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6章 京城火车站派出所

第826章 京城火车站派出所

方山路183号的四合院里,卫婉仪正在和堂妹卫婉莹在温暖的客厅里下着不费脑子的跳棋,不时的看一下手机。陆景早上在给她发了短信说到京城了。她在反复的计算陆景回家的时间。

卫婉莹好笑的道:“姐,你想见他,开车去火车站接他啊。这样等着累不累啊?大早上把我喊起来下棋,我可是还想睡觉的。”昨天晚上,她姐就没和她睡一张**夜聊。而是睡在了她的主卧室里。

她姐和陆景结婚之后有些变了,或许是心里多了个人的原因。倒是不知道陆景怎么把她姐的心给摘走了。结婚的那天都没见他们两个好过呢。

卫婉仪挽着发髻笑道:“我要是见到不该见到的人怎么办?我可是还没想好啊。”

“你是说关宁?”卫婉莹的脑袋也是好使的。陆景回京城过春节,十有八-九是会和关宁同行。那年的元宵佳节,她和她姐都是见过关宁的。很聪明、细腻、美丽的一个女孩子。

“谁知道呢。”卫婉仪落寞的说道。她还没做好融入陆景生活的准备。话音刚落,电话响起来,里头传来陆景温润的声音,“婉仪…”

“你到那儿了?”卫婉仪温婉的问道。

卫婉莹偷偷的笑着摇头。她姐都不知道她这会儿的声音温柔了八度都不止,简直就是个活脱脱的小女人难掩思念的温柔语气。

陆景歉然的道:“在火车上出了一点小事,我现在在火车站派出所里。要四十分钟之后才能回去。”

“哦…”卫婉仪也不问陆景什么事,轻声哦了一声。表示她知道了。

陆景到派出所里才瞅了个空,避开关宁她们给卫婉仪打了电话说一声。

问题是。他能在四十分钟内解决问题吗?

“你小子很行嘛!”京城火车站派出所气派的大厅里,黑大个警察阴阳怪气的盯着从洗手间回来的陆景说道。黑大个警察是京城火车站派出所的刘所长。他刚把几人带回派出所。所里和他不对付的王指导员就打来电话询问,很明显这小子上面有人。苦头是不能给这小子吃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讽刺这小子几句。任谁看到这小子身边居然跟着三个美女都看不过眼。

陆景脸色平静,没有理会刘所长,和关宁、丁灵、董晚瑶说了几句话,看了看手中的腕表,时间距离他给卫婉仪打电话已经过去了2分钟。

刘所长嘿嘿一笑,这小子看起来就不是寻常人,但看起来也不是什么世家子弟。否则。早就大耳光抽过来了。再不就是电话漫天飞,叔叔伯伯的叫得欢。这年头,皇朝脚底下,没准一个老头、老太都能和皇亲国戚沾上边。不过,今天交待事情的周总很有能量。据说和市里的领导都有走动。他也没什么可怕的。

刘所又哪里知道陆景在下火车之前就打了电话。陆景现在只是在等人过来。至于,打人,陆景还不至于亲自动手大耳光去抽刘所长。说白一点,刘所长不值得他动手。

“刘所,来。抽支烟…”胖子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呵呵的说道。他是来代表周总“督办”这件案子的。东经理还在刘所的办公室里录口供呢。

刘所笑眯眯的接了烟,小声道:“吴经理这个小子什么来头?”

胖子吴眼睛色眯眯的从三个女孩身上滑过,道:“我哪里知道。就是在火车上碰到的,不过这小子谱大的很,很嚣张。很蛮横,很无礼…。周总希望看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刘所微微点头,“我知道。王指导员那边已经知道消息。他一会就过来。周总那边…”

胖子吴笑呵呵的道:“刘所,你放心,周总已经安排好了。”

三分钟后,一名穿着制服的五十多岁老者快步走进来,几名正在大厅里做事的所里人员纷纷打着招呼,“王指导员”

王指导员略微和下属们一点头,就看到不远处的刘所长和胖子吴。和刘所长这个老冤家眼神一碰,王指导员心里冷冷一笑。旋即,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走到陆景面前,热情的伸手道:“陆先生,你好,你好。”

陆景欠身和王指导员握了握手,“你好,王指导员。”

陆景这个欠身的动作让王指导员受宠若惊,脸色的皱纹笑得如同花开,忙道:“您客气了,您客气了。”他直接用上了敬语。

今天这件事,他略微知道一点原委。刘所长和区里的魏局长有点关系,招呼是魏局压下来的。他这边却是接了市局里一位老熟人的电话,连忙赶了过来。他这位老熟人话里话外点了点他,眼前这青年地位很高,顺带着还要求缉拿一个叫周乐章的人。他来之前,已经电话通知了下去。他在这京城火车站派出所混了十几个年头,就算和刘所长不对付,手底下还是有几个人的。

陆景摆摆手,道:“王指导员,是这样的,我刚从外地回来,我妻子还在家里等着。我留一个人在这儿等消息,你看可以吧?”

“可以,可以,您请便。”王指导员一叠声的说道。

“不行,你小子不能走。”胖子吴抢步到陆景面前大声说道,顺带扭头看了刘所长一眼。

刘所长吐出一口烟,皮笑肉不笑的道:“老王,按理说我们搭班子,我得给你个面子,是吧?但是今儿这事你我说了不算。等上面的消息好吧?”

按说,派出所的指导员比所长地位略低。但是,这时候,王指导员根本就不看刘所长,而是看向已经站起来,手里拖着箱子的陆景。

陆景淡淡的道:“这个胖子很有问题,你们要好好的查一查。”

王指导员立刻就明白了。陆景这话是要让这胖子深刻领悟暴力机关的可怕。“请陆先生放心。”

胖子吴炸毛了,气笑道:“我有问题。哈哈,我有问题。你tm才有问题,我看你乱搞男-女关系,生活作风不正当…”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骂声,“麻痹的,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该抓我。”

“周,周,周总…”胖子吴正对着陆景发飙,却看到他的老板蓬头垢面的被几个民警铐了进来。后面呼啦啦的跟着几个公司的职员在后面。

顿时。胖子吴呆住了。他看到周总的手腕上铐着铐子。脸上还有几个指印。这实在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在胖子吴的认知中,周总是什么人?京城里的坐地虎,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谈笑有要员,往来无白身的大人物。可是,现在这个形象轰然倒塌。

而周总此刻正在大骂。

实在是不怪周总没有教养,没有风度的大骂。“缉拿”这个字眼从王指导员的熟人口中传递到他这里,再传递到办事的民警那里,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周总刚拉准备坐到前来接他的大奔里面,就被四个民警一拥而上的按到在地。上手铐,打耳光,很是吃了几个亏。被搞上这么一曲,他就算是泥菩萨。也要发火了。

陆景哂笑,淡淡的扫了周总一眼,现在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吧。拍了拍王指导员的肩膀。当前一步,离开京城火车站派出所。赵姿带着2个保镖跟着陆景离开。留下黑子在这里等消息。

看着陆景几人离开的背影,周总脸色阴郁的要滴水。他当然明白他白抓来肯定和这个青年有关。周总的眼睛恶狠狠的从火车上那个美女大学生身上挪开。扭头道:“刘所长,到底怎么回事?”

派出所里对峙的情况,陆景肯定是不太理会的。他要的结果是尽快离开。有王指导员顶在前面,他自然不用靠耍威风才能离开。罗华待会就会去京城火车站派出所,他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

景华京城分公司的员工早早的等在火车站外,等了好久才接到陆景的电话。陆景一行人坐到商务奔驰车中往九老胡同而去。他要先送关宁回家,然后送丁灵,然后才返回家里。

他给卫婉仪说四十分钟是留了送关宁他们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在一个派出所等四十分钟。

送过丁灵后,车从民大里拐了出来。车内,陆景问身边挽着他手臂的董晚瑶,“在京城里有住的地方吧?不行就去大唐雨景那儿住几天。”

“哥…”董晚瑶微微撅嘴。关宁、丁灵离开之后,她就大着胆子挽着陆景的手臂了,这会见陆景根本就不相信她会在京城里过年的说法,忍不住有些郁闷。

陆景就笑,“你家里还真准备在京城里过年啊?”

“是啊。我爸工作的不错,又把京城里的别墅给卖回来了。”董晚瑶明净的眼眸盯着陆景,幽怨的道:“哥,我在你心里是不是还是个小女孩?”说着,又低声道:“可是我长大了啊。”

陆景轻轻的摸了摸董晚瑶的头,轻叹口气。真是难为她了。火车上的难堪遭遇恐怕让她心里很压抑,“火车上的事情别放在心上,回家好好睡一觉。下次不要再这样,你要是出事…”

说到这儿,陆景倒不好说下去了。

董晚瑶眼眸一亮,心情顿时好起来。陆景没说的下半句,她又怎么会猜不出来。说到底,陆景还是在乎她的啊。她大着胆子在陆景脸上飞快的亲了一口,喜滋滋的道:“哥,我每隔两天给你打一次电话好不好?”

陆景揉揉脸,苦笑着摇头。

“因为,我怕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你会烦我。”董晚瑶轻声说道。

这份苦恋的情意让陆景愣了愣,突然的,却是发现董晚瑶离他有点近,连忙举手道:“诶,我早上没刷牙,只吃了几个口香糖。”

但是这句话并不足以阻止董晚瑶接下来的动作,火辣辣的热吻带着少女青春甜美娇嫩的气息奉上。

这已经是两人第二次接吻。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其实也没那么抵触。两人熟练的热吻着。不过,董晚瑶那里是陆景的对手,片刻之后就娇软的伏在陆景怀里,一副仍君采摘的模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商务车已经停在路边,司机早就下去。

看着怀里的妩媚美人儿,陆景轻抚着她的长发,长叹一口气,“晚瑶…”

“哥,什么都别说。”董晚瑶抬头倔强的看着陆景。

“那么严肃干什么?”陆景没好气的轻拍了董晚瑶的小屁-股一记,“你害的我要迟到了,我答应婉仪四十分钟之后要回家。”

他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性格,吻都吻了,还纠结有个屁用。难道看着晚瑶投入到别的男人怀里他就舒服了?他昨天晚上得知晚瑶吃了亏,心里涌上来的气愤绝对不只是哥哥听到妹妹吃亏的反应。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没必要让董晚瑶心伤。

“啊…”董晚瑶被这个亲密的动作拍得心魂乱颤,惊呼一声,定定的看着陆景。

陆景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吃惊什么?赶紧回家了。下次别乱跑啊,不然我真生气了。我们的事情先这样,后面怎么样再看吧。没准你烦了我,或者我烦了你。”

“不会的。”董晚瑶心愿得尝了一部分,浑身都仿佛浸泡在暖洋洋的热水中,大胆的和陆景贴着脸,轻轻的磨蹭着,娇媚的轻声道:“哥,你真好…”

陆景哭笑不得。稍微对你亲昵一点就是好啊,那我真可以改行做职业小白脸了。

他让商务车送董晚瑶回她家的别墅,他则是做赵姿开过来的保时捷往家中飞驰而去。他不想对婉仪失约。刚到家门口,罗华的电话打过来,“嗨,陆景,这姓周的孙子还真有点本事。玛德。你猜谁过来了。”