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4章 火车上的冲突

第824章 火车上的冲突

陆景大吃一惊,沉声道:“怎么回事?”董晚瑶虽然是古灵精怪的性子,但是不会拿她自身的安危来看玩笑。

“哥,我在你一节的软卧车厢里,6号包厢里。啊…”董晚瑶急忙的尖叫一声,电话里还传来一个男子的笑声,“好了,小姑娘电话也让你打了…”

陆景脸色一变,快步从软卧包厢里的走出去。陆景所乘坐的是2号包厢,距离6号包厢并不算远。十秒钟之后,陆景就拉开了6号包厢的门。

包厢内,董晚瑶俏脸有些慌张,勉强镇定的卷缩在左侧的上铺上,两名男子手抓在卧铺的栏杆上和她说话。稍胖一点的男子“和颜悦色”的道:“小姑娘,陪我们周总说说话,解解旅途的寂寞。价格好说。保证让你满意。”

另一人恐吓道:“这是云春到京城的直达车,还有大半个晚上。你最好识相点。”

坐在右侧下铺床沿边抽烟的周总皱眉道,“小东,怎么说话的。”眼睛痴迷的看着卧铺上这个有着美人痣、雪肤光润、曲线修长的美人儿。没想到去云春参加一个无关紧要的会议还能在返回的旅途上有这份艳-遇。

“住口。”陆景沉着脸喝道,眼神凌厉的从三人脸上扫过。

“哥…”董晚瑶惊喜的喊道,“哎哟…”她头撞到天花板上了。

小东脸色不善的过来推陆景,嘴里道:“你麻痹的,这儿没你的事儿,滚远点你。”

胖子笑呵呵的道:“你那位?擅闯私人的包厢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我们有权告你。”

陆景从门口闪身让开。小东不屑的哼了一声,“垃圾。”这种人就是虚张声势,吓吓就跑了。碰到他们这些真正有背景的社会人物。就个渣。

小东就要关上包厢门时。一直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紧跟着一只铁拳打在他鼻子。

“草尼玛…”小东眼冒金星,正要还手,头发被来人抓住,用力的磕到软卧车厢的边沿上。小东软软的倒了下去,额头上鲜血直流。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其实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胖子看得目瞪口呆,费力的咽下口口水。小东估计连打他的人是男是女都没分清楚,就被干翻掉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进门来的是一个扑克脸。平板身材的女子。

这时,陆景才重新走进包厢里。

陆景刚才那一让,是给闻讯赶过来的赵姿让出空间。她带着几个保镖在3号包厢里。还没到睡觉的时间,陆景快步从包厢门口过的时候,她看得清楚。跟了上来。

周总换了一个坐姿抽烟,冷冷的看着陆景。

陆景根本没理会他。对真在揉着脑袋坐在床-上的董晚瑶柔声道:“晚瑶。下来了,跟我走。”

“哦。”董晚瑶轻盈的从上铺上下来,眼睛发红、委委屈屈的抱紧陆景,头靠在他胸膛上,“哥…”陆景再来晚一点,她都坚持不下去了。

“没事了。”陆景摸了摸董晚瑶干净利落的直发。温声宽慰道。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看着取了行李要走的陆景、董晚瑶,胖子硬着头皮道:“兄弟混那条道上的?打了人就这样走了不合适吧?我已经报警了。”这男青年的保镖如此厉害,肯定不是寻常人物。不过周总给他眼神示意,他不能不开口说话。

陆景让董晚瑶在包厢外面等着,就站在包厢门口,脸色平静的道:“你不报警,我待会也会报警。这件事到这儿并不算完。至于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

这时,坐在床铺边的周总说话了,“我是长兴同宇的总经理周乐章。我有资格吗?”

陆景根本没听过长兴同宇公司的名字,很强势的摆摆手,“就这样,一会会有人来和你们处理。”说着,带着董晚瑶返回2号包厢里。

赵姿带来的一名善于沟通的保镖,黑子已经等在6号包厢门口。这点事自然不用赵老大出面。好吧,赵老大杀人放火是好手,与人沟通却是不擅长。

“玛德,这小子嚣张的很。”周乐章用力的捻灭烟头,对胖子道:“小吴,你找人过来把小东的伤口处理下,然后把岑列车长喊来,今儿这事要好好的说道说道。”

“好的,周总。”小吴连忙走了出去。

周乐章眼睛里凶厉的闪烁了几下,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6号包厢的动静挺大的,早有旅客探出头来观察动静,见一个青年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进了2号包厢,那边出来一个胖子找乘务员去了。好戏收场,看热闹的人又坐回去,小声议论起来。

“啊…,晚瑶,你怎么也坐这趟火车?你不是应该去香港了吗?”关宁之前看陆景接了电话就匆忙的走了出去,心里正疑惑着,看到陆景带着董晚瑶进来,连忙起身招呼她。

董晚瑶俏丽迷-人的脸上带着惊惶后的红色,和关宁、丁灵打了个招呼,然后老老实实的道:“关宁姐,我爸说今年在京城里过春节,我到云春找歌儿玩,让明雪小姐帮我订的票。”

关宁心思玲珑,几句话就听明白董晚瑶的意思,抿嘴一笑,招呼她落座,“你还没吃晚饭吧,一起吃。”说着话,秋水似的眼眸妩媚的嗔了陆景一眼。董晚瑶明显是追着他来的。估计还打算搞个什么惊喜之类的。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拿起他那碗泡面。多了董晚瑶一个,那里还有他的份。说着话,才知道董晚瑶这两天早到了云春,和谢清歌在云春到处游玩。得知董晚瑶刚才在6号包厢的遭遇,关宁和丁灵都气愤的帮她声讨着那个周总。

“没事,我会让他们受到教训的。”陆景吃着泡面含糊不清的说道。

董晚瑶看着陆景的呼啦啦的吃着面,就有些想笑。怎么有种很古怪的感觉。要是陆景拿着一杯红酒或者一支雪茄这么说:我会让他们受到教训的,那场面肯定很帅。但是,端着一碗3块钱的统一红烧牛肉泡面这么说....。她虽然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但实在觉得有些滑稽。

“你啊,都是大姑娘了,以后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知道吗?”陆景从丁灵的碗里夹了一块酱汁排骨。丁灵清秀可人的微微一笑又给他夹了一块。陆景边吃边“教训”着董晚瑶。

“喏,这块给你。”关宁夹了一块红烧肉,送到陆景嘴边。这是白云宾馆秘方炮制的红烧肉。没有油腻,肥肉软、瘦肉劲道、入口绵软,味道很好。她特意给陆景买的。

陆景咬住红烧肉,补充了一句,“至少要带个保镖。”

“哦…”董晚瑶沮丧的垂下眼睑。她准备给陆景一个偶尔的惊喜的。

吃过饭。收拾了餐具。正一起说着话,敲门声响起,陆景扭头看过去,门突然的被拉开,穿着列车制服的男子带着两名列车乘务警走进来。“陆先生,我是此次列车的列车长岑安翔。我们接到投诉。这边有一件故意伤人的案子和你有关。希望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陆景心里略有不快。这些人没进过他的许可就径直拉开门走进他的包厢让他很不舒服。当即,打了个手势,“我们出去谈。”

岑安翔微微一撇嘴,示意左右跟上。坐软卧车厢的客人,多少有点身家。他面子上的一些东西总要照顾到。当然,这个青年惹到周总。怕是在劫难逃了。周总的关系那可是通天了。在京城他都是了不得大人物。可惜了这一屋子的三个美女,估计都要归周总了。

岑安翔却是不知道拉上门的那一瞬间,屋子里的气氛根本就是轻松的很。没有一个人会担心陆景应付不来这点小事。三人反倒是倒了茶,坐在床头边。闲话夜聊等陆景回来。

“丁灵姐,你和陆景哥是怎么认识的?”董晚瑶把下巴磕在关宁的肩膀上,好奇的问道。丁灵在新丰公寓住了两天就搬到景秀园那里住去了。她知道陆景对丁灵非常的好。

关宁抿嘴笑道:“小灵和陆景是同班同学呀。你说他们怎么认识的。陆景高一的时候就为小灵和校篮球队的人打了一架,打伤了两个人。陆二少的名号就是那时候在四中打响的。小灵可是暗恋了陆景很久。”

她高陆景一届,作为四中三大校花,各种传闻只要她想要知道,自然会有人告诉她。她对这些往事清楚的很。

丁灵羞涩的一笑,眸光里仿佛流转着轻盈的碧波,脸上微微的有些红霞,“关宁姐…”

关宁就笑着拉了拉丁灵的手。丁灵就工作的时候十分干练。平常还是个需要人呵护的小妹妹。和小灵接触的久了,就越会发现她的可爱。那年董冰当着她的面把丁灵的手放在陆景手中,她还生气了。现在倒是不会了。

董晚瑶吃惊的愣了愣。她没想到丁灵和陆景会有这样的往事。高中时期的感情,到现在差不多都快七八年了。怪不得呢。

“你呢,晚瑶?”关宁和董晚瑶住在一起那么久,那会不知道董晚瑶这丫头的心思。

“啊…”董晚瑶正吃惊着,哪里想到关宁就这样大大方方的问她,顿时俏丽的鹅蛋脸轻红似染,嘴角的美人痣,让她妩媚的风韵十足。当着是我见犹怜的美人儿。

“我…”董晚瑶双手捂着脸,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了。

丁灵轻声道:“就当闲聊着玩啊。陆景估计还要一会才回来。”她有些好奇陆景身边出现的女孩们的故事。

董晚瑶躲在关宁背后回忆了一会,轻声呢喃道:“我最开始是因为夏思雨和陆景认识的。后来,他要帮我姐家里,我就去求他放过我爸…”

“夏思雨是陆景好友王灿的未婚妻。她和晚瑶、清芷是同学,老在一块玩。”关宁对丁灵小声说道。

“…,我那会都快崩溃了。我都脱光了,他还没反应,还帮我把衣服拉起来。后来他答应庇护我,我高中毕业之后就来了江州音乐学院读书。前年的时候,他帮我把家里的联姻给解除了。我去欧洲旅游,每天晚上都会不由自主的想他,梦到他。没有他帮我的话,我的生活早就枯萎,不会有任何的色彩。那还是才觉得这辈子怕是忘不了他。就想着给他当情人我也认了。可是,可是他不肯接受我…”说到感情的伤心痛楚之处,董晚瑶两行情泪滚滚而落,伤感的伏在关宁肩头,幽怨的说道。

关宁轻轻的拍了拍董晚瑶的手背,和丁灵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对陆景身边出现的女孩子,她们就算不会明着吃醋,总归心里会不舒服的。没有那个女人会大度的把爱人拱手相让。但是,听到董晚瑶这样情真意切的诉说,她们还能说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只能怪陆景太能招惹女孩子。

软卧车厢的走廊处,陆景并没有表明身份,只是让黑子和列车长岑安翔沟通。岑安翔话里话外很明显的偏袒着周乐章。他本就没打算把这件事情轻拿轻放。这时候他更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