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5章 我们是挖矿的

第825章 我们是挖矿的

昏黄的走廊灯下,岑列车长将手里的笔递给黑子,说道:“事情既然说清楚了,是你们打人,就麻烦你们签个字。那位周先生的随员还医务室里治疗。等到京城火车站会有派出所的人来处理你们打人的案子。”

列车长和乘警过来调查情况,少不得要走访一下整节软卧车厢里的乘客。不少人或站或坐的在走廊上看热闹。听到这句话,各个包厢里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嗨,完全是瞎搞。知道6号包厢里是个什么人?一个矮色-鬼,带着公司职员骚-扰江州的一个女大学生。这时候倒是恶人先告状。”

“嘿嘿,你懂什么?那女大学生漂亮的很。你看这青年身边带着几个保镖,能是普通人?都不是好鸟,狗咬狗一地毛。”

“这话就不对了。按你说的,先调-戏人家女大学生还有理了。没听见说那青年的女保镖打人很有分寸,就是打破头留学而已。又不是什么要害伤。你听听外面的调查结果是什么调调?故意伤人案!”

“这都打到脑袋上了,那矮子一伙要估计讹诈,你能怎么办?说不清楚的。这小伙子我看着像个富家子弟,不过这年头有钱不顶用。得认识人才行。他到现在还没打电话,估计…,唉…”

陆景倒是不诧异这位岑列车长话里将事情给定了性。见黑子看过来,淡淡的道:“字就不签了。岑列车长说什么样就怎么样。黑子,我回车厢睡觉,没我许可。不允许任何人踏进包厢一步。”

“是,陆少。”黑子胸口一挺。干净利落的应声说道。见陆景转身进了包厢,横跨一步。守在了陆景的2号包厢门口。

陆景这个不合作的态度让岑列车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轻轻的一努嘴。手下一个乘警就去了6号包厢。正主儿在那里面。他在火车人每天不知道要见多少人,自认还是有几分眼力的。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那份气度觉得比他身边的跟班更能说明他的身份。偏袒周乐章的事他乐意做,但是要他出头,那肯定不行。列车长又没有逮捕和教训乘客的权力。他要是铁路上的头头,说不定等到了京城火车站,还能想个办法让周总高兴,现在自然是无力也无心。

胖子小吴在门口听乘警一说,走进包厢里对还在抽烟的周乐章道:“周总。那小子不配合。大摇大摆的回去睡觉去了。还让保镖守在门口,说没他的允许不让人进去。”

周乐章哼了一声,“等到京城有他好看的。火车站派出所的刘所你认识吧?我已经给他打了电话。等到了京城你留下来处理这件事。我要看到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好的,周总。”胖子小吴微微躬身绉笑道。周总在京城的能量何等巨大。三教九流都有说得上话的朋友。

包厢里的灯并不算明亮,伴随着火车的前行,窗外的光线时暗时亮,有着旅途中深夜的氛围。关宁、丁灵、董晚瑶三人坐在床头边聊着天。见陆景脸色平静的走进来,关宁微笑道:“事情解决了?”她知道这点事情倒不至于让陆景难办。

“他们想要这么快解决我还不想呢。”陆景笑着坐在关宁身边,轻轻的抚着她披肩的秀发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董晚瑶已经说了。那个胖子对她出言不逊,那个小东的蛮横青年差点把她的手机给抢过去了。假设董晚瑶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就看今天这列车上的一干乘警、列车长的态度,会发生什么事情可想而知。

他没兴趣当什么正义使者。要代表太阳或者月亮惩罚某些人。但是惹到他头上来了,就没那么轻易揭过。他要给这一行人一点惩戒。

“你们在聊什么?哦,晚瑶。你怎么哭了?”陆景看到关宁身后的董晚瑶眼睛有些红,关切的问了一句。

董晚瑶那好意思说原因。轻轻的摇了摇头。

“女孩子的话题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呀!”关宁抿嘴笑着横了陆景一眼,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睡觉吧!”

一说睡觉,陆景就郁闷的摸摸鼻子,拿眼神去看丁灵。包厢里多了一个董晚瑶,他今天晚上想做点“坏事”都不方便了。

丁灵一双杏目秋波妙转的看着陆景,白-皙的脸蛋早就红透。她和陆景一起坐过一回软卧。这时候哪里会不明白他的心思。想起那晚的荒-唐她就脸红心跳。

卧铺里有四张铺位,正好一人一张。旅行之中也不好换睡衣,基本上都是和衣而眠。关了灯,睡觉前,关宁小声道:“陆景,明天早上卫婉仪来火车站接你,碰到我们怎么办?”

陆景笑着摇头,“她就没有接过我的先例。这没什么担心的。”卫婉仪知道他的行程。只是,卫婉仪逻辑上是不会来火车站接他。很多事情,她心里其实都知道。

火车到京城时有很重的雾。湿雾重重。陆景和三个女孩简单的收拾,拿下放在床头上方行李柜中的行李,拉开门却是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圆脸正在走道的侧前方坐着。

“呵呵,小子,你还想走啊?你等在这里。”一看到陆景身后三个美女,胖子吴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站起来,大声对陆景说道。

大清早的有个苍蝇在耳边嗡让陆景心里略有不爽,微微皱眉,看向站在门口的保镖。

“陆少,6号包厢的人还在里面。”替换黑子的保镖恭敬的对陆景说道。

陆景轻轻的点头,“恩。”

我去!胖子吴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感情对方还怕他们悄悄的跑掉了,那他不是白在走道里吹了一晚上的冷风?胖子吴生气了,脸上的肥肉用力的绷紧,只是这让他更显得滑稽,“陆景是吧?你知不知道我们长兴同宇是干什么的?这么嚣张?你识相点赶紧给我们周总道个歉,让你身后那几个小妞陪我们周总聊聊天,这件事就算万了。”

“哦?我还真不知道你们长兴同宇是干什么的?”陆景似笑非笑的说道,手里还在按着罗华的手机号码。

胖子吴冷笑一声,傲然道:“我们是长兴同宇挖矿的。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打电话有屁用。乖乖的听我的话吧。不然有你的苦头吃。”说着,眼睛贪婪的盯在陆景身后那个身材高挑、容貌妩媚清纯的女孩脸上。脸蛋漂亮不说,身材也好,该大的大,该翘的翘。玛德,居然比昨天那个美人痣还漂亮。这样绝顶漂亮的女人要是能给他沾上一回,少活十年他都愿意。

陆景皱眉,对身边的保镖吩咐道:“把这个胖子塞到6号包厢里。”说着话,手机那边已经接通,里面传来罗华的笑声,“陆景,你这个‘塞’字用的好啊。你到京城了?”

“恩,刚到站。这样,我在火车上遇到一点小事,你过来帮我处理下。”

小事?尼玛,你摊上大事了。胖子吴瞪着眼睛,要说话。冷不丁的被人像小鸡一样的拎起来,晃荡几下,到了6号包厢门口,那人手拉开门,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然后,他扑进了6号包厢里。五体投地。

正在睡觉的周乐章被包厢里的震动吓了一跳,翻身而起,见是他的手下跟班小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板着脸训斥道:“小吴,你搞什么鬼?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好没有?”

胖子吴哭丧着脸道:“周总,那小子根本就没想跑,他嚣张的很,正在走廊里打电话。”

周乐章脸色阴沉下来。他也不是白痴,想了想,拿出手机又拨了一个号码。对付那个叫陆景的青年,一个派出所所长恐怕不好使。

在火车进站的几分钟里,陆景又给身在京城的唐悦打了个电话,要他查查长兴同宇的社会关系。挖矿也分很多种。有挖煤矿的商人、有挂在共和国第一矿业,第二矿业的下面挖各种矿产的商人。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商人。

陆景一行人在出站口被拦住了。一名黑大个子的警察声音嘶哑的吼道:“就是你们几个,你,你,还有你,都跟我来,玛德,在火车上打人,还反了你。”

正在出站的人流都好奇的看过来。不知道这一行人犯了什么事。为首的是一名男青年,他身边那三名女伴个个别具特色,十分美丽。这样一来,关注陆景一行人的旅客更多了。

陆景对关宁几人道:“都不算困吧?我们去看场好戏。”他强行出去也不是出不去,只是在公众场合打人影响不好。

关宁掩嘴秀气的打了个哈欠,道:“好啊。”丁灵咬着嘴唇。她给家里说了到站的时间,回去晚了会被询问。董晚瑶则是乖巧的点点头,“哥,我不困。”其实,她都困得要死。昨天晚上,她的梦中人就在离她不到1米的地方睡着。听着他悠长的呼吸声,她却感觉是那么的远。她辗转反侧了大半个晚上,哪里睡得着。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哦,也不算是这样。陆景知道她的爱慕之意,却不肯接受她这份感情。

“玛德,你还挺嚣张的,这边走。”专门等在出站口的黑大个很气势的一挥手,四名带着红袖套,满脸匪气的联防队员走过来,夹着陆景一行人往车站派出所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