和何梦瑶、明雪明天上午的飞机回江州。陆景下午约了何梦瑶一起看过一场电影,又一起在建业市内最高档的西餐厅米卡西餐厅吃过晚饭,然后过来帮她整理东西,准备出发。

其实,整理东西不过是借口,两人只是想多在一起呆一会。

在客厅里收拾好之后,两人上到二楼的书房里收拾。何梦瑶将手里的书放到纸箱子里。这些箱子打包好之后,会有人给她送到江州。她沉吟了一会,清声道:“有时候。我会觉得你的攻击性太强。”

“所以小明会说你性子太弱了。”

“我没有。只是不喜欢和那些人继续纠缠下去。”何梦瑶咬着嘴唇辩解道。她知道陆景说的是她对那些死缠烂打的追求者没有强力手段。

陆景微微一笑。冰美人再加上性格强势的话就太恐怖了。岂不是灭绝师太再世。幸好梦瑶不是。他心里感叹着,离开书房,路过隔壁主卧室的时候,高声道:“梦瑶。我检查下你卧室里有没有酒瓶。”

“啊…。不行。”何梦瑶想起一件事来。连忙往主卧室里走去。

实话说,陆景确实很想参观一下何梦瑶的卧室。而他确实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看看何梦瑶有没有听话的戒酒,有没有把酒瓶藏到卧室里去。只是。他没想到他眼前看到的一幕。

卧室的宽松大**正放着一堆何梦瑶的贴身衣物。红色的、粉色的、白色的、黑色的、高贵蓝、金橘色、肤色的…;各种不同的款式,厚的、薄的、无肩带的、四分之三杯的;宽的、三角的、蕾丝的、卡其米老鼠的、绣花的。

陆景还看到一款天蓝色的丁字裤,还有另外的颜色,白色的、黑色的,顿时有种鼻血都要流出来的感觉。

“陆景…”何梦瑶真有些生气了。她中午吃过饭回来正在收拾东西,还没收拾完就被陆景电话喊出去了,她那里想到陆景就这样直接闯了进来。

看着陆景手里那款天蓝色丁字裤,他手指头挑在窄窄的带子上,何梦瑶羞愤的从陆景手里夺了过来,推着他出门,清声道:“你还看…”

陆景对何梦瑶很熟悉,知道她生气了,扭过身子要解释,冷不丁的被何梦瑶一下子推到卧室厚重的矮圆敦椅上,脚下一拌。“噢”陆景身手再敏捷也不能违背物理规律,脚下被拌,上半身还给生气的何梦瑶用力的急急的推着,顿时摔个四脚朝天。

何梦瑶推的太急,她也给陆景绊倒。两人一起摔倒,好在有陆景当肉垫子,她没怎么摔着。

“嘶,你没摔着吧?”陆景手撑在地上,问摔倒在他身上的何梦瑶。

“我没事。”何梦瑶脸色微红的说道,站了起来。她只是气不过想把陆景推出去,没想着把他推到地上去。

陆景也有些没脸见何梦瑶。刚才真是一不小心、情不自禁、心里一动、心血**….,好吧,就是他手贱了,拿起来看了一眼,这是他看到何女神性感内裤的第一反应。

“你怎么可以这样…”何梦瑶对陆景说道。只是话说到一半,又觉得陆景“四脚朝天”狼狈的摔倒在地上,然后略带愧疚一副任你责罚看着她的样子太搞笑。责备的话是说不下去了,明艳动人的微笑刚刚从嘴角浮现,又觉得不合适,细腰纤盈的一扭,转过身去。

何梦瑶今天穿着浅绿色的毛呢外套、宝石蓝的牛仔裤。扭身这一瞬间,浑圆修长的双腿似充满了弹性,牛仔裤在转身时将她浑圆丰翘的臀部包紧,有十分的女人味道。她不再是当年的青涩少女了。

陆景看得目瞪口呆,心驰神动。要不是他这些天有叶妍陪着,说不定真的要流鼻血了。(……)

PS:??修两个bug,一直忘了说。1陆景在建业的南山别墅是18号别墅,我之前写出了12号别墅。

2 建业市栖口区,我前面写成了栖山区。

这个两个地方已经改了。说一声,书友们也不用再回过头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