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1章 雨中的清晨

第821章 雨中的清晨

屋子里很安静。有月光从落地窗台上流淌到暗黄色的地板。深棕色的窗帘在晚风中轻轻的摇摆。

“梦瑶…”很久以后,胳膊肘撑在地上有点酸,陆景轻声说道。

何梦瑶背对着陆景清声道:“你先出去,一会再进来。”她没敢转身,怕会压不住嘴角轻轻荡漾的笑意。她不想让陆景太得意。其实,刚开始她真的有些生气了。陆景没经她的许可就拿她的内裤。只是,看陆景狼狈而愧疚的样子,又不想真的生他的气了。

陆景离开何梦瑶的卧室,去厨房里烧水,冲了两杯热咖啡。端着咖啡到卧室时,何梦瑶已经收拾好卧室里的贴身衣物,将衣柜门都关上,才让陆景进来。

四目相对,顷刻无言。继而,又相视一眼,各自别开头笑起来。

“我现在相信关宁说的,你真是个无赖。下次不许你这样。”何梦瑶清声说道。虽然不想再生他的气了,但还是不想他随意的乱碰她的贴身衣物。

陆景知道何梦瑶没说出来半句话:如果再这样,她就会真的生气不理他。对君子绝交不出恶语的何梦瑶来说,当她不理一个人时,是很严重的惩罚了。

“不会了…”陆景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何梦瑶这么说,代表着她这会是不生气了。

卧室里月光很好。陆景关了灯,将卧室里的两张滑椅推到窗前和何梦瑶一起看着清冷的月色。月华如水。别墅外的马路上静悄悄的,能听到安然的晚风在冬夜里冷幽的飘过。

“你在想什么?”何梦瑶见陆景的目光温和的落在她脸上,给他看得有些不自然。轻声问道。

“我在想你平常一个人在卧室里发呆会是什么样的?”

何梦瑶觉得陆景的想法好奇怪。不过,她平常晚上要是不加班的话确实会一个人发呆。回头指着宽松的大床,诚实的道:“就坐在床-上。什么都不想。你呢?”

“我?随便找个地儿蹲下来抽烟。”

何梦瑶不信,“你抽烟的时候一般都是在思考。”

陆景就笑,“那我一般就没有发呆的时候了。”他确实很少有什么都不想坐下来发呆的时候。

何梦瑶轻轻的点头。

就这么随意的聊着,陆景看着何梦瑶,何梦瑶看着月光。咖啡喝完,陆景将杯子收了起来,从他收集到的何梦瑶的酒里挑了一支红酒,倒了两杯,重新和何梦瑶坐在窗前。

“庆祝你从今天开始戒酒。”陆景说道。

“你来建业给我说了之后。我私下里就没喝酒了。这是以前剩下的。我还没扔掉。”何梦瑶不好意思的分辨,拿起酒杯和陆景轻轻的碰了碰。

陆景在香港的婚宴并没有将请柬发给她。景华的高管里面,陈笑、吴璇、她都没有收到。关宁也没收到。她听到陆景结婚的消息就是想喝一点酒,只是酒量不好,容易醉。还因为喝醉没盖好被子而病了一场。

陆景温柔的抚了抚何梦瑶柔顺的长发。她近在咫尺的玉容洁白无瑕的像一块玉一般,晶莹剔透。五官生动,明艳动人的眼睛里有沁人心脾的温润情愫。

陆景突然的想吻她。

何梦瑶知道陆景想吻她,轻轻的别过头,留给陆景一个犹如雕塑般美丽的侧脸轮廓。精致明丽。

陆景笑了笑,伸手握住了何梦瑶洁晶纤滑的素手,“梦瑶,我刚才聊到那儿了…”

何梦瑶平常话不多。一个是她的性子使然,一个是她不太习惯和陌生人热情的打交道。今天晚上何梦瑶释然放松下来,和他说了很多话。他不想唐突佳人。

“聊到我们回江州后在年前和关宁、丁灵一起去云春度假泡温泉的事情。”何梦瑶清声说道。

“哦。那么我们接着说…”

晚上记不得聊了多久,也记不得喝了多少酒。何梦瑶就记得当她觉得陆景话挺多的时候。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只是,她觉得很多年以后。她肯定会回忆起今天这个美好的夜晚,就想着应该给这个夜晚留下一个美好的结尾,她便继续听陆景说下去。再醒来就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的时候了。

何梦瑶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清晨幽暗的微光。她和衣躺在**,头枕在枕头上,睡得很端正。暖和的棉被柔软的压在身上。衣服皱巴巴的粘在身上难受。头脑里却是清醒的,没有喝醉之后的干裂感。

“陆景…”何梦瑶轻轻的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何梦瑶坐了起来。她屋子里就只有卧室里有棉被,陆景应该是晚上离开了。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来。

何梦瑶在衣柜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里洗澡。洗完澡出来,却发现隔壁书房的灯亮着,她挽着湿漉漉的长发带着期许的心情推开书房的门。

“早,梦瑶。”陆景揉着疲倦的脸,坐在书桌边说道。昨晚,他将睡熟在软椅上的何梦瑶抱到床-上时,已经是凌晨2点半。何梦瑶的别墅的客房里居然没有棉被,他无奈的只好在书房里对付了一晚。好在书房里有空调,将收起来的笔记本电脑拆开来装上,一边通宵打游戏,一边睡觉。

“你昨晚在这儿睡的?”何梦瑶有些惊讶的道,嘴角一起清浅的微笑泄露出她此刻欣喜的心情。

“是啊。要是被别人知道我大半夜被你赶出来,我一世英名不是尽毁?”陆景胡扯道。

何梦瑶秀眸微瞪的嗔了陆景一眼,心里有些柔柔的。陆景对很她尊重,没有不管不顾的和她睡在一张床-上让她心里泛起了涟漪,有种被呵护的感觉。

陆景感觉到何梦瑶的情绪。笑了笑。梦瑶是那种特别端庄、自重的女孩子。就算以两人之间淡淡的情意,她也不会轻易的容许他“越界”。 陆景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经是早晨八点钟,站了起来。“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你再睡会。”

天下着小雨,听着别墅外汽车发动的声音在雨中逐渐远去,何梦瑶轻轻的捂着她微红的脸颊。一句话在胸臆间流转着,“要不要去我那儿睡一会。”只是,她愣是说不出口。

陆景开车去超市买了皮蛋瘦肉粥的食材、鸡蛋、牛奶、火腿、咸菜、各种洗浴用品后返回何梦瑶的别墅。将何梦瑶的电饭煲洗干净,煲上粥,陆景才去浴室里洗浴了一番。浑身的酒味才算消退。

何梦瑶这时也已经打理完她自己。两人在厨房里等着皮蛋瘦肉粥熬好,一边吃着陆景剪好的金黄油亮鸡蛋、喝着牛奶,一边看着窗外的小雨点点滴滴的落在路边四季常青低矮的灌木丛上。

“陆景,电话。”何梦瑶去客厅里将陆景响个不停的电话递给他,看他洗完澡之后满头的水丝还没擦干,好笑的抿抿嘴,真是马虎。去拿了一条干毛巾给他,娇艳红润的嘴唇无声的动了动,示意陆景自己擦一下头发上的水。

皮蛋瘦肉粥熬好的时候。陆景接了几个电话。婉仪的、明雪的、秋兰的、心蓝的。婉仪问他什么时候回京城,明天就是小年了。明雪请示他今天的行程。秋兰回杭城了,昨天晚上梦到他,早上给他打电话说她那个绚丽美好五彩斑斓的梦。心蓝问他上午什么时候动身。她不在建业等莫氏集团和联科的谈判结果了,她准备和他一起去江州、云春。

“会不会很累…”何梦瑶给陆景盛好粥,漆黑清澈的眼眸明亮耀人,清声问道。

陆景接过碗。手指挨着她的手指,微微温热。笑了笑,右手轻轻的抚-摸何梦瑶额前的秀发。温柔的看着她道:“我太贪心了,没资格抱怨。”

何梦瑶洁白如玉的脸颊上还有着一抹微红,陆景亲密的动作让她有些不适应。她没有躲,而是看着他轻叹的说道,“你以后怎么办?你在某一段时间里属于某一个人,或者你自己,可是以后…”

陆景将粥碗放到灶台上,凝望着窗外的小雨。他明白何梦瑶的意思。等大家都老了,总要生活在一个彼此能照应的城市里,共同的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可是,自己贪得无厌,难道还能要求她们亲如姐妹不生间隙?

“我对景华、和华公司有十年至更长远的规划。人生之漫漫,却难规划。”陆景轻声说道,回过身,认真的看着何梦瑶,“可是,梦瑶,我很清楚的知道,要我放弃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我此生难安。”

何梦瑶定定的看着陆景。洁白如玉的脸颊慢慢的染上了娇羞的粉红。这是陆景第一次明确的向她倾吐心声。没有绚烂的烟花为背景,没有宏大的舞台万众瞩目的聚焦、没有豪车名马的映衬,很平常,很普通,很浪漫的一个早晨,就这么对她说了出来。

是的。是浪漫。如果此生醉酒之后能有一个男人为你熬一碗香气四溢、温暖人心的皮蛋瘦肉粥,在雨中的清晨闲话慢述,这难道还不够浪漫么?

何梦瑶心里想着,就这么看着陆景。尽管是洗过澡,清爽了许多,但是他脸上仍有倦色,使得他没有平日那样灼热的要将人融化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

陆景也在看何梦瑶:标准的美人脸,五官精致明丽,粉雕玉琢。绯红的脸颊让她清冷的气质中有着明艳动人的神采。陆景轻轻的扶住何梦瑶的香肩,他想吻她了。

何梦瑶这一次没有拒绝,看着陆景的脸越来越近。当鼻尖挨着他的鼻尖时,彼此灼热的鼻息都能感受到,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陆景吻住了何梦瑶红润丰泽的樱唇。陆景吻的很温柔。他仿佛怕惊扰了这个若小鹿般的女孩,

嘴唇触碰着,舌尖轻慢的缠绕,香津暗度。陆景扶着何梦瑶纤细的柳腰,柔情蜜意的吻着。

吻了很久之后,何梦瑶轻轻的靠在陆景的肩膀上,轻声道:“会不会觉得我…”

陆景摇头,他知道何梦瑶要说什么,柔声道:“我知道丁字裤是用来穿在晚礼服里面的。你经常出席各种晚宴,当然要穿晚礼服。”说着,微笑道:“谈恋爱的女孩,哪有不接吻的。其实,我更关心从书房到卧室的距离有多远?”

何梦瑶似嗔非嗔的瞪了陆景一眼,洁晶纤滑的素手轻轻推了一下陆景的肩头,表示她的不满。沉默了半响,才轻声道:“很远。”和陆景接吻是一回事,和陆景做那事又是另外一回事。她还没有想好。

吃过温馨的早餐之后,两人清理餐具,托着衣箱坐车前往建业机场。在机场和明雪、莫心蓝、赵姿汇合后,陆景歉然的抱了抱前来送别的叶妍——过年又要和她分别很久了,然后登机飞回江州。

联科的最终结局已经注定,他已经不需要关注。会有下面的人来完成结束的手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